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投资人眼中的硅谷「角斗场」

摘要: 移动支付公司 Square 流血上市,市值由60亿美元的估值缩水至29亿美元,给硅谷的创投界一剂猛药:资本泡沫是存在的,但没想到会如此严重。活跃于硅谷的投资人预测,全球范围内大约有145家独角兽,明年大部分公司的估值会调整到现在估值的40%—60%之间。

不久前,移动支付公司 Square 流血上市,市值由60亿美元的估值缩水至29亿美元,给硅谷的创投界一剂猛药:资本泡沫是存在的,但没想到会如此严重。

起源于清华校友群体,植根于硅谷的 TEEC 天使基金见证了其成立六年来硅谷创业环境的变化,到目前为止,TEEC 天使基金已经投资了36家硅谷创业公司,旗下公司融资额超过3.5亿美金,其中有7家估值高于1亿美金。

近日钛媒体采访到 TEEC 天使基金的两位创始合伙人:张于庆和王金林(也是美国知名问答网站Answers COO&CTO),在硅谷这个以技术、创新、模式抢占全球市场高地的角斗场,他们有着怎样的观察和投资逻辑?明年又有哪些行业趋势值得关注?

“从2012年以来,根据公开市场的统计,全球范围内大约有145家独角兽,明年大部分公司的估值会调整到现在估值的40%—60%之间”,TEEC 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张于庆如此预测。 

张于庆告诉钛媒体,独角兽公司估值下调的预判最直接的依据就是资本泡沫使然,眼下有些公司单靠融资就晋升为独角兽行列,但无论融资多少,估值最终都需要市场来衡量。

王金林则很明确的指出,盲目烧钱和没有明朗盈利模式的公司都将面临很大的挑战。在王金林看来,曾经一度是硅谷投资人宠儿并迅速蹿红的 Dropbox 就是一个案例。“当 Dropbox 专注的网盘服务已经被谷歌等巨头变成一个单纯的功能时,云存储是难以生存的,它的利润空间已经被市场验证,也被投资人看透了”,王金林告诉钛媒体。

这家曾被誉为从 Y Combinator 孵化器里走出的最成功的初创公司,如今下滑的走势已是公认的事实。根据外媒报道,Dropbox 其中一个投资者贝莱德集团将他们投资的估值调低了 24%,美国富达投资集团也把对 Dropbox 的投资估值降低了 20%。 或许 Dropbox 会选择像 Square 一样上市,但按照 100 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已经不可能。

宣称是血检颠覆者、估值高达90亿美金的 Theranos 也将成为这一轮泡沫的炮灰。“血检行业的潜力被过分夸大了,根据行业内的分析,Theranos 的高估值其实是由于忽悠了很多的傻钱进去,其中不乏一些知名的投资机构,这也是硅谷一种很奇特的现象”,王金林如此告诉钛媒体。

《华尔街日报》此前就对 Theranos 这家公司提出了质疑,报道称 Theranos 的一名前雇员给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写信称,该公司称作“爱迪生”的仪器在检测准确度上存在严重问题, Theranos 可能已经违反了多项联邦法规。事实上,到今天为止,硅谷针对 Theranos 这家公司是传奇还是骗局的争议依然甚嚣尘上。

这让人不禁想起美国互联网界教父级人物 Paul Graham 说过的一句话,“创业者最容易自欺欺人,以为投资人总会为他们买单。”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前期决定一家公司成败的关键因素可能是投资人,但终将会是市场和用户。 

资本泡沫的来临已经注定,但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硅谷依然有四大领域颇受投资者关注,也将会是明年的趋势:

  • 无人驾驶技术相关的软硬件;
  • 企业级服务垂直领域,大数据分析;
  • 生命科学和信息技术相结合的创新;
  • 互联网金融以及在线融资平台。

以上所提及的四大领域,当下最值得一提的非无人驾驶莫属,包括谷歌、特斯拉、百度等国内外巨头都在发力,前不久百度更是宣布实现国内首次路测并成立自动驾驶事业部,不过由于无人驾驶面临成本、技术等诸多限制,想要实现三年商用、五年量产,依然有待商榷。

与无人驾驶最密切相关的一项核心技术是激光雷达,但目前市场上现有的激光雷达传感器价格过高,无人驾驶汽车上使用的最先进的激光雷达单价逼近10万美元,最便宜的也达到几千美元。TEEC 天使基金投资的一家名为 Quanergy 的初创公司就意欲推出廉价的激光雷达传感器,以此达到降低无人驾驶汽车激光雷达高成本的目的。

创立于2012年的 Quanergy 近两年发展颇为迅猛,去年9月已经和奔驰达成战略合作,为奔驰研发车内传感系统;同年10月,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如今,Quanergy 已经推出了体积更小、成本低至100美元的激光雷达传感器。

Quanergy 还计划明年发布 250 美元价位的 3D 光探测传感器,并且已经和全球最大的汽车线束系统制造厂商德尔福合作,意欲为无人驾驶汽车开发一种新型的,每台单价低于1000美元的激光雷达系统。 

Quanergy 这家公司的做法可以说已经冲击了整个激光雷达市场,无疑会加快无人驾驶汽车在大众市场的普及速度。

谷歌也在做这样的事情。近日有外媒报道称,谷歌自家正在招募激光方面的机械工程师,可能意味着谷歌要完全设计自主激光雷达系统,向外部厂商采购必要的零部件,自己制造成品,以此来控制无人驾驶汽车的成本。

在谈及投资趋势的间隙,钛媒编辑也与两位投资人讨论了 Magic Leap 这家神奇的公司,这家主打增强现实的“概念公司”目前呈现给用户的只有一段效果很炫,却只有一个实拍镜头的视频Demo,还未见任何成型产品,前不久竟然又融了8.27亿美元,估值达到了37亿美元,俨然成为硅谷AR界新贵。

针对于此,王金林表示看好VR/AR领域的未来,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但现在由于设备、内容、成本等问题,就导致VR、AR行业不清晰,用户体验也很差。所以他认为 Magic Leap 当下的估值有很大的水分。

而一位在硅谷的朋友告诉我,她从 Magic Leap 内部员工获悉的消息称,目前 Magic Leap 内部试验的产品效果不尽如人意,公司两三年之内是做不出一款拿得出手的成型产品,很多员工都衍生了要把公司卖掉的想法。但 Magic Leap 的创始人却踌躇满志,时常给员工打气,声称要做出一家比谷歌还牛的公司。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小团队向Magic Leap 寻求合作,但 Magic Leap 的意愿是直接并购小团队,然后共同研发产品,而小技术团队却不愿意以并购的形式获取股份,因为担心后期市场不看好 Magic Leap 的产品而导致风险太大。

事实上就目前看来,融资和估值也是 Magic Leap 唯一能够拿出来炫耀的,这也恰恰是目前大多科技公司对外宣布实力的套路。但如今增强现实领域,包括Facebook、谷歌、微软等巨头都在下重注布局,说不爆发都是骗人的。当国外的产品和商业模式业已成熟,想必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们又将再次集体涌入了。

硅谷创投新星 Mike Rothenberg 的观点显得颇具前瞻性,也代表了业界对AR\VR抱有的巨大期望,他说“对于前沿的技术而言,我们不仅仅要投入资金,还要能够使它起飞,因为现在还没有构建出相应的生态系统,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何能构建一个市场”。

在与张于庆和王金林聊天的过程中,他们还透露了一些硅谷很有趣的现象: 

1、TEEC 投资项目中,50%公司总部位于硅谷,被投企业中30%-40%的团队中有华人创始人;

2、与国内投资人/投资机构喜欢单打独斗,硅谷的投资人更希望一起参与一个项目; 

3、美国的大部分企业不愿意上市;

4、很多投资人往往都在知名的公司担任重要职位,比如王金林,不仅是 TEEC 天使基金的合伙人,也是美国知名问答网站 Answers 的 COO&CTO;

5、越来越多的中国资本和投资人涌入硅谷,致使YC观众席上的华人面孔常常超过三成;

6、国外投资机构进入硅谷门槛很高,需要积累和酝酿市场,只有投中牛掰的公司,才有望跻身于主流机构。一个经典的案例是,2009年5月,俄罗斯投资机构DST向F acebook 投资2亿美元,获得后者1.96%股权,事实上 DST 是放弃了其他基金公司坚持的“基本”条件:董事会席位和股东投票权,才获得入资资格。(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宋长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宋长乐
宋长乐

彼岸的歌,是同一支歌曲。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