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打印照相馆已是稳赔的生意,商家苦恼成本太高

摘要: 曾经红极一时的3D打印照相馆,被视作3D打印普及民用的先行者,但在走红两年后,陷入无利可图的困境。

“我们现在都不建议客户做3D打印照相馆,按照这两年的经验来看,稳赔!”在12月8日举行的inside 3D打印巡展上海站上,无论是3D人像扫描仪的厂商,还是国外3D人像彩色打印机的代理商,不约而同地给出了同样的建议。

曾经红极一时的3D打印照相馆,被视作3D打印普及民用的先行者,但在走红两年后,陷入无利可图的困境。

3D照相馆无人问津,一小时仅三人进店

上海新天地时尚购物中心,是一家定位年轻、个性、高端的商场,12月9日,虽然不是周末,依然人流如织,“品啦造像馆”位于购物中心的B1层,摆满3D小人像的橱窗吸引了不少来往的客人驻足。但在记者观察的1个小时里,只有3位顾客走进店铺询问,且没有一个人为此消费。

“太贵了,最便宜的一个也要600多元,我看中的一个13厘米左右的人像,还要贵,要1000多元,而且一两周后才可以拿到成品,也不确定能做得多像我,还不如去地摊捏个面人。”一位从店铺中走出来的顾客对记者说道。

“我们现在不接加盟商了,上海已经有一家总店,如果公司有大单,一般都会交给总店,我怕你吃亏。如果你想在二线城市做,我劝你再等等,因为除了北京、上海,其他地方生意都不行。”施小姐本有意加盟“品啦造像馆”,却被品啦销售经理打了退堂鼓,对方解释道:“上海这边原则上只谈合作,你可以帮忙介绍客户。”

像施小姐一样有意加盟3D打印照相馆的创业者并不在少数,一个“3D打印行业群”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在转手3D打印设备,但也每天都有人表示要购买。

“不是我们不想卖设备,而是3D打印照相馆真的赚不了钱,如果再鼓励客户去尝试的话,我们就等于自己砸自己招牌。”深圳逸尚展示股份有限公司海外业务经理黎勇安对《IT时报》记者坦言。

黎勇安所在的公司有六七十人,主要是自主研发人像扫描仪,以及代理美国3D systems公司的打印机设备,再帮客户做一整套的解决方案。

他常常要给客户算这笔账,如果开一家3D打印照相馆,必须要有的设备是扫描仪和3D打印机。品啦和记梦馆是国内牌子叫得最响的3D打印照相馆,他们用的都是Artec的扫描仪,大概需要18万元左右,而一台3D打印机是50-60万元。如果觉得打印机太贵,也可以只做加盟店,采集信息,把扫描好的图像传给品啦总店,但加盟费要六七十万元。设备、人工、耗材、店租加上装修,前期要投入100多万元。

黎勇安有一个朋友在广东阳江开了一家3D打印照相馆,买的是较为廉价的设备和解决方案,投入了20多万元,坚持了一年多,如今进退两难。“我常常会接到他的电话,机器哪里坏了该怎么修理。”黎勇安说道。

国产全彩3D人像打印机技术难过关

“我们用的打印设备跟品啦、记梦馆一模一样,都是进口的PROJECT系列,但我们的打印成本可以降到一个人像200多元,也就是这两家的四分之一左右。”连云港兆轩三维科技有限公司的王春雷说道,他们团队的商业模式和黎勇安类似,自主研发扫描仪,但做的是成本更低的解决方案。

在王春雷看来,现阶段团队没有额外的资金可以支撑自主研发全彩的3D打印机。“技术核心在于两个专利,一个是完成铺粉、铺胶水、上色这个过程的SLA打印技术,还有一个是喷头喷墨的专利,如果我们要自主研发的话所花时间比较长,如果要向国外采购专利的话,需要团队有雄厚的资金支持。”黎勇安分析道。

从目前情况看,中国还没有一家团队能够自主研发与国外比肩的全彩3D打印机。在不久前的“中国光谷”国际光电子博览会上,武汉易制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研发成功了中国第一台全彩3D打印机,产品售价和耗材价格远远低于国外同类产品,这将拉低3D打印人像的售价。但黎勇安认为,“人像打印讲究的是相似度,易制科技的设备技术还不稳定。”

3D打印照相馆最接地气,但现在只能做企业客户

“3D打印照相馆是进入这个领域最接地气的方式,因为这种商业模式最能被老百姓了解,所以最快被市场看到。”福建锐品3D打印创始人陈宪认为,照相馆的模式没有问题,只是目前成本太高,市场还不成熟,成本、市场、技术是拦在3D打印面前的三座大山。

早在2013年,国内就涌现出了一批3D打印照相馆,包括记梦馆、品啦、西安非凡士3D照相馆、北京上拓3D打印体验馆、宁波威克兄弟、上海EPOCH时光机等。据陈宪考察,目前只有记梦馆、品啦、西安非凡士3D照相馆还存活着,“2013年到上海EPOCH时光机调研,我们在店里坐了四五个小时,没有一桩生意。”

2013年底,金运激光以3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记梦馆。两年过去了,品啦依旧靠着明星效应打着品牌,西安非凡士3D照相馆还是以单色打印为主。

“我们最快可以让客户在3个月内回本。”陈宪自信满满地说道,“但不建议客户开实体店,而是接广告公司等集团订单,或者在商店、房地产开业典礼上造势,一般来说,每场都可以收入上万元。”

锐品采用FDM打印机做低成本的方案,耗材价格降低到每克1元,比市场价低了二分之一。使用后期人工上色,可以将一个人像的成本压缩到100元,不上色的人像成本可以压缩到10元。这样做的后果是,成本降低了,但耗时较长,打印只需40分钟,后期上色仍需1到2周。

3D打印的风会往哪里吹,从业者心中依旧拿捏不准,在技术研发成本有限的情况下,将扫描仪的成本降低,再赚一些代理国外彩色打印机的钱,帮助客户做低成本的解决方案,是现在大多数3D人像打印团队的主要模式。

3D试衣、3D打印家具、3D打印鞋子……目前来说,3D打印的行业应用都较为分散、不成熟,小团队大多靠设计解决方案来赚钱。“只有当我们团队规模小,不做重度研发时,我们才比较好调头,因为3D打印的风向随时会变。”陈宪说道。

可话音刚落,陈宪又陷入纠结:明年计划向印度、越南等海外市场开拓,因为国外商场对新事物的接受度更高,但这意味着必须扩充团队,增加投入,风险会加大。(本文作者孙妍)

本文系作者 IT时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T时报
IT时报

中国最早的通信类媒体之一,50年以上传播历史。《IT时报》以敏锐视觉轻松解读城市数字化进程。微信号 / 易信号:vittime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