互联网视频并没大规模生产,靠钱靠人"堆出来的节目"还没发现

摘要: 电视节目的制作,对于所有制作人员来说,最紧张的永远是播出之前的时间,无数的节目在上线播出的前一刻还在修改;但对于每一个互联网内容生产者来说:视频上线才是战斗的开始。

爱奇艺彬彬有理

作为一枚科班出身的小导演,毕业后,去小崔老师那里做过纪录片,来彬彬姐这里做高大上的名人访谈电视节目《名人堂》,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沦落”为小小网络节目《彬彬有理》的导演。

也许因为我是90后,虽然长着一张80后的脸T_T,电视转战互联网适应的还算快速,但太多的不一样还是常有醍醐灌顶之感,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制作者,互联网猛烈地拥抱了我。年少可能会轻狂,只是给大家分享一下我这半年的转型感受。

 

互联网时代的视频,靠的就是吸引人的内容

在我看来,电视节目的成功其实没有多么地不知所以,很显然电视节目的成功=大量的资金+大量的人+大量的时间,但是互联网视频的制作流程需要快准狠。这么打个比方吧,互联网视频可以抗衡电视的节目绝对不是殷实富有的家庭,而是强悍精致的身板。

举两个简单的例子,湖南《爸爸去哪儿》和浙江《奔跑吧兄弟》。《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冠名费用2800万元,第二季就到了3.12亿,这是大家知道的数据。《跑男》早期的招商信息更细致:节目共制作15期,独家冠名费1.3亿,特约6000万,互动支持4800万,深度植入5000万,自然植入3000万。另有单期产品硬广植入300万/期。

除开数字再说说人力物力的投入,《爸爸去哪儿》动用40余个机位,100多个工作人员,每期1000多个小时的节目,最终只能留下90分钟。《跑男》每次拍3天录2集节目,都会出动40多名摄像、上百个机位进行拍摄,产出300多个小时的素材,20剪辑师,20天到一个月的时间剪成一集正片。

包括《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很多节目光版权购买就是一笔庞大分费用。单看这些数字,满眼都是“土豪”二字。但是现阶段,互联网视频平台并没有大规模地生产,靠钱靠人“堆出来的节目”还没发现。爱奇艺的《奇葩说》获5000万的冠名费在业内算是爆炸新闻了,大家也都在对这档节目拭目以待。

那互联网节目大概是什么个制作流程呢?我们以《彬彬有理》为例,一个导演,一个技术,两台机位。一期节目,时长15分钟,录制30分钟,后期制作时间1天。但这不妨碍彬彬有理一期节目可以给官方微信带来1w的涨粉量。(当然还是有技巧,我们之前就谈过《微信24小时涨粉一万是怎么做到的》)

这说明什么,互联网时代是内容爆炸的时代,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我们需要创造好的内容来迎合用户、迎合广告主,好的内容代表着价值。任何一个互联网时代的视频制造者都知道,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多的利益,靠的,就是吸引人的内容。不要怕做的内容不够好,就是因为投入少,船小才好掉头。

 

对互联网内容生产者来说,视频上线才是战斗的开始

前面提到的更多的是宏观层面金钱投入问题,也许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下面就说说具体的执行层区别。我总结为三个方面,制作流程、数据分析、内容设计。

电视节目的制作,整个的制作流程就是前期策划、录制剪辑、最后还有个责编负责检查画面和错别字。对于所有制作人员来说,最紧张的永远是播出之前的时间,无数的节目在上线播出的前一刻还在修改。一旦节目片头开始在电视机里播放,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对于大家来说,播出=完成。但对于每一个互联网内容生产者来说:视频上线才是战斗的开始。如果发现点击效果不好,我们可以马上换焦点图改标题文字,随时监控随时修改,反应快且直接,这样立竿见影的效果对于每一个视频制作者来说都好爽的有木有。

对于网络视频而言,整个流程里面更重要的是后台数据的分析。对于电视节目内容好坏的评判标准,就只有播出结束后的收视率,而收视率和收视份额这种比较笼统直观的数据更多的价值只是作为广告客户购买与选择媒介的重要依据,仅此而已,这些数据对于内容生产方来说并不产生和提供具体指导。

但是,网络就大不同了,播放完成率、用户拖拽点、跳出点、播放来源、用户评论等一系列的数据直观的告诉你这期视频好还是不好,哪里好,哪里不好。网友说主持人服装不好看,我们下期就换;网友说他们想听什么选题,我们下期就做。我们还可以开设弹幕等各种互动与网友实时对话,传统观众对于电视节目是“被接受”,直接听到用户的声音,并作出反馈,正是互联网视频最珍贵的品质。

除了制作流程、数据分析有区别外,对于电视节目和网络节目而言,最本质的区别还是内容方面,比如包装,电视节目需要准确时长、片头、多少彩条几秒黑场,TC码是多少,都是固定标准,而且每家电视台还不一样,换个平台就得从头再来。再说环节设计,作为编导,为了保证逻辑顺畅、环节无缝衔接,每期脚本都是挖空心思想到脑仁疼,可是网络节目呢,who care。网友从第1分钟直接跳到第10分钟,你再衔接有个毛用。电视讲究起承转合,网络节目,呵呵,无所谓!电视还需要广告后来个“欢迎回来收看《名人堂》”,网络节目你说一个试试,网友直接关闭还顺带口来句“SB”。

都说观众是上帝,但是做网络节目,更多的感受是网友就是你身边的朋友,你用心的说人话,他们也会报以最真诚的回应。

 

对视频内容生产者来说,互联网思维就是用户思维

说了那么多电视节目和互联网视频的不同,那互联网思维对于视频内容生产者来说,究竟有什么样的意义?小米说互联网思维是口碑为王,90后小姑娘说互联网思维就是娱乐化,运营说互联网思维是链接everything,大家都有自己的理解。我觉得对于视频内容生产者来说,互联网思维就是用户思维,就是我想说的“唯视频,无节目”。

以申音的《怪杰》为例吧,虽然他的现场从做活动的专业角度来看,极其粗糙,不论现场舞美、环节衔接、一切都是朴素到没有看点。但是,他们会尊重用户的感受,所有的结果让用户做主,到现场的怪豆都能感受到自己在这个项目中的参与感,对,就是“这个项目”,不是“这个节目”。

《怪杰》并没有单纯地把这档视频当做视频来做,它积累所有与用户的交流和沟通,打通所有环节与用户的链接。如果没有这些环节,单纯地视频部分就只是一档节目,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强调互联网时代,唯视频无节目。《彬彬有理》所有的选题来自于粉丝们的需求,所有互动形式的设计,出发点都是用户的痛点。只有这样,粉丝才会有黏性,才会从参与感中找到信任感。

再举个例子最近爆红的原创视频《一条》,是传统杂志媒体人制作的短视频内容,跟《彬彬有理》一样同步运营着一个文化时尚定位的同名微信号,从我们专业视频制作的角度看,片子整体制作水准并不出奇,但是在选题、风格乃至微信账号的排版上,他们完全是用专业时尚杂志的标准在创造内容,用杂志思维在为审美和品质保驾护航,而且据说微信号两周内粉丝就超100万(这个有点惊悚)、阅读数篇篇过10万。

所以内容泛滥的时代,视频只是其中的一种传播载体或者表现形式,用影像化的记录能更直接的展示创作者的思考,同时,在整合创意和资源的年代,视频只是整个项目或者产品的一部分。如同《彬彬有理》视频只是“彬彬有理”产品的一环、怪杰的剧场表演只是怪杰项目的一part一样。至于互联网时代大制作是否能成功,暂且不论,目前可以看出的是,制作上不够精良,甚至故意露怯的,只要主题、人物够贴地气够有趣就能成功,就像白衣校花大长腿,电视上根本不可能播出。

 

我相信任何一个视频内容的生产者,都曾深深体会这一点,当你看到你针对用户做出的改变,在用户群体中引起反响的时候,这也是你的参与感。互联网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用户。在互联网摸爬滚打了小半年,前一阵彬彬姐还问我“名人堂明年有两档很好的真人秀节目,连冠名都有了,做不做?”我说我不想做。因为电视是一场有距离的舞台秀,而互联网节目,我深入其中,痛并快乐着。(本文首发钛媒体)

【彬彬路透社,国内第一女性视频脱口秀、情感top10微信公众账号《彬彬有理》的幕后小分队。】

本文系作者 彬彬有理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彬彬有理
彬彬有理

【彬彬路透社,国内第一女性视频脱口秀、情感top10微信公众账号《彬彬有理》的幕后小分队,干柴烈火解剖自己,只为爆料如何做一档牛逼的互联网视频、如何在自媒体与粉丝小伙伴愉快的玩耍等一箩筐干货,各种独家观点、独门秘籍、第一手幕后花絮,你懂得。八卦热线:微信公众帐号:彬彬有理】

评论(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