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emoji表情,你是不是就不会打字了?

摘要: 到了互联网时代,在「能通过社交软件交流的绝不见面」的宅文化的蔓延之下,面对面社交的机会大量减少,由此产生了一大批社交恐惧症患者。

11月16日,牛津辞典宣布了2015年年度单词。但是,这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单词,因为它是一个Emoji表情,这个表情意味着「喜极而泣」(Face with Tears of Joy)。

再往前推一个月,腾讯发过一份《中国网民表情报告》,报告显示2014年8亿QQ用户中,超过90%在聊天时使用过表情。表情使用最多的是呲牙,一年内「呲牙」使用次数超过10亿次,人均至少1次。几乎每个人都在使用表情与别人沟通

Emoji表情正在成为席卷全球的文化,过去一年的诸多事实正在催化这个趋势:

  • 苹果在今年年初更新的iOS 8.3中,一口气新增了300个表情,推出了六种肤色表情,虽然引发了吐槽——比如黄灿灿的肤色根本不像亚洲人,更像辛普森……基于多元性考量,加上了同性夫妻,可是红头发的姑娘们开始表示很没有归属感……——但越来越多的人,在iPhone里玩这些新表情;
  • 在10月份更新的iOS 9.1中,苹果又新增了150多种表情,清真寺、犹太礼拜堂、独角兽(因为现在独角兽公司太多的缘故?)、热狗都加了进来;
  • 在早前的Windows 10上,微软甚至推出了竖中指的表情,供蓝屏死机之后用户情绪抒发……
  • Facebook自2009年推出「赞」按钮之后的六年多时间内,用户只能通过「赞」来表达情绪,今年10月份,Facebook增加了6种表情,终于有了七种情绪可以表达。

表情在用户沟通中的占比也越来越高,Instagram也已经支持用表情来打标签,在它们最近的一份报告里,Instagram称至少有40%的评论里含有表情;而Instagram发布的报告显示,在使用表情最为激进的国家——并不是日本,而是芬兰,其表情使用率更是高达60%。在Instagram这种通过图像进行表达的社交应用里面,表情已经在事实上成为人们沟通的语言了。

Emoji表情的进阶:布朗熊、暴走漫画、阿鸡米德们

Emoji表情并不是智能手机时代才有的新事物。有史可考、最早将表情应用在文字沟通中的场景发生1982年11月19日,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史考特·法尔曼(Scott Fahlman)在大学内部的电子公告板上(也就是最早的在线聊天室)发出了 「:-)」 和「:-)」,因为这一个小小的举动,史考特成为了改变互联网的40个人之一。

在过去很多年里,表情符号逐渐演化出 XD、(^__^) 、:P、( ^_^ )/~~,从1995年开始,日本运营商NTT推出了带有不同表情符号的传呼机,深得年轻人喜爱,表情符号第一次以「杀手级功能」(killing feature)成为核心竞争力,帮助数字设备大卖,这款传呼机也因此获得将近40%的市场份额。

在智能手机普及之后,即时通讯工具成为最广泛使用的应用,让Emoji表情有了广泛的生长土壤。而Line将表情开启了新的阶段:贴图。

布朗熊和可妮兔们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唐老鸭和米老鼠,除了成为聊天中的贴图,Line给他们拍了动画片,为Line热门游戏当主角,并制作大量线下周边:玩偶、贴纸、实体店,全方位触及粉丝。根据Line在2013年年底的数据,每天Line在全球信息发送量大约有95亿条,其中有15亿到16亿条是贴图,大约占比1/6左右。也就是说,用户发的每六句话中,就有一句是贴图。

Line在表情上的投入也是其它即时通讯应用难以达到的:Line公司内部至少有200人在负责表情的品牌形象的推广、经营和线下实体商品的制作和销售。Line在去年4月份推出了支持网友上传表情贴图的Line Creators Market之后,整个市场积累了10万个表情,而表情销售也成为Line的重要收入来源。

在国内,微信也采取类似的行动——不过步子迈得要小很多。推出了大量官方表情,并开放了第三方投稿,但是仅限在微信聊天中运营,而在贴纸品牌的经营上,并没有看到什么动作。虽然Line在国内使用量不大,因为对布朗熊们的品牌经营,在国内也收获了非常多的粉丝。

微信并没有在贴纸品牌打造上做投入,国内另一家即使通讯应用易信反倒在贴纸品牌上下了不少功夫。一只「又萌又贱」的阿鸡是他们主打的贴图形象,易信为此还拍摄了一系列短片,从故事场景设定在校园、情节安排了作弊和追女神可以看出来,95后是他们的核心目标受众。

人们印象中国内使用表情贴图的用户更多会在三四线城市、女性居多,但根据易信发布的《表情贴图用户使用数据报告》,实际的数据与人们印象相反:一二线城市比三四线城市更爱使用贴图,男性比女性贴图使用率更高。

贴图是如此地流行,以至于《纽约时报》曾有一篇文章专门探讨在男性是否应该用Emoji表情?,报道中,《纽约时报》找到哥伦比亚大学语言学家John McWhorter对男性使用表情这一现象进行分析:

在语言方面女性往往更有表现力,不过女性在语言方面的变化最终也会影响到男性。男性使用表情符号对其而言是有利;

Emoji表情符号能够将口语转换为具有表现力的拟人文本,那些傻乎乎的符号实际上为发信人提供了传达语气的工具,「应该有男性化地使用表情符号的方法」。

Emoji表情流行的背后:缓解尴尬,治愈社交恐惧症

很多人或许有过类似的经历:在输入框中敲下一句话,小心翼翼删掉两个字,换了一个词之后,觉得不行,继续删掉,重写,反复几遍,最终这条消息也没发出去。

文字的诞生,让人类拥有了持久记忆——每个人的知识、经验、智慧都可以通过文字传承给后一代,并且拥有了理性的表达符号——使用文字进行交流也是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重要技能。

在文字出现之前,人们正是通过手势、动作以及表情沟通的;在移动互联网时代,Emoji表情在人们沟通中占据了越来越大的比例。在腾讯发布的《中国网民表情报告》中发现,男性使用Emoji表情时更爱用骚贱的表情,而女性更喜欢可爱萌的表情,而易信在《贴图使用报告》中对用户使用表情的背后心理的解释为:

  • 用户使用表情贴图主要为了更形象地传达喜怒哀乐的心情,活跃聊天气氛和缓解聊天中出现的尴尬/紧张场面,快捷回复,或表达敏感/尴尬的请求。 其中要求他人帮忙,邀约陌生人和要求请客是主要的敏感请求,而忙于工作和外出走路是快捷表达的主要场景。
  • 表情贴图达到的沟通效果和对应场景(城市级别差异):一二线城市用户使用贴图的目的性更为明显,或许跟其面临更紧张的社会节奏和要承受更大的社会压力有关:他们工作更为繁忙、更多会议而且更多需要他人的帮忙。

此外,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因为沟通工具的匮乏,人们有更多面对面沟通交流的机会,面对面沟通除了通过语言,还可以通过表情、肢体动作乃至肢体接触来帮助交流的双方更好地互相理解与互动。到了互联网时代,在「能通过社交软件交流的绝不见面」的宅文化的蔓延之下,面对面社交的机会大量减少,由此产生了一大批社交恐惧症患者。

曾有一位朋友和我说,他在网络上认识的一个人,聊天的时候几乎每次回复都会带上一个「呲牙」的表情,后来有一次见面,发现这位喜欢「呲牙」咧嘴笑的人非常平静内向不善表达——他其实很有表达欲,只是在「宅」惯了之后,恐怕是更擅长使用手机输入框内的文字和表情来表达自己罢。

麦克卢汉说,媒介即人的延伸,那么Emoji表情何尝不是人类情感表达的延伸?至少,它拯救了那些社交恐惧症患者。:-)

【钛媒体作者介绍:师北宸;微信公号:数字弥母(digital_meme)】

本文系作者 师北宸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师北宸
师北宸

师北宸,正阳新媒体首席内容官,曾任凤凰科技主编、LinkedIn中国公关经理。《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腾讯大家等媒体科技专栏作家。微信公众号:「数字弥母」,ID:digital_meme。联系方式:beichenshi@gmail.com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