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医疗是不是个伪命题?三大信条的新客户决定其成败

摘要: 怀着“医生也会出错”、“我最了解自己的身体,而同伴的分享也是重要参考”、“质量重要,性价比同样重要” 这三大信条的新客户决定了数字医疗的成败。

钛媒体注:与传统医疗相比,数字医疗由于搭上互联网的快车,成为企业们争相追逐的一个重要方向,但美国著名咨询公司埃森哲企却发布报告称50%以上的数字医疗创业公司面临死亡危机,那么数字医疗究竟是不是个伪命题?它的下一步该怎么走?一位从事医疗行业的资深人士,把自己在一场年度务虚会的所见所闻,以及对行业的观察整理成文,回答了关于数字医疗的一些症结问题,全文如下:

 “数字医疗是不是个伪命题?”领医医疗孵化器“大管家”COO姜晓怡把这句树在年度务虚会的开场,我们八位合伙人傻眼了,面面相觑,不敢出声。我深知,这场会不止通宵了;这个问题辩不清楚,以推动数字医疗领域创新为己任的领医,第二天就可以关门大吉了。

但是,在证明或证伪前,要先辨明数字医疗的定义与边界。时下流行的“移动医疗”和“互联网医疗”在行业认知中,都在数字医疗的范畴内。共识下,数字医疗是数字化时代的医疗服务系统,即“新技术、新环境、新模式与新客户”。

数字医疗把仅属于医疗服务机构的传统医疗路径,“抻”长到家庭以及每一个可能的使用场景,并辅以全套服务和支付体系。数字医疗实际上就是医疗服务全新的表达形式,它的形式与以往不同,更强调可视、交互、共享、社交,和基于海量数据对个性化群体的care。因此数字医疗值得拥有一张全新的时代标签。

但数字医疗毕竟只是一种形式,要回答问题,应探究形式下的内容:数字医疗创造的价值是什么。价值是一个附属概念,附属于一个主范畴,这个主范畴才是内容的本质。说句人话,就是“谁会为数字医疗心甘情愿的埋单”。这个谁不是一两个人,是能量大到可以代表一个时代的一群人。他们的存在决定了数字医疗的成败。

务虚会当场我无法证明这群人的存在,但是隐隐的,大家都感到有某种线索和力量在涌动。一家仅为和睦家、美中宜和和美华等提供孕产套餐团购的“爱败妈妈”在这波数字医疗资本高潮前,不仅自给自足,而且全面小康了,高速成长的背后是年轻、高素质、高支付能力与支付意愿的妈妈们。

北京某高端医美机构仅用24个月,就完成了三波专家的轮换,从本土到韩国再到日本;这背后是年轻城市女性,对美的不停追求;年轻妈妈对崔玉涛的追逐,从微博到和睦家医院,再到以其个人品牌主打的育学园App。这些现象也许明示或暗示着数字医疗领域新的客户群体正在涌现。

这个群体拥有鲜明的特性,至少,他们不会像自己的父辈那样拿着老三样(病历卡,医保卡和一沓现金)去公立三甲医院排队。

人口结构与时代特性的两元互动

为了论证新客户群体的存在,领医的咨询部同事以“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为基础,并结合从地图提供商购买来的数据,对人口结构进行了交叉分析。数据和分析报告一出来,还是出乎我的意料。

以五年作为一个人口圈层(后简称“人口代”),1986-1990年这个代占全国人口数量最多,在9.6%左右;领先1981-1985年人群在整体中的占比达到2%,也就是说,26-30岁的中青年比31-35岁的中青年多了2600万。这2600万意味着,多出来至少728亿医疗支出(按照2014年3.71万亿的医疗及健康总支出作为基础数据计算),比两个2014年电影总票房还要多。(按照2014年电影总票房296亿计算)。而且这个人口红利不是一个短暂的,是一个长期的,因为医疗及健康伴随一生。

这些26-30岁年轻人现在需要的是孕产、妇科、牙科,医美和一些简单内科产品;再过五年,需要儿内科,儿保和儿童康复就多起来。与此同时,伴随客户成长起来的“以新客户为主”医疗服务机构,也会因为自己的特色—以客户为中心,以团队为基础(不是以专家),全部数字可呈现,来区隔传统的医疗服务机构,来吸引这个人口代相邻的人口代的非医保客户,成为一个稳定的市场。

前面有一篇年终总结(“利润较低的“新客户”群体,恰好给了数字医疗崛起的机会”)提到新客户的总体消费金额在8000亿左右,其中大部分正是“86-90这个人口代为中心,涵盖81-96年”的年龄层。换句话说,新客户就是他们?不光是,而是从这部分在全国人口结构中占比最高的群体中外延和内化出来的。

外延指的是年龄段向两端有延伸,一端延展到1981-1985这代人;一端延展到1991-1995。新客户可能的来源,就出自这三代人,而这三代人(相邻三代人相加)占人口总数也是最多的。人数多,医疗及健康总支出就大,无论消费习惯或支付意愿,天然是巨大市场,而且由于先前医疗产品主要是被他们的父辈或者前辈经过多年刻花完毕了,打上很深“非我”烙印,因此这个巨大的市场也很空白。

作为一个营销入行的,在思考中,总是愿意先去为新客户“画像”。在头脑中萦绕的:他们是有深刻画像的。他们现在已经进入职业的上升期,通过自身的积累,有能力去带领一个小团队或者相对大的项目,因此除了日常吃穿用度,也开始有了结余,并且结余的数量越来越大。

他们比前面几代人,更加注重小圈子的经营。虽然在工作中,眼中不仅有胜负,也有人情世故;但是在生活中,爱恨好恶,一目了然,用词也更加直接,精准。他们不会把muji式的叫做简约,而叫做“性冷淡风”,他们认为至少有两派,一派喜欢COS,MUJI的性冷淡风,另外一派喜欢“冠希style”的潮牌。

当然工作中,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他们都注重健身,健身房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喜欢旅行,通过旅行来放松自我,拓展眼界,甚至是突显自己不同的生活品味。他们喜欢阅读,精神结构主要来源是来书籍的输入,而不同于前几代,有些来自电视或者当时新鲜的网络文学。也正是他们催生了小米,COS(针对这批年轻人成熟服装)的崛起,也证明数字医疗还有明天。

新客户由于生活在这个时代,身上自然有了这个时代的特性,并且与年轻人的特质相互作用。首先,知识的新生更快了,经验可复制的情况越来越少了。对专家的定义正在改写为“探索能力和学习能力超强”而不是“经验丰富”。

因此他们不完全相信医生。医生的医嘱或其他输入,与自己快速学习获得信息和知识进行比对;一旦出现很大误差,继续寻求帮助来消除误差。

其次,获取信息和学习知识的方式越来越多样,并且速度越来越快。信息和知识通过检索、学习,很快就能转化成技能储备,因此依靠信息不对称吃饭的情况越来越少。

而这投射在就医心理和行为上,就是他们会通过各种工具辅助自己了解自己,更认可精准医疗的理念;与此同时,和自己身体同样状况的同伴的分享和经验对他们的行为有很大影响。

最后,自然科学和基础研究的积累沉淀正在加速转化为应用科学和消费级产品。产品迭代以及技术进步带来的改变,让消费者意识到品质、服务与更好性价比是可以兼得的。因此在他们眼中,仅仅把病治好虽然重要,但是医疗机构提供的负载价值不仅仅局限在治好病上。在他们眼中,护理、环境以及院外服务等都是与价值连接,而“价值”正在被重新定义。

综上,怀着“医生也会出错”、“我最了解自己的身体,而同伴的分享也是重要参考”、“质量重要,性价比同样重要” 这三大信条的新客户决定了数字医疗的成败。(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刘明领医创造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刘明领医创造
刘明领医创造

以连接,成就未来医疗

评论(3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回复zuand 2016-02-19 06:04 via android

    O2O到现在还没有找到盈利模式一样。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zuand zuand 2016-02-18 21:36 via iphone

    说的是什么,数字医疗到现在还没找到北。

    0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6-02-18 17:40 via android

    找不见和看不清商业模式的都喊伪命题。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