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血”不及“输血”,乐视生态是否难以为继?

摘要: 乐视生态最终的盈利支撑只有乐视网的内容,是“一对多”的局面,这对于乐视网的盈利能力无疑是巨大的考验。 不幸的是,作为未来乐视生态盈利支撑的内容目前也是在靠“输血”为继。

近日,两则新闻又让乐视站在了媒体和业内的风口浪尖。

一是乐视网通过乐视致新在香港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投资 22.68亿港元(约 18.71 亿人民币)从而持有 TCL 多媒体约 20%的股份。

另外就是被誉为特斯拉挑战者的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Faraday Future)宣布在美国内华达州的北拉斯维加斯市建造其美国工厂,“首期”向该工厂投资10亿美元,据称法拉第背后,乐视公司董事贾跃亭持有投资(股份)。由于这两笔投资均是乐视创始人、CEO贾跃亭所言的乐视“超级”生态之组成部分,让业内不得不对乐视的超级生态战略未来究竟会成为笑话还是神话产生争议。

众所周知,按照贾跃亭多次公开的布道,乐视生态中可以划分出7个子生态,最底层、基础性的互联网生态,在此之上有6个相对垂直的内容、体育、电视、汽车、手机、金融等相对传统的行业生态,将看似不相关的七个产业,通过互联网打破原有的边界,融会贯通,基本的运作或者盈利模式就“平台+内容+终端+应用”。

说得更简单点,凡是涉及到硬件业务的硬件均低于成本价,至少与同业对手相比要低1/3—2/3。例如业内熟知的超级手机业务中的硬件负利润。

那么依据上述乐视的业务组成,其中汽车、手机、电视均属于硬件业务或者说以硬件为主,例如已经发布的乐视系列手机、智能电视和明年即将展示的超级汽车,也就是说乐视的业务中,至少有一半涉及到硬件业务,而惟一盈利的就是主打内容的乐视网。这意味着,乐视生态最终的盈利支撑只有乐视网的内容,是“一对多”的局面,这对于乐视网的盈利能力无疑是巨大的考验。

不幸的是,作为未来乐视生态盈利支撑的内容目前也是在靠“输血”为继。

今年5月,乐视网发布公告,将募集资金75亿元,其中的44亿元都要投入到内容上,并且在两年之内完成投资。第一年花25亿(6亿买电影+ 12亿买电视剧+ 4亿买综艺+ 1亿买其他+ 2亿自制节目);第二年花19亿(5亿买电影+ 8.5亿买电视剧+ 3.5亿买综艺+ 1亿买其他+ 1亿自制节目),而且要保持内容在业内的核心竞争力,这种类似的投资需要持续性,至于后来的乐视体育更是如此。

例如,2015年9月底,乐视体育超2亿美元拿下英超2016—2019年三个赛季在香港地区的独家转播权;10月28日,乐视体育近1.1亿美金买下2017—2020年亚足联旗下所有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全媒体版权,并以7500万美元战略入股世界体育集团,占股20%。至此,乐视体育总计投资了3.85亿美元,远远超出了乐视体育5月8亿人民币的融资额。

由此看,乐视生态未来要想成功,涉及到硬件业务的“造血”功能至关重要。但事实又如何呢?

以手机业务为例,尽管乐视手机业务冲量迅猛,但按照乐视明年销量达到“千万级”的目标看,与其他盈利的同行相比,这个量级不要说盈利,离盈亏平衡点都相距甚远。同时也反映出以内容作为卖点,对于乐视手机销量的促进远不及乐视预估的那般乐观。基于此,11月,乐视手机所属的乐视移动完成了首轮融资5.3亿美元,可见“补血”依然在继续。

相比于手机,乐视电视业务也是大而不强,按照成本价销售电视固然可以获取一时优势,但在实际的用户使用习惯中,大多数用户第二年就不再交纳490元的视频会员费用,乐视想通过会员模式支撑乐视版权内容变现的做法乏善可陈,缺乏想象。实际上,乐视电视后付费率之类的一直没有对外公布,这实际上正是乐视生态的痛处。而此次入股TCL多媒体,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其在冲量上也面临挑战。

另据数据显示,2014年,乐视电视销量150万台,2015年上半年销量(含订单)约100万台,贾跃亭对今年销售预估是300万台。根据财报,负责电视研发、生产、销售的乐视网子公司乐视致新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41.07亿元,营业亏损5.03亿元,2015年上半年净亏损2.86亿元。而作为内容核心的乐视网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55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仅乐视智能电视这一硬件业务的亏损就冲抵了内容的盈利。看来乐视电视未来相当一段时间也只能靠“补血”来维持和发展。

需要说明的是,从此前乐视入股手机厂商酷派和TCL多媒体看,乐视在手机和电视硬件业务基本是门外汉,也无核心技术和专利的积累,这意味着其发挥的最大空间也受限于入股的这两家企业在同行中的规模和技术水平,而众所周知的是,这两家企业在各自行业中并非领头羊的角色,甚至有的已经退出所处行业的第一阵营。

至于所谓的汽车何时能够“造血”更是遥不可及。首先是其进入的电动汽车产业刚刚起步,连鼻祖特斯拉都处在生存的边缘,更不要说乐视。而从其与阿斯顿•马丁的合作和在美国投资建立工厂看,尚处在造势的阶段。而汽车与手机和电视硬件相比,投入的成本和亏损的额度都要大得多,这无疑让盈利支撑的内容更是压力倍增。但就像我们之前所说,乐视的内容也是在靠不可中断的“输血”来维持盈利,除了手机和电视外,再加上个汽车,压力可想而知。

对于乐视生态的未来,酷开电视董事长王志国则用“一时烟花”来形容,即乐视的生态模式是自我封闭的,它将腾讯、爱奇艺、创维等业界大佬都放到竞争对手上面,处处树敌必将付出巨大的竞争成本,靠的是投资者的钱在支撑。

因为其一方面要和内容合作伙伴花巨资抢内容,一方面为了竞争硬件持续亏本,无论哪一方面都没机会胜出。尽管此言有站在自己立场的嫌疑,但也绝非全无道理,毕竟从目前看,乐视生态还是“输血”远远大于“造血”,至于未来,能否实现“造血”,从其所处的行业看,均是对手如林,即便是达到规模的难度都相当大。

本文系作者 孙永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孙永杰
孙永杰

科技博主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