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有泡沫,辨别好坏的标准还是核心技术

摘要: 泡沫本身不是坏事,很多伟大的公司都是生长于泡沫时代,待到泡沫破灭后脱颖而出的,面对火热的VR市场,焰火工坊CEO娄池认为判断优劣依然要看是否具备核心技术。

焰火工坊CEO娄池在发布会上

焰火工坊CEO娄池在发布会上

这是一个遍地泡沫的时代。

远的不用说,就在这一两年里,科技领域兴起的新概念、新模式、新品类,已经让人们感到疲于应付,天知道,其中有多少项目,能经得起市场和时间的检验,活下去,熬成新一代的好公司。

焰火工坊所在的VR领域也一样,而且是第二次。我们知道,VR的第一次泡沫发生在1990年代,自打Jaron Lanier提出Virtual Reality的概念之后,在1991年,一款名为“Virtuality 1000CS”的设备出现在消费市场中,由于它笨重的外形、单一的功能和昂贵的价格,并未得到消费者的认可。随后,世嘉、索尼、任天堂等巨头,也都陆续推出了自己的VR游戏机产品。但这一轮商业化热潮,由于光学、计算机图形学、计算机硬件、数据等技术尚处于高速发展早期、产业链也不完备,并未得到消费者认可。

这一幕看起来,好像和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自打两年前Facebook花20亿美刀收了Oculus,仅仅就在中国,就一下子涌现出200多家各种VR创业公司,市场上现在能看到100多个眼镜盒子,每星期至少2个VR产品发布。要是算上北美和欧洲的项目,加起来至少有400多个创业公司在厮杀。

那么问题来了,VR是大趋势、大方向不假,可时间有限、资源有限的基本经济规律是所有创业公司面临的共性问题,有多少团队能活到最后呢?即使按照最乐观的第三方市调机构预测,2016年全球VR设备的出货量也不过1000多万,就算中国占据800万,平均下来做一个眼镜盒子的中国团队,出货量也就8万个。在没有形成7/2/1成熟份额的市场格局前,靠这种丛林法则下的生态,最后的结果就是99%的团队都会死掉。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仍然还有大量的新项目在上马,就在这几天,腾讯、乐视这样的巨头和手握热钱的VC们还在涌入。在O2O、智能硬件遭遇寒冬的今天,如此现状,算不算泡沫?当然算。

我从来都觉得,有泡沫本身不是坏事,比如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泡沫,1637年的荷兰郁金香泡沫,促成了如今荷兰一年100亿欧元的全球花卉种植和出口生意。又比如,15年前的互联网泡沫,铸就了如今的Google、Facebook,和中国的BAT。

泡沫不坏,坏的是什么?坏的其实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概念炒作和盲目跟风,最后变成劣币驱逐良币的负零和结局。如果没有一个能让消费者、行业伙伴和投资人,去简单、清晰地理解VR价值的尺子,那显然这是一个坏的行业。

那怎么来评判一个还没有赢得市场份额的VR公司或产品是否有价值?我想在知乎和Quora上提这类问题的人,估计都是些拔剑四顾心茫然的VC和想投身到这行业的年轻人吧。

的确,谁都不能预测未来,甚至要做到明辨是非,都是个天大的难题。这让我想起多年前读过的一本闲书,萧伯纳的《芭芭拉上校》。故事里,工业巨头安德谢夫老爷子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儿子斯泰芬,问他所学所长。这个年轻人也挺实在,说自己在科学、文艺、法律等方面一无所长,但他说自己有一项长处:能明辨是非。亲爹把亲儿子暴损一顿,说这件事难倒了无数的科学家、政治家、哲学家,怎么你什么都不会,就能明辨是非。

所以,如果我们都没有上帝视角,没有全景信息,那只好用笨办法,按照技术-创新的基本规律来判断,也就是:人的需求推动技术创新,技术创新推动产品创新,产品创新再加上商业要素创新,实现商业化普及,然后再通过消费者的实际使用催生新一轮的需求,如此往复。

对于VR的需求是否真实存在,答案是确定的。比如最近王冉先生的长文(易凯资本王冉曾发布文章称“VR将改变娱乐业以及整个世界”——钛媒体注),就激情澎湃地给行业和投资人打了一针鸡血。虽然我个人并没有他那样乐观,但我相信未来几年,VR技术和产品,实现在游戏和影视行业的泛商业化,是会发生生的事情。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有足够好的技术来满足消费者需求吗?

这一点,Oculus、HTC、Sony和迪士尼等国际厂商,用技术和早期产品证明了也不是问题。我们的问题是,国内有吗?别的不说,底层算法是关系到能否解决VR眩晕感的关键技术,也是关系到消费者愿不愿意把眼镜盒子带在头上超过几分钟的先决条件。但在国内的100多款眼镜盒子里,我们竟然找不到一款符合这一硬标准的产品。

怎么办?没有就自己做呗,创新都是被逼出来的。于是,我们不得不在两个月里,做出了一个最接近GearVR体验的眼镜盒子工程版,这在许多同行眼里就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我们做到了。

所以,我们在12月22日的第一次产品发布会上,就一口气发布了最新版本的SDK、硬件、OS与应用市场,乍一看,这对一个刚成立一年的创业公司来说,似乎步子迈的快了一点,胃口也大了一点,但在我看来,在有了核心技术之后,做VR其实是一个知难行易的行业。

焰火工坊的核心竞争力,正是建立在我们对消费场景需求、核心技术的理解和掌握,做出来以算法为核心的SDK和系列工具,并搭建出包括示范硬件、示范OS与应用市场、示范游戏的VR生态基础,这才能让我们成为有别于许多VR伪同行的“异类”。(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娄老师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娄老师
娄老师

娄老师大讲堂公共账号为:loutech 娄老师是科技媒体人, 情感类NGO组织中关会成员。

评论(3

  • 钛iMl2hG 钛iMl2hG 回复匿名用户 2015-12-24 13:20 via iphone

    作者投稿,说不上软文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5-12-24 11:15 via android

    不知道,你想出么?建议去知乎,这里是广告那里软去,如果软的好,还能上知乎日报。

    0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5-12-24 10:27 via h5

    钛媒体的软文多少钱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