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电视台与多个视频网站合作,动漫界扛鼎地位或将交棒中国

摘要: 今年有新现象出现,那就是中方参与委员会制度。东京台为何强推与国内视频网站合作?为何又有这么多中方公司找日方制作呢?说起中日动画合作,很多人往往还停留在日本将中期制作放在中国廉价代工的情况。

熟悉日本的朋友,都知道日本有个非常奇葩的东京电视台,因为当各大电视台都在播报地震、换选等重大突发事件时,东京电视台总在雷打不动的播动画——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东京电视台在日漫圈中的扛鼎地位。

但最近,东京电视台在国内新闻里存在感却异乎地高,这并不是因为其“最强东电传说”,而是因为东京电视台要和国内动画界有一系列联合制作、版权互换的合作:

①制作方面,有中方参与日漫的情况:25日东京电视台与爱奇艺在日本举行了《龙心战纪》的发布会,这是首部中国视频网站参与“动画制作委员会”(相当于担任出品公司)的动画。

②也有日方参与国漫的情况:如果说《龙心战纪》原IP是日本游戏,由日本制作还情有可原,那轩辕剑新作《苍之曜》由东京电视台和大宇联合制作,则显得出乎意料。

③除了动画制作以外,东京电视台2016年力推动画版权新政,不再与优土独家合作,而增加了爱奇艺、乐视、哔哩哔哩,一共与国内五家平台进行网络版权合作。

说起中日动画合作,很多人往往还停留在日本将中期制作放在中国廉价代工的情况。但到了最近两年,这种情况发生了大逆转,除了东京电视台外,还有很多日本动画公司与中国公司有了深入的合作关系,这是为什么呢?东京台为何强推与国内视频网站合作?为何又有这么多中方公司找日方制作呢?

东京台中国新政:版权费能Cover制作成本

在东京电视台的官方网站上,对选择五大平台是这样的解释。

从官网的解释上来看,选择各个平台的理由很明确,就是想把东京电视台出品的动画推广到中国尽可能多的动画受众中来。优酷土豆优势在于流量;爱奇艺的优势在于有全国最大的搜索平台——百度,作为入口;乐视优势在于有自制的手机以及智能电视的销售,能把动画作品从网络带到家庭;而b站则更清晰,是中国视频网站里获得国内核心动画粉丝高支持的网站。

其实之前东京电视台就与优土是长期独家播映的关系,如今改变战略的原因东京电视台并未给出原因,但是据业内人士分析,这是因为“东京电视台受制于目前发展模式和受众的萎缩,需要新的引擎来撬动。”包括庵野秀明在内的大量日本动画大师,都认为日本动画正在下滑期,庵野秀明甚至说,“日本动画再坚持5年就不错了。”

大师们的话并非空穴来风,因为日本出生率过低,多年保持全球倒数几名,日本观众人群在逐步缩小,很多动画原画师因为薪水过低而改行,造成青黄不接现象。另外,虽然日本动画的产值还在上升之中,但是国内市场已经处于饱和状态。

因此动画的产业转型颇为重要。

引用自《动画产业报告 2015(アニメ産業レポート 2015)》

从图上可以看到,日本大约20%的动画市场在海外,同时,中国视频网站对日本动画极为渴求,2015年1月番大热门《暗杀教室》,因各大视频网站争夺播映权最终炒高版权费,导致仅仅向中国市场卖的动画版权费就基本收回了《暗杀教室》动画的制作成本,与爱奇艺有长期合作关系的东映也在财报中也表示在中国市场良好的销售情况提升了自己的业绩。

东京电视台也是相似的思路,东京电视台旗下作品《火影忍者》、《银魂》等属于长线、大热门作。如果是独播,会因篇幅过长一家视频网站无法高价承担,因此将旗下作品分销给五个平台,不但赚到钱了,还能够进一步扩大受众,增加在中国的市场。

中国动画,为何爱找日本联合制作?

《雏蜂》登陆日本网站;《从前有座灵剑山》由Studio deen制作,并在部分日本电视台播映;B站即将推出的动画《影斗》,其监督为《银魂》监督高松信司;A站将推出名为《A站药丸》的新作,由神风动画制作;还有《轩辕剑之苍之曜》由东京电视台制作;以及现在爱奇艺参与委员会制度的《龙心战纪》——大量国内资本与日方一同开发动画作品,这是什么原因?

1.中国动画,问题在中期

这两年是IP快速爆发的时代,大量原本属于漫画、游戏、或者小说的IP正在被改编为动画,还有一大批原创作品也在制作之中。前期大爆发的同时,中期人员却并没有爆发性的增长,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动画,尤其是二维动画的中期工作人员,是没办法突然之间养成一大批的,再加上奥飞收购了一批中期公司,导致了国产动画更难找到中期团队。蒲蒲壳动画CEO陈思羽说,“目前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没有那么多团队能做。”

国内中期团队紧缺的时候,很多公司就将目光放在了外国,华映星球CEO胡劲松向娱乐资本论表示,“现在外包的中心在北美,在南美,墨西哥。”而蒲蒲壳CEO陈思羽则说他们合并了朝鲜的团队。绘梦动画CEO李豪凌说和日本、韩国的一些外包公司有合作。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外包团队,已经成为中国公司普遍的选择。

2.日本动画有着独特的中期优势

日本二维动画的工作水准是世界顶尖级的,以吉卜力为例,吉卜力工作室的动画不用CG技术,全部手绘完成,每部作品需要四五百名工作人员,而他们每人每周的工作量只有5秒,这意味着效率虽低,但是画面质量是无话可说的。绘梦动画李豪凌说,日本动画的优势在于,日本动画的流程特别好,所有工作人员都是流程线上的一个零件,不会错一丝一毫。

多年看动画的人也会有这一经验,如果某集动画画面质量突然降低,那么会去片尾制作名单看看,一定有中国或者朝韩外包团队的身影。

3.日元贬值、人民币升值

日本动画多年来制作费用不增反降,维持在1000万日元/集的价位,《火影忍者》这样的动画费用稍低,大约是800万/集,高的也有超过2000万/集的业界良心。

但总的来说,日本动画的成本是基本没有提高的,据华映星球CEO胡劲松所说,日本和海外的代工费有差距但不大,基本都是2-4万一分钟。2015年,日元仍在贬值之中,创了13年来的新低,于此同时,人民币相对日元却在升值之中。因此,中国“买买买”的政策能够在日本动画市场里同样奏效。

4.日式制作有助于宣传

据艾瑞咨询的资料可以得知,中国二次元用户绝大部分都是因为日本动漫而入二次元这个坑的,因此日式风格作品、日式画风对他们而言有着先天的诱惑力。他们更喜欢也更习惯看带有日本元素的作品,比如《雏蜂》,有大量粉丝在有中文配音版的情况下选择看有人气声优花泽香菜、立花慎之介配音的日语版。

日本制作作为噱头也能吸引国内观众,比如曾制作过《吸血鬼骑士》、《Fate/stay night》 、《黑塔利亚》的studio deen,这家公司担当制作的《从前有座灵剑山》自然会给观众带来期待值。

动画制作委员会制度,将成为中方新趋势?

在中日之间,动画作品合作现在已经有很多了,从前期到后期很多公司都有不同程度的合作。中国出钱,日本出力的例子也有不少,但是今年有新现象出现,那就是中方参与委员会制度。

日本动画的制作委员会制度是制作动画和电影的一个独特方式,是为了分散风险而产生的手法。在过去,参与这一委员会的主要出资方包括电视台、DVD销售公司、制作公司、出版社、广告代理商、玩具公司,在亏损时自然要自负盈亏,但是在有收益出现时,可以获得全部的衍生利益。

爱奇艺也想在自身战略和IP开发上做出调整,此番参与《龙心战纪》的动画制作委员会,是爱奇艺动漫创投事业部和游戏事业部主导,就是为了在动漫商业布局、盈利模式上获得大头,这与爱奇艺之前的自制剧一样,是全产业链开发。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这一举动如果能实现大规模盈利,想必在未来数年内会有一批利益相关公司参与到动画制作委员会中来。

日本动画界的大神庵野秀明曾认为,日本动画将在5年崩溃,同时他也说,动画虽不会消失,但全球创作中心的宝座,将转移到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

从上述的例子中,或许我们已经能看到一些蛛丝马迹,日本原本骄傲的动画产业,开始为中国作品制作,中日联合制作动画进入日本电视台,也有中国资本进入日本动画制作核心……似乎预示着亚洲动画的霸主之位正在这两个国家之间逐步交接。

【钛媒体作者介绍:文/陈瑾昕 策划:吴立湘​】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