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us发售,谁是这场VR盛宴的最大受益者?

摘要: 虚拟现实技术新一轮热潮的“始作俑者”——Oculus VR头盔终于对外发售了。不过和绝大多数造星运动一样,这场VR盛宴的最大受益者,是背后那位智商和情商都碾压一众国外科技大佬的人。

“PALMER LUCKEY(帕尔默·洛基)从没用过Oculus Rift!”

当这个23岁的硅谷亿万富翁,VR(虚拟现实)公司Oculus创始人,小心翼翼地拆开这款刚刚出炉的消费级VR头盔时,这样暗示自己,假装自己是刚刚收到Rift的消费者。

那是他研发了整整四年的产品,2016年3月28日以599美元的价格正式对外发售。这个连学前班都没上过的男人,让虚拟现实技术在沉寂20年后重获新生,甚至在地球另一面的中国,催生出一支凭此概念在2015年狂揽55个涨停板的妖股暴风科技。

由此,帕尔默理所应当地成为了VR界和VR历史上的明星,但和绝大多数造星运动一样,这场VR盛宴的最大受益者,另有其人。

疯狂三月

3月24日,赶在Oculus正式发货前四天,来自中国的VR厂商乐相科技刚刚发布了他们的第一款VR一体机——大朋头盔,这是国内创业公司正式发布的第一款消费级产品。

国内像这样的创业公司不在少数,都急迫地想在今年推出他们的第一款消费级产品。在VR圈的创业者中,有退学的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中国航天五院)博士,诸如蚁视科技的创始人覃政;有离职媒体人,腾讯科技前副主编娄池,和暴风科技的第一支离职技术团队共同创立了焰火工坊;甚至,在刚成立不久的创业公司中,也不乏离职创业者。

去年年底,深圳虚拟现实科技公司核心创业团队因公司“承诺兑现”问题纷纷离职,闹得沸沸扬扬,连带品牌战略总监在内的多人出走,与原腾讯天美工作室的产品经理和56网的技术创始人共同成立团队,着手VR社交游戏。

“团队都是VR圈里知名技术大拿和VR创业公司的合伙人”,虚拟现实科技公司前品牌战略总监秦凯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语气中不乏兴奋,“下个月产品功能的演示会出来”。

回到美国,可口可乐公司和麦当劳纷纷模仿《纽约时报》,将自家产品的包装盒变成简易VR眼镜,吸引消费者;苏富比拍卖行已经开始利用VR技术向潜在买家展示房产,为拥有140万注册和1070亿美元的房地产佣金市场(美国、日本、德国、英国)带来巨大想象空间。

一项由美国开始的新技术,迅速波及全行业,并在中国带来这样疯狂的创业节奏,实属罕见。

万事俱备

事情发展到今天,有些不明所以的围观者认为VR只是昙花一现,但事实并非如此。

异常活跃的产业链应该是最明显的暗示。

要知道,在所有终端产业链中,最接近消费者的下游终端产品永远最活跃,利润最丰厚的上游芯片、操作系统提供商反而相对沉寂。而这次,在中国一家小小的创业公司——乐相科技的VR发布会上,却一反常态地出现了ARM公司的副总裁。

ARM是谁?

它是全球领先的半导体知识产权提供商,全世界超过95%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都采用ARM架构。

如果这样说你还不明白,你所熟知的英特尔、IBM、华为、三星半导体、NEC、索尼、飞利浦和美国国家仪器这样的公司,所采用的芯片方案全部来自于ARM的授权,全球总共有30家半导体公司与ARM签订了硬件技术使用许可协议;至于它在软件系统的合伙人,都是诸如微软、Sun(已被甲骨文公司收购)这类知名公司。

作为全球著名的处理器架构授权商,一向只跟英特尔这类巨无霸公司打交道,却“放低姿态”站上了中国第一款一体机头盔发布会的舞台,面向消费者阐释其芯片架构强大的配置,说明处在物联网转型期的今天,PC和手机的饱和,使上游企业也不安了起来,急于寻找下一个能够带来丰厚效益的终端,而虚拟现实头盔就是最好的出路。

外国企业如此,中国大佬们也不甘示弱。

BAT中,一向慢热的百度一反常态地积极主动,早在去年年底,百度视频就宣布进军虚拟现实,上线了VR频道;不甘示弱的腾讯紧接着在Tencent VR开发者沙龙上正式公布了Tencent VR SDK及开发者支持计划,并暗示虚拟现实系统特殊的架构使得内容的设计不再需要依赖硬件本身,而是倚靠于公共的开发平台,且大多直接采用游戏引擎开发。换言之,以游戏见长的腾讯将成为一个巨大的平台。

后来居上的阿里巴巴一出手就是52亿人民币的大手笔投资,今年2月,阿里以7.9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2亿元)投资美国增强现实创业公司Magic Leap,就在10天前,阿里又宣布成立VR实验室,打算联合商家建立世界上最大的3D商品库,加速实现虚拟世界的购物体验。

夸克传媒创始人王如晨如此评价BAT的行动,“如果腾讯在娱乐平台,阿里在泛电商平台大规模导入,形成平台效应,其他企业不过是方案提供商,利润曲线终将会朝大的平台转移。”

这场平台大战已经打响,由PC和手机转移来的终端技术已十分成熟,整条产业链异常活跃,万事俱备,此番虚拟现实行业热潮又怎会是昙花一现?

最大赢家

当然,必须承认,尽管虚拟现实的概念已经炒得火热,但要想真正成为一个可以跟PC甚至手机相匹敌的终端,还有待时日。

在VR厂商集体发力开辟市场、寻找融资、建立品牌的艰难时刻,Oculus却凭借来自一张巨额卖身契,2014年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早早地成为了PC端VR的明星产品,并与三星合作推出了GearVR头盔(三星提供显示屏技术,Oculus提供VR技术),成为移动端的VR样板。

在今年二月份的MWC展会上,三星不仅推出了代表其最高工业设计水准的Galaxy S7和Edge两款旗舰手机,还开心地迎来了产假期间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为其站台,宣称双方将在VR社交应用上进一步合作。

不过,扎克伯格真的是来帮三星的吗?

纵使拥有全世界最完备可靠的供应链体系和覆盖全球的宣传攻势,三星终究也只是一家硬件制造商,想要凭借VR另建生态总有些力不从心,而凭借三星在显示屏领域的壁垒优势打出Gear VR的影响力,从而在新型终端上为Facebook建立起生态平台的扎克伯格,才是最大的赢家。

同样的,Oculus创始人帕尔默也只能算是个出了名的有故事的男同学,背后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帕尔默的金主扎克伯格。正如“网红”Papi酱带火了一个公号,而罗振宇却趁机当起了投资人,拍卖起了Papi酱。

反观扎克伯格,他并没有安静地坐收渔利,如果关注扎克伯格的行动坐标,会发现他有将近一半的时间都忙着在中国布道,扮演Facebook的首席公关角色:会见中国领导人、雾霾天在天安门跑步、登长城,甚至曾请求习大大为自己的女儿起个名字……

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上,扎克伯格称,“2016年会成为消费级VR年。去年Facebook就在和三星联合,今年Oculus Rift上市,会带来非常好的体验。”

而与马云的对话中,他甚至直言:“接下来的一个产品是类似智能手机应用的产品。现在智能手机应用会有更多形态。可能5~10年之后,VR手机也会成为市场主流。马云可以帮忙卖我们的产品吗?”

在3月27日的2016中国IT领袖峰会上,贾跃亭说,“颠覆性的创新恰恰都在于领域与领域之间”,就像当初微软和英特尔颠覆IBM、谷歌和苹果颠覆微软那样,Facebook或许将成为下一个颠覆者,而第一个被碾压的将是创新乏力的苹果,还是进军中国受阻的谷歌,就不得而知了。

且不论扎克伯格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来碾压苹果和谷歌,至少在智商和情商上,这个长着一副小清新脸的男人,已经碾压了一众国外大佬。

【钛媒体作者:李云蝶,《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邮箱:liyd@ennweekly.com,微信:LiYundie7】

本文系作者 李云蝶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云蝶
李云蝶

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科技互联网记者,关注手机、VR、PC、电视、智能硬件、互联网行业领导者,及一切“小而美”的创业公司……

评论(1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6-03-29 17:09 via android

    PS4是个赢家,HTC有作死的嫌疑,其他的不知道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