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跳槽季,这些人都在为了一份offer奔走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摘要: 透过那些薪资报告的数字,我们更想知道数字背后的人,他们的状态是怎样的,他们有着怎样的故事。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每周二出品。图文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钛媒体特别授权请勿转载】

钛媒体注:这一期的钛媒体影像《在线》,我们遇到了在这个互联网跳槽、求职的旺季中那些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有的人曾为了等待一份offer而备受煎熬,也有人为了到底选择哪份offer而发愁,有人刚刚步入社会踌躇满志,也有人打拼多年后决定结束漂泊。生命总是比你看到的要精彩和复杂,或许,他们身上也有你的影子,你也和他们一样在打拼、在迷茫、在挣扎,或者在憧憬未来,希望这些平凡的故事,能够给你勇气和希望。(图文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钛媒体特别授权请勿转载)

2016年2月20日,即将结束北漂的张银湖打电话向朋友话别。8年前大学毕业的夏天,他买了一张站票,站了17个小时从长沙来到北京,在唐家岭一个破旧单间住了下来。当时,他只想找一份程序员工作,让自己不再花家里的钱。找到第一份工作,他差不多花了将近两个月,这过程,他感到过迷茫和自卑,怀疑自己是不是能在北京立足。几经打拼,他加入了一家知名电商。今年春节前,张银湖决定回家,他在长沙进行了几次面试,好几家公司都极力录用他,权衡过后,他选择了一家正在构建自己电商平台的商超企业的架构师岗位,但工资比现在北京少了一万。3月4日,他就会离开漂泊了8年的北京,他说自己是家里的独子,不能老在外面漂着了,父母年纪大了该回家多陪陪父母,也要回去好好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2016年2月20日,即将结束北漂的张银湖打电话向朋友话别。

8年前大学毕业的夏天,张银湖买了一张站票,站了17个小时从长沙来到北京,在唐家岭一个破旧单间住了下来。当时,他只想找一份程序员工作,让自己不再花家里的钱。找到第一份工作,他差不多花了将近两个月,这过程,他感到过迷茫和自卑,怀疑自己是不是能在北京立足。几经打拼,他加入了一家知名电商。

今年春节前,张银湖决定回家,他在长沙进行了几次面试,好几家公司都极力想录用他,权衡过后,他选择了一家正在构建自己电商平台的商超企业的架构师岗位,这份工作,每月工资比在北京少了一万。3月4日,他就会离开漂泊了8年的北京,他说自己是家里的独子,不能老在外面漂着了,父母年纪大了该回家多陪陪父母,也要回去好好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2016年2月23日,北京中关村聚创空间,牛伟(化名)在阅读创业者贴的招募广告。他今年夏天大学毕业,这次到北京是送朋友来工作,顺便到闻名已久的中关村走走。他学的计算机,毕业后准备做互联网。“北京厉害的人太多,我准备先在家那边工作一段时间,积累点经验,再到北京来,那样也许会好找工作一点”,当天下午,他离开了北京。

2016年2月23日,北京中关村聚创空间,牛伟(化名)在阅读创业者贴的招募广告。他今年夏天大学毕业,这次到北京是送朋友来工作,顺便到闻名已久的中关村走走。他学的计算机,毕业后准备做互联网。“北京厉害的人太多,我准备先在家那边工作一段时间,积累点经验,再到北京来,那样也许会好找工作一点”,当天下午,他离开了北京。

北京,冯腾俊(化名)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休息区等待第二轮面试。他已打拼多年,两年前,他开始与人合伙创业,期间经历了创业成功带来的光环,也经历过市场的打击,赔进去自己多年的积累。在公司紧锣密鼓谋求转型的时候,母亲病了要做大手术,怀孕的妻子身体不佳也需要照顾,他退出了公司,选择照顾家庭。困难慢慢过去,他现在想要在互联网公司找一份市场、渠道方面的稳定工作,继续学习,继续照顾好家人。

北京,冯腾俊(化名)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休息区等待第二轮面试。他已打拼多年,两年前,他开始与人合伙创业,期间经历了创业成功带来的光环,也经历过市场的打击,赔进去自己多年的积累。在公司紧锣密鼓谋求转型的时候,母亲病了要做大手术,怀孕的妻子身体不佳也需要照顾,他退出了公司,选择照顾家庭。困难慢慢过去,他现在想要在互联网公司找一份市场、渠道方面的稳定工作,继续学习,继续照顾好家人。

2月23日下午4点,北京某人才市场,一场小型线下互联网专场招聘会结束大约两个小时后,一家公司的招聘人员仍然在等待面试者的到来。附近的IT企业很多,这里每周都会举办至少一场小型互联网专场招聘会。由于入场招聘需要一些资质审核,有有一些小的创业团队只好选择在招聘会场外采用“搭讪”的方法找人,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实际的办法。

2月23日下午4点,北京某人才市场,一场小型线下互联网专场招聘会结束大约两个小时后,一家公司的招聘人员仍然在等待面试者的到来。附近的IT企业很多,这里每周都会举办至少一场小型互联网专场招聘会。由于入场招聘需要一些资质审核,还有一些小的创业团队只好选择在招聘会场外采用“搭讪”的方法找人,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实际的办法。

2月26日,面试到下午的第4个人选时,孙畅的嗓子已经开始有点沙哑,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他是易到用车的招聘专员,是公司与求职者之间的“第一面”。这是一个和言细语的小伙子,他说自己很喜欢跟人一对一交谈的感觉,这让他从每个人身上都学到东西。

2月26日,面试到下午的第4个人选时,孙畅的嗓子已经开始有点沙哑,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他是易到用车的招聘专员,是公司与求职者之间的“第一面”。这是一个和言细语的小伙子,他说自己很喜欢跟人一对一交谈的感觉,“每个来面试的人,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这让我获益很多。”

“半个中关村的人都在我手里。”这9部手机的主人这样对我说,他每天揣着这9部手机,操作着9个微信号,靠在微信上卖简历赚钱,他手里的简历“非常便宜”,均价200块25份。他基本上是“单打独斗”,在这之前他在一家公司做HR管理,现在他自称为“招聘网站的蛀虫”,虽然拒绝面对镜头,但他很乐意展示自己的手机,“我们这行,还是得悄悄赚点钱的好,二、三月份是旺季,做得好可以赚足全年的钱。”

“半个中关村的人都在我手里。”这9部手机的主人这样对我说,他每天揣着这9部手机,操作着9个微信号,靠在微信上卖简历赚钱,他手里的简历“非常便宜”,均价200块25份。他基本上是“单打独斗”,在这之前他在一家公司做HR管理,现在,他自称为“招聘网站的蛀虫”,虽然不愿意面对镜头,但他很乐意展示自己的手机,“我们这行,还是得悄悄赚点钱的好,二、三月份是旺季,做得好可以赚足全年的钱。”

北京朝阳门,天之择猎头公司的猎头顾问Pearl在搜索人选信息。她所供职的公司,主要为互联网行业提供中高级人才招聘服务。“这个阶层的人,选择工作都很慎重”,Pearl介绍,一些人选,因为用人公司的offer达不到自己的预期,会花几个月甚至半年多时间进行反复沟通和交叉面试,最终得到自己满意的offer才会入职。猎头公司收取的服务费,一般为年薪的20%-25%,相应成熟的猎头顾问收入也比较可观,“猎头是一个有很大价值体现的职业,帮合适的人找到合适的工作,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北京朝阳门,天之择猎头公司的猎头顾问Pearl在搜索人选信息。她所供职的公司,主要为互联网行业提供中高级人才招聘服务。“这个阶层的人,选择工作都很慎重”,Pearl介绍,一些人选,因为用人公司的offer达不到自己的预期,会花几个月甚至半年多时间进行反复沟通和交叉面试,最终得到自己满意的offer才会入职。猎头公司收取的服务费,一般为年薪的20%-25%,相应成熟的猎头顾问收入也比较可观,“猎头是一个有很大价值体现的职业,帮合适的人找到合适的工作,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2月29日,拉勾网职业顾问Michael在会议室电话与候选人沟通。Michael的主要工作是为年薪30万以上的互联网从业者进行1V1的职业咨询,通过拉勾的一拍平台,在候选人和用人公司之间“搭建桥梁”。做这行4年,他始终记得一个对自己触动很大的案例。有一名候选人,曾是一名酒店服务员,他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女孩,女孩在互联网行业发展得很好,他追求这个女孩,女孩告诉他说“你现在的情况,没办法给我们的未来好的生活”,于是这个男生开始苦学开发,随后进入一家小公司,之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这家公司被阿里收购,这个男生随之加入阿里,在几年的学习中也成为了行业“大牛”,“他从阿里出来,当时我帮他做的顾问,他不到24小时就拿到了逻辑思维的offer,现在那个女孩已经是他老婆,在家做全职太太,他靠自己的努力,让他爱的人拥有了好的生活”,Michael说,这个行业,优秀的人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其实只要坚持,就能看到希望。

2月29日,拉勾网职业顾问Michael在会议室电话与候选人沟通。Michael的主要工作是为年薪30万以上的互联网从业者进行1V1的职业咨询,通过拉勾的一拍平台,在候选人和用人公司之间“搭建桥梁”。做这行4年,他始终记得一个对自己触动很大的案例。有一名候选人,曾是一名酒店服务员,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女孩,女孩在互联网行业发展得很好,他追求这个女孩,女孩告诉他说“你现在的情况,没办法给我们的未来好的生活”,于是这个男生开始苦学开发,随后进入一家小的互联网公司,之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这家公司被阿里收购,这个男生随之加入阿里,在几年的学习中也成为了行业“大牛”,“他从阿里出来,当时我帮他做的顾问,他被罗辑思维相中,不到24小时就拿到了offer,现在那个女孩已经是他老婆,在家做全职太太,他靠自己的努力,让他爱的人拥有了好的生活”,Michael说,这个行业,优秀的人都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其实只要坚持,就能看到希望。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苍蝇屠宰场
苍蝇屠宰场

你们都需要照相师傅因为你们的自拍都太丑了。微信:flybutchery

评论(11

  • 天远 天远 2016-03-10 08:00 via android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1
    0
    回复
  • 钛pz6sGk 钛pz6sGk 2016-03-01 16:05 via pc

    软得不行的软文,明明是介绍招聘平台,干嘛挂上应聘者故事当羊头?

    4
    0
    回复
  • 钛A7x8X6 钛A7x8X6 2016-03-01 15:16 via android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封面姑娘长得漂亮么😒

    5
    0
    回复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3-01 12:53 via android

    r学无止境

    1
    0
    回复
  • 钛pTYwGm 钛pTYwGm 2016-03-01 12:06 via pc

    最后一个故事真励志~!JK5T

    3
    0
    回复
  • 互联网不联网 互联网不联网 2016-03-01 10:52 via pc

    还是感觉拉勾这些互联网招聘平台靠谱些,还有一对一咨询的

    5
    0
    回复
  • 苍蝇屠宰场 苍蝇屠宰场 回复饭未眠 2016-03-01 10:40 via pc

    目测是这个圈子的工作需要,哈哈。

    2
    0
    查看对话
    回复
  • 饭未眠 饭未眠 2016-03-01 10:31 via pc

    1.革命尚未成功,通知仍须努力
    2.为什么叫英文名呢,是不是中文名太难听了

    1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6-03-01 10:09 via android

    人生需要沉淀啊,短期的看小米,长期看华为。

    2
    0
    回复
  • 枫林小火山 枫林小火山 2016-03-01 09:38 via pc

    1 最后一个故事最好听,但“当天下午就离开了北京。”这种有一点无奈、有一点侥幸、又有一点惆怅的感觉才是大部分人的真实写照。
    2 突然想到:“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呵呵。

    5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