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LTE牌照发放的得与失

摘要: 中国将在约一年后正式发放LTE牌照,而事实上,LTE牌照发放利大于弊,一年多的酝酿期仍存在可压缩空间。

中国将在约一年后正式发放LTE牌照,而事实上,LTE牌照发放利大于弊,一年多的酝酿期仍存在可压缩空间。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表示,中国将在约一年之后正式发放LTE牌照。虽然未透露确切发放时间,但已比此前公开说法“牌照发放还需两到三年”大幅度提前。一石激起千层浪,LTE牌照的提前发放,在吹响4G牌照战争号角的同时,也再次引发业界关于4G牌照的争论。究竟牌照提前发放有何利弊,值得深思。

LTE牌照提前发放所带来的优势,可以从以下五点进行探讨。

1.先进运营商需保持领先优势

纵观全球领先运营商发展态势,运营商向更强、更先进的网络技术迈进,是为核心价值客户提供更好服务,保持竞争优势的必然发展方向。无论是Vodafone 2010年开始在欧洲部署LTE网络,并已在德国、葡萄牙开始商用;还是NTT docomo在2010年底正式商用LTE网络,取得用户突破500万的成绩;或是at&t计划今年年底将LTE网络覆盖美国境内100个市场,并给出2G网络关闭时间表等,均可以看到全球领先运营商在4G时代的跑马圈地。而作为用户数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国移动,4G领先优势何在?

同时中国从1G时代便落后于国际网络建设进度。一代代的落后,不仅是技术上的滞后,更会导致整个通信行业发展的落后。国外网络的加速发展,促进了本土设备商等企业技术、产品的提升,并通过全球化发展进入中国市场,而中国民族企业则受到压制,同时外部环境的激烈竞争、市场拓展机遇有限又使得自主创新速度放缓。这样的恶性循环只能通过国内运营商的领先运营带动本土企业参与的积极性,才可以打破,进而逐步缩短中国通信行业与世界的差距。

2.树立TD-LTE商用标杆

市场的发展是曲线向上逐步递进的,TD-LTE的发展若要摆脱TD-SCDMA网络的孤立境况,仅依靠本土企业难以实现,需要更多的全球企业参与进来。而事实上因为频谱资源及资本运作的限制,国际上众多非一线运营商也参与到了TD-LTE阵营当中。据全球移动供应商协会(GSA)发布的《全球TD-LTE市场发展现状》报告,全球已有沙特Mobily、沙特电信(STC)、巴西Sky、日本软银、澳大利亚NBN、波兰Aero2、瑞典3、印度巴帝电信,以及英国UK Broadband一共9张TD-LTE商用网络,确定投资和正在测试TD-LTE网络的运营商有38家。虽然看上去比当时TD-SCDMA的形式乐观许多,但真正大规模建设TD-LTE的运营商却寥寥无几,因为相对于FDD LTE,TD-LTE仍有些许不足,尤其是网络建设的整体成本仍然偏高,需要更多运营商加入并提高网络建设规模才能达到降低成本,增强产业链信心的作用。但目前却形成了“中国看世界,世界看中国”的尴尬局面,中国希望国际运营商积极跟进TD-LTE,而国际运营商则表示只有中国移动明确行动,中国政府明确牌照发放才能规模跟进。所以中国4G牌照的发放无论是对中国移动还是全球TD-LTE阵营都是一颗定心丸。

3.TD-LTE成熟不靠“等”

回顾TD-SCDMA牌照的发放历程,国内牌照发放滞后国际数年的情形历历在目,究其原因便是想等待自主标准的TD-SCDMA成熟。但细数几年发展,TD-SCDMA网络仍未“等”成熟,依旧被其他制式远远甩在后面。究竟是“先发牌照再发展”还是“先发展再发牌照”这样的死循环讨论已无意义,目前若要依靠“等待”牌照发放的时间差来提升网络制式的竞争力,无疑又将重演历史。因此TD-LTE不能再犯当年压着牌照不发的错误,同时网络只有在商用过程中才会加快成熟。

4.坚定4G应用开发商信心

与3G对比,目前LTE缺乏丰富、成熟的应用是事实,但是应用的发展是建立在成熟的网络基础之上,路宽后自然有车跑。虽然目前TD-LTE技术仍不成熟,但牌照发放后将坚定当下仍持观望态度的终端厂商、应用开发商的信心。按照牌照发放的时间进度,厂商可以及时思索高速率网络下应用的创新,并能及时进行测试。

5.带动多产业受益

作为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4G标准,TD-LTE将逐渐成为主流,Ovum表示,预计到2016年全球TD-LTE连接数将占LTE的四分之一。同时,作为创新型基础设施,LTE的发展不仅将带动设备商的投资热情,改变通信行业低迷的情况,同时LTE还能带动二次建设以及其他行业的发展。无线城市、交通、教育等多个行业,都可以通过更先进的LTE,进一步提升行业服务水平与创新能力。

另一方面,反观业界对LTE牌照提前发放的质疑,主要来源于以下五点。

1.政府“平衡论”思想

LTE牌照的尽快发放对于中国移动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在3G时代,中国移动受累于TD生态圈的不成熟,部分高端用户流失,4G的快速上马或将重新挽回中国移动曾经的绝对优势;对于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而言,目前在3G时代的优势正是其追赶中国移动的利器,所以二者并不想快速步入4G时代;对于政府而言,如何权衡三大运营商的得失成为核心问题。但在中国,以行政手段来干扰市场行为,达到所谓的“平衡”并不符合信息社会发展的规律,并将扼杀作为领先运营商本应具有的市场创新、开拓能力,况且依照近几年的发展状况,所期待的“改革平衡”并没有实现。

2.TD-SCDMA沦为过渡技术?

有人担心,我国3G建设仅有3年多时间,4G牌照的过早发放是否会导致投入巨资建设的TD-SCDMA沦为过渡技术。但结果并非如此。LTE网络按其实际需求及价值属性在早期只适合在重点城区建设,并非要建设成2G的全程网也不是3G的多半程网,而未来毋庸置疑将是一个多网协同的状态,TD-SCDMA是中国移动必须继续建设而且是不可能放弃的一环。

3. 现金压力拖垮联通和电信?

当前三大运营商中,中国移动现金流最为充足,联通、电信相对紧张,若4G牌照过早发放后,在运营层面是否会违背初衷,拉大三家运营商的差距?事实上,无论是从市场行为角度还是经济属性看,LTE所需求的是高价值客户,网络也是和之前的网络进行协同互补,即使4G牌照发放后,三家运营商也不会大规模建网,不会引发建网大赛和资金比拼。

4.对联通和电信就一定是坏事吗?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高层在多个场合曾表示LTE建设为时过早,言外之意就是认为LTE牌照发放过早对己不利,笔者认为这个思维过于保守。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无论从用户规模上还是收入规模上都属于国际领先运营商,都应该积极跟进LTE这一全球性话题,尤其是中国电信目前所运营的3G cdma2000网络更是应该提前考虑向LTE过渡。如果避而不谈LTE发展,那么想依靠目前的3G赶超移动显然是痴人说梦,这一点通过今年三大运营商半年财报即可分晓。牌照的发放,反而可以促使两家在网络技术上和国际同步,在创新上运营商也会更有机会。

5.政府仍固步自封于通信

通信行业增长趋缓已成既定事实,但反过来看,如要促进通信行业的继续壮大,需要将行业融入到整个社会发展的背景中考虑,而从当前的牌照政策看,政府仍站在通信行业的立场上看通信业未来的发展,是缺乏远见的。

综上所述,可以看到LTE牌照的提前发放实际上利大于弊,而一年多的酝酿期仍存在可压缩空间,若能提速至2013年初将会更好。这不仅能在全球市场上缩小国内外网络发展的差距,避免行政手段对市场行为的过分干扰,同时LTE作为创新型基础设施,也必将带动其他行业进而整个社会信息化水平的提升。

本文系作者 杨海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杨海峰
杨海峰

《通信世界周刊》总编辑。 ICT产业观察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