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玩”众筹,似乎没那么容易

摘要: 中国移动玩众筹,玩的是情怀;中国联通玩众筹,玩的是营销;中国电信能玩“爱WiFi”众筹吗?

2015年12月15日,中国电信正式推出“爱WiFi”产品。对于这款继中国电信光宽带数据网和移动通信网之后的重量级产品,中国电信的重视可见一斑。

首先,选择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举办期间,在举办地乌镇举行“爱WiFi”产品发布会。其次,从产品属性来看,它是直接面向客户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公共网络服务及应用创新平台。第三,从运营模式来看,它将通过众筹共建、合作共赢、价值共享等全新的商业和服务模式,来吸引和聚合社会力量拓展WiFi网络覆盖,以融合开放、创新共享的模式运营。

且不去推论中国电信将围绕“爱WiFi”,怎样进行平台规划和改造,怎样进行服务和应用创新,怎样进行规模宏大的商业和服务运营模式布局,单就其中的一个词“众筹共建”,结合运营商玩众筹的经历和特点,来回答一个问题:“爱WiFi”能不能玩众筹?

运营商“玩”众筹,用一个“玩”字似乎不太庄重,但运营商的众筹,的确是从“玩”开始的,而且其中“玩”的成分一直较大,更何况如今“玩”并不全是贬义,有实力且会玩的反而会被认为更加亲民。好吧,就暂且称为运营商玩众筹吧。

中国移动最先玩,玩的是情怀

 “众筹”一词翻译自国外crowd funding,即大众筹资或群众筹资,其基本构成是发起者、支持者和平台三要素,根据业务类别,主要分为债权众筹、股权众筹、产品众筹、捐赠众筹等几类,后来又出现了筹资单笔额度(常为1元)和总额(一般不高于1万元)均较小的“轻众筹”。

各类众筹设定了不同的申请、审核、投资、回报等规则。2014年,众筹随着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的发展开始火热,运营商也顺应潮流玩了一把。其中,中国移动的无线音乐基地(现中国移动咪咕公司五大业务之一)开了运营商玩众筹的先河。

2014年4月,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在淘宝众筹平台发起“咪咕音乐现场成都站——徐良音乐会”众筹,目标是在4月23日之前筹集到10万元,支持人可根据不同投资额,获得不同价位的音乐会门票和“手环+荧光棒+海报”大礼包,以及签名专辑、集体合影照等。

此后,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又连续成功发起了徐良、汪苏泷、冷漠和崔子格、“回音哥”等人在多个城市的音乐现场会众筹,每次筹集的金额多在3到5万元,支持者多在百人左右,筹资目标达成率也基本“控制”在刚超过目标(唯一一次目标达成率超过4倍的,是因为筹资目标只有1万元)。

2014年10月,中国移动玩音乐众筹以咪咕音乐年度盛典达到顶峰。

2015年4月,中国移动物联网公司在淘宝众筹“找TA智能定位电筒”产品,获得成功。

此后,中国移动咪咕公司旗下的咪咕视讯公司,在8月份为其咪咕影院发起“1元免流量,看大片”产品众筹,获得9590人支持,筹资14.6万元。

从无线音乐到物联网,中国移动主要推出的是针对细分客户群的文艺活动和产品众筹,筹资金额不大,参与人数不多。再到咪咕影院,虽然参与人数接近1万,但是以降低产品单价为前提。总体来看,不差钱的中国移动,玩文艺和产品众筹,主要玩的是情怀。

中国联通跟着玩,玩的是营销

如果说中国移动玩的是真正的众筹,那么,跟随而至的中国联通,无论是其所谓的终端众筹,还是校园产品众筹,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众筹,而是借众筹的概念在做营销。

2015年6月底,中国联通在河南郑州举办了“中国联通低价终端众筹现场会”,此会议的目的是按照“公开选型、按量定价、销量承诺、统一宣传”的原则,进一步落实中国联通终端市场策略,通过精选产品,聚焦上规模,践行“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实现产业繁荣发展。当然,这个会议最吸引人眼球的,是“终端众筹”。那么,终端众筹怎么开展?

首先,众筹平台是中国联通的终端电子商务平台沃易购2.0,发起者是低端(600元以下)终端品牌厂商,支持者是中国联通各省分公司和主要渠道合作商。众筹三要素具备,但让人疑惑的是,中国联通既是平台,又是支持方。

其次,中国联通集团制定众筹规则,组织终端品牌厂商参与众筹报名,并宣讲其近期已上市或即将上市的产品,制定价格体系及销售策略(众筹条件),完成众筹发起。

第三,支持单位按照“公开选型,按量定价,销量承诺,统一宣传”的原则进行投资,开展众筹活动。

最后,平台根据投资情况,选出成功项目,并要求支持方根据规则认领终端数量,同时要求终端品牌厂商兑现其在众筹规则上的承诺条件。

归根结底,中国联通的终端众筹,是用沃易购平台,解决了终端供需直接对接的问题。所以,当中国联通通过一次低价终端众筹,就采购了400万部终端,交易金额近20亿元时,它对业界和产业链的确产生了强大的震撼力。

2015年8月,中国联通推出了三款“沃派+”校园专属套餐产品,包含超大定向流量及会员特权。这一次,中国联通采用的众筹路数与终端众筹一样。不同点主要有两个,一是推出的产品,它是与互联网应用公司、终端公司深度合作的专属套餐产品,这是主要亮点;二是支持方,主要是各省联通的市场营销人员(代表联通的校园用户,其实并未投资)。关于联通校园产品众筹就不多介绍了。从上面的叙述可以看出,中国联通“众筹”的目的是做营销。

稳健的中国电信,能玩众筹吗?

众筹的情怀被中国移动玩了,营销被中国联通玩了,那么,中国电信玩什么?就回到本文开头的“爱WiFi”了。

根据中国电信的规划,“爱WiFi” 将建成千万级热点规模,这是什么概念?仅就WiFi热点建设而言,1千万个热点至少需要百亿元级的设备投资,而由此带动的网络改造优化投资、互联网内容和服务投资也会在百亿元级。如果这些百亿元的投资,主要通过众筹来实现,那绝对是史无前例的“玩大的”众筹,必将书写中国的众筹发展史。

2015年6月15日,中国产生了迄今金额最大的股权众筹项目——WiFi万能钥匙。在两周筹资期限内,其认购额超77亿元,超募237倍,认缴额6500万元,刷新了三项“中国纪录”。此众筹项目不仅证明了WiFi产品仍然是资本市场上热得发烫的热点,直接增强了中国电信“爱WiFi”众筹的信心,而且其众筹平台在设计股权众筹方案、公司估值等方面,提供了很多值得借鉴的思路。

如果展开想象,中国电信“爱WiFi”也采用股权众筹,那必定会在筹资额度、股权出让份额、投资方数量等多个方面,书写股权众筹新的历史。

但是,中国电信能玩“爱WiFi”众筹吗?

从目前的相关法律来看,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我们建立一个推论的前提条件:中国电信“爱WiFi”如果要众筹,一定会是股权众筹,而不会是产品众筹、债权众筹等其它的。这是具备一些众筹知识就能做出的判断。

那么,“爱WiFi”为什么不能股权众筹?

第一,中国电信没有资格进行股权众筹。根据2015年7月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第九条,“股权众筹融资方应为小微企业”,仅这一句话,就把包括中国电信在内的三大运营商挡在了门外。

第二,股权众筹只能是小额融资。我们假设《指导意见》去掉了小微企业的限制,接着再往下推演,中国电信“爱WiFi”股权众筹,还会受到什么制约。

还是根据《指导意见》第九条,“股权众筹融资主要是指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股权众筹限定为“小额股权融资”活动(“小额股权融资”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指金额小,一种指股权小)。

那么,多大的数额才算是“小额”,多少股权算“小额股权”?《指导意见》并没说。如果“爱WiFi”要股权众筹,一定会是动辄上亿元、十亿元级,甚至是上百亿元级的,肯定不会是小额;但如果把这数十亿元与中国电信2200多亿元的注册资金相比,说它是“小额股权”一点也不为过。说到底,股权众筹只能小额融资。

第三,我们再假设对中国电信而言这几十亿元的融资算“小额股权”,在此基础上再推演一步,怎么实施。这里又至少会有两个大槛:一是平台。根据2014年12月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同一众筹项目不得在两个平台同时众筹(这一条似乎是废止了,但没有明确文件依据);根据《指导意见》,“股权众筹融资必须通过股权众筹融资中介机构平台(互联网网站或其他类似的电子媒介)进行”,如果几十亿元的融资在一个平台上实施,那对平台的能力绝对是个大考验。毕竟,目前国内最大的股权众筹平台,一年的筹资额累计起来都没超过10亿元;二是投资方。几十亿元的融资需要多少个投资方?粗略一算,应该是在万一级的数量级吧。那么,“爱WiFi”众筹如何设计众筹方案,如何组织实施,以及如何运作、如何盈利,每一个问题都是极大的看点。

推演到此,不得不心有不甘地承认:在今天的条件下,中国电信不能玩“爱WiFi”众筹。

我们设想中的一出好戏不得不嘎然而止。

其实,中国电信高层领导的水平是真高,前面那个词叫“众筹共建”,众筹行不通,共建总可以吧。鉴于中国电信多年来已经有引入民营资本共建通信网络的成功经验,在共建“爱WiFi”上,也不会有大问题。

在互联网金融的风暴面前,还是稳健一点好。对吧?(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李祖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祖鹏
李祖鹏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