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音乐平台大开放, 掘金粉丝各出奇招

摘要: 在线音乐在2016年将真正迎来其十年孕育期后的大爆发,在版权最严令的利好下,模式之变将更深层次的在粉丝经济下全面展开,而谁能真正让粉丝在长期的共享经济熏陶下,乐于慷慨解囊。

据媒体报道,12月10日,多米音乐宣布获得华谊、磐石、七匹狼及喜之郎联合投资。同时,多米音乐宣布与中国移动旗下全资子公司咪咕文化达成合作,除了在音乐领域开展线上线下深度捆绑合作外,还将在视频、阅读、游戏、动漫各方面为粉丝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探索在线音乐新的盈利模式。

这是继网易云音乐、QQ音乐、百度音乐等多个平台之后,又一家厂商,以全新的开放式格局,深度进击在线音乐市场的大动作。而上述企业看似花样繁多的新招,其实都指向了同一个目标——粉丝经济。

网络音乐最严令引发平台大开放

今年7月国家版权局出台《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转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要求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并于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

在这一网络音乐“最严令”下,在线音乐平台非但没有出现舆论预期的那种“哀伤”,反而由此激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开放热情。

最为引人侧目的是10月13日,网易公司旗下网易云音乐与腾讯公司旗下QQ音乐共同宣布达成音乐版权转授权合作。

而就在7月中旬,网易云音乐刚刚对外宣布用户数突破一亿,距离其2013年4月23日首次发布,历时约两年三个月。其所以能够如此快速成长,被业界一致归功于其云音乐在粉丝经济上的深耕,其上超过6400万个用户的自建歌单和每月逾500万个的精彩乐评,为之提供了亿级应用的入场券。

显然,在粉丝经济中大为获益的云音乐,牵手QQ音乐,获得了其转授音乐版权150万首,双方互通有无的举措,恰恰让双方的优势得到极大叠加。12月3日,百度方面确认,百度音乐将与太合音乐合并,加上多米音乐和中移动的这次战略合作,恰恰说明,这种牵手,已然成为了业界共识。

深度掘金粉丝经济正当时

有业界评论就指出,这一平台大开放,若无“最严令”出台以及其达到对盗版音乐的清场效能释放,则难以实现。无他,不清场,这种牵手,依然会被盗版音乐的大环境所击败。

但仅仅是模式相加、平台开放就能成吗?显然,这并不是BAT巨头以及一众在线音乐平台最终的答案。毕竟在共享、免费思维主导多年的在线音乐市场,直接售卖音乐作品来实现盈利,依然难度极高。

如何破?就网易云音乐而言,当下似乎还没有解法,尽管拥有一个由过亿用户和百万歌单组成的在线音乐粉丝矩阵,但仅仅靠创建歌单、分享歌单来分享自己的音乐态度,收获“朋友”和关注,依然没有足够的盈利模式。其在9月推出的“理想音乐人扶持计划”,恰恰是它深层次的破解之道,一个专属于自己的音乐人矩阵。

这就超脱出了过去在线音乐仅仅只是将音乐平移至网上的套路,而直接参与到音乐的生产制造环节,深层次参与到版权制造、粉丝聚集之中。

而有类似举措的在线音乐平台,并不在少数,如酷狗、阿里,乃至豆瓣、喜马拉雅这样看似和音乐关联不大的平台均在下半年出台了类似的草根音乐人培养计划。

引入了知名音乐人高晓松、宋柯的阿里音乐显然对此更谙熟于心,高、宋二人此刻正在另辟蹊径,从淘宝的长尾模式入手请唱片公司和音乐人自己开店,直接颠覆了过去网络音乐的引入流程。而其核心要义,就是让一些长尾的、小众的音乐,以奇货可居的方式,进行售卖。同时,依靠正在成长期的阿里影业,为其在线音乐、粉丝聚集,提供更多可实现收益延长线的场景。

但亦有观点认为,这样深度参与音乐制造链条,可能会陷入生产周期过长、草根音乐人短期内难成气候、众多相关衍生品和跨界行为存在较多变数等问题。

抄近路和绕远路,乐视模式VS多米平台

相较于阿里音乐的这种互联网+形态下,其实比较传统的音乐制造模式,乐视的选择,则是一种抄近路直接获利粉丝经济的方式。

其借力视频平台优势,从去年开始,联手汪峰、羽泉等歌手,以线上线下全流程互动式演唱会的形式,更于今年10月,和北京音乐节合作,开启对如歌剧《纽伦堡的名歌手》、爱沙尼亚国家男声合唱团音乐会等活动的超高清直播,以打造自己的独家音乐。类似这样的“真人秀”直播,当下俨然成为了各视频站点插足音乐领域的必由之路。

但此抄近路模式有一难点,即音乐会并非人人能唱,较少的明星选择、浩繁的演艺准备、不多的演出场次,让这个粉丝经济,很难真正长大,至多只是在线视频对自己的一个补完。

反之,多米的解法,则有点绕远路,尽管都是在成熟的音乐人和其粉丝群体上做文章。

按照多米的说法,其自从2010年上线以后,目前累计已经有4亿用户,每天在平台上可产生8000万的播放量。而较之上述囤积IP或制造音乐人的方式,,多米则采取选购方式,按照多米的说法,其用户群是偏年轻、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因此采购重点也选择90后人群偏爱的李宇春、张靓颖、TFBoys,EXO,bigbang,Adel等。

但仅如此,显然并不足够垂直化,毕竟对于90后粉丝来说,偏爱不等于只爱,较之有更庞大音乐库的平台,多米的差异化优势并不足够明显。而多米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反而藉此发力粉丝平台,即此次发布会中提到的FGC(粉丝原创内容)平台“偶扑“,为粉丝提供更专业化服务。

这个在8月悄然上线的粉丝平台,据称已有3000个粉丝团入驻,覆盖了90%的主流粉丝团。而这恰恰凸显出了多米的战略企图——最为活跃的粉丝社区和应援团。

这样的粉丝活力有多强呢?仅以11月到12月间,其作为韩国MAMA颁奖典礼独家官方移动投票平台,所发挥的效能看,一个月投票近840万张,已然足见其应援效能的强横。

而这恰恰配合以多米音乐版权库的点购策略,形成对真正走应援模式的90后喜好明星的粉丝池,并辅之以线上线下各种活动,俨然形成了一个更为垂直的集粉丝应援、互动、第一手明星资讯、图片、线上线下活动为一体的粉丝交流应援平台。

较之那些通过在线KTV,以培植草根红人,用虚拟道具赚钱的方式来说,这种货真价实的明星体验,或更有钱途和可操作性。不卖歌,光卖票,看似走了远路,但实则是深谙粉丝消费心理的玩法。

但如此做法,也存在一个更费心力的瓶颈,即管理、引导和扶植各种粉丝应援团,形成持之以恒、行之有效的粉丝养成机制,则不是一个简单的模式概念,能够一概而论的。

可以想见,在线音乐在2016年将真正迎来其十年孕育期后的大爆发,在版权最严令的利好下,模式之变将更深层次的在粉丝经济下全面展开,而谁能真正让粉丝在长期的共享经济熏陶下,乐于慷慨解囊,最终胜出,尚难以预料。

唯一可以预判的是,仅仅靠花钱购买现有音乐、囤IP者不在其中。

【钛媒体作者介绍:张书乐,微信号:zsl13973399819】

本文系作者 张书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书乐
张书乐

一个游走在IT和游戏边缘的码字工。QQ/微信=5947844。出了本《榜样魔兽》,卖的不好,出了《实战网络营销》、《价值百万的网络营销》、《凌博微步:超完美微博营销》和《推手凶猛》,还是卖的不好;据说新出的《越界:互联网+时代必先搞懂的大败局》,卖的还行

评论(1

  • 我是你的眼 我是你的眼 2015-12-14 23:09 via android

    直接让用户参与歌曲发布的一系列环节,让用户有参与感,各环节都可以赞助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