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钱包到矿场,还原一枚比特币的奇妙旅程

摘要: 从这一个比特币的买卖环节(比特币钱包)、流通环节(比特币矿池)、产出环节(比特币矿场)等,通过回溯这笔交易在网上的整个环节,深刻地感知比特币的奇幻之旅。同时藉此,窥探中国比特币产业的现状。

夜里,凉风习习。已是凌晨两点,中关村微软大厦依然灯火通明,然而绝大部分的办公室都空空如也,并没有人在加班。除了汪磊,他是大厦二层微软孵化器某公司的设计师,今晚为App的首屏苦苦寻找大图,最后终于在一个巴黎独立摄影师的博客上看过满意的。关于七张照片的商业授权,对方标价一个比特币。

汪磊二话不说,给对方比特币地址发送了一个比特币,并按照要求在区块链上留下接收原图的邮箱地址。

这一天全世界共有18300次比特币交易,汪磊的交易只是其中一笔。步行前往五百米开外的烤串店,24小时不眠的店,汪磊接受我的采访。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将与汪一起,从这一个比特币的买卖环节(比特币钱包)、流通环节(比特币矿池)、产出环节(比特币矿场)等,通过回溯这笔交易在网上的整个环节,深刻地感知比特币的奇幻之旅。同时藉此,窥探中国比特币产业的现状。

买卖环节:十个月卖了10亿元的比特币钱包平台

2月18日,北京西站,安庆姑娘贾倩倩下了火车,直奔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大厦附近的公司。这是一个安静而好看的姑娘,之前在深圳是一名蛋糕烘焙师,在好奇心和冒险心的驱动下,去年辞去职位来到北京,选择这家比特币钱包公司,在此之前她从未听说过比特币,而现在的她可以亲和而准确地解答各类客户在使用比特币时遇到的难题。

三天后,她换了一个住址,为了离公司更近一些。在一个技术型公司中,她的同事清一色都是极客或宅男或两者的综合体,有facebook上与众多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互粉的奥派经济学者,有“唯一想结婚的女人还没离婚”的青年翻译者,当然更多的是中关村地铁口沉默的大多数--程序员。

每一天,她需要处理50-80个电话咨询和100起qq咨询,这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到访的那天,她正在接待一个比特币新手,对方认为购买的只是一个“点数”,没有国家保障的“点数”,必须小心翼翼地,频繁的“黑客偷走比特币”的新闻报道使得他心理产生异常的警惕性,害怕“突然消失了”。

贾倩倩保持微笑,耐心听完这位客户的担心,再次细致地解答比特币网络和钱包平台的安全,“和快递查询一样,通过区块查询随时可以看到您的比特币是否已经转到对方的账户。”对方愉快结束了电话,大概这个通俗的比喻让他心里有了底。

作为资深的比特币玩家,汪磊一再表示“比特币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在平时他也是一个热心的比特币传道者。然而这天他也遇到一个费解的难题,每笔比特币发送的手续费一夜之间,从0.0001btc直接涨了十倍,达到0.001比特币,换算成人民币,相当于每笔转账的手续费从0.3元涨到3元

贾倩倩的解答是近日的比特币区块拥堵,需要提高手续费才能保证到达的速度。汪磊表示理解,但也流露出一点无奈,比特币目前每秒只能处理7笔交易,而随着使用人群的增多,目前的比特币区块的大小已经不足以容载全网的需求。

至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比特币社区还在争论的过程中,目前市场有两支比特币代码开发队伍,一个是Classic队伍,一个是Core队伍,Classic希望立刻把现在1m大小的区块升级到2m,而Core团队则表示无限制的扩容并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认为未来千万级别甚至上亿级别的的交易在主链、“侧链”和“闪电网络”的共同协作下才能更加顺畅。

对于转账速度问题,贾倩倩也表达了同样困扰,粗略统计,在访问的过程中,接到的5通电话,有4通正是询问比特币转账速度,“我们提高了手续费,平台发币的速度已经回复正常,但是收币的速度受限于发币方,如果对方手续费不足,到帐速度还是慢,这个挺困扰的,也希望比特币代码开发者早日有解决的方案。”

贾倩倩工作的比特币钱包平台,目前拥有3万用户,运行十个月以来累积交易成交额破了10亿人民币,根据地域划分,广东、浙江、福建和北京是主要客户的来源。有的用户在此过程中将比特币作为跨国转账的中间介质,而更多的用户则将比特币视作股票来投资交易,当然也有两种需求交叉的用户,汪磊是一个。

他说,长期看好比特币,每个月会拿出工资的一部分进行比特币定投,而在他的工作生活中,也时常用比特币购买东西,大笔支出有图片的版权,小笔支出有vpornvideos(虚拟现实的色情影片),甚至还用比特币定制了包年袜子。看了他的购买清单,贾倩倩忍不住给他贴上“极客宅男”的标签。

2014年,美国也将比特币视作大宗商品。2015年,欧盟和澳洲则将比特币视作合法货币。而在一个月前,日本议会也提议认可比特币货币身份。而早在2013年底,中国五部委已经将比特币视作合法商品,五部委通知中讲到“人民群众在知其风险的情况下,有参与的自由”,同时为了防止社会舆论的过度炒作,抑制包括第三方支付在内的金融机构的参与。

“抑制金融机构的参与,这对国家金融市场来说,是对的,但是这条政策被广大普通人解读为中国禁止比特币交易,真是大大的尴尬。不过可以买到便宜的比特币,也是仰仗这种信息的不对称。”汪磊笑言,对于他来说,关于比特币的任何消息都是好消息。

贾倩倩的工资以比特币结算,她接着汪磊的话题,开心的说着,要是她去年工资发的比特币没有卖就好了,毕竟比特币价格这一年来涨了一倍。畅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而上个月工资发的比特币还没卖,币价2900元的时候发的,现在跌了200元,不开心。”

汪磊则表示今年下半年随着比特币减半周期的到来,市场的抛压量减少,比特币价格会有一个“好看的”上扬。根据中本聪的算法,比特币的总量是恒定的,2100万个比特币,而产出是递减性的,每四年产出减半。2009年-2013年,每天产出7200个比特币;2013年-2016年,每天产出3600个比特币;2016年-2019年,每天产出1800个比特币......依此类推,2140年则会挖出最后一个比特币,就进入比特币流通数量恒定状态。

流通环节:一个打包了25%交易的比特币狂池

王纯是一家比特币矿池的创始人,汪磊的那笔交易正是由这家矿池打包并广播出去。准确地说整个比特币网络中,有百分之二十五的交易都是由这家矿池打包,对应比特币这种货币发行的奖励机制,相当于每天有800个比特币由这个矿池产出,按现在每个比特币价格2700元来计算,这是一天产生216万货币的“印钞机”,矿池收取4%的手续费,相当于每天毛利8万元左右,当然或许比这个数字少一些,因为大客户手续费还有优惠空间。

科技公司流行用单个员工创造价值来衡量牛逼与否,那么这家矿池应该名列前矛,因为这家年创收2000万元左右的矿池,只有两名员工。一位是王纯,另一位是比特币微博圈上活跃的“神鱼”。

他们都是2011年开始进入比特币领域,各自在比特币行业摸爬滚打,神鱼干过“比特币代购”(把国外的比特币卖到中国赚差价),而王纯干过比特币挖矿,曾经在2012年投入30万元建立矿场,挖矿一年,挖到7000个比特币,除去挖矿成本和期货损失,剩余2700个比特币,经过低币价的反复折磨,终于币价突破17美元的时候选择全部卖掉,于长期忐忑不安的忧虑中赚回除了30多万元,未亏还小赚,于当时看来已是万幸。

由于涨跌幅度巨大,比特币又被戏称为“后悔币”,或许在后来每个比特币突破100美元,再突破1000美元的日子里,王纯会想起当年以17美元抛售的这2700个比特币。

王纯有着浓厚的念旧情结,至今还在使用五年前的比特币地址,那是他的第一个比特币地址,通过区块链的查询,可以看得到第一笔交易发生在2011年5月8日。

2013年4月,王纯和神鱼筹划成立中国第一家矿池。F是“鱼”的英文首个字母,而王纯当时的QQ昵称是“2523”,2就是昵称的第一个字符,于是将矿池命名为“F2Pool”,随着2013年比特币在中国的风靡,中国矿工群体的崛起,迅速地,F2Pool成为全球排名前矛的矿池。

在比特币的世界里,矿池扮演的角色是负责比特币的产出和流通。每十分钟,就有一个区块的产出,这个区块包含着前十分钟比特币网络的众多笔交易,矿池获得记帐权后,把这个区块广播到全网,并获得区块奖励一定数量的比特币,目前每一个区块奖励25个比特币,2016年6月中旬减半后将变成12.5个比特币。矿池的算力由很多矿工提供组成,每天矿池根据算力的大小占比分配总收益。根据手续费收益,每天王纯和神鱼可以分到32个比特币。

王纯在高铁谜圈的知名度比在比特币圈的知名度还要大,时常有人在微博上向他询问火车的问题。或许在时速300公里每小时的高铁上,望着窗外的王纯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比特币网络中,他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力量的男人。

产出环节:占全球3%份额的矿场

郭哥是湖南醴陵人,一个以做花炮和瓷砖出名的小县城。他以前是一个钟表匠,戴上独眼放大镜,梳理微观世界里的齿轮,为半个县城的人调整时间。而手机的普及慢慢代替了手表,后者慢慢成为奢侈品,而不再是功能品。郭哥纵然拥有全城最精湛的修表手艺,在时代的车轮中也只剩一声唏嘘。

2013年初中同学吴钢来找他,说一起挖矿,挖比特币。恍惚中,他第一时间以为或许是某一种稀土,后来说是不用铲子,只需要接上电,电脑会自动挖。比特币不是存在空间中,而是存在时间中,挖比特币相当于在时间里挖掘,挖掘机器是比特币矿机,能源是需要很多很多的电。

空间和时间是地球上真实存在的两个维度,都是真真切切的。然而人类最主要接收信息的器官是眼睛,眼睛只看得到空间,看不到时间。所以若是一个人被邀请去一座大山挖黄金,大多人都觉得靠谱有戏,起码值得一试;但若是一个人被邀请去时间里挖比特币,绝多数人都觉得太玄乎,看不见摸不着。然而郭哥是格外的一个,或许是钟表匠的工作,让他真实感觉到时间存在的真实性,对时间有着异常的敏感。于是,他答应了吴钢的邀请,带着一帮醴陵小伙子,开始了比特币挖矿之旅。

从湖南株洲的风电到内蒙古鄂尔多斯的火电,从南京的火电到四川大渡河的水电,三年期间,郭哥的团队踏遍了中国版图的大江南北,哪里有丰富的电力资源就去哪里,电期如同花期,郭哥就如一个赶蜂人,带着他们团队的蜂群(两万台矿机),在空间维度中奔跑,分秒争夺,去挖掘时间维度里的比特币。

在四川康定,大渡河边上的一个水电站,见到郭哥,背后是他们团队的矿场,38p算力,占全球百分之三的份额,他们的算力就放在王纯的矿池里,每天可以从矿池分到120个左右的比特币,处理汪磊的那边交易,正是这里提供的网络动力引擎。

郭哥浓眉大眼,黑溜溜皮肤,憨厚的笑。带着参观四个单体厂房,里面满满都是矿机,闪烁着一点点蓝色晶莹的光,棚室内部部署着两台巨大的风扇,把热气流吹向水冷墙,后者为一面庞大的铁丝帘,冷水从上往下流动,每一个铁丝帘洞都挂着水珠,风扇把热气流吹向铁帘,加速水珠的蒸发,从而带走室内的热量,使得室内的温度保持在38度以下。此时室外仅仅有22度,推门进来,15度的气温差让人还是明显感觉到热浪。

郭哥的团队有20名矿工,主要的工作是维护矿机和保持电力的充足,分为三个小队伍,三班轮换,24小时为矿机服务。时间就是金钱,这句从深圳喊响全国的话,讲的是效率,而在这里更加契合,时间就是货币。每十分钟这个世界就产出25个比特币,面前这两万台矿机的任务,就是全力以赴计算,抢夺比特币。

大渡河的丰水期是5月份到10月份,11月份到2月份是平水期,2月份到5月份是枯水期。郭哥表示,丰水期的电费是枯水期的一半,同时枯水期电量不足,必须得移矿机到火电站,或许是南京,或许是新疆。“天南地北,就是赶蜂。”

水电站的职工李艾方也开始买比特币,在郭哥的团队没来之前,由于四川本地电力的供大于求,这座水电站是根据国家电网要求一周发两天电,水电站的收益都不足以给员工发工资。郭哥和他的矿机来了之后,一年给这座水电站缴纳电费一千多万,原本被停薪留职的李艾方又重新招回电厂,充分把废水废电利用起来,员工的收益比之前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同时李艾方也开始琢磨比特币,因为他每天看着两万台矿机的运转,感觉比特币费了这么大功夫,真真切切挖掘出来肯定有它的价值。他拿手机给我展示了刚买了4个比特币,花了他两个月的工资。“等涨到4000元,我就卖掉哈哈。”他说道。

中国有着性价比极高的制造工业,所以大部分的比特币矿机在中国制造,中国又有着丰富的水电资源和便宜的人工成本,所以大部分的矿场都在中国运行。根据业内人士粗略统计,五分之四的矿机都是中国矿机,而四分之三的算力都是在中国运行。“比特币的基础产业在中国,但比特币应用和拓展还没展开。”一位熊姓的比特币专家说。

最后,我回到北京,再次见到汪磊,他的app已经上线,首屏使用的正是那晚用比特币购买的图片。

本文系作者 吴广庚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吴广庚
吴广庚

比特币从业者,个人微信guanggeng001,欢迎一起探讨比特币和区块链

评论(6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6-07-01 08:51 via h5

    会有很好发展

    0
    0
    回复
  • 一懿 一懿 2016-03-23 09:00 via iphone

    天马行空的想法,在北京这个“大海”般的城市住了下来。

    0
    0
    回复
  • 祥云 祥云 2016-03-22 22:09 via android

    一个好项目

    0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6-03-22 19:08 via android

    让中国人玩坏了

    0
    0
    回复
  • zuand zuand 2016-03-22 18:58 via iphone

    时间是真实存在,但也是留不住的。

    0
    0
    回复
  • 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 2016-03-22 18:28 via iphone

    异样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