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风口上,思科与中国OpenStack创业公司等云来

摘要: 2016年OpenStack私有云的市场、资本和用户都已经准备好了,在这个风口上思科闪电投入中国创业公司UnitedStack有云,要与创业公司一起坐等云来。

“这几天一直兴奋地睡不着!”中国OpenStack创业公司有云(UnitedStack)创始人兼CEO程辉见到记者就抑制不住的眼里放光。尽管他看上去比较憔悴,“项目太多,忙不过来”。

就在2015年上半年记者见到程辉和他同事的时候,当时的他们看起来对未来还不那么自信。那个时候程辉刚从2014年初创业的第一次失败中走出来,仅一年的时间就在中国率先发展了基于OpenStack的私有云托管模式。

从公有云转向私有托管云,这对发展并不顺利的Openstack开源云来说,并不知道前途几何。这个时候,两位资深人士悄然加入了有云公司,一位是在思科工作了14年的叶勇,一位是官至民生银行总行事业部总经理的曾纯。在他们的运作下,2015年底思科宣布进入有云C轮,双方联合拓展2016年中国的企业云市场。

起风了,云要飞

思科大中华区云计算与数字化服务事业部总经理何军告诉记者,过去的2014年和2015年中他并没有观察到中国云计算市场的突破性成长,无论在IaaS层、PaaS层还是SaaS层。究其原因有两点:一是所有云厂商都没有预料到中国企业对于标准化服务的接受程度还比较低;二是大家都低估了企业原有底层IT基础架构对于云的适应能力也比较低。

具体说来,SaaS本身是标准化软件,通过云的方式交付给企业,在这个过程尽量少定制化开发和服务,但实际的情况是很多企业都需要定制化开发服务,对于标准化软件的接受程度比较低。而底层基础架构需要与云计算架构对接,这就需要底层基础架构先进行云化和自动化,然后才能接入新的云基础设施。

那么,为什么说风要来了?何军认为中国企业市场对于OpenStack私有云的需求已到时候了。在他近期所拜访的客户中,特别是金融企业和大型企业客户,60%到80%都会谈OpenStack私有云,而且这些企业不是在做测试就是已经在部署的过程中了。

叶勇则谈到11月份他与曾纯一起应上海地区投融资机构的邀请,到上海与当地的投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的分析师和研究员们交流,非常惊讶地发现这些年轻的投行顾问们对OpenStack开源云非常关注,而且正在认真研究类似UnitedStack有云这样的创业公司。换句话说,就是资本市场已经做好准备了。

那么真正的用户呢?程辉说,进入2015年三季度之后,中国企业对于OpenStack私有云的需求一下子就起来了,之前还是不温不火的状态。叶勇透露,2015年年底UnitedStack有云公司的私有云合同额能达到3000万人民币,其中70%—80%的收入来自于行业、企业和政府市场,保守估计2016年的营收能达7000万到8000万。

时势造英雄

从2010年诞生到现在,在短短五年时间,OpenStack凭借开源社区运作的有效性与授权模式的灵活性,迅速获得了业界的广泛支持,构建了庞大的生态圈。OpenStack已经成为仅次于Linux的全球第二大活跃开源社区,社区成员已达到32000名,项目代码已达到400万行,支持企业达到551家,开发者和用户来自176个国家。

尽管如此,OpenStack也走了不少弯路,特别是很多创业公司都把OpenStack用于互联网公司和公有云方向。不仅投入大、成本高,而且公有云本身也在经历市场的接受过程中,造成了OpenStack创业公司举步维艰,大批走向被大公司收购的结局。

幸运的是,程辉所创建的UniteStack有云在经历了第一阶段公有云商业模式的试验失败后,及时转向了企业私有云市场,也就是把企业底层IT基础架构云化和自动化,而且商业模式也转向通过运维和服务收费的方式。何军认为,OpenStack的挑战更多在于成熟化运营,UniteStack有云恰恰解决了这个问题。

而企业对OpenStack的接受度也在随着技术的日趋成熟而进入大规模应用阶段,OpenStack已成为全球开放云平台的事实标准,全球不同产业巨头诸如宝马、沃尔玛、迪斯尼、PayPal、巴克莱银行等都已在生产环境中大规模采用OpenStack。在中国,由于中国政府对安全和国产化的要求,UnitedStack有云已经为政府、能源、金融、制造等行业客户部署了40多个托管私有云。

有句话叫伟大的公司都是熬出来的,换到UnitedStack有云的身上就叫有希望的创业公司也是熬出来的。叶勇与曾纯这两位老男孩能加入UnitedStack有云,本身也是机缘巧合。用这二人的话说,就是两人早就已经财务自由,现在到了为自己的梦想而活的时候,这个梦想就是为自己的国家做点事情。这个时候,他们与程辉巧遇了。

“OpenStack是中国第一次能自己做一个完整操作系统的机会。”这是叶勇、曾纯和程辉的共识。的确,OpenStack作为一个开源项目,提供了完整的云操作系统架构和代码,只要潜心研究就能掌握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目前OpenStack社区代码量达到了两三千万行级别,能掌握全部吃透并掌握这些代码的,程辉是少数几个中国人之一。他是OpenStack最早的实践者,也是OpenStack基金会董事之一。

深谙企业级市场运营之道的叶勇以及对金融和资本市场了然于胸的曾纯,开始操盘UnitedStack有云的业务运营,“我们有信心带着UnitedStack有云走向IPO”。当然,记者认为UnitedStack有云也不排除被战略收购的选择。

思科“超人归来”

思科不仅投入了UnitedStack有云的C轮,而且这个决定在一周之内就敲定落实了。速度之快,出乎程辉之意料,而且除了投资外没有任何附加条款,包括不要求董事会席位。

2015年7月上任的思科新CEO罗卓克(Chuck Robbins)是钱伯斯之后的下一任CEO,年仅40多岁的罗卓克已经在思科工作了17年之久。罗卓克为思科带来了新鲜的活力,仅在2015年6月份,他就闪电般任命了10人高管团队。罗卓克说他将重点关注“加速、简化、运营活力和文化”等目标。

在新CEO的领导下,思科正在快速推进InterCloud云战略。在2014年初的时候,思科宣布投入10亿美金发展InterCloud云业务。思科认为,云内和云之间需要互联,云的价值在于连接。思科计划通过Intercloud Fabric和Intercloud Marketplace等技术,把私有云和公有云、公有云和公有云之间连接起来。

在推进思科云战略落地方面,思科以合作伙伴为中心,着重建立云生态系统,通过合作伙伴提供云业务。这与过去思科一贯以收购方式扩张的思路截然不同,这也是此次投资UnitedStack有云C轮没有其它附加条款的重要原因。

由于思科的InterCloud云业务主要基于OpenStack开源技术,在进入不同国家选择当地合作伙伴的时候,就必要考虑合作伙伴的技术实力,这也是思科此次能够在一周之内就拍板UnitedStack有云C轮投资的重要原因。

何军表示,UnitedStack有云作为中国最早的OpenStack解决方案提供商,“在OpenStack领域积累了巨大的技术优势和市场先机,在行业具有标杆性的影响力”。双方的联盟结合了各自的优势,将为中国企业客户打造基于OpenStack的最佳私有云、混合云解决方案。

所以,UnitedStack有云出技术,思科出资金、渠道和商业资源,两家合作共打市场。思科在经历了互联网时代的辉煌,迫切需要在云计算时代再创辉煌。作为一家商业化运营极强的公司,思科已经盘踞中国市场多年,这次回归再打中国的云计算市场,势在必得。

在2015年12月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5点主张中,第一条就是:“加快全球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互联互通。”这从一个侧面揭示出了巨大的市场机遇,基于新技术架构的底层云计算基建即将开始。

UnitedStack有云和思科双方都没有透露C轮融资额,但终归还是“有钱了”。融资之后,程辉要干的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大规模培养OpenStack人才。近期从培养渠道合作伙伴开始,远期从培养大学生入手。双管齐下,解决人才压力。

“之前是前面很黑,现在前面很清晰。”程辉笑了。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吴宁川
吴宁川

专注于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计算时代的商业变革。

评论(2

  • 史涛 史涛 2015-12-19 08:58 via android

    云存储市场繁荣

    1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5-12-19 08:30 via android

    飞行的即使是逆风也会飞,因为逆风更容易飞行,不要一天老找风口。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