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中毒已深,手游怎么解毒?

摘要: 消费IP,而不是创新或创造IP,成为手游领域发展到一定时刻必然爆发的顽疾。怎么解毒呢?曾经在端游和页游时期分别中过IP毒的游戏行业,并非手足无措。

消费IP,而不是创新或创造IP,成为手游领域发展到一定时刻必然爆发的顽疾。怎么解毒呢?曾经在端游和页游时期分别中过IP毒的游戏行业,并非手足无措。

在2015年,从影视剧、音乐乃至广义的体育和体育中的小众门类电竞,整个文化创意产业都传染上了“IP综合征”,并陷入极度狂热的地步。而这一“病症”最早的发作领域——手游产业,却遭遇了大面积寒冬。

巨人网络总裁纪学锋的判断是90%甚至到99%的游戏内容提供商没法活过2015年。而乐动卓越CEO邢山虎的观点更为激进,他认为两年之内,现有的一万多家游戏内容提供商最后存活率仅有0.04%。

都是IP惹的祸吗?至少,IP+游戏=成功这个公式是绝对错误的。

近半数手游都有IP基因

IP(版权)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走俏,当时一部热门网络小说的授权价格仅约百万元,如今最高已达5,000万元。而最开始的买家,就是手游行业。

据泛娱乐数据服务商DataEye公布的2015年10月数据显示,新上线移动网游使用IP的比例约48%。普遍IP化,俨然已经成为了手游行业的一个必备关键词。而与2015年开始猛烈跟进IP的影视业公司主要关注网络文学、在线视频平台纷纷收购体育赛事转播权不同,游戏产业对IP的关注度,更多地集中在动漫之上。

游戏厂商之所以关注动漫IP,是因为这些动漫本身就有一定的用户基础,可以很快为游戏带来稳定的用户量,更重要的是,改编成本身就有动漫风格的游戏,会更加简单

根据《2014年度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2014年手机动漫游戏的市场规模达到230亿元,较上一年度增长约一倍;2015、2016年将超过300亿、400亿元,如此巨大的衍生品市场,对目前急需用户的手游产业而言极具诱惑。

与之伴随的,则是第一波次对动漫资源,尤其是日本动漫授权的争夺,随后《航海王》《火影忍者》《圣斗士》《灌篮高手》等一大批国内玩家耳熟能详的动漫作品被改编成手游。

随着动漫IP的瓜分殆尽,更多的游戏公司开始将目光投放到需要进行再创作的网络文学和热门影视剧之上,最终,IP手游呈现出三大类来源:其一是,端游的顶级IP,《梦幻西游》《热血传奇》就属于此类;其二是来自于影视剧,如《花千骨》《琅琊榜》等;其三是小说、动漫,比如《火影忍者》《秦时明月》《名侦探柯南》均属此列。

有IP的手游下载转化率是无IP游戏的2.4倍,收入是无IP游戏的两倍。IP在用户引导初期具有不可估量的经济价值。“这一业界共识,也极大地抬高了IP的市场需求量,更使得IP授权的价格翻了3倍不止。”业内人士指出:但是一旦你去掉IP的光环,比如说只看卡牌类游戏,你会发现,它们根本没有本质的区别。更多的玩家玩游戏,只是因为他们需要找到一个情怀,或者用更通俗的话语来说,这就是粉丝经济。

在这种状态下,消费IP,而不是创新或创造IP,就成了手游领域发展到一定时刻必然爆发的顽疾。

游戏公司遭遇寒冬

此前,在政府大力扶持下,成都曾经号称是“千游之城”,拥有1000家游戏公司,游戏创业成为风潮。但是产业链不牢固、人才相对缺乏和与游戏行业较为脱离的情况,让成都的游戏公司倒闭情况严重。据成都媒体估算,目前活下来的游戏公司不到100家。而在北京,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导致这一状况的一个根本原因是巨头已经在手游领域形成了垄断,据媒体报道,腾讯、网易两家公司2015年第三季度手游收入之和超过88.4亿,两家公司的占比就超过了市场的60%。而国内整个前15的游戏大厂几乎拿下了超过90%的移动游戏市场份额,畅销榜前50的产品拿下了App Store游戏收入近80%。

拥有庞大资金池的巨头们,恰恰是IP主要拥有者。如腾讯,早在2013年初拿下《火影忍者》《航海王》(海贼王)等11部集英社旗下的著名漫画的授权,金庸作品的游戏版权也已被搜狐畅游和完美世界购得。这些举措,恰恰掀起了第一轮的IP抢购风。

“但更重要的是,因为抢夺IP,耗尽了大量创业型中小微手游公司的最后一滴可以流动的资金之血。”业内人士指出:

“巨头恰恰就是用这种资本游戏,塑造一个个IP神话,来引潜在的创业型公司入毂。让他们把本来不多的资金,投放在购买IP上,而非进行创新研发。最终在IP红海中一个个沉没。”

这种阴谋论的论调是否成立,不得而知。但这一幕IP抢购风,却实实在在地从手游一步步地刮向了影视、网络音乐和在线视频等诸多领域,而一个个用天价构筑起的IP壁垒,也让众多创业者为之却步

与此同时,在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组织专家对2013年至2015年北京游戏出版物进行审读过程中,专家发现,三国、西游等老牌IP数量正在下降,随着游戏市场的日趋成熟,简单套用三国、西游IP的时代已经过去。知名IP改编成为新趋势,如《甄传》等。

而这一趋势,让过去端游时代一部西游加一部三国就养活半数游戏公司的状况发生了质变。也让创业型游戏公司只能更多地选择用购买IP的方式,来打开自己的生机。

向死而生的状况下,必然导致大量公司的出局。而且拥有IP依然未必能活。

事实也是如此,如《灌篮高手》《圣斗士星矢》等系列均被改编为手游,但是这些经典火爆的作品在上架后,并未出现井喷式的下载量以及较高的排名,大量爆款游戏,反而不是源自IP。

大量IP,其实只是被囤着,用来提高估值或者遏制对手。这一幕恰恰在后续爆发IP热的产业里均有体现。

如何解IP的毒

对于最早在手游中热起来的日本动漫IP为何在玩家中不火,业内有一个观点值得参考:日本的游戏玩家更注重游戏的操作性及文化内涵,具有极强自由度的游戏,将会被更多人所认可,而中国游戏研发的固有思路则是简化游戏操作流程,而从PK、属性等方面带给玩家更多快感。

其实这一观点,并不仅仅适用于日本动漫IP,也同样适用于其他被改编为游戏的IP类型。对于国产游戏研发思路乐逗创始人陈湘宇曾埋怨为:“目前国内大部分用户还处于休闲游戏状态,用户玩游戏不是沉浸在游戏剧情中,而是消磨时间。”

恰恰是这样的思维,导致了国内手游企业对于IP的认知本身就有偏差。诚如漫威前主画师Walter McDaniel所言:“真正的IP是可以永久存活的。中国目前的IP还不能叫做IP,只能叫品牌。”

一些改变也在孕育,如2015年春夏季在优酷土豆上播映的大热网剧《仙剑客栈》,其本身脱胎于经典角色冒险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和同名经营类单机游戏《仙剑客栈》,并有早前大热的《仙剑奇侠传》连续剧为之背书,而顺势推出的手游版《仙剑客栈》,尽管被不少仙剑迷纷纷吐槽,但亦有不少独创的玩法,和网剧以及经典单机游戏相区别。

但这依然还只是对情怀的一种延续,至少,让这个情怀不至于过于乏味。与之相类似的如《梦幻西游》《天龙八部》等手游,均采取类似的方式,以打破IP的毒咒。但如果能够对情怀进行更深层次解读呢?

至少,在2015年夏热映的《大圣归来》提供了这样一个解药,同样是西游IP,在世界观不变的核心之下,重新解构出一个新颖的故事,当年网易的西游系列客户端网游之所以在众多西游IP游戏中脱颖而出,并常青十余年,恰恰是走的此路,而国际知名游戏公司暴雪能够横跨单机、网游和手游让玩家找寻各种不同风味的魔兽情怀,也恰恰得益于此。

别忘了,还有超级马里奥,这个游戏IP的进化史和近百种不同风味的相关游戏,恰恰是IP游戏的大未来。更重要的是,它和魔兽一样,都是自己原创的,而非买来的。

【钛媒体作者介绍:张书乐,微信号:zsl13973399819 】

本文系作者 张书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书乐
张书乐

一个游走在IT和游戏边缘的码字工。QQ/微信=5947844。出了本《榜样魔兽》,卖的不好,出了《实战网络营销》、《价值百万的网络营销》、《凌博微步:超完美微博营销》和《推手凶猛》,还是卖的不好;据说新出的《越界:互联网+时代必先搞懂的大败局》,卖的还行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