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卢梵溪事件背后,摆在优酷土豆面前的是管理和盈利难题

摘要: 卢梵溪栽了个跟头,这是继腾讯内部反腐揪出原腾讯视频总经理刘春宁后,又一家视频公司在反腐过程中,牵扯出前高管的案例。而如今摆在优酷土豆面前的难题是,解决了人的问题后,再解决赚钱的问题。

卢梵溪栽了个跟头。

2月1日,合一集团发布内部信,称前合一集团副总裁卢梵溪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违法犯罪行为,现已被警方带走调查(详情见钛媒体此前报道《前优酷土豆副总裁卢梵溪被查,曾监制《老男孩》,策划《小苹果》》)

这是继腾讯内部反腐揪出原腾讯视频总经理刘春宁后,又一家视频公司在反腐过程中,牵扯出前高管的案例。与刘春宁不同的是,卢梵溪离开后并没有加盟竞争对手,而是选择创业。

就在卢梵溪离职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优酷土豆发生了巨变。除了被阿里巴巴发起私有化要约外,优酷(BU)和土豆(BU)组成优酷土豆事业群(BG),原优酷总裁魏明和原土豆总裁杨伟东任BG的联席总裁,各自分管不同的业务板块。不仅如此,魏明还多了一个身份——阿里巴巴数字娱乐负责人,向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汇报。

人事变化的背后,优酷土豆在向阿里巴巴靠拢,同时内部的利益正在进行重新的划定。

导火索

大约半年前,卢梵溪的一个下属在离职前被调查出问题。原优酷土豆人士透露,财务在审查公司合同时,发现和优酷土豆做生意的这家公司注册法人正是要离职的这位员工。而合同签订的内容是《嘻哈四重奏》的某一季的外包制作费用,涉及金额数不低。

我们无法证实这些是否涉及到相关利益输送,但作为该离职员工的直接领导卢梵溪因此被牵扯进来。在合一集团内部信中,可以找到这样的两句话:在内审过程中,我们发现某些制作项目存在严重的疑点,由于事情复杂严重,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目前掌握的情况是,前员工卢梵溪在职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违法犯罪行为,卢梵溪已经被警方带走配合调查。

这和腾讯内审,发现视频员工涉嫌反腐,从而顺藤摸瓜迁出原腾讯视频总经理、时任阿里副总裁刘春宁的手法同出一辙。警方在侦查腾讯视频员工贪腐一案时候,牵扯出了刘春宁,旋即带走进行调查至今。

接任刘春宁分管阿里数字娱乐的不是别人,正是优酷土豆的联席总裁魏明。魏明在去年11月30优酷土豆的人事调整中,被阿里巴巴任命为优酷土豆事业群的联席总裁,与同为联席总裁的杨伟东各管一摊事。

值得注意的是,魏明负责其中之一的就是自制剧中心团队。而在这之前,自制剧中心的直接负责人是卢梵溪。他向魏明汇报。作为优酷土豆自制内容的功臣,卢在《嘻哈四重奏》、《万万没想到》、《老男孩》、《小苹果》等众多流传深广的网络视频内容中肩负了重要角色。

魏明曾这样评价卢梵溪,“互联网里最懂电影的,电影圈最懂互联网的。”魏明对卢梵溪的欣赏和信任,在上述原优酷土豆的人士看来,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但是,卢梵溪没有想到自己栽在了自己成名的自制剧上。正如合一集团的内部信所说,“卢梵溪在多年的工作中,对于公司的发展有着不可否认的贡献,对于此事的发生,公司管理层表示震惊、遗憾和痛心。”

事实上,卢梵溪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除了遗憾和痛心之外,优酷土豆还需要思考内部人事管理的问题。

此消彼长

在优酷收购土豆时,优酷人从精神上战胜了土豆人。随着土豆创始人王微的离开,土豆陆陆续续走了一批人。这些人中有高管,有中层骨干,也有底层员工。在留下来的土豆人看来,优酷领导着土豆。

与优酷土豆的因缘际会,让诺基亚原大中国区营销及活动市场总监杨伟东加入了土豆。彼时,古永锵、王微希望有着年轻特质的杨伟东,和土豆一起变得更加年轻,从而让“优酷更加优酷,土豆更加土豆。”

杨伟东领导下的土豆和魏明治下的优酷都在各自的轨迹上拼命地飞驰。他们最怕看到的结局是:优酷和土豆变成一家公司。优酷不像优酷,土豆丢掉了土豆。

与杨伟东不同的是,魏明多年来一直跟着古永锵。古永锵在搜狐时,魏明是他的助理。媒体早年报道,“古永锵创业两年后,从搜狐挖走的第一个人就是魏明。”

在这期间,视频行业持续洗牌,爱奇艺合并PPS,搜狐收购56,PPTV卖身苏宁,腾讯视频借道微信发力移动端......与同行们相比,优酷在UGC和PGC上走的比较顺畅,卢梵溪成功地推出了一系列广为人知的网剧,甚至是风靡全球的《小苹果》神曲;土豆在年轻化的道路上,更垂直聚焦动漫、音乐、娱乐、时尚领域,同时还推出了来疯互动直播,以及播客计划。双方在各自的细分的领域做的都很出色。

本来各管一摊的两人,在阿里巴巴入股后,开始有了新的交集。阿里巴巴先后通过三次增资扩股的方式,完全收购了优酷土豆,使其成为阿里数字娱乐版块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时,两人的身份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去年11月30日,优酷土豆发布公告,宣布人事调整。优酷BU和土豆BU合并成为优酷土豆事业群,魏明和杨伟东分别成为事业群的联席总裁。其中,魏明同时兼任阿里数字娱乐的负责人,向阿里巴巴CEO张勇汇报。

魏明负责的业务团队有:优酷土豆会员运营以及会员产品技术团队,优酷土豆资讯及教育中心团队,优酷土豆自制剧中心团队,优酷土豆海外剧版权合作团队,优酷品牌市场中心团队;杨伟东负责的业务团队有:优酷土豆总编室团队、优酷土豆国内剧版权合作团队,优酷土豆内容营销中心团队,优酷土豆电视剧运营团队,优酷土豆动漫中心团队,优酷土豆娱乐、综艺和音乐中心团队,土豆品牌市场中心团队、来疯业务团队。

原优酷土豆的人表示,看起来魏明和杨伟东各自分管一块,实际上魏明的权利被削弱了。此消彼长,杨伟东负责的业务变多了,且不乏优酷土豆的核心板块。而随着魏明肩负阿里数字娱乐的重担,优酷土豆的日常运营依赖杨伟东的则会更多。

这种此消彼长的变化,在卢梵溪事件爆发后,变得愈发微妙。

积重难返

伴随着杨伟东的“高升”,一些基层员工甚至认为这是土豆式胜利——土豆人正在优酷土豆这个大家庭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在那些离职的优酷土豆员工眼里,不禁感叹轮回一说。

与这种精神胜利法比起来,商业是残酷和现实的。先不说,阿里巴巴和优酷土豆的协同效应需要马不停蹄地放大化,眼下同行的发力着实让昔日的老大感到焦虑。

在CNNIC发布的《2015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解读》中,截至2015年10月20日的前6个月,爱奇艺在整体市场份额、移动端市场份额和付费用户比例上超越了合一集团。不谋而合的是,在易观提供的《2015年中国网络视频市场及用户研究》报告中,爱奇艺超越优酷土豆、腾讯视频,位居移动端用户规模的第一名。

虽然国内咨询提供的报告多少有公关的成分,但从几家提供额数据比较起来,爱奇艺、腾讯视频在移动端的发力,已经给优酷土豆制造了麻烦。

毋庸置疑,视频是PC和移动端的高频入口。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视频是用户的刚需,用户对视频的需求有增无减。CNNIC提供的数据显示,在用户月度使用时常方面,在线视频以33.1%的月度有效时间份额位居第一。

不过,用户的刚需并没有带来视频公司在商业化的成功。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还是依赖四大块:广告、版权分销、增值服务(针对会员的服务,点播、包月收看、直播等方式)、其他(游戏联运、硬件销售收入等)。而现阶段,广告依然是各家现阶段绝对的主力。其中,优酷土豆广告的收入占到整体营收的8成。

这些变现的收入并没有止住视频公司的亏损。优酷土豆作为唯一的上市公司,我们可以从财报中看出端倪。优酷土豆近期财报显示,第二季度亏损5520美元。第三季度亏损6850万美金。亏损不仅没有收窄,反而同比增大。

或许,对于金主阿里巴巴来说,优酷的亏损并不能使其动容。阿里巴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阿里巴巴集团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以及短期投资总额为人民币1183.23亿元(约合182.66亿美元)。除此之外,阿里巴巴一个季度还产生了124.56亿元的净利润。

然而,这并非阿里巴巴战略投资优酷土豆的意图。阿里巴巴而是希望优酷土豆能够业务带来协同效应。换句话说,阿里巴巴在构造用户的生活场景,每个用户从早到晚都在阿里或者阿里系提供的应用里生活娱乐。从这个维度上说,阿里巴巴是在打造一个娱乐媒体平台,比如电商是消费类媒体,优酷土豆是视频类媒体,微博是社交类媒体,UC是资讯搜索类媒体。无线时代亦然。

广告是媒体赖以生存的方式之一。这也是阿里巴巴为何要做大互联网广告的原因。目前来看,电商广告阿里无疑是很成功的,但是视频类广告,优酷土豆从市场可抢夺的空间还有很大。现在,优酷土豆还做的远远不够。

摆在优酷土豆面前的难题是,解决了人的问题后,再解决赚钱的问题。

本文系作者 冯南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冯南
冯南

科技自媒体,微信公号FengNanShow。

评论(2

  • 钛icQFMX 钛icQFMX 2016-02-04 18:31 via iphone

    什么叫发现视频员工涉嫌反腐?

    0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6-02-04 10:54 via iphone

    火影都不追了…就没有土豆的必要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