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GE对话:谁在帮助创业者提高“创业商”?

摘要: “创业者要想清楚,特别早期的时候,无论市面上的孵化器是什么样的,你应该想清楚你要活下来,你需要什么,然后用这个标准去选。”

钛媒体注:总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提出一度让“创业”成为了最热门的话题,自此也涌现出了一大批“各怀梦想”的创业者。

对于创业而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一方面,随着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及传统行业的深刻变革,释放了大量的商业机会,创业的基础设施也愈加完善。另一方面,环境的利好、政策的扶持也并不意味着创业更容易成功了。任何时代创业的风险和失败的概率都差不多,现在甚至更高。因为现在的社会变化太快了,原来创业遇到的暗礁困窘我们现在还会遇到,原来没有的陷阱我们现在又避之不及。

与此同时,各种各样旨在为创业者们提供服务和帮助的“孵化器”风起云涌,遍地开花。而大浪淘沙过后,已经有一些孵化器面临被洗牌的厄运,更有一些甚至一度被认为是创业的大坑。

到底该如何理解孵化?什么样的孵化器才能够真正帮助创业者?孵化器该为创业者提供什么样的创业服务?创业者又改如何选择孵化器?在2015钛媒体T-EDGE峰会上,阿尔法公社的创始合伙人蒋亚萌,方糖小镇创始人万里江,以及百度创业中心负责人李政围绕着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

核心干货观点包括:

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蒋亚萌:

  • 创业者要想清楚,特别早期的时候,无论市面上的孵化器是什么样的,你应该想清楚你要活下来,你需要什么,然后用这个标准去选。
  • 创业者应该先对自己的能力做个自测:你原来做的事情做到什么程度,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影响了多少人。这是用来证明你自己,别人能看得见的标准。创业者在去写自己的商业计划书,或者介绍自己的时候,要不羞涩并且能够很快的表现出来包括自己的智力,沟通的能力,是不是坚韧不拔等这些品质。它能最快的帮你吸引到最多的资源、你的合伙人,还有你的客户。
  • 有些事情是创业者自己一定要做好的,比如产品和创始团队,你不能依靠别人来搞定这些事。另外你需要去获取更多的资源,像可以利用百度的资源,让自己以一个非常规的方式去发展,而不是单单去做自然的增长,自然增长这个事谁都会做,你也没有什么优势。然后能够很快的把你的事情讲清楚,拿到下一轮的融资。因为你做一个企业最重要的要有好的用户,好的员工,这会帮助你有好的产品,帮助你拿到好的资本。
  • 所谓孵化器的“感情”,应该是像一种严厉的父爱,他对你是有期望的,不是一种没有条件的博爱。

百度创业中心李政:

  • 创业者应该根据自己的特点选择合适的孵化器,每个孵化器可能可以给大家提供的资源是不同的。 
  • 对于创业者来说,第一,要具备判断力,也就是商业嗅觉非常重要。特别现在整个资本在是一个趋于冷静的状态,创业者要琢磨好真正创业的价值,你产品的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第二,执行力很重要。怎么在创业期间招到一个靠谱的团队,一个有执行力、有狼性的团队是创始人该具备的能力。第三,是获取资源的能力。创业者怎么基于BAT等这些大平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整合更多的资源,而且是整合更多跟自己的实际业务更加契合和匹配的资源,也非常重要。
  • 创业服务一部分可以标准化,一部分需要定制化。
  • 创业这件事情,第一重要的就是时间,风口。只拿出一段闲散时间单纯为了镀金是根本不靠谱的事情,有这样思维的创始人也是不靠谱的创始人。

方糖小镇创始人万里江:

  • 孵化器其实总的来说就是创业服务能帮助最早期的创业者提供更多的服务,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帮助他们。
  • 创业九死一生,真正能够长期存活下来的是不多的。但是有一些企业,他其实是很有潜力的,他做这件事情也非常有意义,这样的企业在没有受资本待见之前怎么办,我们应该帮助他。
  • 创业者要具备的第一个能力应该是发心,就是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第二是聚拢人的能力。第三必须要有落地的能力,执行力。而这个执行力就包括说,整个团队所有人必须是舍命狂奔的状态,不能有任何其他的分心,否则的话也很难成功。最后需要有逆商。创业没有一帆风顺的,会遇到很多的问题,你要有很强的扛挫折的能力,百折不挠。
  • 动机不纯的孵化器,我相信不用很长时间,最多撑到明年年底这些孵化器就会真正死亡,起码有1/3。这时候真正好的孵化器才会涌现出来。但是从整个大盘子来说,我并不觉得孵化器多了,我觉得少了,因为还有很多很多的创业者没有得到更好的服务。

以下是2015钛媒体T-EDGE峰会上,钛媒体执行主编杨瑨与蒋亚萌、万里江、以及李政的对话全文,经钛媒体编辑:

  • 主持人(杨瑨)现在在我们所谓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创业已经成为一个显学了。除了情商、智商,我们是不是可以给创业者总结一些很显性的素质和经验,总归叫“创业熵”,这个字对不对我们大家可以商榷。我们今天分享一些接地气的,跟创业相关的,跟失败案例、成功案例都有关的,我相信今天在座的三位嘉宾都是阅人无数。

蒋亚萌:我是阿尔法公社的创始合伙人,我们是一个三亿人民币的天使基金。我们非常专注只投天使这一轮,最早的项目这个月已经clossB轮,他们做得速度非常快。我们帮助创业者,资金肯定是要给,给完之后我们帮助创业者以一个极致的速度去发展,这个在早期对他来讲可能是一个最大的风险,因为你的发展速度慢,你可能根本没有机会到下一轮。阿尔法公社帮助他们获得高速的成长,在自己的赛道方向上成为一个领先者。我们基金有两位创始合伙人,没有任何投资经理,剩下的员工都是帮助早期团队做BD和市场——这是我们认为对早期团队来讲,除了创始团队自己做的产品运营之外非常关键的两个事情。我自己在来创办阿尔法公社之前,我70%的时间是创新工场联合管理的合伙人,30%的时间在中经合,我是中经合中国的合伙人,负责他们第七支基金,80%的项目都是我投的,在创新工场第一支基金,在过去四年带了很多的团队,像知乎,友盟早期的团队我带他们帮助他们去孵化和融资,所以很高兴给大家交流。

  • 杨瑨谢谢,这两个创业公司大家都非常熟知,一个是知乎、一个是在行。而蒋先生就是两家公司的幕后推手。接下来请万里江,方糖小镇是什么样的机构?你们可以做什么事情?

万里江:我叫万里江来自方糖小镇,方糖小镇是以社群为基础的一个联合办公和孵化器,我们和其他的联合办公不太一样的是,大多数联合办公是先做好了一个空间,然后把人引进来,而我们是先有了一个社群,有了社群以后,才做了空间。在三年前我们做了一个创业社群,目前在全国25个城市都有分舵,全国有5万多创业的会员。我们觉得需要有个空间把大家聚在一起形成更好的服务,今年开始我们做了这个方糖小镇的联合办公空间,目前我们在全国签了60多个地方,开业的也有12家了。所以从速度上来说,和规模上来应该排全国第一第二的,我们希望帮助更多的创业者,未来我们能够做成一个中小微企业全方位综合的服务平台。

李政: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政来自于百度,我是11年加入百度的,非常有幸的伴随着百度整个开放平台的战略一直做下来。而百度在做生态的这几年来,我们发现说做生态非常需要枢纽,非常需要落地点,从2013年开始我们开始正式的做这样一个项目叫百度创业中心,目前我们在全国的五个地方,就是成都、厦门、苏州、天津和北京这五个地方做了五个创业中心。五个地方整体的办公面积是5万平米,我们其实在两三年当中已经孵化了超过100支团队,我们也打出了“幸福创业”这样的一个口号,希望通过百度的努力,能够让各位这种创业团队能够做得更好,能够做得更幸福。

1、如何理解孵化?孵化器从哪些维度帮助创业者?而创业者又应该如何选择?

  • 杨瑨:今年刚好百度创业中心以及方糖小镇都入选了BT年度特色的投资机构,特色的孵化器,所以我下一个话题我们就从孵化器切入。其实今天在座的三位很齐全,你看从蒋先生开始,是给钱的,方糖小镇其实是给场地的,而百度创业中心所代表的是BAT都在做这样的开放平台还有提供技术资源,是给技术的,给资源的,都凑齐了。我觉得李政和万里江是不是可以分享一下,你们各自是怎么做的,怎么理解孵化这件事?

李政:我是觉得孵化其实是一个比较广义的这样一个概念,在我看来,现在市场上这种孵化器其实也是多种多样的,创业者应该根据自己的特点选择合适的孵化器,每个孵化器可能可以给大家提供的资源是不同的。从百度来讲,我们的这个孵化器肯定是依托于百度整个的移动生态,首先我们可能给大家提供的是什么,百度在BAT里面是一家以技术为擅长的公司,首先我们提供的是百度的技术资源,不管是云存储,还是虚拟机等等,这些技术资源是百度的第一个特长。

第二、孵化器包括办公空间,带宽,以及一些日常的这种服务。百度的做法是跟各地的政府,园区等联营。对于我们的创业者来说是全部免费提供的,我们为什么提一直说叫幸福创业呢?我们的创业者可以只拿一台电脑,只要通过百度这个孵化器的认证你就可以直接来办公,直接来创业,这一点可能是空间上的。

第三,其实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一个综合资源层面的。首先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现在的O2O的概念非常的火,每一个创业团队,他都有可能基于传统行业在用互联网+这样的思维去做连接,去做服务,很大的一个问题是说,线上到线下,一方面我们有很好的线下团队,那么线上的流量从哪儿来,百度天生就有这样的优势和资源。而对于大数据的分析,除了用户能够到你的平台或者说到你的创业的这个产品上去购买服务,用户到底是长什么样子的,也可以通过百度的这种大数据的输出,帮助创业者可能去优化自己的项目,所以我们整个百度的创业中心基本上是从这样几个维度想到说,能够帮助创业者能够更好的一个提升。

  • 杨瑨:是不是理解为前期百度创业中心很多面向的创业者是开发者居多?

李政:对,是开发者居多,而且整个我们招收团队的类型其实也会随着百度的整个战略会有一些微调。比如说早期的话,可能技术型团队是比较多,现在就是我们可能会更重点的去看一些O2O类的创业团队,然后我们也非常看中很多围绕本地化商户或者围绕本地化资源去创业的团队。

蒋亚萌:我有一个问题,如果我是创业团队,我比较关心要是去百度孵化器,需要卖身吗?或者卖身到什么程度?

李政:是这样的,第一,我们在股权方面,没有任何的要求,没有技术换股。第二,来百度的孵化器并不意味着就要站队,其实很多我们孵化的项目,最后可能有阿里,有腾讯的资本进来。我们是一个很开放的态度,从百度来讲我们希望百花齐放,在任何一个行业里面有更多的创业者出来,有更多的服务出来,当我们的消费者,当我们的网民需要选择的时候,这个时候搜索的价值就来了。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思维逻辑。

杨瑨:这确实是一个大公司做孵化绕不开的一个问题。不知道蒋亚萌怎么看,包括微软、联想,BAT都在做这样的事情,大家名称不一样,有叫加速器的,有叫众创空间还有叫开放平台。但是你怎么理解大公司去做孵化这件事情?

蒋亚萌:我觉得大家做的不太一样,可能都叫孵化器。但是孵化器这个概念在国内来说,可能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因为报道他所理解的就是一个办公空间。但是有的可能是投资,有的不投资,投的钱是什么性质,可能大家也不太清楚这件事。缩小这个范围,我觉得百度做这个事其实还是挺好的,因为百度毕竟确实很有资源,不占股份这个事,反正还是挺有魄力的。而微软他们是反正有钱,自己做生态,都是员工拿微软的资源,大家觉得不用白不用,挺好的一个事。所以很多团队去像微软这种加速器,都是拿完B轮和C轮的项目,其实拿完A轮和B轮的项目都有,越来越变成他每一期选择往后做的项目都已经是被市场验证过,不是在生死线上的一些。小团队其实也进不去,因为你肯定没有拿过A和B的人长的漂亮,你肯定也进不去。

  • 杨瑨创业者是怎么样的心态,一切是免费的。

蒋亚萌:创业者要想清楚,特别早期的时候,无论市面上的孵化器是什么样的,你应该想清楚你要活下来,你需要什么东西,然后用这个标准你去选。无论是百度还是微软,还是像我们这种天使基金,他有服务,或者你可以拿红杉的天使也有可能,所以你应该想清楚在这个阶段,对你来讲生死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产品吗?是你的团队?还是你需要在运营上获取一些资源同时又保证你的中立性。其他像法务,办公场地,我觉得这些也都是必要的,但是你要想清楚对你来讲,生死是什么决定的,速度是什么决定的,然后你再去挑选的时候会比较清楚。

  • 杨瑨:我听出来亚萌的意思免费的东西不一定适合你,而且免费可能更贵一点。万里江,刚刚我们延续孵化器的问题,解释一下你的社群,怎么通过社群去做孵化器,包括办公空间?

万里江:接着你刚才说的,韩寒说过一句话“免费的东西是最贵的”,不要因为免费盲目选择一些东西,你可能会错失更多的机会甚至是后来的发展,我延续你这句话。说到孵化器的含义,我觉得现在大家对孵化器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含义,其实总的来说创业服务能帮助最早期的创业者提供更多的服务,大家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帮助他们。比如说百度用技术,有一定的流量,投资人他有钱,还有很多做法律的做财务的,他从各个专业的角度帮助他。他是不是一定需要一个空间,不一定,YC他就没有一个固定的空间,所以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创业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面有很多人帮助你做好其他的事情,你只需要专注自己的主业。

但是,虽然如今社会上有很多人,冲着创业者而去提供帮助和资金等等,但是我发现,很多人不是想从项目上获取点未来的利益,就是以导师的身份,居高临下的面对创业者。刚才说到微软,说到很多很多孵化器,他可能一个空间,几千平米只选了十几个团队,但是创业者有千千万万,绝大部分创业者都是被挡在这些孵化器外面了。是不是这些孵化器所选择的企业就一定能成,不一定;而这些所谓专家们选出来的东西就一定好吗,也不见得。还有一个观点,很多被选进孵化器的企业成功的概率不是升高而是降低了,因为他可能本来资质挺好的进到孵化器以后,这个服务,那个服务,各种免费,温室里的花朵是长不高的,创业是很艰苦的过程,要有风有雨,只有经历风雨的创业才能够长久,才能够更成功。

所以我们很欢迎那些没有被什么腾讯众创空间,微软孵化器选中的企业来到我们这里,只要你做的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你做的事情对社会有价值,用创新的方法做这件事情,我们认为你都是一个追求梦想的人。我们希望帮助更多苦难的兄弟们,和他们站在一起,把我们做成一个真正的平台,这就是社群。

  • 杨瑨:我特别感兴趣的是,我看方糖小镇介绍里面有一段话,方糖小镇推出了一项特色服务,叫“专门挽救并全程服务濒临死亡但仍有潜力的初创企业”,目前已经成功救助过七家公司渡过危机,其中五家得到A轮,我想当面对质一下怎么去完成的,能不能分享一个案例。

万里江:好的,因为我们觉得其实创业九死一生,真正能够长期存活下来的是不多的,不要看他融了几轮,融了什么轮也不见得成功。但是有一些企业,他其实是很有潜力的,他做这件事情也非常有意义,比如说刚才我在下面听的时候,全时的陈总他们做那个事情,还没找到商业模式,但是他做的事情真的很有意义,也许过不多久他因为没有钱碰到困境都很有可能,这样的企业在没有受资本待见之前怎么办,我们应该帮助他。

怎么帮助他?我觉得首先要有一个情感的陪伴。他申请以后经过评估觉得有意义的情况下,我们会在社群里面发出号召令,把这个企业情况简单讲一讲,谁有各方面的资源能够帮助他。也许这里面有投资人从资本上帮他分析,也许有能够做大BD的帮助他拓展生意,也有人能帮他招到人,这些人就组成了一个义工,我们叫蒙古包组织。

其次,这个义工的小组开上几天的会议帮助他诊断,怎么帮助他走出困境,在这个基础上,确定我们需要哪几条资源或者是走哪条路,然后向整个社群发出SOS的救助令。社群里面谁有这个资源,谁能够更好的帮助这家企业就开始一系列的工作,这个时间可能要密集的维持三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而这些人都是一分钱不拿的。但是这个企业就在整个社群的帮助下,逐渐的缓过危机取得成功,甚至他被我们挽救之后的第一批客户就来自我们的社群,从而获得更多的成功。

这样一家企业在这个过程当中怎么回馈?因为他是被这个社群挽救的,所以他会经常的去帮助别人,他们公司的员工其中有1/3的时间都是在为社群里面的其他人服务。而且当我们社群要举办一些大型的活动,甚至哪些企业需要资金的时候他都是第一时间拿出来这个钱回馈这个社群,帮助更多的人。

  • 杨瑨:万总讲的特别有煽动性,其实我想问的是你们这个社群会像黑马会一样收费吗?

万里江:不会的,不会收费,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收过钱。我们希望帮助更多的人,如果大家的价值观理念比较一致,同时也愿意帮助别人,愿意奉献的话,他做的这件事情有意义,我们都欢迎进入。

2、创业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 杨瑨:我们把创业服务这件事情梳理一下的话,包括资金,孵化器,包括还有一些财务,法务咨询,人力咨询,技术资源,产业资源等等,基本上嘉宾帮我们梳理了创业服务都涉及的几个方面。在你们做社群或是做投资过程中会接触到很多的创业者,你们见过最具有情商最具有创业熵的人是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李政:首先我觉得创业熵提的特别好这个词。我觉得第一点是说,判断力,就是商业嗅觉,非常重要。现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如火如荼的在进行,我们的资本市场很好,我们给创业者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看起来创业的门槛是低了,但是我认为其实还会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创业者去想去琢磨,比如你真正idea、你的商业模式是不是靠谱的,还是根本就是伪需求。特别现在整个资本在是一个趋于冷静的状态,创业者要琢磨好真正创业的价值,你产品的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第二、我觉得执行力很重要。我见过很多的创业者,他的商业计划书做得非常好,听起来一切是很不错的一个想法或者很不错的一个项目,最终夭折,就是因为团队的执行力其实是不够的。所以怎么在创业期间招到一个靠谱的团队,一个有执行力有狼性的团队是创始人的能力。

第三,是获取资源的能力。不管是百度腾讯阿里,还是说这么多的VC,可能都有各自的生态,有各自的目标,但是总之都构建了一套相对来说比较完善的一个生态圈。创业者怎么基于这些大平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整合更多的资源,而且是整合更多跟自己的实际业务更加契合和匹配的资源,也是非常非常重要。所以我在说的就是,商业嗅觉、执行力和获取资源的能力,这三点决定了一个创业者的创业熵。

万里江:我认为第一个能力应该是发心,就是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我见到太多的创业者是因为这个社会上某个东西是风口,然后就去做了,觉得能够马上做出来,但是这样的人很快就失败了。因为他没有一个好的发心很难坚持下去,他只是为了融到钱或者是挣到钱,发心特别重要,这是创业者的第一能力,

第二是聚拢人的能力。现在这个时代,大多数创业者都做轻公司,服务业。所以一个真正的创始人,他要有博大的胸怀,把人聚拢,聚人的能力还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个我非常同意,必须要有落地的能力,执行力。你光有想法没有用,你必须执行。还有一个延伸话题就是说这个执行你必须全身心的投入,创业是个舍命狂奔的过程,所以这个执行力就包括说,整个团队所有人必须是舍命狂奔的状态,不能有任何其他的分心,否则的话也很难成功。

最后一个需要有逆商。创业哪有一帆风顺的,这里面有很多的问题,你要有很强的扛挫折的能力,百折不挠。一定要有逆商,这和他最早的发心有关系,所以他能坚持下去,这几点能力我是特别看中的。

蒋亚萌:我举个例子,我们现在投的团队里头,70%都是第二次创业的人,非常有经验。剩下的30%,40%他们是已经上市的互联网公司里的C  level的人,或者是VC。对于这些能力你先做个自测:你原来做的事情做到什么程度,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影响了多少人。这是你来证明你自己,别人能看得见的标准。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你未来还有没有学习能力,继续做这个事。我觉得这个是你不用羞涩于给别人讲的事,这中间包含了很多前面两位讲的这些能力。在这个过程中包括你的智力,你和别人沟通的能力,你是不是坚韧不拔,你的个性都体现出来了。我希望创业者在去写自己的商业计划书,或者介绍自己的时候,能够很快的表现出来自己的这些品质,它能最快的帮你吸引到最多的资源和你的合伙人,还有你的客户。

  • 杨瑨:其实我觉得现在在座的三位已经是扮演了创业医生的角色,临床的经验特别多。

蒋亚萌:我们顶多是帮他扶上马走一程。我也很同意刚才万里江说,温室里也养不出来什么太强壮的人。所以在阿尔法我们也是改良了工场很多做法,我们的资源都集中在帮助他们真正能上一个台阶,能不能得到更多的用户,能不能有下一笔资金,能不能有更长的一个跑道来去为你的梦想准备,这些事上去花精力。

3、创业服务能够标准化吗?

  • 杨瑨:刚刚我们总结就是什么样创业者是“高创业熵”的,这个问题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我希望大家不要误解说是有这些标配的素质才能成功,其实我觉得不是这样一个逻辑。因为我个人会觉得,给创业者提供帮助,给他们做服务,像一个定制化的东西,不是一个标准化的东西,不知道三位怎么看,你去做服务,这个事能标准化吗?

蒋亚萌:我觉得有一些还是很标准。首先,范畴是我们在这儿谈的创业,更多的是一个互联网性质的创业,他需要资本的力量在刚开始为他提供一段跑道,这个是很窄的一个定义。在这里面,如果我们定义清楚这个互联网的创业,中间还是有几个很关键很致命的因素。

我在工场四年,我觉得工场是过去五年里中国最成功的早期投资的一个机构,我们光投资,投了一百个,见过的创业者也得有两百个一年。这里面有很多很优秀的人,可能在这儿很难一一的概括,但是我觉得有几个核心的点:有些事情是funder自己要搞定的,比如产品和创始团队,你不能依靠别人来搞定这些事,该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一定要做好;剩下别人可以帮到你的事情比如一些行业的资源,像可以利用百度的资源,让自己以一个非常规的方式去发展,而不是单单去做自然的增长,自然增长这个事谁都会做,你也没有什么优势,所以你需要去获取更多的资源,让自己的速度非常的快,然后能够很快的把你的事情讲清楚,拿到下一轮的融资。因为你做一个企业最重要的要有好的用户,好的员工,这会帮助你有好的产品,帮助你拿到好的资本。所以你一定要把核心的精力放在这些地方,我们也会在这些地方尽量的帮创业者能够走得快一点。

  • 杨瑨:好的,还是这个问题,创业服务能不能标准化?

万里江:这个问题太宏观了,我觉得我同意你说的,其实还有一部分是可以标准化的。我们有第三方服务公司专门做财务的,当你公司只有三四个人雇一个财务是很划算的,他一个月三五百块钱就能帮你解决,他不是雇人,他是通过机器来弄的,你拍张照把发票传到云数据终端所有的东西都帮你弄了,可以标准化的还是尽量标准化。但是同样的,创业的人不同,团队不同,行业不同,你肯定会有大量的个性化,你要说有多少标准化多少个性化,还真不好说,随时随地在变化。

李政:我同意两位的意见,肯定一部分可以标准化,一部分需要定制化。所以我从另一个维度来解读这个事,创业团队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选择合适的孵化器,因为标准化的东西可能差不太多,空间,导师等等这些东西。但是很多个性化的东西是需要交流,或者说需要创业者以及孵化器员工的心血,我觉得这点其实非常非常的重要。比如比较大型企业的孵化器,包括我每天也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全国各地的创业机构来找我说,你们百度创业中心给我挂个牌,什么都不用管,只要把百度两个字给我挂上就OK,这样的机构我们都不会去合作。

我一方面会拒绝只是挂牌的合作伙伴,另外如果只是来百度创业中心镀金的创业者和创业团队,我也真的认为很难成功。在我看来创业这件事情,第一重要的就是时间,风口。只拿出一段闲散时间单纯为了镀金是根本不靠谱的事情,有这样思维的创始人我认为也是不靠谱的创始人。

  • 杨瑨:服务五花八门,没法改变的,最终还是要看创业者自己的一个选择。

蒋亚萌:刚才说的这个让我想起来一点,有感情的。比如有一个评判的标准,创业者应该去什么样感情的孵化器。这个感情我的理解,他应该是像一种严厉的父爱,他对你是有期望的,不是一种没有条件的博爱。我想真正优秀的创业者是我们会帮你突破你自己的极限,所以会更快的发展。所以我觉得创业者去和你的合伙人或你的投资人去谈的时候,你应该能够感觉到他对你的期望是非常非常高的,但是他同时也会以各种方式来帮助你,你自己也要突破你自己,变得很优秀。

4、孵化器的大批死亡会来吗?彼此之间如何联合或者合作?

  • 杨瑨:人的因素特别重要。下面进入一个吐嘈的时间,创业的话题太热门了,我们已经收到十几个提问,这里面有特别多是问的很直接,而且是非常吐嘈的话题,我来挑几个问问大家,大家可以抢答我们不用逐一回答了,比如这个问题——现在做创业服务,孵化,让人有一种做大跃进的感觉,各个地方的孵化器重创空间特别多,而且服务培训做投资这些东西非常同质化,你可能在不同地方见到的导师都是一样的,优质项目又不多,因为本身鼓励创业的政策让创业的门槛降低了,基数特别大。观众提问是,孵化器未来大批死亡会在什么时候到来?

万里江:我来讲一下,我过去接近十年都在做文化创业园区。我们在全国做了三十几个园区,国外也有,一百多万平米,行业里面还是比较领先的。今年开始我做方糖小镇,我对这个深有体会。我们很清楚看到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占据我们大部分的生活,我觉得对于现在的孵化器来说,很像1999年,2000年初的所谓的互联网泡沫的时代。其实大家觉得好像说像大跃进一样,有多少孵化器,那只是媒体非常关注,他处在媒体的聚光灯下,大部分孵化器都被报道了,没有被报道的还是不多的,所以大家会觉得,好像泡沫兴盛。当然了这里面有一些人,出来做孵化器,本身动机不纯,是为了拿政府补贴或者为了其他。这样的孵化器,我相信不用很长,最多撑到明年年底就会真正死亡,起码有1/3。这时候真正好的孵化器才会涌现出来。但是从整个大盘子来说,我并不觉得孵化器多了,我觉得少了,因为还有很多很多的创业者没有得到更好的服务。

  • 杨瑨:也希望像方糖小镇这样的机构能够在更多的城市去扩张。下面一个问题还是来自观众,想问一下三位嘉宾,你们各自的平台上最薄弱的,或者说最需要跟其他的平台联合的一个孵化模块是什么?你们还缺什么资源?

蒋亚萌:这是创业者还是孵化器问的,如果是创业者这个对你没什么关系,你就想清楚你最关心的东西他有没有就可以了,你没有什么精力操别人的心。

  • 杨瑨:怎么帮助他们去甄别,有哪些特别奇葩的服务能分享一下?

万里江:我觉得我们最薄弱的环节,恰恰是台上两位所处的领域,一个是技术服务,另外一个是资本的对接。现在其实投资人非常多,投资公司也非常多,但是没有特别有效的方式。我认为将来一定是个专业化的时代,比如做医疗的我就专门找到我们经过了选择和验证之后,真正对医疗行业有研究的专门的风险投资机构,定向的去推送。但是这块我们也没有做得特别好,我希望能够有很大的改进。

蒋亚萌:我挺认可万总的这些理念,我觉得方糖小镇这些理念我们很喜欢,我们只有创始合伙人,我们如果答应见面那就是创始合伙人会直言不讳,你这个项目,他会当场做决定。

万里江:这个非常重要,我们举办投融资对接会,经常有投资机构派出来的所谓的投资经理刚刚毕业,他连这个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指手划脚了,他也没有权利决定是不是投回去还要反馈,最后就石沉大海了,我们往往希望直接见到创始合伙人。

蒋亚萌:投资经理做不了决定,他的动机也很多。从创业者的角度你应该找能做决定的这个人,他能够直言不讳你的一些问题,你很多的帮助。但是我们也不是说,合伙人就比投资经理懂太多,但是我们能做决定,这个对你足以。

万里江:这个行业有很多痛点的,我延伸一下,我觉得现在匹配的效率并不高。我想未来的方向可能是两个,第一个是大数据化,像36Kr包括钛媒体,将来他有非常广泛的资源,通过数据能够自动筛选出一些比如经营一年两年以上的企业,他会更有投资潜力,这是大数据。另外,在这种匹配上,要更加有效和更加专业化

杨瑨:我预感到两位下来以后就可以谈一庄合作了。谢谢今天的分享,希望我们刚才的分享对在座的听众和创业者有指导性,创业本就不是一件纸上谈兵的事情,我们在此祝愿所有创业者,即便你失败了,还是要去做,即便你失败了,还是能跟你当初的梦想干一杯。

(本文首发钛媒体,根据2015钛媒体T-EDGE峰会上的就孵化器话题讨论的全文整理)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杨雪丹
杨雪丹

钛媒体编辑|xuedanyang@tmtpost.com

评论(4

  • 史涛 史涛 2015-12-16 08:36 via android

    创业商

    0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5-12-15 11:00 via android

    5%的成功率。

    0
    0
    回复
  • 小源-Donger 小源-Donger 2015-12-15 09:26 via weibo

    封面2人是谁?

    0
    0
    回复
  • 笨之鸟-铭寒 笨之鸟-铭寒 2015-12-15 09:10 via android

    失败才是主旋律,但焦点一定是大成功,也可以是大失败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