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泉灵:即便恐惧,也要先满足好奇心

摘要: 张泉灵和猎豹移动CEO傅盛在2015年9月创立了紫牛基金和紫牛创业营,这背后的LP阵容还包括罗振宇、李学凌、张颖、姚劲波、徐小平、苏芒等人。从明星主持人到投资业界的新人,张泉灵坦诚的讲述了她的心路历程。

钛媒体注:刚刚转型为投资人的央视主持人张泉灵,3月9日再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腾讯视频对AlphaGo和战世界围棋冠军的「人机大战」直播中,张泉灵的表现很专业,直播被评价为“编排非常合理”。张泉灵近日接受了钛媒体记者的专访,这次我们深入聊聊她的职业选择和心路历程:

张泉灵在中国女性领导力论坛上进行演讲

张泉灵在中国女性领导力论坛上演讲

张泉灵在2015年夏天成为又一位出走央视的主持人。她在张泉灵辞职日记中说自己希望跳出鱼缸,跳出“固定的思维模式”;她也快速进入角色,在钛媒体上发布投资视角的观点文章《啥样的内容更赚钱?视频!》

钛媒体记者在智联招聘的发布会上再次见到了张泉灵。采访当天,张泉灵的小孩突然生病,采访完她必须先回去带孩子看病。素颜的张泉灵有些焦急地大步走进采访室,但是一看到记者,她职业性的调整好状态,微笑瞬间浮现在脸上。这个40+的女人,经历了央视的盛名之后,选择重新出发,在一个完全未知的领域里创业。但钛媒体记者看不到她脸上的倦容,飞快的语速和明亮的眼睛告诉大家,她正享受当下的创业激情。

好奇心

“很多人选职业的时候可能会有很多维度,比如说收入、成长性,可以学习的空间、人际关系,离家里远近等等。对我来说可能职业中最最重要的维度只有一个——就是它能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张泉灵这样告诉钛媒体记者。

张泉灵的第一份职业,就跟满足好奇心有直接的关联。她在北大的时候,在大三代表了北大参加中央电视台系列节目《中华文明之光》150多集的录制,需要去到全国各地追溯中国历史的发展。

在大学三年级张泉灵就已经走过完整的丝绸之路。节目的嘉宾主持有北大的老师和学生,关于汉代和唐代的陵墓雕塑的知识,是叶朗教授带领下学习的,叶老师在高宗的墓前给张泉灵讲狮子的雕塑为什么有强壮的胸肌,为什么汉代的雕塑更多是那样的浮雕,而不是圆雕,圆雕什么时候出现的,代表的民族精神以及精神学是怎样的……这些事情极大的满足了她的好奇心。

做记者之后,张泉灵觉得“自己的一辈子就像别人的几辈子”,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张泉灵对记者这个职业极为满意,因为它真的最大程度的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然而直到有一天张泉灵意识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一个巨大的变革——互联网的崛起。

它不像15年或者10年前那一批门户网站的崛起,改变了信息传递方式,改变了信息提供的平台。今天人类的生活,一切似乎都可以在手机上去完成,包括最基础的通信、生活的服务信息、寻找工作、社交,手机代表着一个巨大的入口,在这样的情况下,“媒介”正被巨大的改变着。作为一个媒体人,张泉灵是会有恐慌的。“当你慢慢深入去了解之后,你会觉得这个世界像一本书一样的正在翻页,这一页压下来的时候,如果你不能够跳出这个视角重新去理解的话,你就可能被压在底下,会变成一个二次元的动物。”

很长一段时间,张泉灵就活在那样一种恐惧当中,直到有一天她下定决心,以前得到的名气、经验,这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是否还有好奇心,可以重新开始一次。这个时候,当有人跟张泉灵说“你来做投资吧”,她意识到这可能是除了记者之外,可以满足自己好奇心的另一个新职业。

作为投资人去拜访一个企业的时候,管理者不能严格的保密,他必须跟投资人分享自己的整个思路,张泉灵每天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不同的创业企业,他们对未来有着不同的判断和思考。在她看来,这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有趣的事情。

“在我们的训练营当中,每一批新的学员都会上一堂课,这堂课在斯坦福大学也是比较热的,专门针对产品经理,这个训练做的第一步的事情,就是你给五年以后做一个预测,这个预测是一个封闭型的预测,不是异想天开的。”

张泉灵告诉钛媒体,训练课程上的问题会涉及到:这个世界五年以后我们还用手机吗?而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思考者可能要理解更多技术发展的脉络,比如说目前手机的痛点是什么?如果电池是它的痛点,电池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可能出现柔性的电池吗?可能出现无限充电的更有效率的技术吗?电池可以变得更轻更薄吗?显示屏一定要在手机上吗,是否有其他的技术可以实现到处都是显示屏?是否会有穿戴设备来替代手机呢?如果还有手机的话,它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张泉灵发现,当自己去做这样的预测和预想的时候,一切都不是停滞的,所有的都会跟着它变化。接下来自己还会延伸想到,如果我们不再使用手机,那信息获取方式又是呢?因为这个改变是否又有新的改变、痛点和需求呢?当然,一定会有新的痛点,在那样的基础之上,是否有新的产品面对这些呢?

这样的思维训练方法,“简直像当年爱因斯坦在自己房间里不需要大量的计算,不需要大量的实验设备,仅仅在脑子里做了各种各样的假设,就发现了相对论证似的;爱因斯坦发现狭义相对论并没有特别多计算的,直到广义的时候,他才补修了一个课程,叫做微积分”。张泉灵希望让学员抱着好奇心去预测未来,这也是她自己热衷和最感兴趣的部分。

恐惧

关于恐惧,很多人都会问张泉灵一个相同的问题,离开熟悉的环境和职业是否害怕?

“怎么能不害怕呢。”张泉灵过去的一切,是她用了整整18年时间去积累建立起来的。但是她不懂互联网,更不懂投资,甚至没有带过大的团队,没有管理经验,自己该怎么开始呢。

而另外一层的恐惧是张泉灵自己没有意识到的,即便在几个月之前,在她离开了央视之后,她也不会在公众场合去承认,自己的“名人包袱”。张泉灵在主持人的领域里,已经做到了很高的知名度,受到同业和观众认可,闯入新的领域会不会失败?失败了之后能否承受可能要比别人大得多的压力?张泉灵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去调整自己内心的恐惧。

在写辞职信的时候,她虽然这样写道:“即便失败了又怎样。”可现实是,张泉灵的确换了一个新空间、新的视角和思维方式。必须要承认,自己重新归零了。但是归零的同时,还要承受的是曾经出过多大的名,未来就要挨得起多大的骂。只有把这两个合在一起,才能放下内心的恐惧。

平衡

如何去平衡生活与事业的关系,似乎只有女性才会被问到这个问题。

张泉灵对于平衡的理解,是时间和空间上双重的平衡。“因为大家理解空间上的平衡,比如说你有一份精力,50%花在工作上,50%花在家庭上,又要爱老公,又要带孩子,就显是圆满的样子了。这是大家简单的对空间的精力分布的理解。”

张泉灵认为,还有一层是时间维度平衡。现在这个阶段对于张泉灵来说,就是开了一门新课,当然要花更多的时间,在这种的情况下,还有没有平衡的可能性。张泉灵承认,自己一定花了比以往更多时间在工作当中。但是,好在有一点保证了生活状态的平衡,那就是你找对了那个跟你价值观一样的老公。

所以,“嫁得好”真的很重要,不是那个人多有名,多有钱,而是那个人是否跟你保持同样的价值观。在自己需要一个新的平衡的时候,丈夫是否会全力的支持自己,这对张泉灵是最重要的平衡支点。

“你们还要生活很多年,你们在老了的时候,你们是否会有共同的话题?你每天在这么快的学习,他跟你同步吗?这才是在我看来嫁得好的最根本的事情。我在认识我先生的时候,就处在一个蛮忙碌的工作状态,他知道事业对我的重要性,他知道满足好奇心对我的重要性,所以我转行的时候,他并没有那么高的支持度,但是他知道我是一个需要被满足好奇心的人,他就同意。

之前因为误诊,张泉灵换上癌症的消息不胫而走。说到这里,她反而笑了,“很感谢那次误诊,让我意识到生命的重要。我当时想,如果生命到这个位置停止的话,我是不会后悔的;那么它再延长一倍的话,如果我还有四十多年的时间,我又应该做些什么?”

带着恐惧之后的思考,让张泉灵庆幸自己选择了冒险。

附:钛媒体与张泉灵对话实录

钛媒体:我们都知道您离开央视就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大家都觉得可能因为网上也有很多消息,说是因为身体出现了原因,就是类似于癌症,不知道这个是真的吗?身体情况怎么样呢?

张泉灵:你知道我们电视台做过一次实验,任何的新闻当中,只要提到癌这个字,所有的注意力都会暴涨,会出现一个瞬间的收视率上升,所以我认为,这只是不同的媒体用来提高注意力的一种方式,是一种标题的方式。对我来说,我一直说特别清楚,就是我其实只是在去年年初的时候,经历过一次自己吓唬自己的过程,所以本质上它并没有跟“癌”产生太多的关联。

但是这个经历给了我一段时间,让我去认真的思考,就是如果生命到这个位置停止的话,我是不会后悔的。那么它再延长一倍的话,如果我还有四十多年的时间,我应该做什么?我想这是促进我改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催化剂。

钛媒体: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会想离开央视这个平台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

张泉灵:我觉得应该是在2014年的年底之后,因为这段时间你能看到互联网快速的崛起,它的崛起跟当年的门户网站的崛起还有不同的地方。它不仅仅给你提供信息,甚至它已经深入到了你生活的方方面面。

今天手机不仅仅是你的一个阅读器,不仅仅是你的一个通讯工具,几乎所有的身边的事情都可以在手机上完成,当这样的一个移动时代到来的时候,它对于传统媒体的挑战,我想不仅仅是把观众分流了。所以它促发这样一个媒体人,更多的去考虑:互联网到底是什么?那我们在外围看到的是否仅仅是冰山一角,如果不可避免呢?它会成为时代的潮流,它会成为改变你生活的一件利器的话,应该更多的去了解它吗?

所以我差不多得花了有我想得半年多的时间,去很多的网站然后去很多的互联网的公司,去很多做移动互联的公司,了解一些情况。我看完了这个感觉,真的就是一本书在翻页的感觉,当你面对一本书在翻页的状况下,可能有一个选择。我是留在原来的那一页里面,然后等到书翻下来的时候,我看到的依然是那些字,觉得什么都没有变,还是我真的需要去了解这个世界。

钛媒体:您从传统媒体跳到现在这个创投行业,自己内心有恐惧吗?在这个转变的过程当中您觉得最艰辛的是什么呢?

张泉灵:其实我现在特别不愿意说艰辛这件事情,因为有两层原因。第一个是艰辛有什么用呢?这是我现在经常被我的创业者问的一句话,就是你不要跟我摆谱。这个世界是一个要看结果的世界,你不要因为说我很辛苦,我已经很努力了,你就原谅你自己,这个不够。你要找到一个正确的路径,用正确的方式去达到你的目标,而不仅仅是说,我好艰辛,你知道吗?就不能体谅我,我好艰辛。这个不是理由,所以对我自己也是一样的。

第二件事情呢,其实是我很多年的职业生涯,我的上一段职业生涯就告诉我,其实所有的苦都在于你不够在这件事情上得到乐趣。本质上你只要认为这件事情给了你足够的乐趣,苦是很不重要的事情。所以我特别不愿意谈到艰辛这个事情,但是你说恐惧有没有,恐惧一定是有的。很现实的事情,就是你在原来那个行业里,毕竟你做到了一定的位置,毕竟认为你还成功,你换到一个新的行业里面,你真正能做到同样的位置,做到同样的成功吗?你害怕你失败吗?我觉得这是最大的恐惧,说白了,是一种名人压力。你害不害怕在你的盛名之下,你到新的领域里其实你还是有恐惧的。

钛媒体:那么如何解决“恐惧”的问题呢?

张泉灵:我觉得解决恐惧的办法非常简单,就是你承认你不会。虽然你顶着那个光环,那个光环属于翻过去的那一页,如果你相信世界在翻页,你需要跳到下一页去看世界的话,那你也要归零。心态上你就要承认失败又怎样,至少我看到了新的世界。所以我觉得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去调整心态,理论上你可能五分钟就想明白了,包括在我的辞职信里面,我可能就说失败又如何,但是你知道你要真正在内心接受它,其实要花几个月的时间。

钛媒体:前一段时间,我们都知道在这个大环境下,去年开始很多央视的主持人开始离职,您对这个怎么看呢?您认为这种潮流还会持续下去吗?

张泉灵:你知道在一个移动互联的公司里面,有一个最基本的传统,就是不要轻易下结论,看数字。央视大概有四百多主持人,你目前所知道的离职人员比例如果跟一个移动互联公司的离职比例来算的话,绝对不算高。所以第一你不能认为它就是潮流。第二你不认为它就是时尚,第三如果这个基础不成立的话,你问我怎么看,就没有的看了。

钛媒体:现在您每天做的这些事情究竟是怎样的,离开央视之后,您日后还会做一些类似传媒的节目?

张泉灵:有一些会跟节目有关系,但是这毕竟是我的主业,我会有兴趣做的原因,这是我观察世界的一个窗口和方式。举一个例子,这周日的时候,我在跟冯唐做一个他的视频节目,会在腾讯播出。我之所以会答应这样的节目,有几个原因,第一个,他是一个我很欣赏的男人。他的知识面如此宽广,他的乐趣如此丰富,他可以了解最新的东西,因为他一样也做投资。所有的投资者是不可能不往前看的,因为我们投资的就是未来,同时他可以继续有他的心情沉醉在他的诗和酒里面,这是我欣赏的一个男人。我喜欢跟他之间的交流,同时我也会关注类似于像这样的视频节目,目前在网络端会吸引什人;他们目前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在推出这种新的节目;他跟电视台做节目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不同,这是我观察内容创业的一种方式。

昨天晚上,我在跟一个纯粹的技术男讨论了一晚上关于VR的前景。包括从硬件到外设算法的一直到内容创作,我们又谈到到了内容创作。本质上我们认为VR在未来,因为它的硬件环境开始变得越来越成熟了,所以可能内容方会成为2016年的一个典型的标签,但凡出现一个内容的时候,事实上也会成为所有的平台和硬件公司所要争夺的稀缺资源,但是问题是它不像简单的在移动互联时代,图文这样的一个内容方,那么容易被满足。因为图文事实上具备这个技能的人是有大把在的,无非是他们原本可能沉在了传统的媒体里,或者原本没有给他们一个平台,可以让他们提供大量的内容。因为现在是包括你在微信上大量的内容提供者,原本并不是媒体出身,他可能原本,比如说我自己投过这个,它本身就是一个大众汽车公司的一个汽车的设计师,它并不是传统的内容提供者。所以一旦这个平台出现的话,UTC就立刻会出现,但是VR还是很强的技术门槛。

所以你可以意识到,有一点跟我原来的工作非常相似,你每天会去见不同的人,聊不同的事情,然后我每天会有巨大的信息量,原来这个工作我就乐在其中,现在也是一样。

钛媒体:对于自己未来事业有一个什么样的目标呢?

张泉灵:我觉得目标当然是有的,因为毕竟我们成立了一支基金,所以作为管理者,我必须对这个基金所有的出资者要负责任,所以第一个目标就是这支基金也许不像一些成熟的基金,不像一些很有经验的基金会有这么高的回报,但是我希望我们用这样一支基金去找到正确的路径和那些有特质的创业者,并且帮助他们一起成长,在这个过程当中,给我所有的LP比较好的回报,这是我们第一个目标。

第二个目标是我们除了基金之外,还会有一个紫牛创业营。这个创业营在摸索一套办法,更系列的方法,能够去帮助创业者,找到他们花钱买不到的资源,因为现在可能有很多的孵化器会提供一些资源,像流量,办公,一些第三方的像法物,或者是财务,税务这样一些咨询。这些东西对创业者非常有效,非常有用,我不是要贬低人家,但是我换个角度来说,这个是花钱可以买到的,我给你钱,本质上也给了你这些资源。那么市场上花钱可以买到的就是交给更专业的第三方去做就好了。我们希望能够提供的是市场上花钱买不到的一些帮助,比如说更多的PR的曝光,一些在企业的成长过程当中的方法论的指导。

因为我们的LP和GP本质上还是一些真正的从互联网创业一路杀出来的人,所以相信能给到这些在市场上花钱买不到的帮助。(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董美圻
董美圻

《商业价值》杂志、钛媒体网站:主笔 专注文化、影视、视频、传统产业领域。 微博:@美圻 微信:伍岛

评论(14

  • 想敲你家玻璃 想敲你家玻璃 2016-03-11 22:51 via weibo

    难道不是靠自己老公的招牌[挖鼻]

    0
    0
    回复
  • 一懿 一懿 2016-03-11 22:48 via iphone

    遇到一件事,每个人的思考纬度都会有区别,但对于一个追梦人,她一直在路上。或许这句话可以证明“唯一不变的是变化”!

    1
    0
    回复
  • 钛Az1jIh 钛Az1jIh 回复疯人院18床 2016-03-11 21:32 via android

    是什么人,就一定不是什么人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祥云 祥云 2016-03-11 20:23 via android

    好奇有伟大的创造力

    0
    0
    回复
  • 女巫 女巫 回复ytiiq 2016-03-11 19:52 via pc

    面相不好是一个多么狠毒又无力反驳的定义,这个词就好像说狐狸就一定狡猾,老虎一定凶狠一样。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回复董美圻 2016-03-11 16:00 via android

    就像这篇文章,好奇心会害死猫的O(∩_∩)O,我也不知道。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董美圻 董美圻 回复DON_東爺 2016-03-11 14:02 via pc

    愿闻其详~~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钛i1Ftdl 钛i1Ftdl 2016-03-11 12:57 via iphone

    离开熟悉的环境需要勇气,而挫折或打击往往是促成离开的一个重要原因。

    1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回复董美圻 2016-03-11 11:06 via android

    是啊,因为梦想,所以存在。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董美圻 董美圻 回复疯人院18床 2016-03-11 11:00 via pc

    试试看,既然能说出来,其实那些梦都种在心里了呢对不对=)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