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躺枪”快播案,难道腾讯就真的“清白”?

摘要: 快播案件的审理,腾讯被认为是最大的受益方,原因在于快播辩护方称“显示是乐视网投诉的”,甚至腾讯公关掌门人张军都发出感叹“终于长舒一口气”。

昨日快播案件的审理(详见钛媒体报道《【持续更新】“快播涉黄案”庭审第二日:聚焦于鉴定淫秽视频的鉴定人是否有资质?》《快播被抓因乐视举报?贾跃亭微博遭网友声讨》),腾讯被认为是最大的受益方,原因在于快播辩护方称“国家版权局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是乐视网投诉的”。这一信息已经披露,就立马激起民愤,“原来举报快播的不是腾讯而是乐视……”甚至腾讯公关掌门人张军都在微博上贴出文字直播截图,并发出感叹“终于长舒一口气”。

但是,似乎事实并不如此。百度搜索一下关键词“马化腾 快播”,第一条新闻就显示出来马化腾曾经在两会期间的媒体见面会上公开对投诉快播事件进行过回应,而再仔细看一下,乐视网的投诉是由国家版权局处理的,也就是说,乐视举报的只是侵权行为,而此次审理的是快播传播淫秽内容。

两点皆可以证明,腾讯与快播被封并非毫无关联。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腾讯公关仍旧对此事进行引导,试图将火烧到乐视身上。

如果说腾讯举报快播还算是一件商业正确(快播为360投资且与腾讯视频有竞争)但有违民心的事情,那么此次腾讯的做法,就可以用“卑鄙、短视、小人”来形容了。既然做了为什么不敢认?既然都承认过,为什么还要假装清白?做没做过自己不知道么?王欣难道永远不会出来,真相永远不会有大白的那一天?

实际上,腾讯对外的公司形象,向来都喜欢“抖机灵”。腾讯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利用信息误差,将民愤推到其它人身上,这与之前阿里缩招,腾讯立马声明会扩招,百度停止社招,腾讯立马站出来幸灾乐祸是何其相似。我不敢相信这是中国排名前两位的互联网大鳄所作出的事情,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真相只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让人更加不敢想象的是,腾讯玩的那点“机巧”竟然真的能够骗到那么多媒体。南都、华西都市报等等很多你耳熟能详的“权威媒体”,尽然在第一时间发文,为腾讯“清白”、乐视“有罪”鼓吹呐喊。

想不通,但凡有一点点认真、但凡有一点点判断,都不会冒然发出如此的文章,因为虽然传统媒体下滑明显,但下滑的只是其影响力,而并非是权威性。难道为了一个标题党、为了一个阅读量、为了一个关注度,就能够真的放下传统媒体那仅存的权威?

我不是记者,所以我不敢去批判作为一个记者应该有的职业素养;我也不是侦探,故也不敢去贸然揣测这些媒体是否拿了腾讯的好处;我更不是一个历史爱好者,去挖出祖坟,抛出在当时互联网还并不发达、信息还未像如今如此透明的时候,媒体们利用自己的“喉舌”做了多少昧着良心的事情,而因为这些事情又改变了多少我们原本应该健康的认知。

吴晓波在年前的时候悠然长叹,媒体正在经历“空心化”的时代,彼时的我们,还未能如此信服,毕竟传统媒体的权威仍在、气节仍在。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狠狠的一巴掌扇了过来。这样一个轰动全国的大事件,没有我们预想中的彻底调查、没有内部人士爆料、没有权威法律人士分析……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副抛开分析、抛开认知、甚至忽略是非、对标题党充满渴望的苟延残喘的景象。

如果是这样,传统媒体的败落也实属活该。

或许是受到腾讯和媒体的诱导,群情激奋的人民群众迅速将火气撒到了乐视身上。好吧,容我们暂时忘记乐视举报快播是在2013年11月13日,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乐视网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向快播等公司提起法律诉讼。毕竟时间太久,这实在算不上什么大的新闻。但是,难道群情激奋的群众,这么快就忘记了在2015年初马化腾的回应了?

有人说,这是“轻阅读”时代人们的通病,快速的生活节奏让大家已经可以进化到只用看文章标题就可以进行评论……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们不敢想象,如此下去,人们会到底还能够留下多少对是非的判定——人们只是凭借一个大致的印象去判断一个事实,而这个大致的印象很可能也是一个标题党带来的错误说法,那么循环往复,整个世界的认知就真的太恐怖了。

更加惊为天人的是,如果说人们将矛头对准乐视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乐事无辜受到牵连那就实在是让人想不通了,乐事贴吧、微博等等,已经成为大家集中发泄的对象,类似于“一个卖薯片的,干嘛要举报人家快播”的评论处处皆是……这种情况,我只能去善意的揣测,大家都只是抱着一个“娱乐至死”的目的去找乐事的“麻烦”。因为如果大家真的是认真的,那真的要怀疑我们是否还属于智慧文明。

但是,即便是抱着“娱乐至死”的想法,那么这就真的值得称赞么?在我的价值观里,任何东西,都应该是以“三观正确”为前提的。比如说,公司为了博头条,总不能让全体员工裸奔;腾讯为了转移注意力,就昧着良心说话——抱歉,又提到腾讯了。而现在,针对乐事的全民娱乐,大家似乎只记住了娱乐,而忘记了正确……我不敢说这是现代人的一种价值观的扭曲,但是我可以说的是,如果情色内容属于毒害青少年的话,那么不分是非的娱乐至死那就真的属于扼杀未来的毒瘤了!

真是恐怖的全民娱乐至死!

关于快播,不论快播是否涉及主动传播、知情不作为、提供淫秽视频下载以及最终是否有罪,我们只能选择尊重、相信和服从法律法律的判决,因为这里最起码还算是有着相对的公平。所以,关于快播是否有罪,我笃信互联网公平、分享,笃信平台无罪、技术无罪,笃信最终会有一个正义的裁决。

但是,从今天的庭审来看,让我想到一个段子,为什么孙悟空大闹天宫时天下无敌,而取经时却连几个妖怪都打不过,原因就是以前孙悟空属于编外人员,取经后有了编制出工不出力。换到此情此景,我们再一次见识了这种编外和编内的悬殊。

有人阴谋论的说,公开审理都是演戏、安排好的,这一点我不相信。因为以今天控方拙劣的表现和辩护方出色的发挥,很难想象有人在排戏的时候把自己塑造的如此愚蠢,对手戏却如此伟岸。

还有人说,这场官司不论法院最终如何判决,快播和王欣都已经输了。给出的理由是,就算最终官司打赢,快播已经被查封的事实无可更改,快播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故事很难再次上演,而王欣等几个高管已经被拘押两年,按照国家法律赔偿,按城市居民的最低标准,每个月也就几千块钱,这对于他们来说……王欣现在唯一所坚持的,只不过是为自己而战、为尊严而战、为互联网而战。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法律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王欣值得全互联网人拥戴。

更为恐怖的是,有“预言帝”对此次审理结果进行预判,目前检方的判决诉求是对王欣等高管处十年以上甚至无期的判罚,同时处以罚金,而辩护方打的一直是无罪判决,考虑到王欣已经被关押两年,快播已经被封查的事实,所以最终的判决结果是,王欣等高管处3年有期徒刑,并进行少量额度(几十万顶多几百万)的罚款。

这样的话,打完官司,因为已经拘押两年,回去再等几个月就放出来了。“预言帝”给出的理由是,这样所有人都最省事,检方省事,毕竟比判王欣更重要的是维护权威,法院省事,不用来来回回的辩论,王欣省事,如果一直搞不清楚,很可能一直被关押,不知何时方休……我想说的是,但愿这不会是最终的事实,因为如果真是这样,公权当立于永远不败之地。

但愿最终的真相不会那么“可怕”!!!

本文系作者 杨君君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杨君君
杨君君

自媒体作者(欢迎关注我的微信是:杨君君杂潭)

评论(7

  • 钛pDHwS8 钛pDHwS8 2016-01-10 12:41 via pc

    此文篇文章的作者是不是乐视的狗腿?写的这么牵强附会的,事情都清白了,还把屎棚子往小马哥身上扣,可悲!

    1
    0
    回复
  • 蒋方周 蒋方周 2016-01-09 18:02 via android

    有嫌疑

    1
    0
    回复
  • 史涛 史涛 2016-01-09 15:54 via android

    都有份

    1
    0
    回复
  • 钛帅了 钛帅了 2016-01-09 15:39 via iphone

    虽然常说商业竞争是公平的,但是通过举报甚至污蔑对手,相互撕逼的手段在中国已经见怪莫怪了,不去想着怎么去提高自身核心竞争力,创新力,诺大的公司应该感到惭愧了,看来中国这些企业离国外差距还是很大的

    2
    0
    回复
  • 钛ixe8s5 钛ixe8s5 2016-01-09 13:18 via iphone

    腾讯倒闭举国安定

    5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6-01-09 10:38 via iphone

    能别发这么机关的文吗…

    1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6-01-09 10:02 via android

    喊不喊都没有用,快播只是平台。被当成了儆猴的鸡给杀了,没有给快播一点的改过的机会,马云和王健林都给了腾讯的微信一次机会(公众号的事平台你能跑的了么,这个和那个有什么区别),却没有人给快播一次机会,快播的老总都是很平凡的人,是大众的代表。很多事情可以商量的事,都不是事,并且可以合作的事。作者有一种误导性的话,腾讯说过狠话,做不做我们真不知道。就像一个案子,有人放了句狠话,他就是杀人凶手么,就是他能得到利益又如何,最多是疑犯,但有人却直接动手了。

    4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