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售“假证”屡禁不止,根源何在?

摘要: “用户”(25万付费用户)—“平台”(虚假大学网站及虚假学历验证平台)—“服务”(虚假学历制作、销售及验证服务),每个关键要素都具有深厚的“互联网”色彩。但可惜的是,这是个披着“互联网”外衣的非法项目。但是,网售“假证”为什么会屡禁不止呢?

办证

“1年多时间,25万用户付费,累计收费金额高达1亿元”,如果这是个创业项目,不仅很多投资人会“心痒痒”,估计BAT的几位大佬也会花点时间“愿闻其详”。

事实上,这的确算一个互联网项目,其“用户”—“平台”—“服务”,无一不跟“互联网”沾边,但可惜的是,这是个披着“互联网”外衣的非法项目。

日前,江苏淮安警方破获一起特大制售虚假学历证书案。该团伙编造出945所大学名称,用来制办假毕业证,并制作虚假大学网站提供验证。受害人涉及安徽、浙江、河南、广东、江苏、湖北等31个省、市、自治区25万余人,涉案金额高达1亿余元。

“用户”(25万付费用户)—“平台”(虚假大学网站及虚假学历验证平台)—“服务”(虚假学历制作、销售及验证服务),每个关键要素都具有深厚的“互联网”色彩。

事实上,类似的故事在互联网成长和发展过程中不断上演着,只不过,主角有时候是“准生证”,有时候是“结婚证”,有时候是“房产证”,有时候是“学历证”,不论在网上,还是线下,制作、兜售此类假证都是违法的,但是,人们不禁要问:网售“假证”为什么会屡禁不止呢?

第一,“需求旺盛”是网售“假证”不衰的根本动力。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会在很多场合或场景中,需要亮出“证书”。

这种“亮证”的需求,既有人的因素,也有政策的因素,还有交易习惯的因素,但根本上是信任的问题,包括人与人,国家与个人,企业与企业以及个人与企业等等。

仅以“学历证书”为例,它在升学、就业、升职、加薪、进爵、生财等诸多场合都作用巨大。换言之,任何“屡禁不止”的背后都是庞大的用户需求,网售“假证”也不例外。

第二,“管辖冲突”是网售“假证”壮大的治理短板。属地管辖是现实社会中最常见的社会管理模式。A市B区发生的案件,C市D区的有关部门并无执法权。

从某种程度说,属地管辖是对公权力的一种有效约束。但是,当传统的属地管辖与全球互通的互联网发生碰撞时,属地管辖可能会造成“无人管辖”的局面。

以本案为例,受害人涉及31个省、市、自治区,从立案管辖来看,每个受害人所在地的公安机关都有权管辖,但是,由于犯罪分子并不在当地,每个受害者所在地的公安机关又有可能“管辖不到”。

一旦跨省或跨区域,就公安机关自身而言,还需要“协助”和“协调”。这不仅增大了案件的办理成本,也会对办案机关的积极性构成消极影响。

此前,我国对于互联网的管理或治理,基本是照搬传统社会,有相应职权的部门按照职责范围分工管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九龙治水”。

理论上,九条龙都有治理权,但有时候又会出现“群龙无首”不积极治水的问题。而这个短板正在逐渐补上。

根据最新发布的《国务院授权网信办负责互联网信息管理及监督执法工作》(国发〔2014〕33号)规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全国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工作,并负责监督管理执法。”

第三,“隐蔽性强”是网售“假证”泛滥的内在原因。作案手法隐蔽性强就会让人难以察觉,一种结果是很多人会在不知不觉被动落入陷阱或骗局,另外一种结果,就是很多人偏面选择接受对已有利的信息或内容主动跳入“火坑”。

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为了实施诈骗,建立起了一条复杂而隐蔽的“连环套”。

第一步,不法分子虚构了945所大学名称,这些虚假的大学名称与正牌大学的名称可能只有细小差别,这本身已经会让受害人难以分辨。

第二步,不法分子还给所有虚构的大学建立了官方网站,让那部分心存疑问的受害人放松警惕。

第三步,不法分子还搭建了一些学历验证网站,这个网站也是与正规的学历认证网站相仿,但强调其是民办院校学历验证平台,由于此验证平台的真伪难辨,不仅让受害者自行辨别难度加大,更重要是的,可以验证真伪的平台,还进一步打消了受害人的顾虑。

可以说,在25万的受害人中,一部分是被动落入陷阱,另外一部分可能是主动跳入其中。

第四,“渠道丰富”是网售“假证”牟利的重要支撑。如果不法分子兜售“假证”需要像路边发传单那样,一个一个花时间去试的话,那么,不法分子们应该早就“金盘洗手”了。

借助互联网,不法分子的骗术也插上了飞翔的翅膀,从搜索,到QQ,从邮件到微信,从赶集到淘宝,网民扎堆的地方,也是骗子聚集的地方。

这些网民使用频率最高的互联网应用,如果相关平台没有健全的非法信息过滤或拦截机制的话,那么,这些平台也就成为不法分子兜售“假证”的重要渠道。

在本案中,不法分子用了一年多时间,就让全国几十万人上当,非法牟利高达亿元。前面提到的常见互联网应用或平台应该也在其中发挥了不小作用。

综上,我们可以看到,网售“假证”之所以屡禁不止,除去需求旺盛、获利丰厚外,更重要的是,在网络治理或管理本身还存在诸多“盲点”或“难点”。

如今,我国新的网络治理模式正在形成,那么,类似网售“假证”的这些网络“顽疾”或“牛皮癣”会否走向终结呢?

相信有些人可能比我们更着急知道答案,而我们只需搬出板凳,坐等好戏上演。

(本文作者: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李俊慧)

本文系作者 李俊慧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俊慧
李俊慧

评论(4

  • 李俊慧 李俊慧 回复两江商业评论 2014-10-18 10:17 via pc

    确实如此。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国控小微 国控小微 2014-10-11 10:38 via pc

    都有责任

    0
    0
    回复
  • 李俊慧 李俊慧 2014-10-11 09:29 via weibo

    需求旺盛分很多种,有的是天性的,有的是后天的。对前者过度抑制,有可能走向“泯灭天性”极端,对后者加强疏导,或许可释放更多的优良天性。

    0
    0
    回复
  • 两江商业评论 两江商业评论 2014-10-11 08:39 via weibo

    “需求旺盛”是网售“假证”不衰的根本动力。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