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那一年,他们都来听我的“演唱会”

摘要: 张朝阳讲述了一段珍贵的中国互联网发家史。“我去硅谷找李彦宏,他靠此拿了投资;马化腾听我演讲,激动不已办了oicq”;"姜丰年要和我合并”;尼葛洛庞蒂对中国互联网第一次“普及教育”演讲,让张朝阳一炮而红

张朝阳讲述了一段非常珍贵的中国互联网发家史。“李彦宏和马化腾都是我挖掘的。99年深圳一次演讲,听众七百人当中的一个人有马化腾,他听了之后激动不已回去做了OICQ后来改为QQ”;中华网“忽悠”上市激发大批人创业热情;尼葛洛庞蒂对 中国互联网第一次“普及性教育”,也让张朝阳一炮而红

 

钛媒体注:关注钛媒体的读者们会有所了解,在科技媒体里,我们属于很少追捧大佬讲话的,至今也为数不多,除非特别有价值有干货。搜狐CEO张朝阳日前参加中国国际金融博物馆主办的一次活动上的讲话,有很多有价值的互联网历史,值得分享。

钛媒体小编总结了以下几个要点,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张朝阳提到的那些企业,那些人,经历了中国第一次互联网大泡沫,也是中国现代历史变迁的见证者:

 

我是“前辈”张朝阳,他们都是我挖掘的

互联网在94年从牢笼中放出来,因为发明了超链语言,89年发现,94年出现了浏览器,美国互联网真正走向社会是94年,我在94年在麻省理工学院实验室用网络发现这个事情觉得特别有趣,没有回国做互联网,95年、96年那个阶段是瀛海威年代,张树新的年代,97年我回来终结了她的年代,97、98、99年终结了她的年代,99年和2000年基本是新浪异军突起把搜狐的光芒遮蔽了,网易在南方搞了一个网站,后来163.NET,后来赶上上市,三大门户时代一直延续到后来的05、06、07,后来冒出了两个人一个是李彦宏一个是马化腾,这两个人都是我给挖掘出来的。

李彦宏我在98年当时去美国硅谷找人,我问他你想不想回国做互联网,他回到硅谷说国内搜狐做起来了,硅谷一些投资人给他投资,这是另外一个故事。

关于马化腾,我当时特别火,到了99年像被摇滚歌星式的接待到了深圳,听众七百人当中的一个人有马化腾,他听了之后激动不已回去做了OICQ后来改为QQ。

互联网从张树新时代到搜狐崛起,从瀛海威时代到搜狐时代,马云是大器晚成一直做了好多事没做成一直到后来电子商务终于搞成了,互联网的脉络大概是这样的。

 

中华网“忽悠”上市激发大批人创业热情,新浪姜丰年想和搜狐合并

姜丰年,他在美国的华人地区搞了一个SINA.NET,又在台湾,想着中国大陆这么大的市场他想进来。后来他跟投资人的关系比较好,很多人给他投资,他也被邀请来在高盛眼里他是华人企业。另外还有当时特别能融资特别忽悠而且忽悠的很厉害,包括把新华社忽悠进去一个叫皮特叶(中华网叶克勇)的人搞了一个国中网,后来变成中华网,99年上市50亿美元的市值简直是一个天大的数字,把中国人所有的创业热情全部激发出来了,导致开拓了我们后来全部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路径。

各路大陆来的英豪会聚在新加坡,给我们住非常好的酒店,当时我有一个女朋友,我带她跟我一块儿去的,她觉得一下子住这么好的酒店觉得我是一个人物,我那时候还没什么名气,怎么住那么好的酒店。高盛特别善待来自中国大陆的企业家,后来我们开完会在一个咖啡厅喝咖啡,我和国中网的创始人、姜丰年喝咖啡,他们两个都比较热情,我性格比较冷,不怎么说话,而且默默唧唧不太响应的一个人,一般先看,西北人都是这样的,不太迅速做很多决定,而是老等啊等啊,一旦决定之后很难改变这种状态。

姜丰年一直说我们合并吧,甚至在之前搜狐也是比较火,我们投资人是英特尔,英特尔的投资人我到美国去访问,能不能把把搜索、SINA.NET捏咕到一块儿,我跟姜丰年很熟了,在新加坡姜丰年说咱们合并吧,很多人给我投资我拒绝了,咱们合并做一个华人最大的。

姜丰年去洗手间了,皮特说Charles咱们合并吧,你不跟我合并,我就跟姜丰年合并。

皮特去洗手间了,姜丰年说Charles咱们合并,尽管皮特不知道怎么在中国做网站,但是他给我一个太优惠的条件了。正说着,皮特从洗手间出来,回来赶快打住。我跟姜丰年说我们的董事会老外很难搞定,那是那个年代最大的特色,中国不强大,创业文化没有,投资人都是老外,中国没有风险投资,老外一般不相信中国人不相信你们这些人有管理经验,都要空降一些人;我们董事在美国,你下回去美国的时候跟我一块儿去见见我们的董事,有点马虎眼,没有说完全拒绝,其实我没有说不跟他合并。

姜丰年非常积极,大概一周两周之后我回到北京,他马上到北京,我们当时在光华长安大厦,他到中粮广场,到我办公室聊,你看我们俩的公司怎么合并,中午我们到中粮去吃饭,我还是无动于衷未置可否,他急了。实际上他当天下午三四点跟王志东在中关村有一个会。

新浪突然的崛起带来内在的问题,它过早股权合并导致股权迅速被稀释以及频繁换CEO,后来这个公司一直没有一致的统一的战略和文化的打造,这是后话,今天大家看得很清楚了。

 

 中国互联网第一次“普及性教育”

 

张树新想把美国特别火的作者《数字化生存》的作者,92年、93年写的书预言了未来世界数字化的浪潮,请到中国来,找资金承办这个事。为这个事当时中国人很紧张,一个海外教授到中国来,电子部为这个事开了好几次研讨会,这么大一个教授来了,我们电子部当时邹家华那边管互联网,信息产业部还没成立,高红冰处长,最后为了这个会开了一个研讨会,几十人参加,尼葛洛庞蒂演讲,你说什么,你应该谈什么话题,我们不要丢面子,我们不要出什么政治问题,那时候的中国太奇怪了,完全为了这次访问。

第二天正式开始,尼葛洛庞蒂步入瀛海威大楼,瀛海威的镜头全部人都排成一队,张树新跟尼葛洛庞蒂说话拿镜头照,我使劲往前挤进入到镜头。尼葛洛庞蒂到了张树新他们办公室坐下来说上上网,一上网本来尼葛洛庞蒂想收个邮件,瀛海威的网络到互联网只有64K线,邮件半天收不下来,张树新气的不得了,因为它不是互联网是一个封闭网,只是跟互联网连了一个64K线。

后来演讲开始了,我坐在第一排,他们请了外交部的翻译,尼葛洛庞蒂演讲,越翻译越不准确,我看到机会了,我立刻站起来说我帮他翻译。后来完全我翻译了,他坐下来了。我跟尼葛洛庞蒂一唱一和,他说什么我翻译什么。

后来提问,这次为什么到中国来?他说我这次首先做了一个重要的投资,这个投资就是爱特信Charles创立的公司,我想看看这个公司怎么样。第二,我想看看第一次到中国来,当时的媒体就是中国所有的媒体,一下子哗然,爱特信从此出名,我也开始有点名气了。

张树新忙了三个月的时间,40个市场部的人无数次的会议,最后导致,而且在此之前尼葛洛庞蒂到来之前我们找了几个记者跨洋访问,当时只是电子邮件问尼葛洛庞蒂问题,根本不是像现在微访谈,那个时候没有。所有的在线跨洋用网络访问尼葛洛庞蒂,这个事件发生之后那个文章第二天出来了,《中国经济时报》、北青报出来了,几篇文章再加上现场,第二天全部都知道了,原来有爱特信有张朝阳这么一个人。

这个故事基本是草船借箭的故事。用40人的力量调动了瀛海威几百人公司40个市场部的力量把尼葛洛庞蒂的访问成为中国数字化元年,这次研讨会和新闻发布会开启了中国互联网的普及工作,那是第一次这样的事情。它是重大的一次会议,不知道你们找到图片没有,但是这次会议让爱特信和我基本出名了。

这个其实把中国互联网走向一个正确道路,封闭的互联网像美国在线后来的169项目所有的这些想封闭的建立一个只是拨号都是违背互联网精神的,只有我们在开放的由田溯宁亚信帮着中国电信在北京电信建底层网络的基础上,用LINUX和UINUX写的系统开放的平台,在这个上面开始建网站以开放的态度来对待互联网才是正确的态度。

下一页,张朝阳演讲全文

 

张朝阳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想了一下到底讲什么,我的专业是互联网,我还是讲互联网,但是可以刚开始先讲互联网,互联网尤其是早期的历史几乎在我脑子里面刻下来,用我的所谓青春谱写的一段历史,这段历史哪怕我脑震荡也不会从我脑子里面消失的,我讲一些早期历史。对于大家来讲更关心一些当下的事情或者什么,一会儿聊开了,你们可以聊聊对你们关心的事情,我讲的历史可能你们不太感兴趣。先讲历史,以后聊人生聊什么都可以。

早期互联网历史不想按流水帐94年怎么着95年怎么着,大概年份分成几个阶段,我就讲几个小故事,其它的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拿手机都可以搜出来当时是怎么回事。

互联网在94年从牢笼中放出来,因为发明了超链语言,89年发现,94年出现了浏览器,美国互联网真正走向社会是94年,我在94年在麻省理工学院实验室用网络发现这个事情觉得特别有趣,没有回国做互联网,95年、96年那个阶段是瀛海威年代,张树新的年代,97年我回来终结了她的年代,97、98、99年终结了她的年代,99年和2000年基本是新浪异军突起把搜狐的光芒遮蔽了,网易在南方搞了一个网站,后来163.NET,后来赶上上市,三大门户时代一直延续到后来的05、06、07,后来冒出了两个人一个是李彦宏一个是马化腾,这两个人都是我给挖掘出来的。

李彦宏我在98年当时去美国硅谷找人,我问他你想不想回国做互联网,他回到硅谷说国内搜狐做起来了,硅谷一些投资人给他投资,这是另外一个故事。

关于马化腾,我当时特别火,到了99年像被摇滚歌星式的接待到了深圳,听众七百人当中的一个人有马化腾,他听了之后激动不已回去做了OICQ后来改为QQ。

互联网从张树新时代到搜狐崛起,从瀛海威时代到搜狐时代,马云是大器晚成一直做了好多事没做成一直到后来电子商务终于搞成了,互联网的脉络大概是这样的。

1998年9月份新加坡一个科技会议,高盛每年在亚洲召开一个技术会议,正在崛起的中国,邀请中国的高科技产业,邀请到哪些人?当时高盛眼里中国有几个高科技公司,联想,联想的马雪征去了,还有他们眼里当时98年我突然火起来,98年10月份出名,98年2月份推出的搜狐,10月份被时代杂志弄成全球数字精英50人,我去美国一趟,国内媒体把这个事一报,我出去融资还是见投资人的时候等我回来的时候上飞机之前我秘书给我打电话说,你现在是名人了,不管怎么说1998年9月份我去新加坡参加高盛的高科技会议有联想马雪征,亚信田溯宁,还有我当时被认为搜狐也是中国正在崛起的一个真正正宗正牌做互联网的公司,另外两个不是正牌做互联网的。

另外还有一直在中国大陆之外窥视中国想进来但是进不来的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在台湾和美国之间跑的姜丰年,他在美国的华人地区搞了一个SINA.NET,又在台湾,想着中国大陆这么大的市场他想进来。后来他跟投资人的关系比较好,很多人给他投资,他也被邀请来在高盛眼里他是华人企业。另外还有当时特别能融资特别忽悠而且忽悠的很厉害,包括把新华社忽悠进去一个叫皮特叶(中华网叶克勇)的人搞了一个国中网后来变成中华网,99年上市50亿美元的市值简直是一个天大的数字,把中国人所有的创业热情全部激发出来了,导致开拓了我们后来全部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路径。

各路大陆来的英豪会聚在新加坡,给我们住非常好的酒店,当时我有一个女朋友,我带她跟我一块儿去的,她觉得一下子住这么好的酒店觉得我是一个人物,我那时候还没什么名气,怎么住那么好的酒店。高盛特别善待来自中国大陆的企业家,后来我们开完会再一个咖啡厅喝咖啡,我和国中网的创始人、姜丰年还有我喝咖啡,他们两个都比较热情,我性格比较冷,不怎么说话,而且默默唧唧不太响应的一个人,一般先看,西北人都是这样的,不太迅速做很多决定,而是老等啊等啊,一旦决定之后很难改变这种状态。

姜丰年一直说我们合并吧,甚至在之前搜狐也是比较火,我们投资人是英特尔,英特尔的投资人我到美国去访问,能不能把把搜索、SINA.NET捏咕到一块儿,我跟姜丰年很熟了,在新加坡姜丰年说咱们合并吧,很多人给我投资我拒绝了,咱们合并做一个华人最大的。

姜丰年去洗手间了,皮特说Charles咱们合并吧,你不跟我合并,我就跟姜丰年合并。

皮特去洗手间了,姜丰年说Charles咱们合并,尽管皮特不知道怎么在中国做网站,但是他给我一个太优惠的条件了。正说着,皮特从洗手间出来,回来赶快打住。我跟姜丰年说我们的董事会老外很难搞定,那是那个年代最大的特色,中国不强大,创业文化没有,投资人都是老外,中国没有风险投资,老外一般不相信中国人不相信你们这些人有管理经验,都要空降一些人;我们董事在美国,你下回去美国的时候跟我一块儿去见见我们的董事,有点马虎眼,没有说完全拒绝,其实我没有说不跟他合并。

姜丰年非常积极,大概一周两周之后我回到北京,他马上到北京,我们当时在光华长安大厦,他到中粮广场,到我办公室聊,你看我们俩的公司怎么合并,中午我们到中粮去吃饭,我还是无动于衷未置可否,他急了。实际上他当天下午三四点跟王志东在中关村有一个会。

我当时从美国回来,知道互联网是怎么回事,研究清楚了研究了很长时间,1997年一年都是整天想着摸索怎么做互联网,每个周末都趴在办公室的地上写商业计划,写了一年的商业计划。我第一轮融资融了225万人民币也就是20几万美元,当时美元兑任贤比1:8.5。

第一期都是天使投资,麻省几个教授给我投的。第二轮融资要真正的商业计划把英特尔带进来,我写了一年的商业计划,到97年9月份开始踏上另外非常艰苦的融资之旅,我拿着好的商业计划,这个商业计划曾经一个潜在的投资人在加州的投资人,那段经历在网上都有。不管怎么说我这次的商业计划通过这个加州投资人被泄露出去了,是不是传到新浪那边我不知道,我猜测是的。当时投资人把自己女儿嫁给一个中国人叫冯波,冯波是直接负责我这个项目,当时他帮着王志东融资的。他们准备给我投资25万美元,后来又没投,他们到中关村去看王志东的路上跟我谈了20分钟。这是97年的事。

98年9月,四通利方只是利方在线汪延法国回来的小哥儿们弄了一个论坛,还有利方在线的论坛,主要是中文输入。98年10月份搜狐已经如火如荼,商业计划已经被感知了,我那个商业计划写的非常好,所有未来的发展,商业模式是广告,网站怎么做,写的非常详细,第二次融资融了225万美元。

这个时候姜丰年拒绝了高盛的很多投资励志到中国来,他呆在外围觊觎大陆一直进不来,我又懂互联网又知道怎么在中国,他需要我,我不需要他,王志东他们不知道怎么做互联网,他们需要姜丰年告诉他们怎么来做网站的。他三四点钟赶到中关村见王志东,王志东拍板合并,这就是新浪的产生。

我也不是酸葡萄,当时我就不想合并。本来利方在线跟互联网没关系的公司突然合并,带来很大的动量,首先高盛的资金跟进来了,融了六千万美元,我第二次融资二百多万美元,同时又姜丰年知道如何做网站的知识和王志东、汪延在国内运作的本土能力,我当时海龟根子不太深,他们中关村混起来的时候根子特别深,这个从上市可以看出来,新浪先从信息产业部获得上市资格看得出来,比我们提前了三个月,1998年底和1999年初的时候SINA异军突起一下子起来了,南斯拉夫大使馆的轰炸,精准导弹轰炸我们的大使馆以及后来张艺谋到他们在线访谈几次事件,在99年4月份新浪一下子崛起了,(而)搜狐遇到历史上的安史之乱,99年是我们非常惨的一年。基本上是这么一段历史,开启了后来三大门户的时代。

到了99年一年我们追随着皮特耶特的脚步,国中网改名中华网99年上市,99年下半年我们抱着残缺的状态跟一个强大的新浪,它拥有十倍的资金以及本土和洋华人的结合,势不可当,而且我们那时候技术很不好,没有一个很好的技术团队,这是历史犯的一些错误,后来吸取教训才产生了今天的搜狐是技术特别强的,有搜狗等等。

新浪突然的崛起带来内在的问题,它过早股权合并导致股权迅速被稀释以及频繁换CEO,后来这个公司一直没有一致的统一的战略和文化的打造,这是后话,今天大家看得很清楚了。

这是第一个故事,一个上市了CHINA.COM,一个合并了,网易在南方邮箱做得好被投资银行认为是非常不错的网站,后来搭上了上市的快车,被认为形成了三大门户。早期还有很多故事,一天一夜讲不完,中国所有互联网的形态是怎么产生的,怎么终结张树新时代的故事,我就不讲了,下面还是大家提问。

刚才讲的98年的故事,现在讲95年、96年的故事,95年年底我是提着破箱子拿着一千美元一个月的工资回国了,当时我在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包括做博士后研究,也在校方联系做远东的事务官员。我的很多同学都是去华尔街去大公司赚大钱,我觉得在实验室里面,我的PHD时间拿的有点长,坏事变成好事了。

我也是玩的比较多,很多人早早把什么事都办了,在美国人特别孤独,结婚、稳定的家庭,在美国每天也不孤独,每天回家过日子,到实验室就做实验或者念书,很快拿到PHD。我不是这样的,浪费了很多时间在玩,晚上还得去哪儿吃饭去哪儿玩,PHD念的时间比较长。

我等来了互联网,早早毕业的人去华尔街,在苹果公司或者麦肯锡,当时麦肯锡特别喜欢到MIT招人去华尔街等等,包括我的一个好朋友现在是搜狐的董事,当时是MIT的同学,他去了华尔街已经赚了很多钱。我等来了互联网,我当时想回国,我说互联网太伟大了,我在美国碰到一个哈佛的哥们儿,我们同时想做互联网,他拿到了融资我没有拿到。我意识到在美国我不是这块料,在美国是夹生的亚文化状态,中国人人脉各方面不可能文化也不可能,中国人在美国只有第二代或者第三代,第二代受影响,小孩在家里还是说中文或者说不太准确的英文,到学校跟美国小孩竞争也是有点缺陷的,到第三代中国人可能跟美国人在一个平台上竞争,这是当时的情况。

我想做互联网,但在美国没戏,当时决定回国,被认为是很疯狂的事情。95年年底的中国,中国那时候被认为是很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那时候回国是很疯狂的一件事,当时比我更先回国的榜样是两个人,一个是严次亮,去哈佛演讲我还作为听众。另外一个人是熊晓鸽,93年回来搞杂志,支持了我这个想法。

熊晓鸽刚好听说我那天回国,第二天要踏上征程特别艰苦,把我的乱七八糟在美国也没什么锅碗瓢盆破桌子椅子放到车上开着车开到纽约去我妹妹家,在纽约郊区有一个房子,当时我把机票定到我生日,10月31号回国。那天晚上搞了一个MIT朋友聚会,熊晓鸽也来了,给我唱了一曲《送战友》,他以前是青歌赛的获奖者。

我回国是代表另外一个公司,跟我当时那个哥儿们融资融到了我没融到,他是做一个网上金融服务,我回国不是来创业,我跟他说帮你一年之后我还是要创业的。他只是用互联网作为一个传输工具作为收费的新兴市场的金融信息,他在波兰、俄国、中国、印度都要有分公司搜集全世界的经济信息给华尔街投资,只是用互联网作为传输工具,并没有开放的互联网。这个公司简称ISI,我回国第一年做这个事情,当时在光大大厦,当时张树新的瀛海威在中央电视台东边的科学馆那个地方,经人介绍跟张树新吃了顿饺子。张树新说你做什么的?我从美国回来我是做金融服务公司的。

当我做了一年之后在95年年底到96年年终帮我的哥儿们ISI搭好架子我必须自己创业开始到麻省跟一些教授谈我要融资,我研究了互联网,互联网实际是一个开放的东西,不是一个封闭的东西,建网站是很重要的,第一次融资成功是96年10月份,第一笔资金20多万美元,只到了15万美元,先建一个网站,这个网站当时叫ITC,唯一我们能申请到的网站。

张树新是记者出身,喜欢市场,宣传比较厉害。她当时做的东西不是互联网,基本把PC联到一块儿,跟互联网的联系只是64K的线,主要还是互联网的联网,有点像美国在线,拨号进来用的通信协议都不是TCPIP,网上的内容一切都是为了宣传,网上延安。

通过一些人打听,有一个哥儿们叫蓝峰,想把美国特别火的作者《数字化生存》的作者,92年、93年写的书寓言了未来世界数字化的浪潮,中文版被南方出版社刚刚出版,希望把作者请到中国来,找资金承办这个事。找来找去找到张树新,又听说有这么一个人叫张朝阳的人好像这个作者给张朝阳投资了,又找不到钱来搞这个事,张树新这么伟大的人一定请到中国来,当时中国人很崇洋媚外,美国大教授大名人到中国是很大的事。张树新大喜把尼葛洛庞蒂请到中国来,蓝峰也很高兴。

为这个事当时中国人很紧张的,一个海外教授到中国来,电子部为这个事开了好几次研讨会,这么大一个教授来了,我们电子部当时邹家华那边管互联网,信息产业部还没成立,高红冰处长,最后为了这个会开了一个研讨会,几十人参加,尼葛洛庞蒂演讲,你说什么,你应该谈什么话题,我们不要丢面子,我们不要出什么政治问题,那时候的中国太奇怪了,完全为了这次访问。

后来邀请的时候发现我能邀请,但是张树新一直不相信,怎么尼葛洛庞蒂这么伟大的人怎么会给我投资呢,她不相信这件事。当时中国人对美国人的理解,他们是伟大的清教徒,永远在做善事,不可能为自己赚钱,都是那种想法。她第一认为尼葛洛庞蒂不可能给我投资,第二美国人作为股东他一切都是为股东赚钱服务的他完全不管别的事,这时当时中国人对美国人不了解的事情。

当时几百人的瀛海威,我刚开始成立融资成功之后,96年10月份融资成功,11月份开始讨论这个项目,当时ISI还在运行,我兼职,ITC只有四个人,那边几百人。光他们的市场部组织了40个人来组织这次事,开研讨会,他们唯一忘记的事直接通向尼葛洛庞蒂的是我,而且派了一辆车,我根本没车,到机场去接,一切安排好了,一切说尼葛洛庞蒂先生到中国来是去视察瀛海威,给中国的数字化浪潮出版打造这样一个营销效果。

我心里特别不高兴,而且开会的时候每次我都是坐在最后,高红冰他们不让我说话,你算什么,包括瀛海威包括张树新有时候来有时候不来,她手下的人决定这次筹划。他们忘记了我是真正的邀请人,而且人家来中国的原因他给我投资,已经投了第一笔,第二笔钱还没投,要看看我的公司怎么样,来中国完全是这个意图。

我特别不高兴,忍气吞声没办法,有一个哥儿们说,你不是跟瀛海威较劲,你们几个人他们几百个人,你干吗不用它呢,一拳打过来,你借势把拳头打出去,别跟他们硬打,我当时茅瑟顿开,当时的媒体就等于全国的媒体,我利用这次机会让它宣传宣传。

关键点我懂英文,他们大意了,派个车由我负责到机场接尼葛洛庞蒂,他们的车我去接,而且在会场让我坐在第一排,给我这么一个资格。尼葛洛庞蒂你来看我这个公司,这次来一个是电子部邀请你,还有这么一个公司叫瀛海威,他们规模比较大,希望能宣传宣传,但是你还是要向着爱特信,时机成熟的时候把爱特信说出来。他说是吗,有这么一个公司?

后来把他安排在钓鱼台国宾馆,第二天正式开始,尼葛洛庞蒂步入瀛海威大楼,瀛海威的镜头全部人都排成一队,张树新跟尼葛洛庞蒂说话拿镜头照,我使劲往前挤进入到镜头。尼葛洛庞蒂到了张树新他们办公室坐下来说上上网,一上网本来尼葛洛庞蒂想收个邮件,瀛海威的网络到互联网只有64K线,邮件半天收不下来,张树新气的不得了,因为它不是互联网是一个封闭网,只是跟互联网连了一个64K线。

后来演讲开始了,我坐在第一排,他们请了外交部的翻译,尼葛洛庞蒂演讲,越翻译越不准确,我看到机会了,我立刻站起来说我帮他翻译。后来完全我翻译了,他坐下来了。我跟尼葛洛庞蒂一唱一和,他说什么我翻译什么。

后来提问,这次为什么到中国来?他说我这次首先做了一个重要的投资,这个投资就是爱特信Charles创立的公司,我想看看这个公司怎么样。第二,我想看看第一次到中国来,当时的媒体就是中国所有的媒体,一下子哗然,爱特信从此出名,我也开始有点名气了。

张树新忙了三个月的时间,40个市场部的人无数次的会议,最后导致,而且在此之前尼葛洛庞蒂到来之前我们找了几个记者跨洋访问,当时只是电子邮件问尼葛洛庞蒂问题,根本不是像现在微访谈,那个时候没有。所有的在线跨洋用网络访问尼葛洛庞蒂,这个事件发生之后那个文章第二天出来了,《中国经济时报》、北青报出来了,几篇文章再加上现场,第二天全部都知道了,原来有爱特信有张朝阳这么一个人。

这个故事基本是草船借箭的故事。用40人的力量调动了瀛海威几百人公司40个市场部的力量把尼葛洛庞蒂的访问成为中国数字化元年,这次研讨会和新闻发布会开启了中国互联网的普及工作,那是第一次这样的事情。它是重大的一次会议,不知道你们找到图片没有,但是这次会议让爱特信和我基本出名了。

这个其实把中国互联网走向一个正确道路,封闭的互联网像美国在线后来的169项目所有的这些想封闭的建立一个只是拨号都是违背互联网精神的,只有我们在开放的由田溯宁亚信帮着中国电信在北京电信建底层网络的基础上,用LINUX和UINUX写的系统开放的平台,在这个上面开始建网站以开放的态度来对待互联网才是正确的态度。

我们建立了第一个中国互联网几乎第一个网站ITC.CN,后来走上了看流量,同时我们的投资人尼葛洛庞蒂给我介绍另外一个公司连线杂志,联线杂志搞了一个网站热连线,热联线考虑怎么赚钱发明了品牌广告,我到美国参观了热连线,从那儿我学会了靠品牌广告赚钱,我们开始商业模式形成了,第一建网站,第二商业模式靠广告,有一个并行的事件CHINABYTE的产生,在《纽约时报》工作的姐儿们到中国来帮助《人民日报》建网站,试图走这条路,基本殊途同归,搜狐的爱特信和CHINABYTE引入中国第一个品牌广告,当时是爱立信的一个广告,加上我又去拉了一个牛栏山的广告,牛栏山完全是忽悠它的,酒做什么广告?只是做了一些网页,后来说你做广告吧。

在1997年年底,后来在98年从此在那之后瀛海威一蹶不振,整个市场部人都走了,张树新大怒,资金断裂商业模式没有。在97年的年初2月份的尼葛洛庞蒂访华之后,97年下半年瀛海威进入下坡路,因为商业模式不对,花大量的钱做这次访问,没有收入。97年这一年正是爱特信开始建立商业模式,承接169项目,到了研究流量是怎么回事,先弄原始的新闻,弄新华社的新闻或者其它一些小说月报、杂志,后来发现其实最简单的就是建立几个链接就行了,产生导航的概念。

导航的概念我又去了美国,当时雅虎在美国刚刚开始出名,介绍去研究雅虎,导航用关健词搜索这件事人们还不习惯,先把他引导分类,97年是整个商业模式形成的一年,我写了一年的商业计划。准备着推出这么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刚开始命名为指南针,后来这个产品命名经过几个曲折命名为搜乎,想模仿雅虎,后来把乎改成狐,98年2月25号正式推出搜狐。

2月25号搜狐推出的时候,当天搜狐已经家喻户晓了,高人指点让我传承了张树新的炒作模式。当尼葛洛庞蒂1997年2月份访华的时候那次新闻发布会好几百人,所有媒体几乎都在,我们是草船借箭,到了98年一年以后的2月份,当搜狐推出的时候我们同样做了几百人的新闻发布会,传承了这样的炒作模式,而且商业模式是正确的。

我在美国呆的时间比较长,其实提醒了我当时美国总统竞选我看了两届美国总统竞选都是宣传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下子提醒了我,从此98年之后搜狐进入以市场和品牌运营为主要战略的阶段,后来搜狐的品牌宣传非常厉害,从98年2月份之后。那次来了四百人,其中两百个人可能是我们的潜在做网页的客户,当时资金还没融到,我们那个新闻发布会只花了八万块钱,在98年瀛海威基本已经销声匿迹了,那块广告牌“中国互联网有多远?1500米”广告牌依然矗立,但是这个公司已经不在了,而出现在中国互联网上最耀眼的公司就是搜狐。

98年9月份,99年新浪的崛起那是后话了。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14

  • punk小僧 punk小僧 2013-03-09 11:02 via weibo

    表示好像语句不是很通顺,看的不是很懂!

    0
    0
    回复
  • 山东张贵国 山东张贵国 2013-02-03 19:48 via weibo

    //@小党: 结果现在他是几大门户里搞得最烂的一个

    0
    0
    回复
  • 匿名 匿名 2013-02-03 15:40 via pc

    haha,此君不懂互联网前辈是谁,就在这里忽悠了。知道瀛海威吗?知道169——视灵通吗?还有163?然后网易的一个门户网站www.163.com,还有新浪。sohu是后来者而已,还把自己当作启蒙人,这不是笑话么?且netscape和yahoo在前,此君也看不到搜索之利害,根本无深刻的判断和趋势思考,反称百度和腾讯是受其启发的,人家不过是一种工作习惯,常规例行地采集各类信息而已,知道在你这样后知者也在重复他人的话了,就知道已到了产品应用的普及推广期了。

    0
    0
    回复
  • 湖邊滸願树 湖邊滸願树 2013-02-03 02:14 via weibo

    过气了的人爱回忆

    0
    0
    回复
  • DavidT博士 DavidT博士 2013-02-02 16:00 via weibo

    这个发言信息量太大了,给我上了一堂早期中国互联网的历史课,蛮有收藏价值的。

    0
    0
    回复
  • J聆听观雨L J聆听观雨L 2013-02-02 08:14 via weibo

    回复@传媒邵鹏飞1985:古永钦在的话未必会这样

    0
    0
    回复
  • 人微言轻也要说 人微言轻也要说 2013-02-02 06:49 via weibo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0
    0
    回复
  • 孙靖杰Jerry 孙靖杰Jerry 2013-02-02 00:24 via weibo

    当年听张朝阳说,搜狐不做微博必死,然后才知道的微博,然后注册了一个新浪微博。

    0
    0
    回复
  • 传媒邵鹏飞1985 传媒邵鹏飞1985 2013-02-02 00:06 via weibo

    长江后浪推前浪~//@汪再兴: //@小党:结果现在他是几大门户里搞得最烂的一个

    0
    0
    回复
  • 用户 用户 2013-02-01 23:27 via weibo

    结果现在他是几大门户里搞得最烂的一个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