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设计去掉技术的“主观”,锤子 T2 继承的是乔布斯“设计遗产”?

摘要: 2015年底,锤子发布了其第3款手机T2。比T1幸运的是,经过这一年多时间的磨合,T2得到了更多同行的赞许。T2身上有一些非常明显的设计特征,让它避免了国内手机圈喜好使用流行技术这一通病。

2015年底,锤子发布了其第3款手机T2。

比T1幸运的是,经过这一年多时间的磨合,T2得到了更多同行的赞许。T2身上有一些非常明显的设计特征,让它避免了国内手机圈喜好使用流行技术这一通病。

通过锤子的这3款手机,可以探索出锤子是用什么方式做一款大众消费品,以及它的设计语言根基扎在哪。

T2发布会上,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一点不谦虚地宣称自己是乔布斯的最佳继承者,一如当初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选择做手机的自信来自乔布斯不在了。落实在具体产品上时,跟之前其他品牌的大众消费品相比,人们可以从硬件的工业设计和软件的操作体验,体会到其中的细微区别。

最初看到T2时,我误认为它的中框依然延续使用了T1的塑料,因为按照常规的材料特性来说,如果使用金属材质,那么在T2边缘的弧面倒角处会反射出来高光。后来才知道T2使用的是铝金属,而且在表面做了灰色的喷砂,从一些角度看就不容易判断材质的特性。

做减法的工程

我们知道T2身上有3个非常突出的特征:

  1. 实现金属中框无白带和断点;
  2. 将SIM卡跟右侧键放在一起;
  3. 开机电源键跟三个实体键中间的Home键放在一起。

这3个特征,其中前两项虽然都不是锤子的首创,但放在T2这样一个没有技术主观干扰的形态里面,T2从内而外的结构特征显得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技术的主观特性被设计掩盖起来了。

这几年金属成了一种各个机型的标配。当所有人都在使用它成了一种消费符号时,对于一个新品牌你无法抵御这种符号。不管你喜不喜欢,你都会被动或主动的接受。T2选了一个相对容易的地方切入,使用金属作机身的中框而没有用全金属。因为中框的金属之前Sony已经解决了天线传出接收问题,而全金属机身没有。

后来一位在著名科技公司从事工业设计的朋友提醒了我,T2实现金属中框无天线白带的技术方案从Sony Z1那儿参考过来,而Z1的外观带着Sony式的设计语言,它(传统习惯)没有用“简单”的语言将人和机器之间的关系拉在同一个平等面。所以,直接的感受是Sony Z1身上有很多陈杂的技术功能特点干扰它的外观结构,导致不够简单。

T2是怎么参考实现Sony Z1将天线做进金属中框的?T2和T1的尺寸都是4.95英寸,但T2边框的宽和高分别比T1大了3.1mm和3.55mm,这多出来的尺寸就是内部中框在贴合正面主屏玻璃时,上下两个天线传出来的缝隙,由于不是全金属作背面的一体机身,所以其他的接受信号依然从背面玻璃传出。

T2发布会上,罗永浩拿iPhone 6背面上下两端白带塑料注塑天线跟T2做对比,其实拿一个全金属机身跟一个中框金属机身对比天线和外观结构设计,是不够严谨的。两个产品用的材料形式和加工工艺都不相同,对于iPhone 6形态的Uinbody从一整块铝合金中CNC开凿出所有的结构功能,和T2一个中框金属加工考虑的问题不在一个等量上。

由于之前T1为了保持边框侧面的干净不在上面开任何一个多余的孔,将SIM卡槽放在背面机身内,用户自己用螺丝刀拆卸带来了不便利,所以T2从摩托罗拉Droid Maxx/Ultra系列找到了如何将SIM卡放进实体功能按键的解决方案。

按键的里侧做成一个SIM卡槽支架,中间有一个弹簧,起到上下两个按键的功能和SIM卡能够弹出来两者之间的支撑平衡(T2左右两侧按键功能可以互换,而摩托罗拉Maxx/Ultra的就是调节音量)。

由于每个实体按键都遵守视觉的对称,所以不管是4.95英寸的T1还是5.5英寸的坚果,单手操作方不方便够得着,电源键都在最上面跟耳机孔对齐。这是锤子做手机声张个性的开始,从易用性它有缺漏,从一个新品牌创立来看,它需要一个鲜明的个性(偏执)彰显(营销)自己的价值观,这时候易用性在“个性”面前让步。

到了T2,整个手机的商业市场环境在变,设计的形态也要作出相应的回应,T2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如解决了金属与天线相抗衡的工程难题,就可以让金属中框保持一个完整的全金属,在不拆卸玻璃背壳的情况下,SIM卡槽依然可以放在不被人察觉的地方——跟按键结合,电源键跟home键放在一起就能让中框以及内部减少一个开孔以及提高便利性,这个时候去掉电源键在T2这儿就很和谐。

用设计去掉技术/材料的“主观”

T2的边框高与宽由于要做天线,所以比T1大了3 mm,背面玻璃边沿(T1)由原先0.25 mm的高低曲面改成更大的一段弧线(通俗指2.5D),跟边框的斜面衔接成一个完整的曲面。中框表面金属颜色喷砂成灰色,使光照射在表面形成一道慢反射不突出金属本身特性。这样的意图就是把材质的主观退到其次,不强调“我也是金属”。

T2对于金属的理解更成熟或者说考虑得更多,这样才不会被带着强烈辨识性的材质以先入为主的姿态驾驭。电子产品往往是带着强势的未来科技感主观地侵入大家的视野,会造成产品跟人之间产生距离感、陌生感,甚至恐惧感。注意到这种距离感的大众消费品厂商,会思考捕捉这些微妙的变化,把这种距离感通过设计的“亲近”降到最低。

大部分手机会用技术手段强调这个颜色用了什么工艺、玻璃能弯到什么角度,比如Galaxy S6 edge+和小米Note在前后面板做一个双曲面,强调把玻璃可以做弯成3D。“一加X”在边框侧面切出14道纹理突出光照射在边框纹理里的折射亮度,然后用阳极氧化出金属颜色,通过光线反射突出表面那道耀眼的亮边,再用45度或者更大的倒角边与前后玻璃做一个中间过渡连接,当你拿到手你会感叹倒角的锐利和金属被阳极氧化出的精美表面,这种突出的工艺会盖过手机本身,使关注的焦点带到技术层面。

T2通过中框灰色表面和边角的弧面,削弱金属中框与前后玻璃面板的主次位置关系,也就是不让屏幕之外的东西干扰了主屏,用一个词“纯粹”可以形容这种专注产品设计本身的追求,这是乔布斯时代和今天的苹果一直做的方向。

T2的机身结构形态跟坚果一样,以中框为起始装配前后面板,但与T1不同。T1的中框结构决定了它跟前后玻璃面板之间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组装关系,而T2和坚果的两个面板依附中框为基准,更像是一个“Uinbody”的形态。

T2不像当初T1带着评判当下的独立角度横空出世,它是今天消费时代的产物,更成熟,是一次完善的“补丁”。(本文来自BT传媒·《商业价值》杂志2016年2月刊,网络独家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周鑫磊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周鑫磊
周鑫磊

数字艺术家

评论(20

  • KornbergFresnel KornbergFresnel 2016-02-06 22:10 via iphone

    罗永浩就是个逗逼

    0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6-02-05 12:33 via h5

    t1的边框才不是塑料,是玻璃纤维。

    0
    0
    回复
  • 史涛 史涛 2016-02-05 08:46 via android

    让小白用户逗懂

    0
    0
    回复
  • 冰冰酱酱冰 冰冰酱酱冰 2016-02-04 22:58 via weibo

    说的对[doge]

    0
    0
    回复
  • zuand zuand 2016-02-04 22:52 via iphone

    外观也说上这么一大段,T2就没有什么特别

    0
    0
    回复
  • 江城子1012 江城子1012 2016-02-04 16:23 via weibo

    三颗龅牙丑到爆……

    0
    0
    回复
  • Cebter Cebter 2016-02-04 14:32 via weibo

    乔定机,罗定逼

    0
    0
    回复
  • 钛psGPYD 钛psGPYD 2016-02-04 14:06 via pc

    教育行业逼得一个老师说相声,手机行业逼得一个相声演员做手机,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最后,你从相声演员的手机那里得到的失望不会比手机厂商少。终究隔行如隔山,就好比手机商不会比一个相声演员更搞笑。等等,兴许快了。

    0
    2
    回复
  • 疯中花粉啦啦 疯中花粉啦啦 2016-02-04 13:53 via weibo

    垃圾T2!还敢卖2500+,情怀你妹啊别人又不是傻子!罗永浩只会装逼!骂完了(应该没有锤粉来骂我吧……我只是无聊…)

    0
    0
    回复
  • 江南愤青 江南愤青 2016-02-04 13:44 via weibo

    嘿嘿。真没节操哈。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