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科技冯鑫:创业的故事讲完了,接下来是关于热爱和有趣

摘要: 冯鑫相信人是变化的,每三到五年就会出现一个大变化,甚至会推翻过去的自己。而从上市到现在,300多天的时间里,冯鑫最大的变化是觉得有了“入世”的态度,“我是在乎他人的”。他说创业让人收获很多,人也越来越宽容。

冯鑫开始留头发了。

“光头总容易被认出来。”这位暴风科技的CEO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从2016年元旦就没在剪过了。以前标志性的光头已经慢慢长成了寸头。

自从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上市,连续涨停板让冯鑫成为了一个话题“明星”。创业者关注他、PE关注他,就连最普通的老百姓们也谈论他。一度,热度能和他相提并论的,也许只有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乐视创始人贾跃亭。

名人效应能间接为公司带来一些好处,比如更容易招聘到人,他说完成他暴风新蓝图最难的就是找到更多的合适的人。一些创业者,也在公司成功IPO或者估值达到数十亿甚至百亿美元后,开始走入各种场合讲述创业心得增加公司的曝光度。但冯鑫很少这么做,觉得那些事情对他来说太无聊。“那么多人教人成功,也不缺我一个。”

“我又不想成为明星。”冯鑫觉得,个人张扬没有意义,何况对公司的帮助也很间接。

不过,上市已经切切实实的改变了冯鑫的生活。除了公司,他还要关心股价这事关股东的利益。这是一种责任,让他不能再任性的说离开就离开了。

他的行程被助理排得满满当当。1月18日下午4点,一下飞机他就直奔东四十条的一个胡同,这里是他正准备开的一个茶馆,在那里约了一位重要的客人,第二天他还要接着去见潘石屹等人。虽然4天里,连续飞了50多个小时,睡眠时间很少,但冯鑫看起来精力充沛,也可能与他喜欢打坐有关。

冯鑫很少自己开车,更喜欢在车上边听音乐边回工作邮件,有时候翻翻朋友圈和新闻。当痛仰的《公路之歌》从捷豹XF的音响里传出来的时候,冯鑫跟着哼唱起来。他觉得自己就像歌里唱的,“不顾一切走在路上。”

从大学二年级开始,冯鑫就喜欢摇滚。张楚、郑钧、窦唯、痛仰,这些都是他喜欢的。“我最骄傲的就是摇滚基金成立那天,觉得自己从来没有投降过。”对冯鑫摇滚不仅是音乐,而是变成了一种活法。“在准备要投降的时候,你能不能先冷笑着离开,然后咬牙再坚持一段时间,这是摇滚带给我的思考。”

是他的,跑不掉

中关村学院路首享大厦13层,是冯鑫的办公室。站在办公室里向外望去,整个中关村尽收眼底。“那儿,就是以前金山呆的地方。”冯鑫站在窗前指着北面的一处地方说。

他一身休闲打扮,深蓝色T恤、黑色牛仔裤和黑色球鞋,夹着一根烟,乍一看很难想象是坐拥百亿市值公司的CEO。

他在金山的老朋友们陆陆续续的都离开了中关村。凡客创始人陈年在亦庄开发区,小米CEO雷军在上地的五彩城,蓝港CEO王峰搬去了望京的启明国际。只有冯鑫,留在了中关村。

“我喜欢中关村的土气。”冯鑫说,他以前去钱柜唱歌,总是穿着运动鞋、背个双肩包,戴着眼镜就去了。打扮很土气,但觉得身上有朝气,生命力旺盛。“听说东城很时尚,但我不喜欢那种纸醉金迷的感觉。”

冯鑫办公室里特别的简洁,连电脑都没有,只有两套木质的桌椅,一高一矮。高的用来打坐,矮的用来泡茶。喝茶是冯鑫从小跟家里人养起来的习惯。喝茶和习惯了,就喝不了白开水,所以总是随身带着一只黑色的口杯子,由于经常坐飞机,杯子总是容易丢,但每次都会买同一款。

靠门口的方向,贴墙放了两台电视,一台暴风,一台乐视,一个尺寸,都是4K、55吋的。为什么是乐视,不是小米?冯鑫笑着说,是TV部门的同事选的,“可能是他们想让我高兴,因为暴风的这款比乐视的好。”用两台电视对比看了一段时间,他内心对暴风TV有了信心。“这两台放在一起看,你肯定会选暴风。”

暴风和乐视,经常被人们用来比较。

同为A股上市的互联网企业,从IPO以来,股价都一路窜升。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上市后,40天里36个涨停板,连续29个涨停板,涨幅最高的时候接近50倍。除了“妖股”人们也想不到更合适得词来形容它们了。

4月24日,冯鑫在朋友圈写下了:今天100。上市一个月后,暴风市值突破了100亿元。必要商城创始人兼CEO必胜感慨说,还记得几年前它们一起在翠宫楼下吃饭的情景,没想到一转眼冯鑫已经成了百亿大佬。

而且,冯鑫和贾跃亭都是山西人,都被认为是善于整合资源型的创业者。而且从业务上看,暴风和乐视都是从视频开始往外延伸,只是半径不一样。冯鑫想做大娱乐,贾跃亭已经搞起了汽车。

至于之前的创业故事,已经被人写了无数次。

2004年开始创业,2006年引入了风险投资IDG的美元资本,为公司搭起了VIE架构,接着又拿到了经纬的投资,准备2011年就赴美上市。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股动荡。而反观国内,看到乐视、华谊兄弟几个公司在国内上市之后,普通人都知道它们是明星股,品牌号召能力比较强。而有些在美国上市的、体量没有那么大的公司,反而在普通百姓心中没什么感觉。冯鑫就有了拆VIE的想法。经纬当时还只有美元基金,但作为投资方也没有阻拦,退出了,让冯鑫按照自己的方向走。因此,冯鑫也一直对张颖心存感激。

暴风CFO毕士钧透露,2010年,暴风找到的中资接盘侠是金石投资,而刚好IDG又新成立了一只人民币基金,虽然其美元基金退出了,但又用人民币基金接回了一部分。2011年3月,在经过10个月后暴风完成了拆除VIE架构。

结果由于窗口关闭,从2011年开始准备IPO,一直干到2015年。这几年里,不能融资,不能发股票,不能违法违规,除了等待,什么都不能干。当时的冯鑫感到苦到没边的状态,就只能扛着。

竞争对手一拨拨的跑来谈收购,开价最高的4亿元,最少也不会小于1.5亿元。但冯鑫觉得卖公司非常无趣。“我不缺钱,多几千万对我来说没感觉。我只是觉得对不起暴风,你有一天把它出卖掉了,那个心态不好,我不喜欢。如果有一家公司买我,投我们,是为了暴风更好更大我可以接受。”但买方看重的往往是可利用的价值,冯鑫觉得没法接受。

最终,暴风熬到了上市。

张颖在朋友圈里评价冯鑫:运气肯定是有的,但更多的是在关键节点的思考、抉择和执行。“是他的,跑不掉。”

“支撑我这么坚定等下去的原因其实没什么,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我觉得可能一切都会消失,你做的东西会回到原点。一旦觉得有这个,就会想要抓住时机。”

冯鑫认为,只要是To C的互联网产品,理论上都应该在国内上市。这个品牌效应多大,你很难估量。无论是广告品牌还是用户留存度,都在发酵。而资本能够帮助他继续往上走,他需要更多的机会去孵化别的项目。

变化是互联网有趣的地方

1月20日上午10点,冯鑫说如果不是因为采访,他就会拿出二十分钟打坐,十分钟放空自己,十分钟想一会儿与人见面了该怎么沟通。冯鑫喜欢打坐,觉得安静的时候不容易犯错,而且容易有奇妙的点子。

冯鑫约了一位黄姓的重要客人,11点见。因为还在停牌期,很多事都还不能对外说。但可以看出来,冯鑫对待这位客人很谨慎,他开玩笑说“科技面前,容不得半点马虎。”

暴风已经上市302天了。停牌前股价还是发行价的42倍。

302天之前,冯鑫在自己朋友圈发了一张自拍照,写道:300431。是暴风股票的代码。

上市后接连几天,冯鑫转发和自己有关的稿子,有些是写他的,有些是写雷军的。内心里,冯鑫显然还是在乎外界对他的看法的。“如果影响到事了,我就在乎。我能做点什么就能做点什么。”冯鑫说,如果努力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就选择不在乎。

上市两周后,冯鑫带了三本书《道德经》、《约翰·克利斯朵夫》、《刀锋》,回到山西阳泉老家闭关。每天他开机两个小时,看下股价、朋友圈,回回邮件和信息,其它时间里,他呆在老家母亲的房间里,几乎不出门。

谈起那次闭关,冯鑫认为很有收获。“一次闭关就相当于一次大的打坐,闭关了十天,九天十天,都和工作无关,只是让自己跟自己相处清楚,最后留半天工作就好。”

闭关到第十天的时候,福至心灵。冯鑫觉得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视野宽泛了起来,觉得很多有趣的事情,有创新的事情,有变化的事情,有创造的事情,都可以发生了。他说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心里有了一个关于暴风的宏伟蓝图。

“暴风最大的变化,是业务上的一个逻辑。”冯鑫说,过去,可以认为暴风做的是互联网视频,现在它扩到了娱乐。简单的理解,“视频+音乐+游戏”就是娱乐了,是一个加法,包含更多。

做娱乐,面对的就不再是物理的电影和电视剧,而是人群。当面对的是人群的时候,视野就会变的宽广,看到的就不应该是视频、广告,或者收费这样简单的事情了。“你会发现,人群可能会链接到O2O、电商、金融等很多东西。”冯鑫表示,暴风今天的工作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抓住娱乐人群,无论是过去软件App的方式,还是现在智能硬件的方式,或者是智能O2O、电商、卡拉OK,都是跟人接触的机会点。

“在这些点上,我要去布关键点,抓住可连接的人群,再提供更多的信息内容。因为连接之后,它跟你真正的连接是信息。你今天拉他的手,这是拉不住的,我们会通过提供各种各样的内容,体育、视频、音乐、动漫,设法去控制我们和人群的链接。”冯鑫说,“这是业务说法,你不见得能听得懂。”

显然,这就是冯鑫最近在谈的大娱乐。

1月12日,暴风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拟与前海梧桐共同发起设立基金管理公司暴风梧桐基金,一期基金募集目标为 1 亿元人民币,主要投资以 PGC 和 IP 为核心的泛娱乐企业。

冯鑫希望编织一张大娱乐的网。“等把这张网编成了以后,还需要一件事情就是DT(大数据)。如果把网编成了,人抓到了,DT会使这家企业非常好。”

最大的困难是找到合适的人。雷军曾经给过冯鑫指出过两个问题:没有选择一个足够大的市场,没有找到足够好的人帮自己。

冯鑫透露,在暴风魔镜业务群至少有20个项目正在同时推进,包括了魔镜、TV、魔眼等。但产品仍待改善,比如魔镜4代,连续戴两个小时就会觉得晕眩。

如果没有人才,一切都是空谈。“其他事情都是可以撬动的,人才不够自己精力也是有限的,就只能拼命去找人。” 如果不出差,冯鑫基本每周都会花一些时间找人。2015年9月17日,暴风还专门组织了一次牛人见面会,30人全新管理团队集体亮相,包括了天天动听的创始人黄晓杰,现在的他身份是暴风魔镜CEO。

冯鑫说,自己找牛人的标准有三个:创业成功过,不满足,有学习能力。人们开玩笑说冯鑫要找的是雷军。但整个互联网领域的技术人才都很空缺,想找到合适的人并不是人容易的事。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说过,自己认识的创业者都在找技术合伙人,而当年他能找到现在的CTO张博也是靠了很大的运气。

对手也很多。仅仅是TV一个产品,市场里的选手就包括了创维、海尔这样的传统电视巨头,小米、乐视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以及联想这样的制造业巨头,还有日本的索尼、夏普等。

竞争让冯鑫觉得兴奋,“没人做才可怕呢,没人理的行业就不是一个行业了。”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创业者的环境处于前所未有的剧烈变化之中。不论是BAT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随时都处在颠覆和被颠覆的角色中。

“任何一个人成功,你都不要认为这个成功可持续,巅峰不超过三年的。正确的心态是,你获得所有成功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认为成功是你干的,你干的是基础,可能下次你就没那么火了。”

冯鑫也一直在反省,理论也会随之变化。他相信创业在一段时间之后,每个人可能会对自己三、四年前所秉承的观点发生很大转变,甚至有时候是相反的。

冯鑫觉得,变化是互联网有趣的地方,要不断的接受和处理新的信息,让他觉得欢喜。“我想明白大娱乐这件事,背后肯定也是跟社会的变化有关的。”

原谅我放纵不羁爱自由

“王峰(蓝港互动CEO)是不是说冯鑫特别骄傲?”冯鑫问记者,“他们都说我特别自信。”

年轻时的冯鑫,一直任性的活着。

好几次,工作干着干着冯鑫就跑了。甚至因为女朋友去成都钓了3个月的鱼,幸好被母亲押送回北京,才创立酷热并最终收购了暴风科技。中间,又因为不喜欢暴风当时的氛围,出走过一次。

2002年夏天,冯鑫跟雷军说,要请一个月的假,去看世界杯。“反正要看世界杯,不给假就辞职。”结果雷军就让冯鑫去看了世界杯。

这种什么都不在乎的,混不吝的处事方式,让冯鑫活得看起来活得特别自在。在王峰看来,冯鑫确实是互联网领域里少有的不焦虑的创业者。

有一次,冯鑫几个人和时任新浪CEO段永基一起吃饭,那时的互联网创业圈比现在更流行说话夹带英语单词。段永基说了一个单词,冯鑫没听懂,就直接问段永基那个词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很惊讶,因为一般没听懂也都装作听懂了。但我觉得很正常。”冯鑫说自己在所有的人面前都会很放松。

“世界上,可能有一两个人会让我觉得紧张。”冯鑫说,其中一个是柳传志,虽然还没有跟柳传志当面聊过,但觉得柳传志在道德上的高度会让他紧张,“我觉得他眼神很锐利。”

冯鑫的助理说,第一次遇到摇滚歌手张楚的时候,冯鑫紧张得不好意思去招呼,还是冯鑫的太太去问对方是不是张楚。冯鑫觉得见到窦唯会更紧张,而在一些人看来冯鑫长得就像年轻时候的窦唯。

冯鑫说自己经常做梦,梦见张楚、窦唯过得不好,自己很着急。与张楚聊过几次后,冯鑫决定建立一只公益金,帮助地下摇滚歌手。

1月6日,暴风摇滚公益基金会举办了一个启动仪式。张楚、梁和平、金兆钧等摇滚歌手都来了。王峰看冯鑫的摇滚玩得挺有趣的,就特别想加入。王峰还没问加入需要多少钱,冯鑫就先提醒他基金是纯公益的。

暴风摇滚基金承诺每年投入200万元,并争取在5年内募集到2000万元,在排 练场、音乐制作、现场演出、线上推广等方面对中国摇滚乐队进行扶持。

“很有钱之后有一个好处就是,有些更有趣的事情可以展开了,比如我做摇滚基金,原来真的是需要钱做的。”冯鑫说。

《老炮儿》刚上映的时候,冯鑫就想着抽时间去看。怀着很大的热情去的,但是看完有点失望,没有小说好看。但“看那个电影之前的那种激动已经久违了,很兴奋,觉得是一个大事。”

《老炮儿》背后的原著小说是《天路》、《天绝》和《天前》三部曲。1991年、1992年的时候,这三部曲像手抄本一样到处流传。“那个小说非常好看,淘宝上能买到。”冯鑫笑着说。接下来有时间了他就去看《星球大战》,电影上映了一段时间了,但他总是忙还没有时间去看。

他喜欢《师傅》,觉得把武侠片提高了一个档次,也喜欢《寻找小糖人》,有纯真的感觉。但最喜欢的是《聂隐娘》,看了两遍。现场人好多人都睡着了,冯鑫看得津津有味。“画面真的特别漂亮,完全是大师才可以有的任性之作,要不然哪给你机会拍这么一部电影。完全是一个任性之作,他把自己对电影美的理解给你放出来了,一定会成为经典,电影史上一定会留下很重的一笔。”

向死而生

冯鑫喜欢看书,隔两三天就看一本。他还跟陈年比过,但陈年坚持认为自己看的更多。

冯鑫买了一套新版《金庸全集》,准备春节回家时看。买来后,他随手翻了一下《侠客行》,发现改动不大。只有一个细节,在旧版里,侍剑为丁珰一掌击毙,而在新版中,谢烟客救了她一命。

如果有机会重写暴风的剧本,冯鑫会选择不一样的方法吗?

冯鑫说,现在这样就很好,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但自己确实犯过一个错误。

2005年底,有投资机构找冯鑫希望投资,他觉得不需要投资就离场结束了对话。“2005、2006年,我去要钱很容易,但我当时有一个心态就是不能要这么多钱。要了将来怎么管?这其实是因为没见识。”

以前,冯鑫认为,遇到困难的时候,唯一能抓得住的东西就是回去把自己的活干好,不要依赖任何人。但回过头看,他觉得自己当时那么想,还是害怕被别人否定,被别人驳回。

如果到今天,冯鑫会怎么做呢?他说自己一定要去看事情的终点哪里,市场有多大?谁应该赢得这场战役,赢得这场战役的人他应该长什么样子,他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和资源?

“你还是白丁一个的时候,你觉得这个事也不能找更多的钱,也不能找谁来帮忙,只能自己慢慢来,这是一种误解。其实你再回想哥伦布,他们也是白丁一个,但他们一开始就准备做最大的事,找国王给他钱。其实这个世界上无论钱、物、人都是为你准备的,只要你做的事情足够有意义,足够正确。”但冯鑫认为自己之前没有那种心态,也就谈不上后悔。

如果让冯鑫选择,他希望成为金庸小说里的令狐冲,因为喜欢令狐冲那种大开大合的命运。他也喜欢韦小宝,“他就像个南方的小痞子,特别贫,我喜欢他,但不想成为他。”而2010年之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而崛起的新一批创业者中,冯鑫说自己欣赏的就属陌陌创始人唐岩,有小痞子的感觉,“特别贫,比较有趣,”有些地方很想自己。

冯鑫说,如果真的有机会能回到过去改变一些事情,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少交几个女朋友,因为那影响到了别人的命运。他开始有了越来越重的“入世”的心态,觉得自己还是在乎他人的。这可能与他母亲突然生病有关,他以前看《道德经》还有些反感佛学,现在他甚至愿意相信轮回。

他还答应了暴风同事的一个安排,2月底和一些创业者和媒体人去三亚徒步穿越雨林。“创业会让你经历很多经历更丰富的挑战和刺激。经历的越丰厚,得到的收获越多。如果你能好好的相处和加以吸收,会得到非常多的东西。最大的变化是,会变得越来越宽容,眼神会变得越来越慈祥,就会慈祥很多。”冯鑫看着记者,笑眯眯的问道,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起来透着慈祥。

但冯鑫说自己本质里不喜欢太多人的社交。语言很多,就是一个无趣的状态。最好的状态就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不话说,心灵上打坐,也会觉得有趣。比如,《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的故事就很有趣。它看起来像是游记,是作者父子二人与约翰夫妇骑摩托车从明尼苏达到加州,跨越美国大陆的故事;但又像追忆和寻找一个在柏拉图《对话录》中出现的人物斐洛特的足迹,在理性二元论中思索和挣扎。

是愿意更长久地活着,还是觉得可以随时死去?

“向死而生。就是你随时做好死亡的准备,才能更好的生活。”冯鑫回答道。

上市,让冯鑫拥有了巨大的财富,可以做很多事情。就像以前是小米加步枪,突然之间拥有了重型武器。他希望在2016年能把他的大娱乐的局布个六成,心里会有一个感觉。

“成功的故事讲到这里就可以了。”冯鑫说,当暴风上市并创下国内纪录后,关于他创业故事讲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之后的故事,是关于热爱和有趣的。

“这哥们越来越好玩了。”王峰说不知道暴风能不能做好,但感觉冯鑫越来越会玩了,“这个时代,把玩能干好了,生意也就能做好了。冯鑫是个聪明人。”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大地永远长存。

【朱晓培,微信公众号:商业与生活(xiaopeizhu8),原文刊登于《财经天下》周刊】

本文系作者 Judy·商业与生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7

  • 王君超 王君超 2016-01-31 10:37 via weibo

    诚实不丑//@钛媒体:#摘声# 冯鑫几个人和时任新浪CEO段永基一起吃饭,那时的互联网创业圈比现在更流行说话夹带英语单词。段永基说了一个单词,冯鑫没听懂,就直接问段永基那个词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很惊讶,因为一般没听懂也都装作听懂了。但我觉得很正常。”冯鑫说自己在所有的人面前都会很放松。

    0
    0
    回复
  • 史涛 史涛 2016-01-31 09:01 via android

    坚持 自信

    0
    0
    回复
  • 泓馆主 泓馆主 2016-01-31 02:24 via weibo

    要写数字。 //@周一民://@钛媒体:#摘声# 有一次,冯鑫几个人和时任新浪CEO段永基一起吃饭,那时的互联网创业圈比现在更流行说话夹带英语单词。段永基说了一个单词,冯鑫没听懂,就直接问段永基那个词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很惊讶,因为一般没听懂也都装作听懂了。但我觉得很正常。”

    0
    0
    回复
  • longlongcat longlongcat 2016-01-30 18:04 via weibo

    而我还是没装暴风影音。上一次用暴风是2005年……

    0
    0
    回复
  • 声远悠悠 声远悠悠 2016-01-30 15:48 via weibo

    上市了,恭喜,你将成为典型案例!

    0
    0
    回复
  • 相如无蔺 相如无蔺 2016-01-30 15:20 via weibo

    神经病,还真蹬鼻子上脸了...... 中国奇葩股市造就的奇葩

    0
    0
    回复
  • 智能挂饰 智能挂饰 2016-01-30 15:18 via weibo

    呵呵,呵呵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