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机器人成为我们的朋友,你我间的社交关系还会一如往常吗?

摘要: 会说话的Hello Barbies和性爱机器人引起了不少的争议,人们最大的担忧是:她们如此逼真,还会说话,会不会破坏真正人类间的关系?

                                                          Roxxxy性爱机器人 | 图片来源:Yahoo

会说话的娃娃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美泰在1959年就推出了会说“I love you”的凯西娃娃。1962年,在美剧《The Twilight Zone》第五季的Living Doll中,美泰的蒂娜娃娃对贫穷的父亲Erich说:“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干掉。”简直把他吓破了胆。

早前,美泰与人工智能公司ToyTalk合作推出了一款人工智能娃娃Hello Barbie,这个芭比娃娃配备了语音识别软件,有上千组预先输入的台词,可以连接Wifi,和孩子实现无障碍对话。同时,美国True Companion公司(曾推出性爱机器人Roxxxy)的Douglas Hines和RealDoll公司的Matt McMullen展开合作,计划推出新一代可实现交流的性爱机器人。

虽然人工智能芭比和性爱机器人看起来大不相同,但它们的性质是相似的,都定位为人类的“朋友”。

美泰给Hello Barbie打的广告语就是“一位真正的朋友”,因为她可以“倾听和理解用户的喜恶”。美泰的芭比娃娃通过ToyTalk的技术可以记录和归档用户对话内容,形成参考内容,建立个性和连续性的对话。

True Companion公司的网站把Roxxxy宣传为“你的密友,陪你说话,感受你的触摸”。

然而,Hello Barbies和性爱机器人却引起了不少的争议。人们最大的担忧是:她们如此逼真,还会说话,会不会破坏真正人类间的关系?

父母担心,如果孩子痴迷于一只会说话的芭比,会不愿意和真实的人类交谈;女性担心,这种逼真的性玩偶会取代她们在丈夫心中的地位;记者Nikos Yiannopoulos在文章《性玩偶:女人为什么要恐慌?》中写道:“当有一种低成本的东西可以替代女人,不唠叨,不费钱,又安全,我想正常的男人都是愿意尝试的。”;工程师David Levy在他的书《与机器人的性和爱》中预测道,2050年,美国马赛诸塞州将成为首个人与机器人婚姻合法化的地方。

在英格兰,担心人造女性会取代人类女性的恐慌更大,甚至还有为此发起的禁止性爱机器人合法化的运动。英格兰德蒙福特大学的人类学家和伦理学家Kathleen Richardson联合瑞典舍夫德大学的Erik Billing博士发起了一场反“性爱机器人”运动,他们担心性爱机器人会将女性物化,扰乱男女之间的关系和同性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人工智能芭比娃娃和性爱机器人引起人们如此非议呢?

太过完美

                                    《复制娇妻》中的太太们都是美丽的机器人 | 图片来源:Yahoo

人工智能芭比娃娃和性爱机器人是新技术创建出来的完美女人,是历代人们所共同期待的。2004年上映的电影《复制娇妻》就讲诉了这样的故事,女主角乔安娜(妮可•基德曼饰)一家四口搬到斯戴佛美丽的郊区生活。不久却发现邻居太太们一个个都是卑躬屈膝、千依百顺的复制机器人,有钱的丈夫们为了使自己的妻子变得完美,不惜通过高科技使她们变成机器人,彻底地扼杀掉她们的人性,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她们已经死了。

2015年大热的美剧《真实的人类》中的机器人Anita堪比人类,她不仅是一位厨艺精湛的保姆,并且脾气十分温和,具有人类的同理心,是当今机器人专家眼中照顾儿童和老人的合格监护人。

True Companion公司在网站上为新型的Roxxxy性爱机器人打下广告,称她们是“完美的伴侣”,虽然她们不像《复制娇妻》中的机器人一样会做家务,但其他一切都可以做到。RealDoll公司的Matt McMullen表示,性爱机器人永远也不可能代替女人。

True Companion公司的Hines认为,性玩偶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去替换人类,而是补充,作为已故或离开的人类的替代,补充她们在人类关系中的位置。但Hines也指出,性爱机器人堪比人类女性是因为她们愿意做任何事,“性爱机器人可以随时满足你的需求,但你的女朋友和妻子就不一定那么配合了。”

美泰的Hello Barbies拥有成年女性的完美的身材比例和精致漂亮的脸蛋,她们身穿各式各样的时装,用时尚和科技告诉年轻女孩们,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极客和时尚达人。

芭比的创造者Ruth Handler在曾在书中写道,起初,她担心小女孩们会被过分美丽的娃娃吓到,但随着时间流逝,设计师们紧跟潮流,把芭比设计得愈发美丽,小女孩们并没有被吓到,反而很喜欢。但父母们担心,芭比娃娃的身材纵然完美,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他们担心这会被小女孩们当成范本。

安全性有待考量

  虽然Hello Barbies储存的对话记录可以删除,但还是引起了父母们的担心 | 图片来源:Amazon

另一方面,人工智能芭比和性爱机器人涉及隐私。ToyTalk公司的技术会通过Hello Barbies来记录孩子们的讲话,促进产品研究和语音识别功能改善,父母们担心这会触及隐私。但美泰已在其在线隐私声明中表示,该公司致力于生产安全的芭比娃娃,适用于政府标准和儿童隐私保护法案。同时,父母也可以根据他们的需要删除储存在芭比体内服务器的对话记录。

随后,安全公司Bluebox Security和独立研究员Andrew Hay发现Hello Barbies附带的应用程序存在漏洞和安全问题,孩子们的谈话可能会被黑客入侵,并基于ToyTalk的云计算服务器进行实时通信。美泰随后发表声明说,如果Hello Barbies的数据库被黑客攻击,他们将会立即采取响应和措施,并评估事件性质采取适当的法律行动。这份声明是否能减轻父母的焦虑还有待观察。

影响正常社交

Roxxxy的会话能力在短期内还是不能和人类女性匹敌 | 图片来源:Yahoo

另一方面,人们担心人工智能玩具和性爱机器人会对人们的社交能力产生影响,担心Hello Barbies会破坏孩子们的想象力。孩子们通常会根据想象力来产生一些十分有意思的对话,但人工智能可以理解吗?ToyTalk相关程序的编导Sarah Wulfeck表示,Hello Barbies倾向于关注孩子们生活中的核心主题:时尚、家庭、学校和有益,且根据孩子们的喜好给出建议,并且会告诉孩子们朋友和家人对他们的担忧,引导孩子去理解身边的人。

性爱机器人的对话则更加细致。Hines给出的一段视频演示,Roxxxy性爱机器人通过语音识别和画外音记录用户的言行,进而产生基本的简单对话,通常话题涉及男人们喜欢的足球和汽车等。如果和她进行身体接触,她则会十分给面子地回答:“噢!我太兴奋了!”如果用户想跟Roxxxy聊聊家常:“你今天过得怎么样?”她则会十分客气地回答:“我很好呀,你呢?”Hines表示,除了一般的谈天说地,她们有时也会说“我想你吻我”这样调情的话。

在一次采访中,Matt McMullen向记者表示,几年内要给RealDoll的性爱机器人赋予人工智能和会话能力并不容易。虽然性爱机器人提高了男性对性爱的幻想,但性爱机器人蹩脚的对话能力可能会让他们失望。

伦理学家Kathleen表示,如果不加控制,“恋机器人癖”将在未来50年的时间里成为普遍现象。一些权威的机器人伦理学者警告说,人工智能芭比娃娃和性爱机器人会让女性和儿童进一步遭到物化,已经在遭受性剥削的那些人将受到更多的“非人”看待。

人工智能芭比和性爱机器人并没有在反对的声音中倒下,我们可以Say No,但却无法阻止技术发展的步伐。

【文章由钛媒体作者黑匣独家编译自huffingtonpost】

本文系作者 黑匣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黑匣
黑匣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