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贰臣

摘要: 挣扎几十年,终于当了贰臣。新人生来用新媒体,不知有汉。对他们来说,旧媒体不是不够酷,是根本不存在,但旧人要承担改变的大部分成本,要么真成了死忠,要么迟早剃发扎小辫。

新人生来用新媒体,不知有汉。对他们来说,旧媒体不是不够酷,是根本不存在。但旧人要承担改变的大部分成本,要么真成了死忠,要么迟早剃发扎小辫。

决心从2013开始做一个新媒体人。挣扎几十年,终于当了贰臣。

贰臣不好当。不是水性杨花,是命衰。人没有喜欢改变的。新人生来用新媒体,不知有汉。对他们来说,旧媒体不是不够酷,是根本不存在。旧人要承担改变的大部分成本,要么真成了死忠,要么迟早剃发扎小辫。

我也想当忠臣,以全祖先不二之德。但主旋律变了,都用三星而不是诺基亚看淸宫戏,美剧都是苹果而不是黑莓植入。更别提我爱过的索尼和阿尔卡特。

1997年,我常到上海瑞金医院边上的一个咖啡馆,"墨若意式"。espresso每杯45元人民币,不是一般贵。豆,机器,杯子都是illy。老板姓唐,台湾人。老板娘姓冯,北方人(他们说不能说中国人)。客人很少。有一个《中国时报记者姓李。一个隔壁病毒研究所的老美,说年轻时和爱因斯坦合过小提琴。下午在二楼看录像带《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暗恋桃花源之类。

那个时候,男的看女的漂亮,女的看男的有思想。台湾人抽烟,北方人抽烟,上海人也抽烟。老美不抽烟,看着老板娘给老板修山羊胡,说,烟迟早要了你们的命。

咖啡馆租在瑞金路建德路口,教育客人喝意式咖啡。我在老唐店里喝illy,报社喝金装雀巢,家里喝UCC,接待女客人用摩卡壶。"墨若意式"每个月亏钱,半年后关门。老唐和债权人合伙改租衡山路领馆广场二楼,挨着一个酒吧开了"唐韵",继续他的教育事业。过了两个月。"唐韵"歇业。老唐把自己收藏的illy咖啡杯卖给客人抵债,我想来想去,打五折买了一个。

1999年,星巴克在北京国贸开了大陆第一家店。

微信提问:老唐是新媒体?旧媒体?我是不是贰臣?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添加这个讨论新媒体的账号《自新媒体》,从微信“搜号码”功能中查找“newbychenxu”。

本文系作者 陈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陈序
陈序

中移动12580生活播报总编辑,首都互联网协会理事。中国经济与公共政策独立观察人士。前《NEWSWEEK》中文版执行主编。北京设计周评委。

评论(3

  • 任铮 任铮 2013-02-06 09:32 via weibo

    专业的文人写的东西就是不一样,少一些嘈杂和功利,多几分宁静和思考

    0
    0
    回复
  • 曾航 曾航 2013-02-06 00:50 via weibo

    呵呵,我的微信公众账号纯粹是起加强和朋友联系的作用,和钛媒体的大开大合没法比//@赵乐米: 看了有点小感动,推荐@陈序 的微信自媒体,也乐见一些媒体同行的个人自媒体的尝试,包括@曾航 ,在全行业都感到困顿而看不到明确的未来方向时,个人的一切新尝试都是有价值的。

    0
    0
    回复
  • 赵乐米 赵乐米 2013-02-05 22:16 via weibo

    看了有点小感动,推荐@陈序 的微信自媒体,也乐见一些媒体同行的个人自媒体的尝试,包括@曾航 ,在全行业都感到困顿而看不到明确的未来方向时,个人的一切新尝试都是有价值的。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