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C形态产品,是否是切入在线教育蓝海市场的终极武器?

摘要: 终极武器一定是在满足用户获得结果的需求上落实到更深的层面上,给用户的“结果”能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效力。

在线教育

随着科技和互联网的发展,让互联网用户基数得到进一步飞跃式的增长,进而带动了垂直细分领域的腾飞。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互联网的影响已经从衣食住行延伸到更远更细的领域当中,比如玩,有艺龙、途牛、驴妈妈;比如恋爱,有花田、百合、世纪佳缘;比如教育,有果壳、有道云课堂等等,可以说目前互联网已经延伸到无所不及的地步,但是随着互联网大佬的纷纷涉足和创业者的不断涌现,让国内每一个垂直领域刚一崛起就迅速进入殊死拼杀的红海市场。不过也不乏例外,其中在线教育,目前就是一个市场发展空间巨大,用户基数增长迅猛的蓝海市场,那这样一个蓝海市场的存在,背后又存在着哪些因果关系呢?

 

在线教育到底有没有变成一座金矿的潜质?

此前我们在考量一个互联网市场或者互联网产品的时候,通常的第一反应是:它的商业逻辑是什么,它的赢利点在哪里?但是现在,这种思考方式已经过时了。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是:这个市场到底有没有需求,是用户需求催生的市场,还是互联网的弄潮儿臆想出来的概念?这个,才是判断一个市场日后有无成为一座金矿的考量标准。

放到在线教育身上,我们可以以这样的思考路线来摸索。

首先,国内的互联网用户群体增速如何?因为这是互联网市场诞生的土壤。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目前中国互联网用户的增长趋势和环境相比是全世界互联网企业都垂涎的。然后我们再思考,中国互联网用的文化结构是否均衡?最近各大互联网公司频频跑到三四城市刷墙的行为已经给了我们答案,互联网正在向教育平均水平较低的区域辐射,这种文化水平不均衡的用户结构必然会导致对在线教育需求的催生。最后一个问题,传统教育的资质是否等同于就业能力?当然我们不能否认传统教育资质对找工作效果的影响,但是我们还是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就业难的社会问题,也可以频频看到高校学生靠着一张毕业文聘找不到工作的新闻。

综上三个问题,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局面:用户基数有的,用户(潜在)需求有的,用户解决问题的驱动力有的。那在线教育到底有没有变成一座金矿的潜质呢?答案是有,并且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野蛮生长。

 

在商言商,在线教育的G点到底在哪?

既然我们说到了在线教育有在未来成为一座金矿的潜质,那为什么它现在都还没有显现出它的盈利模式和商业价值的,它的G点,到底在哪里呢?

其实我前面在第一段有提到一个词——需求,那现在我们就围绕这个词来说一说。需求意味着什么?连接。连接这个词或许是本年度互联网企业最热衷提及的一个词。连接又意味着什么呢?连接意味着你从被动变为主动,连接意味着你可以随时把你掌控的资源进行变现。

百度连接信息检索,所以他可以盘活移动分发;阿里连接买卖交易,所以它可以盘活金融支付;腾讯连接人际互动,所以它可以盘活社交应用;之前在网上看到一句话,说互联网思维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个人觉得很有意思,放到互联网连接上,我觉得就是在寻找互联网的商业逻辑的时候,不要纠结在第一层级的连接上,这一层级的连接现在多是用来抓需求,抓流量的,而真正的变现G点,可能是隐藏在第二或者更深的层级上,这样不仅转化率更高,用户体验更好,而且连接的关系也会更紧密。

放到在线教育上再来看,在线教育的下一层级是什么?

举个案例,国外知名在线教育平台couresra早在一年前就为自己的下一层级连接拓展了一条路:推出了一个匹配未来雇主和网站上的顶尖学生的招聘服务。没想到吧,一个在线教育网站竟然直接去切了招聘网站的后路,而且还切的这么自然。用户在我这学习深造,我自然知道用户在哪些技能上更擅长,并且依据用户在我这的学习记录,推送到有相关技能岗位需求的企业,可谓是一件完美匹配的事情。如果日后在线教育再切到婚恋网站呢?理由也很简单,匹配同相同学习/兴趣爱好的人,这听上去一点都不违和吧?所以不要看在线教育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大家都只是在养兵圈地阶段,至于之后的商业变现,只是看谁从什么样的角度切入而已,毕竟现在的互联网环境让每个人的互联网数据都更加丰富,跨领域连接的门槛,也变得越来越低了。

 

谁才是切入在线教育蓝海市场的终极武器?

注意这段小标题的措辞,是“切入”,而不是“进入”。进入的门槛并不是很高,谈下一批教育资源,搭个平台放上去就可以了。但是“切入”就不一样了,切入意味着要在大蓝海市场中区分于竞争对手,差异性地快速进入这个领域的更深一层级并且能够快速地建立起自己的竞争壁垒。

如果你了解一些在线教育的现状,你会知道目前最受在线教育市场追捧的产品模式,就是MOOC(汉译为“慕课”,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缩写,被译为“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国外最知名的在线教育平台,比如Coursera、Udacity、edX都是MOOC的产品形态,国内也涌现了一批MOOC平台,比如网易的“中国大学慕课”和果壳网的“MOOC学院”等。MOOC之所以能用“切入”这个词来形容,是因为它的产品模式解决了用户接受在线教育的最原始目的:我学习了,我得要个结果。

MOOC不同其他在线教育课程,它不仅可以在上课中与授课老师互动,对上课时间也有较严格的要求,并且还要按时完成课后作业,最关键的是,完成结课后,用户可以得到相关的结课证明。综合来说,MOOC更像是一所线上大学,而不是学玩掺半的其他教育产品,整个产品模式也更能支撑住用户想要结果的需求。

既然MOOC能切入,那么为什么国内教育的领军者网易还要扶持有道词典、公开课、云课堂这些在线教育产品呢?为什么不直接切入呢?这里就要提及另一个互联网布局的词汇了——产品结构生态链。不同的产品有不同的角色定位,不同的产品负责抓住不同的用户,哪些是引流的,哪些是打口碑的,哪些是用来日后变现的,不同的产品放到一起,便成为了一个企业布局一个市场的产品生态结构链,这里的每一环都必不可少,每一环都是为了让整个产品体系健康运作起来。当然,网易在在线教育领域的进一步沉淀也已经开始了,就在前几天,网易通过云课堂悄悄地上线了一款MOOC形态的产品——计算机专业课程。

已有的MOOC平台中,教育课程虽然是MOOC形态的,但是课程本身是并不成体系的,也就是说每门课都是相互独立的,你只能学习某些技能,却不能整体系地学习一个专业。而网易这次上线的新产品,是把计算机专业从大一到大四四个学年的全部专业课程全部搬到网上来了,它上线的MOOC产品不是一节课,而是一个专业。

前面我们提到了说用户要的是一个结果,那你说是一节课给的结果充足,还是一个专业给的结果充足?而且这种整专业的学习模式,在全球范围内,还是首次。所以在线教育这个市场再往细分领域发展下去的话,落到的肯定不是分散的课程上,而一定是聚焦的专业上。

所以MOOC虽然是切入了这个市场,但还不能称之为“终极武器”,终极武器一定是在满足用户获得结果的需求上落实到更深的层面上,给用户的“结果”能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效力。网易云课堂这次的尝试要想成为“终极武器”,我觉得还有两点需要考量,一是能否从单一专业拓展到多个专业,最后达到“网络大学”的规模;而是能否从结课证明延伸到专业证明,最后达到“大学”证明。这背后的道理就是,规模决定影响力,影响力决定价值,价值决定产品壁垒,所以在线教育市场的那个“终极武器”,让我们边走边看。

本文系作者 汪继勇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汪继勇
汪继勇

新浪微博汪继勇,自由撰稿人。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