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创始人Tony长篇问答:腾讯人不要被赞歌淹没;网易是个好公司

摘要: 他说,今日头条颠覆了门户,互联网世界迭代时时在发生,腾讯网要革自己的命;网易是个好公司,产品都做得很用心,是个好对手。“腾讯人应该独立思考,亲手体验,要有批判精神,不要被人云亦云的赞歌所淹没。”

钛媒体注:近日,腾讯“大师兄”Tony(张志东)的一段专访引发了热议,点评了典型对手,也给腾讯团队泼了很多冷水。经Tony 本人同意后,这篇文章得以公开,分享给每一位做产品的小伙伴,以及热爱互联网的你。本文摘自腾讯官方微信号,钛媒体编辑略有删减。

Tony已经卸任腾讯CTO一年多了,他的近况如何,他是否还关心鹅厂的产品和服务?带着这些问题走进Tony办公室时,他早已在那里等候。

对于产品,他直言不讳地提出意见,他认为腾讯有些产品,太过自我PR,容易自我沉醉。 

对于团队,他说应该与个体互相促进,如果个体在团队得不到成长,那不妨换一个地方,屈就并不是一个好的选项。 

也许因为这样的缘故,Tony才被同事亲切地称为“大师兄”。 

相信好产品会自己说话

问:你卸任公司CTO已经一段时间了,卸任后看公司的角度和看法,与担任CTO时有何不同?

Tony:很不一样,担任CTO时,每周都参加管理会议,参与公司决策,对公司的了解会比较清楚;卸任后,更多从新闻报道、产品发布等渠道了解公司变化。当然,对公司的关心还是一样的。

我相信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只需体验一下公司的新产品,哪些产品有诚意,哪些产品有问题,我很快就可以感受到。从新闻报道也可以看到公司多方面的进步,有时也看到一些文章太软性,能看出有些团队在刷存在感。

问:如果你发现一些产品有问题,现在会用什么方式跟产品团队说?

Tony:刚卸任时我还没有适应转变,遇到不好的体验,就直接找来同事质疑一通。我需要不时提醒自己,卸任后说话应该柔和一点,但性格难改,经常说话还是很直接。这里顺便向打扰过的产品团队道歉。

问:被你挑战的团队压力很大吧?

Tony:我相信真正优秀的团队能承受尖锐的批评,如果你的产品代表未来的发展方向,那就不应该在乎外在批评,批评能促使你进步。

与其回避问题,不如真诚对话

问:乐问(注:腾讯内部论坛)可以说是在你的倡导下建立的,当初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Tony:当初建设乐问时,我有两个期望:一是可以说真话,而非套话;二是希望能用上碎片时间。在这个过度社交的时代,有很多匿名社交,有各种各样的的群,信息不透明,信息不对称,越是大型的企业,受到的冲击会越大。

对腾讯而言,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平台,去适应这样的变化,方便小伙伴们能高效和真诚的沟通,乐问承载了这样的理念。

问:乐问上线以后,有些部门并不希望自己的产品或服务在乐问上被讨论,特别是一些“敏感”向内容,比如考核,但你提倡开诚布公地讨论,你不怕因为这种讨论或吐槽太多,导致怨气太重,局面失控吗?

Tony:我相信腾讯是一家年轻的有朝气的公司,同事们的吐槽不会少,但大家有理性、也有能力去寻找问题的解决之道。面对各种吐槽,你装看不见它也不会消失,与其让其在匿名社区发酵和失真,不如在具有建设性的地方去对话,寻求解决办法。

我不担心失控之类的,我相信鹅厂的小伙伴们能带着善意,求同存异的讨论问题,这样对企业、对团队、对个人均是好的沟通方式。

问:不少同事在乐问质疑产品,有些负责人会认真回答,但有些负责人会用千篇一律的方式去回应,如同公关,你怎么看?

Tony:显然前一种方式更好,有问题不要紧,开放真诚的讨论,才能汲取他人智慧。“PR式回答”、“请私信联系”、“我们已经关注到你的提问,谢谢”,这类回应方式,不会得到尊重。

问:尽管是在乐问回答,但有些团队可能担心,自己产品的一些机密内容被泄露出去。

Tony:有这种顾虑很自然,但依然不该说场面话甚至假话,没发布的东西需要商业保密,可以采用适当的方式解释下,小伙伴们也可以理解。而绝对大部分东东是公开的,哪里做的不好这些,用户不愉快,用户有尖锐的批评,这些东东,当然应该真诚回答。

要独立思考,避免人云亦云

问:做产品或服务,有时难免陷入自嗨,进而开始“自我PR”,甚至自吹自擂,不知道你是否遇到过?

Tony:举个例子,大约两月前某天,我的朋友圈被一个叫“微信寻找失踪儿童”的活动刷屏,很多同事在转。我点进去体验了一下,感觉非常惊讶,其技术方案非常不合理。

我在微信上问微信技术和产品的同事,他们均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解后发现是外部一个NGO做的公益服务,微信市场部的同学贪功,鲁莽的为他们进行合作的宣传活动。该NGO组织初衷是好心好意的,但他们的技术方案要求大家预先登记孩子的资料,具有严重风险,并不可行。

技术和产品同事发现后,才连夜要求该NGO下架整改,要求他们删除敏感数据,折腾一夜。

当天我看到很多同事在转发,包括一些很有经验的同事。这说明大家有很好的意愿,但却没有亲自体验,人云亦云,看到有同事转我就转,其实这个方案不合理,体验2分钟就能看出问题,资深同事应该是跳出来质疑,而不是人转我转。

问:打着公益的旗号,很多时候人就是会失去理性判断能力。

Tony:第二天我找公益团队的同事吃饭,严肃批评了他们的管理团队。这是一个值得反思的案例,腾讯人应该去独立思考,去亲手体验,要有批判精神,不能人云亦云。

问:听到有些产品团队,有些部门,领导会要求大家都转发本部门的PR文章,甚至强制转发,从而在朋友圈制造一种很有影响力的感觉。

Tony:我觉得意义很小,给谁看呢?也只是刷刷团队的存在感而已,有多少意义呢?产品和服务好不好,在于用户的感受,而不是部门团队的自嗨。

好的团队应该允许争吵和不同意见

问:有媒体写文章说你是一个固执的人,做出的决定很难改变,真是这样吗?

Tony:我确实蛮固执,做产品的人大多数都很执着,每个产品人都有对产品理念固执的一面,通过团队切磋、PK、沟通,可以相互取长补短。我觉得团队成员间应该相互信任和包容,允许碰撞和试错,有争执、有不同观点,不是大问题,只要求同存异,互相包容就能更好地发挥个人和团队的力量。

问:这是你当年创业的经验还是后来工作的经验呢?

Tony:创建腾讯早期时,团队就是这种相处之道,我也喜欢这种风格,我不太喜欢团队里等级森严,互联网没有人能看透所有事情,我是一个技术人,我对趋势比较敏感,对于我感觉不好的地方,我会尖锐的直接表达。若产品团队能包容成员的个性,鼓励大家说真话,我相信对团队可以成长的更快速。

问:一个人可能需要格局和视野才能看到趋势,但很多同事长期处于基础工作中,视野受限,怎么办?

Tony:人和团队需要互相成就,一个团队对一个人的影响非常大,这里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我觉得,大概就是要加深对自己的认知和团队的认知,主动做出选择,如果认为团队不合适,可以选择一个你觉得合适的团队。

从事喜欢的工作才能有激情

问:你曾说互联网行业不能倚老卖老,对财务自由的人而言,这话或许不错,但对许多同事而言,可能岁数上去了职位没上去,那该怎么办?你有什么建议吗?

Tony:世界总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每年都有很多年轻学子走出校园,职场上总面临着各种竞争和压力。我觉得主要是自己的心态,如果对自己做的事情没有足够的兴趣,那不论你有没有财富自由,你都应该改变。

当下的时代比历史上任何时代都要好,它鼓励个性和多样的成长路线。

焦虑是人之常情,但最根本的是你是否喜欢所从事的事和共事的人,如果不喜欢应该尽早更换工作,如果喜欢就用心去做事。

问:你肯定也有焦虑的时候,如果遇到焦虑,你怎么放松呢?

Tony:我早年在系统集成行业的时候,我曾经很焦虑,当时我做的技术工作,大量工作只是为了项目的验收和回款,不能给客户带来真正的价值,当年曾经很苦恼。

后来我转入互联网业后,就没有时间去焦虑了,面临的是用户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解决一个再面对下一个,我喜欢面向最终用户的产品和技术工作,每当解决掉一个很难的问题时,我就会很开心。

团队负责人应该关注KPI之外的事

问:公司考核其实是基于KPI的,但你说过不能紧盯着KPI,有时候可能KPI完成了,但回头一看世界都变了,不过对于基层员工来说,他不可能不去完成KPI,怎么解决这种冲突?

Tony:这个问题不在基层同事,应该在团队领导人的层面,他们应该经常问自己想要什么?很多时候KPI只是一个数字,这种数字固然有现实的意义,但如果团队领军人只关注这个数字,那在这个行业就走不远。

市场份额可能代表上一个浪潮的成就,下一个浪潮来临时,你的产品和服务也许就被淘汰了,作为领军人,若只为了今年的业绩和奖金努力,就有点无趣了,期望他们更有追求,将眼光放长远些。

好团队要为成员创造更灵活的工作方式

问:在工作上,你有着“拼命三郎”式的形象,那么你加班时,怎么保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呢?很多同事在乐问说,工作太忙,以至于没有时间去学习和充实自己,你当年是怎么学习的?

Tony:在互联网行业,投入很多时间是难免的。这个行业集中了最优秀的人才,最充裕的资金,有着最激烈的竞争,的确要比别的行业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立足。

在一些特定攻坚阶段,在救火的阶段,大团队全力救急不会少。但团队如果长年累月都绑在办公室,绑得很死,那么就不是好的状态。

总在疲于奔命,说明团队的工作模式和工具平台建设欠账太多,太多紧急而并不重要的事务绑住了大家。

举个例子,比如一个服务的系统升级,若发布工具和监测工具建设得比较完善,也许一个大版本升级只需两三位工程师值守即可。若工具建设不佳,则可能要几十人守着待命,这样就让大家的生活很糟糕。

互联网这个行业,我们如果好学和肯学,总会有许多学习机会。除了网络上丰富的资源,公司内部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和教训,有许多实战经验丰富的同事,可以在他们身上学到很多。

而每个人所处的阶段也不一样,一个刚毕业的人,它还没有成家,呆在办公室时间可能较多,工作和学习可以利用的时间可能也较长,成家和有了孩子之后,可能就需要更灵活的用好碎片时间。

随着移动化技术的进步,也希望我们的产品、技术、运营能很好的进化,团队成员之间应能创造更多柔性灵活的相处之道。

问:我了解有些团队领导,就要求每天必须加班,严格要求工作时间,规定得很死。

Tony:这样的领导感觉魅力不足。工厂是需要严格限定时间,一道工序接一道串行,大家拴在一块。但互联网业不是工厂,而是一个高知识密集行业,好的领导应该为团队创造更灵活的相处方式。

世界总是在迭代,要心平气和接受

问:微信发展很快,那么你对QQ和公司增值业务的现状和未来怎么看?

Tony:每个产品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微信代表了另外一种思想,没有PC历史包袱,拓展了很多原来从来不用IM的人群。

很多四五十岁的男士以前很少网购,他们因为用了微信,要发红包,学会了微信支付,进而学会网购。这是微信带来的新形态。QQ受到较多冲击和影响,这是正常的,世界总是在不停迭代。

我看到身边很多中年朋友开通了腾讯视频,他们以前是不用QQ的。现在他们为什么会开通腾讯视频呢?除了视频内容的魅力之外,还因为腾讯视频支持微信登录,他们就可以选用了。

这对所有增值业务来说是很好的机会。像音乐、图书、视频,通过支持QQ,微信双登录,可以扩展更大的用户群。增值业务可以更开放的看待这个世界,在国内支持QQ和微信,在海外,可以支持Facebook和Whatsapp等。

对于微信而言,经过几年发展,现在已经形成相当大的规模了,会面临很多复杂的社会问题和生态问题,WXG(注:微信事业群)还需要很多创造,需要通过极大的努力去解决难题。

我个人估计未来QQ/Qzone的用户群体会比较年轻,微信的用户群体相对来说年龄会大一点,年龄跨度也更大。SNG(注:社交网络事业群)团队的心态需要更平和,年轻用户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群体,也会有很多创新空间可以发掘。

新闻门户行业需要有革命自己的勇气

问:今日头条这种智能推荐的新闻模式兴起后,对传统门户和新闻客户端造成较大冲击,你怎么看这一趋势?

Tony:传统门户诸如新浪、网易、腾讯网,依靠的是编辑对新闻时效性的把握,将各类新闻推送给用户,背后比拼的是团队对内容的把握能力。

今日头条则走了完全不同的一条路,全是云端的,根据用户的点击与兴趣来学习用户的阅读喜好,从而形成千人千面的推送内容,具有很强的颠覆性。

互联网行业就是这样的,所有的领先都是暂时的,颠覆很可能来自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模式,对OMG(注:网络媒体事业群)的同事来说,我期待他们有更多的创新,以自己革命自己的勇气,去参与下一代云端智能资讯服务的竞技。

希望腾讯游戏可以推出有情怀的作品

问:最近乐问上有很多关于腾讯产品的问题和担忧,比如腾讯手游收入在IOS上被网易超过,腾讯的许多产品口碑不好,大家都很担心,你怎么看?

Tony:网易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公司,体验过他们的有道词典、云音乐、云笔记,可以看出来他们对产品很用心,是业内值得尊重的同行,有好的对手,对公司而言是好事。

对IEG(注:互动娱乐事业群)的同事来讲,我蛮期待他们在商业化之外,能够有更多的抱负,更包容的心态。我之前看过一款游戏叫《Minecraft》,在海外许多孩子都非常喜欢,它的商业化程度并不算高,但它给予了孩子们一个创造世界的可能,教育界都鼓励小朋友玩这款游戏。这类游戏在商业上虽然不是赚很多钱,但它的社会价值是巨大的,我也期望有朝一日,互娱能够推出这样有情怀的作品。

问:你提到游戏的情怀和社会责任感,可能有同事担心,做这种东西,商业化很差,那年终奖和收入就会受到影响。

Tony:有情怀的东东,并不意味着就是亏损,也有优雅的商业化机会,有在社会效益和商业中优雅平衡的机会。希望在激励体制或文化机制上,IEG也能够有所创新,能够兼容多种形态。

业余爱好是看书下棋

问:你离任管理层之后的生活状态是如何的?

Tony:离任管理层后,我的生活节奏也发生了一些改变,时间较为充分些,可以多一些时间陪下家里的老人、小孩。但自己晚睡的生活习惯还没有能改过来,使用手机过多,既影响健康,也导致家人经常投诉我。:(

问:据说你工作之外业余爱好不多,除了下象棋,现在还下吗?

Tony:还在下,互娱的象棋APP做得不够好,我经常向团队吐槽和反馈建议,期望他们能有大的改进。

问:那你平常有看书的习惯吗?或者去看看电影?

Tony:看电影更多作为陪家人的活动,实体书买得比较少了,大部分书都是在kindle上买的,最近也在体验微信读书App,给他们吐槽了不少,提了不少建议,算是职业病了。

寄语:独立思考亲手体验

问:卸任后你担任腾讯学院讲师,目前还没看到你安排课程,打算什么时候开课呢?

Tony:从管理层离任后,2015年我主要帮腾讯学院培在资深同事培养上贡献一些助力,担任飞龙、攀登计划的嘉宾,以及帮助推动海量之道的技术课程的升级版。

预计2016年春节后,会有一些产品思想方面的切磋尝试,不是课程,更多是研讨性质的,研讨名字暂时取名为“优雅连接”,和负责产品的同事切磋一些思维。

问:最后,想问下Tony,你对鹅厂同学有什么期待?

Tony:如我之前所说,腾讯人应该独立思考,亲手体验,要有批判精神,不要被人云亦云的赞歌所淹没。

本文系作者 精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精选
精选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

评论(5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回复修炼爱情的孤独小孩 2016-02-24 13:47 via pc

    要想成为一个好的企业。匪气这种东西对初始的企业也许是好的,但是已经站住脚跟的企业,这个需要的就不多了,任何一个长青的企业,都是一个理性到极致的企业,这种企业的好处就是稳定。如果一个企业要想活的时间够长的话,就要先算胜(胜利几率)而后战,不应该先战而后算胜。这就需要战略为期指导方向,这就是我一直学习战略的原因所在。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喜欢。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修炼爱情的孤独小孩 修炼爱情的孤独小孩 回复疯人院18床 2016-02-24 12:28 via iphone

    马化腾这几年心态变化很大,从以前的抄袭走出来了,所以能够看到腾讯很多业务思考都不一样了,现在腾讯唯一要担心的不是业务问题,腾讯以后会出很多大师,唯一担心的是不拼,没有以前那样匪气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微果行 微果行 2016-02-24 13:50 via weibo

    TONY是个技术控,虽说你腾讯2号,但这么多年来你依然那么低调。谢谢你的红包,每年开工利是,你助理的手都要酸好多天吧笑cry笑cry笑cry

    1
    0
    回复
  • 邓汉刚 邓汉刚 2016-02-24 13:40 via weibo

    时代发展太快!

    0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6-02-24 11:28 via android

    有点意思。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