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你的爱情,可惜我一直是配角

摘要: 她说,我没哭,这伏特加真辣。很久很久之后他流着泪说,“真他妈的辣啊,和你当年喝的伏特加一样。”

爱情

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号:AV_Bar)是钛媒体旗下与华谊战略合作的“电影互联化”新型产品新玩法。

前一阵子,朋友圈流行一个你点赞,我回忆的游戏。这个游戏是这么玩的,你发一条朋友圈状态:你敢给我这条点赞,我就敢在评论里说一个关于你的回忆,晚上8点集中发,每条不点名不道姓,请各人来领取。

江岚也跟风发了一条,结果突突突30多个点赞的,如何回复的又逗比又有意义呢,脑细胞都枯竭了,突然她看到宫克的点赞,时间凝固了。

自己和宫克的回忆到底是什么,似乎哪一段都难忘,又似乎哪一段都微不足道。 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可他也实在没给她留下什么深刻印象,那次社团新人见面会上,白杨师兄耀眼的让她双眼只闪桃心,哪里顾得上旁边有点沉默,还不太起眼的宫克,他们被分配到一个讨论小组,跟着白杨师兄。 往往第一眼看上去喜欢的不行的人,未必会继续跟进,因为你下意识会选择仰视而不是近观,久而久之,师兄就也只是师兄而已,直到现在,白杨师兄依然只算是江岚的君子之交的朋友,偶尔会聊聊近况。

有一天你喜欢上一个之前没想到的人,也许才是最要命的。

江岚和宫克因为社团熟悉了起来,他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往往能说出让人眼前一亮的idea,虽然这些想法大多很难做执行,可作为个学生,想的那么深那么远,还真难得,只不过他有点特立独行,除了他佩服的白杨师兄,其他人他都不屌的,可奇怪的是,他挺爱和江岚聊天的。

“你说他天天都找我聊,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闺蜜在对面叽叽喳喳的, “喜欢和你聊天的男人也不一定就是喜欢你啊。”江岚看着手机里宫克的那个赞,迟迟写不下那句评论,先泼闺蜜一盆凉水。 她有点记不住自己是为什么喜欢宫克的,也许是无数次的聊天,无数次的午餐,无数次的活动,无数次的配合。

 那大概是暑假刚回来的时候,“给你看个东西”宫克带着一脸坏笑,递给她手机。 她一愣,手机上是一个软萌妹子,看着颇为眼熟。 “我交女朋友了,社团的新人林琳。” 一瞬间,她有点恍惚,那种和好朋友猜了一个暑假“宫克到底喜不喜欢自己”的谜题,终于有了个答案,但是她还是第一时间表现出了惊讶:“臭小子!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居然勾搭新人!”

想到这里,江岚在手机上输入了一条评论:有次你给我看了一张照片,忽然明白了好多事儿… 她想了想,又把这条评论秒删了。

明显宫克还是把她当好朋友的,还积极的想把林琳介绍给她,但她有点别扭的想和这两人保持距离,各种理由各种推脱,推了两三个月,宫克和林琳也闪电的分了,原因不知。 分了的宫克一度不太开心,江岚陪他玩游戏,喝酒,侃大山。 但是不到三个月他又重新开心了,寒假的前夕,宫克和江岚在自习室讨论完考试大纲后。 他说“这回照这个突击,考80以上是妥妥的了,恩,给你看点东西。”他递给她一个手机。 宫克的第二个女朋友,又是一个软萌的妹子。

呵呵,江岚笑了笑心想,考前自己还是在宿舍复习的好。 第三个,第四个,来如龙卷风,去也如闪电,江岚第一时间知道开始,也在第一时间知道结束,她像宫克“感情休歇期”的伙伴,他恋爱的时候,她失踪,他失恋的时候,她出现。 玩游戏,喝酒,侃大山。

酒桌上白杨师兄打趣说,“宫克,你看江岚多好啊,你不考虑下吗?” 宫克一把搂住江岚,说,“师兄,她是我兄弟啊,我敬她是一条汉子啊哈哈。” “边去!洗手了吗你!”江岚一把打掉他搂过来的手,喝了一杯师兄从俄罗斯玩带回来的伏特加,然后眼含热泪的说:“卧槽,真他妈的辣啊。” “你看是不是纯爷们!”宫克哈哈大笑。 江岚也大笑,迅速抹去了眼角的泪花。师兄看着他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她想到这段,在评论里写到,有次和你喝酒,喝了一杯伏特加,特别辣,辣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她想了想又删了这段,这段也不是美好的回忆。 宫克一年换了四个女朋友后,已经被女生们定义为“风一样的男纸”,贴上了不靠谱的标签。 这四个女朋友江岚都没有真的接触过,顶多远远打个招呼,直到第五个小丁。 小丁是倒追宫克的,江岚之前一直把宫克定义为“绝对不能倒追的男子”,没想到别人成功了,说到底,江岚心里对小丁还是有点敌意的,可似乎热情又看上去天真的小丁没有,还各种和她套近乎,说要和她交个好朋友,一起吃饭一起玩什么的。

渐渐的她们也熟悉了,客观的说,江岚觉得小丁这个人比宫克要好,她真的热情,率真,对感情,对别人都充满正能量,而宫克呢,总有那么点华而不实,玩世不恭。江岚觉得小丁可能是宫克能找到的最好的女朋友了,他应该珍惜。主观上呢,她还是喜欢宫克,可她也喜欢小丁,这种矛盾的情感,让江岚很不自在,想离他们再远一点。 江岚于是又以“学术研究”为由失踪了,可每次失踪,宫克都会把她“揪出来”。

“喂,江爷,十一陪我们去内蒙玩一圈呗!我和白杨师兄打算找个三四个人,组团去!” “哦,你和小丁好好去玩吧,我懒得动弹。” “我不带她去,就咱们几个。”宫克确实是“绝不能倒追的男子”,他对小丁真是一般。 “那多不好啊,你不带女朋友,和我去?小丁知道不生气啊!”江岚觉得宫克真是不靠谱。 “嗨,那又怎么了,我只当你是好朋友啊!” “可我不把你当好朋友!”江岚说完这句话发现已经难收拾了。

两个人尴尬的站在那里。 宫克也没有多惊讶,过了半天他说,“对啊,你把我当姐妹啊,哈哈哈,算了你不爱去,我找别人去。” 江岚挺后悔那次没和宫克一起去的,去了还能管管他,他虽然不喜欢自己,但很听她的话,宫克在那次旅途中,遇到了他这辈子最大的克星——华晴。

说来关系有点绕,华晴是白杨师兄女友杨菲的舍友,杨菲带着杨她们宿舍三个人一起去内蒙,外加宫克一个男生。 回来之后,宫克就魂不守舍了,比他之前四次 小丁这次加一起还要命。 一见钟“晴”,发现真爱了,从来不怎么认真的宫克,这会憔悴的不行,因为华晴有男朋友。

江岚板着个脸一个劲儿的教育他,不要伤小丁的心,再说人家姑娘有男友,干嘛要破坏人家。宫克说好啊好。 但是没用,华晴的男朋友已经毕业了,一周只来看她一次,剩下的六天,宫克就去找她,宫克向江岚保证,自己真的和华晴没有做什么越轨的事情,但却是一天天越来越爱她,不能忍受她和别人在一起。 江岚还记得,小丁那次大醉给她打电话,去到那,小丁抱着她哭,小丁说自己就是不知道为何,就是喜欢宫克,但是宫克喜欢别人不喜欢她。

“他确实有点太不像话了!”江岚气的脸色发白,她不知道自己是心疼小丁,还是心疼自己,或者两者都有。 “和他没关系,他不喜欢我了,可我并不生气,难道我对他一直好,他就一定得爱我吗?我只不过是有点难过罢了。” 江岚因为这句话,一直觉得,宫克错过小丁,是挺遗憾的事。那次大哭后,宫克和小丁也彻底没了联系,连江岚也找不到她了,也许当初小丁对自己的喜欢,是爱屋及乌吧。

宫克和华晴说好了一起要分手,宫克回头就分了,华晴却没有。 青梅竹马的初恋,家里的世交怎么好随便分,再说男朋友对自己那么好,也不是没有感情的。 华晴犹犹豫豫的态度激怒了宫克,他说,你不分是吧,那咱两也就一拍两散好了。 被放鸽子的宫克天天实习也不找,考研也不准备,江岚跟在他后面,替他投简历,催他面试,给他送饭。 宫克胡子拉碴的突然有天说他要去上海找工作试试看,就买张机票说走就走。

但江岚没想好自己去哪,这时候,白杨师兄给了她很多建议,白杨和女友杨菲一起去美国读研了,神仙眷侣,让人羡慕。 白杨师兄给她推荐了一家苏州外企实习,那时真是五月黄金周,人挤得要命,江岚在网上找了个住处,还从没出过大远门,她带着行李大卷,在火车上正愁下车怎么办的时候,宫克联系到她,说他已经在苏州了,来玩几天,顺便来接她到租房子地方。

江岚累的满头大汗,在满是人的火车站,一片迷茫,忽然远处走来了一个人,他和其他人都不同,江岚近视眼,却也能感觉到那个人身上闪着光芒,宫克走了过来,自然的接过她手上的大包小卷,就说了一句“我住的不远,去歇先。” 带着江岚就走,地下通道人特别多,宫克很自然的拉住了她,在人少的时候又很自然的松开,五月的江南,草长莺飞,他们穿过人群,走到了杨柳扶风的林荫道。

江岚觉得一切特别不真实,宫克似乎身上带着光,这个幻化的光芒,让她继续爱了宫克很多年,尽管他可能始终不曾爱她。江岚不知道为什么放弃了苏州的好机会,非要留在上海,因为宫克去了上海。

这算是最美好的回忆了吧,江岚终于写上一句话:那天在火车站,你穿得像个2b来接我,我还挺感动的。

这句话刚发完,宫克就给她打了个电话:“说谁是2b呢!你丫怎么又失踪了,我有大消息告诉你!” 但是宫克的自打华晴之后,就没告诉江岚自己找女朋友,他告诉江岚,自己谁也喜欢不上了,干脆就单身算了。 一次聚会宫克还没到,江岚认真的说,你们谁给宫克介绍个女朋友吧,他喜欢那种看上去软萌妹子,他都单身三年了。

大家狂笑,一个男生说,“你是多虑了吧,宫克女朋友比在座的女生加一起都多。” 大家津津乐道的讲每次宫克和他们玩,都领不同的姑娘,有的还是在同一时期,宫克的艳遇大家似乎都编成段子了。 江岚不相信,她觉得宫克就是有点幼稚冲动,感情上没想好,他不坏,他也真的是对华晴念念不忘的,他不会做这些渣男做的事儿。 “宫克不是这样的人吧!”她面带愠色的为他辩护,搞得大家气氛有点尴尬。但她心里知道,大家说的大概是真的。

宫克来了之后,贴着江岚坐,江岚就一直不搭理他,任凭他怎么套近乎。 聚会结束后,宫克拉着她不让走,说你丫怎么了。 江岚把大家说的事儿念叨了一遍说,都是你丫干的吗? 宫克不好意思地说,是啊,我在感情上这两年是挺混蛋的,我哪好意思告诉你啊。 江岚站在原地不动,眼泪刷刷刷的流下来,然后扭头就走,把宫克搞得特别无奈。 宫克一路跟着她,他说,我错了,我靠你怎么和我女朋友似的,我真的错了,你别不理我。 江岚说,你丫根本就不在乎我理不理你。宫克说,没有,我除了我妈和华晴,剩下在乎的人就是你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江岚说,我可以有个不懂事幼稚的好朋友,我不要有玩弄女生感情的好朋友。 宫克说:是的,我错了。可她们也…呃,我就是错了,没借口。 江岚说,你毕业之后你都干嘛了净谈恋爱了吧,一事无成,你看看白杨师兄,你再看看你。 江岚从来都是鼓励宫克,没说过一句重话。 宫克说:我会努力的,你别生气。 “其实我也没有生气了,我只是不希望我喜欢的人,让我失望而已。”江岚心里暗暗的说。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话真的管用,宫克貌似真的靠谱了,不仅工作上进了知名大公司连升两级,似乎也找到了一个长期稳定的交往对象。 像每次一样,宫克恋爱的时候,江岚就是失踪的。 这次他时隔快一年,把她揪了出来,告诉江岚自己要结婚了,已经见了双方父母,正在紧锣密鼓的订婚中,照片上的姑娘贤惠大气,江岚点点头,说你丫终于像个人样了,好好准备吧,套红包时候通知我一声。

“我这个媳妇儿,真不错,我也挺喜欢的,可我还是忘不了华晴,总想再联系她,看她过得好不好,你先别骂我,我只是和你念叨下而已。” “你是傻逼吗?”江岚一股火就冒出来,但她看了下黯然伤神的宫克,说,“人嘛,就是贱,得不到老觉得好,可是日子得照过,念想这东西,就心里想想好了。” 这话说给宫克听,也说给自己。

见完宫克,她就真的开始相亲了,一个接一个的见,其实江岚在婚恋市场也算有小优势的,可惜见了那么多,没一个身上“长着光芒”的。 江岚一有机会就向宫克灌输,他现在的媳妇挺好的,华晴不如她的观点,她自信宫克还是信自己的话。 江岚还没来得及给宫克送红包,先给华晴送了,华姑娘和男友长跑终成正果。

江岚陪宫克在黄浦江边喝了31瓶啤酒,一个劲儿的骂他贱。 “对,我他妈的就是贱,可我觉得她更爱我,她就是没有勇气,我要去见她一面!”宫克撒着酒疯,江岚一看拉不住他,给了他一个嘴巴子。 “我这是替你媳妇打的,你后天就要订婚了你想怎么样啊,她要是心里有你早就当时和你好了,我看她就是耐不住寂寞,什么时候都得有男人陪。” “江岚,你他妈的不许说她!”宫克指着她鼻子喊。 “宫克,你他妈的我再和你说一句话我是你养的!”

江岚带着酒劲儿和一颗碎了好几块的心转身就走。 刚走几步,听见身后扑通一声,宫克倒了。 江岚歪歪扭扭想走,不想管他,但又有什么牵着她来到宫克身边,她一看叫不醒他,想给他媳妇打电话,又犹豫了,大半夜自己和人老公在江边喝酒算什么事儿,这时候,发现白杨师兄给自己发了短信:我今天飞上海,在浦东的酒店住,有空找你和宫克吃饭。 江岚努力了好久,打通了白杨师兄的电话,四十分钟后,白杨打着车,把醉倒的宫克和歪歪扭扭的江岚一起拉到酒店。 宫克在那呼呼大睡,白杨和江岚聊天。

江岚说“杨菲姐呢,怎么没和你回来。” 白杨脸色一变说,“你不知道啊……呃,杨菲和我分开了。” 江岚震惊了,他们两简直就是校园情侣典范,“怎么,怎么可能啊,闹别扭了吧,还能复合吧。” “唉,呵呵,你不知道吧,小菲已经在旧金山结婚了,和一个华裔工程师。” 江岚想安慰下白杨师兄,自己却醉倒了,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舒舒服服和衣而眠在单独房间,师兄短信她说宫克还在睡,你早上醒来先去上班吧。

江岚真的和宫克单方面绝交了,虽然他任何消息都不忘给她发个短信通知下。 他订婚了,他领证了,他结婚了,他打算创业了,他创业途中遇到问题了,他又找了一份工作,华晴居然在他新公司里,他不和华晴说话了,他媳妇吃醋了,他和华晴有一次下雨天遇到了,他和华晴死灰复燃了,他现在特别痛苦了,他和华晴决定各自离婚在一起了……

江岚一直不回他短信,看到最后一条她一个电话打过去骂了宫克2个小时。 宫克说你说的对,我媳妇很无辜,我是混蛋,但是我爱华晴,我不要继续错。 江岚说,你他妈的没良心的,华晴有什么好。宫克说她可能不如我媳妇,也不如你,可是我爱她。 江岚说你这个贱人你知道什么是爱吗,你能有多爱她? 宫克说,我知道,就他妈像你爱我一样。

江岚说去你妈的,挂了电话,觉得好笑又想哭,和自己有个毛关系呢,哈哈。 但是她还是哭了,哭完了继续笑,笑完了继续哭。

她决定去大吃大喝,大吃大喝的时候,旁边一个孕妇盯着她看。 “江岚姐!”孕妇激动了,“我是小丁啊。” 啊是小丁啊,昔日的小妹子也成准妈妈了,虽然江岚心情糟到透,但见到故人也是大喜。

“老婆啊,你要的蛋糕卖完了,我买了两个别的替代行吗。”一个憨厚可爱的男人跑来喊小丁。 “老公你先去边玩去,我见到师姐了,和她单独唠几句。”小丁把老公支走,拉着江岚说,“姐,你结婚没。” “没呢,一直…一个人” “唉,宫克呢,我觉得你两挺合适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