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再也别听卡莉那个女人忽悠了!

摘要: 惠普原CEO卡莉•费奥莉娜又在媒体上鼓吹,惠普要和私有化了的戴尔进行PC业务合并。天啦,惠普再也不要听卡莉的了,正是这个女人带来了惠普巅峰时代的转折,不信就看看惠普卡莉时代的这些糊涂账和既成事实吧。

 惠普原CEO卡莉•费奥莉娜又在媒体上鼓吹,惠普可以和私有化了的戴尔进行PC业务合并。天啦,惠普再也别听卡莉的了,正是这个女人带来了惠普巅峰时代的转折,看看惠普卡莉时代的这些糊涂账和既成事实吧。

2月7日,惠普公司原CEO卡莉•费奥莉娜(Carly Fiorina)接受了CNBC的采访,她谈及惠普考虑分拆(或分拆PC业务)的传言和戴尔的私有化,卡莉认为戴尔决定私有化,这为惠普-戴尔PC业务合并制造了可能性。

卡莉称:“我一直在说,惠普董事会需要自检。一位股东进入,要求董事会树立纪律和原则,这不是什么坏事。我没有听说伊坎入股的传闻,如果有这事,非常有趣。总的来说,惠普是一家企业,有董事会,它必须有勇气检查自己前面的战略。”

看到这,我实在忍不住吼一句,“天啦,惠普再也别听卡莉的了!” 正是这个女人带来了惠普巅峰时代的转折,她也好意思说“它必须有勇气检查自己前面的战略”,你对惠普的伤害,惠普讨得回来吗?在她被炒之后, 惠普董事会病急乱投医,从惠普外部聘请了一个又一个的职业经理人,这些人除了自身赚得盆满钵满,是否真正关心惠普,是否从长远考虑了惠普的未来?

为什么说卡莉带来了惠普衰败的开始,让我们先看看卡莉时代的这些糊涂账和既成事实吧,老惠普人都会记住她:

1. 高层权斗,拖垮惠普领军地位

自上世纪90年代,卡莉是惠普首任外部聘任的CEO。卡莉在任期内对惠普DNA中的臃肿管理体系进行了改革——进行了为人所诟病的大规模裁员——此举已减速了惠普的发展。1999年,惠普卖掉了安捷伦科技(Agilent Technologies),即最靠近惠普根基业务的电子仪器部门。两年后,卡莉同Bill Hewlett的儿子之间经历了一场激烈的股权之争。

这之后,卡莉不顾帕克德家庭基金会和休利特儿子的严重反对,上位初期就力排众议,强力推行合并康柏电脑公司——大型个人电脑生产商。 康柏合并,涉及到大量人事调整,对卡莉借机站稳脚跟很有帮助。 这宗收购让惠普扩大了影响力,使惠普立刻成为PC行业的龙头,但最终为惠普带来了多大的利益,目前争议极大。但其削弱了其企业文化是不争事实,使惠普逐渐从一个执着于发明的企业,变成了供应链上的奴隶,惠普之道从此一蹶不振。

至少从现今看来,惠普的体积臃肿,PC产业变革缓慢与合并不无关系。由于公司的业绩屡次低于华尔街预期,卡莉在2005年初被解雇。

最臭名昭著的还要属监听丑闻。起因于卡莉董事会成员将内部会议信息泄露给记者,而为了搞清楚谁泄露了信息,公司对其员工及记者采取了监听政策。特拉华州立大学温伯格企业治理研究中心主任Charles Elson表示,惠普“长期以来被誉为企业董事会管理的典范,但当卡莉加入后,一切都变了。”

也正是在卡莉·菲奥莉娜手里,惠普转变成了一个不见起色的大型联合集团,同时高层权斗问题也从此损害了惠普的领军地位。

2. 毫无远见,自我毁灭Alpha,把关键技术寄托给外部公司(Intel)

惠普力挺Intel,使得Intel从一个立足消费市场的公司,进军企业服务市场。即便如此,利益与市场之下,Intel并未做得那么够意思,虽接受惠普补贴,Intel在安腾CPU研发上并未下太多工夫,反而转向x86的研究。使得安腾的联盟几近破灭,微软,Redhat linux相继退出安腾软件研发,IBM,戴尔也在2005年早早抛弃安腾。连Intel自己的编译器,也在2011年停止支持安腾,不少安腾团队的工程师都转移到了其他产品线。目前仅有惠普独立坚守支持安腾。为什么?因为HP没有其他选择。

惠普合并了康柏,却抛弃属于康柏资产的处理器 Alpha(原来自DEC),同时抛弃的,还有惠普自有的PA-RISC,一门心思依靠Intel。以至于在CPU研发上处处受制于人, 前不久发生的那场轰轰烈烈的惠普-甲骨文安腾处理器事件,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惠普在处理器上受制于人,以至被人要挟,损失巨大。至今,惠普的BCS部门尚未恢复元气,高端服务器销售市场份额一跌再跌。 对比IBM,拥有自己的处理器,操作系统,数据库。 惠普除了维持自己的HPUX(目前也在往linux转型),在处理器,数据库上毫无布局。

3. 毁灭惠普科技基因,自降身价

惠普曾是和IBM齐名的硅谷IT龙头。卡莉的政策,却是把惠普的产品,作为消费品而不是高科技产品推出。由此使得惠普在相当长时间里对研发与创新投资极少,却着力发展渠道,号称要做PC市场的沃尔玛。活生生把个高科技公司折腾成类似戴尔的半个商业公司,学啥啥不像。盲目听从华尔街使唤,短视而失去发展方向,迷茫至今。

销售出身的卡莉,非常善于经营自己,从商后又从政。是一个典型的职业经理人,关心的是短期的业绩,规模。自卡莉起,惠普其接下来的若干任CEO都外聘自惠普外部,董事会似乎对惠普内部的职员信心缺失。真不知这些来自朗讯,NCR, SAP的职业经理人如何真正领导惠普,是否从长远考虑了惠普的未来?

惠普真正需要的是卧薪尝胆,痛定思痛。直到惠特曼的时代,错得不能再错了,才似乎逐渐醒过来。是不是太晚?

4.惠普和戴尔的PC部门能不能合?

至少从目前来说,看不出这样的合并有多大的必要。以下几个方面既可判断:

1). 是否有合并的需求

戴尔刚刚进行了一场私有化,私有化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让戴尔脱离华尔街的评论指责,静下心来走自己的转型之路。而惠普则刚刚经历一场收购autonomy的丑闻,沦为科技界收购案最大的笑柄。惠特曼曾专门指出,今后对于并购将慎之又慎。这样的两家公司,合并并不符合他们短期和长期的计划,又怎能进行。更何况合并什么或者收购怎样的公司,这类战略是长期的布局,并不是市场出来个机会,就可以拿来讨论的。

2). 是否能互利共赢

PC已经是薄利的行业(年利润仅2-3%),戴尔和惠普的PC产业都是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产业,并无太多特色产品。两家合并之后,唯一的变化,就是规模更大。单纯就目前市场份额计算,惠普16%,戴尔10%,联合后将高于联想的15%。然而,这样的份额是否能继续保持,即使保持了,那利润呢?企业要做大竞争单位的规模,但这种规模,不是组织规模,而是品牌,品牌代表着市场地位和竞争力,试问,惠普和戴尔PC合并后的企业,能大大超越联想,做到第一品牌吗?

3).合并后的未来:前车之鉴

惠普目前处在绝对低谷,市值仅320多亿,一直纠结于PC部门的拆分,而戴尔更是负债累累。如果把惠普和戴尔的PC部门拆分出来进行合并,可能就是,惠普与戴尔的股票反弹回升,而拆分出来的PC公司连带惠普的打印业务(惠尔?)则一蹶不振。一个很好的比喻,2007年,诺基亚和西门子把各自的移动通讯事业部门拆分出来合并组成诺西,希望在市场有所突破。事到如今,诺西已经几近没落,奄奄一息。爱立信早在2007年对此项合并就曾冷笑:两只草鸡的结合,如何能斗得过雄鹰。

PC市场江河日下,而且迟早是苹果,联想的天下,希望惠普和戴尔各自珍重,慎做决定,别成了另一个诺西。

本文系作者 轱辘君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轱辘君
轱辘君

某IT美国企业部门负责人。随手涂鸦,当真你就输了。授权钛媒体编辑后发表

评论(41

  • ANkVTF ANkVTF 2015-05-10 11:02 via android

    高价值核心竞争力缺失

    0
    0
    回复
  • 飛義崋 飛義崋 2014-11-05 05:44 via pc

    领导人很重要。

    0
    0
    回复
  • 钦涧琢 钦涧琢 2014-10-09 20:23 via pc

    人才的选择真的很重要!

    0
    0
    回复
  • 钦涧琢 钦涧琢 2014-10-09 20:22 via pc

    0
    0
    回复
  • hw0607 hw0607 2014-10-08 23:21 via pc

    头发长见识短!

    0
    0
    回复
  • 伊人流飞 伊人流飞 2014-10-08 18:19 via pc

    很多公司用错了职业经理人

    0
    0
    回复
  • chbin66 chbin66 2014-10-08 16:56 via pc

    反面案例

    0
    0
    回复
  • chbin66 chbin66 2014-10-08 16:55 via pc

    女人在决断力方面还是有差距

    0
    0
    回复
  • 小安00 小安00 2014-10-08 14:03 via pc

    女人是祸水。

    1
    0
    回复
  • zuand zuand 2014-10-08 11:37 via pc

    高层的权力斗争,始终对企业是不利的,团结力量,由内向外发出的力量大于简单的外部联手.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