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泡沫要破、国内创投火热的“两重天”,跨境投资机会正当时

摘要: 中国有大量资金而好项目有限,美国有大量优质创业公司而市场萧瑟,如何打破这样的不平衡?

正值LinkedIn面临困境之际,CEO Jeff Weiner表示将放弃领取自己的2016年度股权奖励,转而将这些股份让给公司员工

正值LinkedIn面临困境之际,CEO Jeff Weiner表示将放弃领取自己的2016年度股权奖励,转而将这些股份让给公司员工

市场总是有狂欢,也有低迷。不巧的是现在的我们,正在致力走出低迷时期的阴霾。

就在不久前,创业先锋地硅谷,随着LinkedIn股价一个交易日内暴跌40%以上,新一轮创业公司估值大缩水、市场回归理性的调整大幕正在拉开。

美国:新一轮调整期到来

在2009年3月,纳斯达克前主席麦道夫被宣判入狱150年的那一天,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创下了1265点历史低位,经过接近7年时间,于去年年中涨到5231点高点。在这段牛市里,每年投资纳斯达克股指的回报率约25%,良好的回报率吸引了广大普通消费者积极投入股市,要知道股神巴菲特的年回报率只是稳定在30%左右;相比之下,硅谷VC的回报率则远没那么理想,其在2012年的平均回报率仅有5.3%。

而这样的股市狂欢在2015年10月开始掉头,并一路下走到现在的4700点(3月初)左右。

“由此说明,我们期待已久的7、8年一次的资本市场回调已经开始了。”这是管理着多支风险投资基金的美国中经合集团合伙人刘勇对市场的评价。

实际上,回顾在2001年,安然公司的倒闭成为上一轮科技泡沫的导火索;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成为次贷危机爆发的标志性事件;而到了2016年,则是LinkedIn股价的暴跌和大量硅谷创业公司开始裁员;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美国硅谷科技泡沫每7、8年的周期调整。

历史总是相似的,在上一轮泡沫破灭期,2008、2009年市场调整的结果便是上市公司股票大跌、非上市公司融资困难、公司估值持续下降等,接着大批创业公司关门大吉,硅谷大型科技公司开始裁员……如今这些情形正在硅谷真实上演。

站着悬崖边的硅谷创业者、投资人

凛冬已至,当下不少过去几年炙手可热的科技明星、独角兽正在度过最艰难的时期。

于2009年成立的Pure Storage,每年都在不停融资从A轮到F轮,直到2014年8月完成最后一轮,达到估值30亿美元,并在一年之后2015年10月上市。但在上市首日,其估值却低于一年之前,只有29亿美元,而这仅仅是开始。

无独有偶,2015年的另一家明星公司Square,在10月登陆纳斯达克时市值只有29亿美元,与2014年最后一轮估值60亿美元相比,市值在二级市场几乎跌了一半(可参考钛媒体此前对Sqaure流血上市的报道)。

“在VC/PE阶段产生的估值泡沫,到了二级市场得不到市场认可。”刘勇表示,这样的直接结果便是创业公司估值下降。

市场的不景气除了估值下降外,还体现在裁员潮的涌动。进入2016年后,Yahoo、VMware、黑莓等老牌公司,和Tango、NetApp等初创公司纷纷开始裁员。市场研究机构DataFox的数据显示,仅在今年2月份,便至少有18家科技企业或与科技相关的企业进行裁员,雅虎裁员将超过1500人,NetApp裁员12%,Zenefits裁员250人……包括硅谷最著名的VC集团Andreessen Horowitz(A16Z)均开始裁员。

“裁员已经成为硅谷目前最新的趋势。而硅谷曾经的独角兽们,在褪下华丽的外衣之后,有的上市之后市值下跌,有的甚至没有上市机会,同时面临下一轮估值调低。”作为一名长期活跃在美国的投资人,刘勇如此评论道当今硅谷的形势。

另一方面,嗅觉敏感的资本在创业者产生畏惧之心前,便开始观望、谨慎起来。数据显示,2015年与2014年同期相比,无论是Pre-A轮还是IPO阶段,投资交易量总数下降幅度达50%。另外一个关键数据是,美国创业公司从种子轮能顺利进入A轮的比例,从2009年的最高峰45%,下降到不足10%。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过去几年天使投资存在巨大泡沫。

天使投资的巨大泡沫

天使投资的巨大泡沫

创业公司由种子轮进入A轮的比例逐年下降

创业公司由种子轮进入A轮的比例逐年下降

刘勇总结了两个促成了泡沫产生的原因:

一是包括来自中国等其他地区热钱的涌入,市场资金充裕需要出口;一是诸如Kickstarter、Angellist等众筹平台的出现,极大地便利了天使投资人寻找创业项目,但因为能进行后续轮投资的风险投资机构数量有限,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天使轮项目众多,但A轮接手较少的情形。”

此外,刘勇还表示,具体每一个投资个体,可能还因为投资人经验不足,形成羊群效应,使得不少天使投资人也站在了悬崖边上。

中国:大量资本需求投资出口

在硅谷科技行业正在经历痛症期时,世界另一边的中国受着影响,但情形却有些不同。

从中国市场经济来看,近年大环境并不理想,国家GDP逐渐下降(最新为6.8)。在经济不景气时,央行开始定期增发货币以调节市场,例如2009年拨放4万亿,今年1月则新增贷款2.5万亿。在换汇控制严格、股市不振的情形下,大量资本亟需寻找投资出口,其中一个便是回流到房地产行业,表象便是近期房产急剧涨价;而另一个资本出口便是创新、创业领域,大量资金开始涌入各地创新/创业基地、孵化器、加速器、众创空间等领域。

根据中国清科研究中心统计,风险机构在2015年投向新创企业的资金达到1293亿元,仅次于约4000亿元的美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创新大国。

与此同时,国家也开始设立科技引导基金、税收优惠以及鼓励扶持天使投资的相关政策。2015年1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宣布成立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助力创业创新和产业升级,目标规模为400亿元人民币。同时,设立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由中央财政通过整合资金出资150亿元,吸引民营和国有企业、金融机构、地方政府等共同参与,形成总规模为600亿元的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以用市场化的办法,重点支持种子期、初创期成长型中小企业发展。

正如美国科技市场发展周期的前段一样,急剧扩大的资本开始活跃起来,而资本的过剩以及一些地方的补贴政策,使得大量参差不齐的初创企业有机会获得融资。有人会担心国内也出现科技泡沫,毕竟每年产业转化的创新有限,并与整个社会结构息息相关,而非单纯的资本力量可以促进。

但一个好消息是情况正在改变,继夏季经济减速状况更为突出之后,风投机构的投资筛选程序更加严格,经营不善的创业企业也在被市场淘汰。

“总体上看,国内的科技投资市场仍是在良性健康的有序发展。”刘勇说道。

跨境资本正在赢得机会

从上述种种市场信号看来,美国科技泡沫正在破灭,而与此同时,中国则进入科技市场资金急剧增长期。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亟需的科技创新领域,例如机器人、电动车、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人工智能等,尽管中美两地都有大量的创业公司,但总体上看,几乎在每一个上述领域,美国创新公司的数量和技术实力均领先于中国。”刘勇说道。

中国有大量资金而好项目有限,美国有大量优质创业公司而市场萧瑟,如何打破这样的不平衡?在刘勇看来,一个潜力巨大的跨境投资机会正在诞生。

“现在的可行之道是:要么把中国资金引入到美国,要么让更多优秀的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落地。”刘勇表示,目前以美国中经合集团为代表的一些跨境科技创投基金正在部署这两件事情。“一方面吸引国内投资机构将资金注入到我们在硅谷的创投主基金,另一方面也将我们在美国所投科技项目,共享给我们国内的LP、合作伙伴、地方合作园区等,让他们有机会将资金投入到技术领先、潜力巨大的美国创业公司里。”

据悉,美国中经合集团每个月均会安排1~2家所投的美国高科技公司来到中国市场,如被比尔·盖茨的妻子梅琳达·盖茨的高度评价、被挑剔的苹果看中的硅谷明星创业公司Wonder Workshop,在2016年年初开始来到中国。在美国中经合集团中国团队的引导下,Wonder Workshop开始在北京、深圳、杭州等地与国内基金、孵化器以及制造企业等接触,并计划在国内注册子公司,同时美国中经合集团中国团队也不断推进国内关联人民币基金的募集与合投,参与Wonder Workshop后续融资计划。“我们正在完成中美的双向流动,从中到美的资金流;从美到中的技术创新流。”刘勇表示。

在跨境领域已有20多年经验的美国中经合集团,正在致力于“帮助优秀创业公司开拓中国市场,并且我们也协作国内投资方提升投资效率,并将资源集中在优势项目上。”刘勇表示。

同时作为一家跨区域的风险投资机构的合伙人,他对正在寻找方向的中国投资人、创业者的建议是,2016年或许可以AR/VR、机器人、金融科技(如区块链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等五大领域赢得更多机会。

本文系作者 硅星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硅星闻
硅星闻

评论(2

  • linty linty 2016-03-14 15:17 via pc

    冬天来了,春天也不远了。熬过即是晴天,大家加油!

    0
    0
    回复
  • 祥云 祥云 2016-03-10 19:57 via android

    都在摸着石头过河,能活就行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