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崇明岛农场走出的野蛮人施建祥,怎么把《叶问3》「买」到30亿?

摘要: 获得《大轰炸》的投资权之后,施建祥操作项目的手法与《叶问3》如出一辙,通过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分发理财产品分担风险,因此有人猜测《叶问3》的电影产品导流金融产品很可能是“试探”,更大的算盘在《大轰炸》上。

“《叶问3》一旦实现30亿票房,快鹿将创造中国110年电影史的奇迹,让集团在整个中国电影界建立行业地位。”

这句话,来自2015年10月快鹿投资集团董事长施建祥一次内部会议上的讲话。

而施建祥,正是这次《叶问3》电影从投资方到发行方背后最终的掌控者。如果不是后来遭遇的一系列变故,《叶问3》曾将30亿作为发行的最终目标,从而让快鹿“一炮打响”。

昨日,娱乐资本论刊发的文章《<叶问3>发行员良心拷问》引发巨大震动,作为此次事件最核心的人物,施建祥为何在发行上如此激进,在宣传上又为何屡屡展现他的名字和全身照,传说中“出手阔绰”和“待人残暴”等评语,究竟哪个才是他?

他是如何从崇明岛的一个普通农场员工,一举收购四家上海国企的?而他在内部会议上所说的,“偷大众点评的料、用百度的点、干阿里的事”,究竟承载了他怎样的金融帝国梦想?

这些,娱乐资本论都意图通过与快鹿相关的宣传、发行、投资、金融等众多位“深喉”的采访,展现其背后的逻辑链条。

从线缆大王到影视圈的野蛮人

据公开资料可以发现,施建祥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崇明岛的前卫农场工作。那些年,农场种子的桔子卖不出去,连年亏本。于是施建祥提出实行奖励制度,结果一推行就很灵。

1999年,施建祥接管了4家破产的国有企业,其中就包括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这个名字,也一直被他保留到了现在的金融集团,而他卖线缆的经历,也让坊间一直流传着他“线缆大王”的称号。

2002年,伴着长三角工业园区热,施建祥在江苏投资建立了快鹿产业港。据宣传资料所称,这个项目首期近两千亩的土地上已造了将近40余家企业,招商引资达到120亿。

如果光看这些履历,施建祥不过是一个出现在众多鸡汤文中的逆袭帝。但谁也想不到,他对影视圈有如此大的野心和寄望

其实从2011年起,施建祥及旗下快鹿集团,就先后参投了《精忠岳飞》《忠烈杨家将》《八星抱喜》《叶问》系列等多部作品。更在2014年,推出互联网金融平台“当天贷”和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易联天下”等多个产品,专门投资影视文化产业。

其后《叶问3》、《大轰炸》项目,让施建祥和快鹿集团也从幕后开始走向台前,甚至提出“互联网+电影+金融”口号,以一副“门口的野蛮人”姿态,搅起影视圈的风风雨雨。

甚至昨天还惊动了广电总局,其也针对各家在线购票网站发文,要求相关发行方提交与《叶问3》发行方签署的发行合同。另需要说明的是,昨天小娱稿子中放出了一张格瓦拉收函的图片,实际上,当天所有票务网站都收到了此份通知。

娱乐资本论从参与了《大轰炸》项目的人士了解到,快鹿此次参与投资《大轰炸》的复杂性不亚于《叶问3》,这个项目最早是由前中影董事长杨步亭组的局,大部分演员也是杨步亭出面接触的,施建祥负责出资和执行方面的工作。

据悉,《大轰炸》是由中影集团、原画影视、合禾影视等联合出品的历史战争影片。对外一直宣称制作费用7亿,在拍摄期间的探班仪式上,施建祥曾经称这部电影将以“投资不封顶”的模式进行拍摄

他表示,“当时制片部门核算了一下投资金额是8000万,我说8000万不够,8000万只能叫‘轰炸’,‘大’是不能用的。如果说是‘大轰炸’起码得4亿投资,如果要作为世界四大轰炸之一,四亿都不够,所以我们准备了不封顶。”

获得《大轰炸》的投资权之后,施建祥操作项目的手法与《叶问3》如出一辙,通过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分发理财产品分担风险,因此有人猜测《叶问3》的电影产品导流金融产品很可能是“试探”,更大的算盘在《大轰炸》上。

同时,在上市公司资金端,快鹿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先后入股A股神开股份和港股十方控股两家公司,并利用这两家公司进行进行影视投资。

就在今年奥斯卡前后,施建祥还前往美国,举办“快鹿之夜”……

出手阔绰,以“施”为本,施建祥在宣传上的3大特色

在中国电影市场飞速发展的当下,快鹿集团并不是第一个试图介入电影圈的金融人。然而,在对项目的操作过程中,快鹿集团试图用金融思维去挑战影视圈已有的一些规则,这多少引起了电影人士,以及内部人员的争议。

本次《叶问3》的项目团队,有大银幕团队、金鹿理财和快鹿底下各家理财公司的构成,除了收购兰团队的大银幕团队是专业发行团队以外,其余各家则是以发行为名行理财产品销售之实。

有了解此次《叶问3》发行事宜的人和娱乐资本论透露,这几支团队在合作的过程中也是摩擦重重。比如大银幕曾经被金鹿高管指虚报合作影院数和吃空饷,为此快鹿高层还将大银幕旗下的两百多个地推发行人员召到上海进行人数清点。

《叶问3》并不是快鹿发行的第一部电影,在此之前他们还发行过《巴拉拉小魔仙》。按照业内的理解,这样的儿童动画片一般在社区型影院会有较高的收益,在市区大影院则卖得一般。但是,快鹿的人给发行团队列出了上海销售量最好的几家影院,希望能在这几家影院进行适量的包场。“可是这些影院根本不愁卖。他会在乎你这包场的低价票吗?”

又比如,快鹿面对电影包场的态度非常直接,他们会到电影院询问前台售票人员包场的价格,并要求发行人员直接去和影院经理谈下更低的包场价。但是因为快鹿在发行中非常强势,即使不符合常规,发行团队也不得不按照快鹿的要求和影院接触下去。

除了和电影圈内人合作不畅,快鹿在和影视媒体合作的过程当中,也有诸多摩擦。快鹿的许多行事作风在业内人士看来也颇为“不可思议”。

首先,快鹿为了达到预期的30亿目标,曾非常推崇“大规模投放”。《叶问3》发行团队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此次《叶问3》从十二月底的贺岁档延至三月档期播出,并不是外界所想的“为了躲避贺岁档大片”,而是因为合作影院数量没有达标。在发行伊始,快鹿定下了合作3000家影院的目标,但到了11月底宣传团队才和1000多家影院达成合作协议,因此为了完成既定任务,快鹿将影片延期到了3月这个淡季。

问题在于,因为这3000家影院合作的场次实在太多,为了避免制造幽灵场被吊销发行执照,同时也为了推销《叶问3》的金融产品,快鹿旗下的金鹿团队各种附送电影票,带着人八点半看电影,并做出了“五楼影院开门,三楼摆摊赠票”等种种扰乱影院正常经营的行为。虽然为了宣传进行包场、票补等行为很难去界定正确与否的边缘,但这种类似于潜规则的发行玩法,却被快鹿以一种非常难堪的方式公之于众。

这种行事特点也延续到了其宣传事宜中。《大轰炸》曾宣称在“《洛杉矶时报》上史无前例刊发跨页双整版报道”,后来被爆出其实只是在《洛杉矶时报》上刊登了广告。同时,在11月AFM(美国电影市场节)期间,《大轰炸》又在免费公交上投放了大量硬广。

快鹿行事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宣传里一定会带上大老板施建祥的介绍。在《巴拉拉小魔仙》的首映礼上,制作方奥飞动漫的logo只出现在背板的角落,而施建祥的巨型人像则出现在首映礼门口的大广告位上。

有业内人士爆料,施建祥对版面的要求是“正中”:无论是新闻版面、他本人的名字还是图片,都要在版面的中间,以此显示重视程度。快鹿以前喜欢频繁找媒体合作,有接近快鹿的人士和娱乐资本论表示:“《大轰炸》从发布会开始,一次性买了全国30多家媒体的广告位进行宣传,一共买了七八次。”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某个城市因为几家媒体同时整版报道施建祥,而被当地主管部门点名批评了。

然而,热衷曝光的施建祥本人却并非深谙宣传规律。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在刘亦菲和《大轰炸》主演宋承宪公布恋情时,《大轰炸》宣传团队本来想利用#宋承宪力保刘亦菲出演大轰炸女主角#话题带动《大轰炸》本身的热度,为此宣传团队给施建祥安排了好几个采访,但施建祥却在采访时亲口否认刘亦菲出演,一句话就让宣传策略化为泡影。

快鹿行事的第三个特点则是在宣传上“出手大方”。

快鹿前员工告诉娱乐资本论,他们合作的一家宣传公司,其新员工的月薪都在5万左右,远远高于大银幕的中高管。而每一次快鹿开策划会,都是几百人一起,花费超过百万。施建祥曾经为了一个发布会,花费百万想要请飞虎队陈纳德遗孀、杨洁篪来现场,结果并没有成功。

然而在这样大手笔下,快鹿却面临着大量人才流失。快鹿曾经开出很高的工资,从纸媒挖来许多优质记者为大银幕营销中心工作,但最后20多人的团队却只剩2个人留下。

在施建祥的“大版图”中,电影或许只是手段

我们一度以为,施建祥对于电影如此上心,从投资到制作,再到宣传发行,很多细节都一一过问,或许是真的醉心于此。就像某位朝鲜元首,为了电影这个心头爱好,不惜从韩国“绑架”知名导演,炮制出朝鲜科幻电影《平壤怪兽》……

但看完施建祥的一系列讲话和发言之后,我们发现,事实或许并非这么简单。

去年10月10日,快鹿集团召开了一场持续9个小时的会议,“互联网+电影+金融”这一商业模式成为最重要的议题。

“快鹿只做两张票:股票(资本市场)+电影票(互联网+电影+金融)。快鹿不进入资本市场没有未来,快鹿不走“互联网+电影+金融”这个模式也不会成功,更不会发展。”

施建祥在发言中这样说:“只要心里有票房就有天下,我们要反弹琵琶谱新曲,有票房就有盈利,有盈利就有交易量,有交易量就有转化,有转化就有大数据、云计算,最终有在册用户。”

在快鹿集团的整体版图中,电影,看起来只是一个起点。快鹿集团内部人士表示,快鹿旗下已经搭建了电子票务、互联网金融等多个平台,并且希望实现从电影到理财产品、理财产品到电影的双向导流,《叶问3》就被赋予了这样的使命。

对于这一系列的计划,施建祥的点评是:“偷大众点评的料、用百度的点、干阿里的事”。

事实上,类似电影消费金融的尝试,阿里、百度等互联网公司早在2014年就已开始尝试,并推出“娱乐宝”“百发有戏”等产品,但《黄金时代》票房遭遇“滑铁卢”,几乎宣告这一“电影众筹”模式的失败。

一位圈内人士的点评倒是简单明了:“本来想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结果猪和狗都没找到,所以变成了羊毛出在羊身上,羊买单,再希望狗来。狗还没有如期而至,打狗杀羊的来了……”

有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表示,对于快鹿最大的担忧,是其打着投资影视项目的名义,过度融资,最终酿成非法集资大案。毕竟快鹿旗下疑似存在各种关联交易,自己的平台,自己的担保公司,资金也自己去用,很危险。“如果操盘能力好,经济形势乐观,还能够维持,否则一旦断掉,就是非法集资。”

【钛媒体作者介绍:伍娅伦、光影重梅、高庆秀】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2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