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顿与新经济(上):笨蛋,问题是经济!

摘要: “克林顿经济学”的要义就是根据常识解决问题。

“新总统比尔·克林顿在1993年进入白宫的时候,展现了一种雄心勃勃、豪爽、浪漫的见解,一种国家新生和复兴的希望。”《美国世纪》一书中这样写道。来自偏远小城市的克林顿在共和党人执政12年之后,终于带着民主党人的新理念进驻白宫。克林顿赢得1992年选举的胜利,最重要原因是他抓住了当时陷入低谷的美国经济,那是共和党政府的软肋。在他的竞选总部墙上贴着这样一句非常著名的标语:“笨蛋,问题是经济!”。

1992年7月,竞选战全面拉开之时,克林顿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说:“今天我想对你们讲一讲政府能够做什么,因为我相信政府必须做的更多”。而大家都记得,在12年之前,里根说的是意思完全相反的一句话——“政府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是问题”。

“政府必须做的更多”和“政府本身就是问题”,哪个更对呢?答案是:在1992年,前者对,在1980年,后者对。所有的竞选宣言,都是解决当下问题的承诺。所有的竞选者,带来的都是解决当下问题的药方。

两任共和党总统里根和布什,搞垮了前苏联,撕开了铁幕,推倒了柏林墙,打败了萨达姆,声望如日中天,却败给了来自阿肯色州小石城的前律师克林顿。在国际事务中获得的极高赞誉,但却敌不过经济下行给美国选民带来的不满,他们用选票决定,换人、换党、换经济学。

“里根经济学”

“里根经济学”在现实层面没有带来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在其执政的后几年,美国经济出现了“三高”“三低”——高债务赤字、高外贸逆差、高失业率,人均GDP增速下降、制造业生产下降、经济竞争力下降。在之后老布什当政的4年,经济进一步下滑,1991年更是出现了1.2%的负增长,创下了美国战后经济增长率最低纪录。布什的新政府不得不接受里根留给他的遗产——巨大的国债和财政赤字,所以1990年,布什总统不得不屈从于国会的压力,同意增加税收。 从1990年开始,经济下滑愈演愈烈,大量公司和个人因为债台高筑而破产,美国的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越来越绝望,而布什秉承里根的衣钵,拒绝提出任何缓解经济问题的计划。

实际上,在美国人的评价中,里根的确是个卓越的总统,但更多地体现在他的演讲才能和政治智慧上,他用漂亮的演讲成功地征服了美国人民,同时通过高超的政治智慧拖垮了作为美国最大忧患的前苏联。而在经济上,里根的经济政策虽然在一段时间里取得了较高的经济增长,但好光景昙花一现,在他执政的后期,大幅度的赤字、严重的贫富分化、储蓄贷款协会的崩溃以及工业企业的大滑坡接连而至。在里根两个任期期间,经济大起大落,各种危机频出。

里根应付财政危机的办法就是进一步缩减开支,其中包括缩减许多资助穷人和弱势人群的社会计划,比如减少穷人的食品券资助资金,减少政府对低收入者的住房补贴,严格限制医疗保险和补助支出,减少学生贷款、学校午餐和其他教育开支。

历史学教授沃尔特·拉菲伯在和同事合著的《美国世纪》中写道:“里根的经济政策,尤其是1981年到1986年的税收政策严重扭曲了收入分配。在1977年,制造业公司高管的收入为工人的29倍,到了1988年则上升到93倍。全国最富裕的家庭在全国税后财富的占比从1979年的67%增加到1988年的73%。到1990年最富裕的250万人所拥有的财富和收入最少的一亿人的总和一样多。”

1981年美国还是世界头号债权国,到了1986年美国就突然变成了头号债务国。减税加上军费上无节制的支出,到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欠下了5000亿美元的外债,比这之前美国历史上所有赤字的总和还多。

艾伦·布林克里在他的鸿篇巨制《美国史》中分析:“里根的同盟中包括一个人数不多但很有影响力的富人集团,凝聚这一集团的主要因素是他们对资本主义体制的坚定信念,坚信市场经济自然会对大多数社会问题提供最佳解决方案,反对政府干预市场,希望依靠企业领域的健康增长和强劲发展维护美国珍贵的价值观。里根同盟的第二类人数量更少,但同样具有以多胜少的影响力,这些人就是通常以新保守派著称的知识分子群,他们为右翼派系提供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意见领袖的坚强后盾。”

在长时间饱受经济“滞涨”之苦之后,这两类少数人的观点成功的影响了美国民众的选择。当然里根政府也不负众望,将美国经济带出了“滞涨”的泥潭。但大多数民众并没有从经济增长中获得好处,其中的低收入人群甚至比过去的日子过得更加艰难。同时,除军工企业之外的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并没有进一步加强,反而在日本企业咄咄逼人的攻势之下节节败退。

克林顿变革

1993年1月20日,比尔·克林顿宣誓成为美国第42任总统。这位汽车推销员的遗腹子,美国历史上出身最卑微的总统,在就职演讲中全面阐释了他的“美国梦”——“今天,我们一起庆祝美国复兴这个谜一样的事情。这个仪式在隆冬举行,但是我们今天在这里所说的话和展现出的新面貌,将促使春天早日到来”。

在煽情的开头之后,克林顿把话题转入他所面临的经济窘境:“在这个新的世界已经使千百万能够在竞争中取胜的美国人富裕起来,但是大多数人工作更努力而收入却减少的时候,在还有很多人根本没有工作机会的时候,在医疗开支导致很多人倾家荡产的时候,在大大小小的企业濒临破产的时候,在奉公守法的公民受到各种犯罪威胁而丧失行动自由的时候,在千百万儿童甚至想象不出大人们许诺过的美好生活的时候——我们还没有使变革成为我们的朋友”。

克林顿所说的变革,就是用他的“克林顿经济学”取代了支配了美国12年的“里根经济学”。在克林顿当政的第一年,他在国会以微弱优势通过了一项财政预算计划。这项计划包括大幅度增加美国最富阶层的税收,大幅削减政府部门的开支,大幅增加底薪阶层的退税。这标志着克林顿政府已经完全偏离了里根时代和布什时代的经济政策。

接下来,他陆续出台各种“干预”经济的政策,包括增加政府投资,增加公共服务,为中下层人民创造就业机会,政府扶持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对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家庭增税,以及对百万富翁征收附加税,提高最低工资,改革医疗保险制度,允许公司员工离职后依然保留医疗保险,通过了福利改革法案,加大对穷人的资助。

克林顿实施的实际上是凯恩斯经济学思想的升级改造版,同时也兼收并蓄包括供应学派在内的其他观点,更确切的说,“克林顿经济学”并没有什么完整的理论体系,所以他也根本没有像里根那样选择一个理论来指导政策,所谓“克林顿经济学”的要义就是根据常识解决问题。

他干预经济的主要措施首先是平衡预算、消灭赤字、偿还国债,接着精简政府机构缩减开支,增加税收,鼓励消费,同时通过兴办公共工程、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教育科技、投资环境保护来解决就业问题,在对外政策上推行积极的贸易政策,鼓励企业开拓国际市场。

克林顿的经济政策在实践中被不断地证明出其有效性,甚至出现了低通货膨胀和低失业率同时出现的喜人景象,基本实现零通胀下的充分就业,按照传统的经济学理论,这种状态是不可能实现的。更为深刻的变化是增长机制的变化,技术创新成为经济发展最强劲的动力,通过技术创新,用新供应来刺激新需求,再用新需求来促进经济的持续增长。这种新的增长方式被称为“新经济”。

在克林顿执政的两届任期内,美国经济始终处于持续扩张和繁荣状态,创下了美国经济发展史上的新纪录。在此期间GDP高速增长,通货膨胀始终处于低位,巨额财政赤字消失,失业率降到30年来的最低。更为可贵的是美国企业利润大增,股市持续繁荣。一大批效益远远超过了传统企业的高科技企业如苹果、康柏、戴尔、英特尔、微软等,脱颖而出,高速增长。生物工程技术同样出现了欣欣向荣的局面,新药和新的医学治疗方法不断出现,在DNA研究和人类基因研究上也出现了重大突破。

在全国各地出现了一些区域创新中心,如加利福尼亚的硅谷、波士顿周边地区、得克萨斯的奥斯汀,以及纽约市中心都成为“新经济”时代经济繁荣的写照。(本文来自BT传媒·《商业价值》1月刊,作者刘戈,网络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刘戈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刘戈
刘戈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