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发布OZO,VR影视的救赎之道在哪里?

摘要: 对于急需出现一款标杆性的影视内容,推动产品向消费市场普及的VR行业来说,诺基亚这样的巨头们真的是救赎之道么?

我在采访VR团队领袖的过程中,经常会问VR产业走向消费市场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得到的答案基本上都是:内容匮乏。

暴风魔镜团队往往是说,我们已经成立了松禾基金,也联手北京电影学院成立了孵化器,来对VR开发团队进行扶持,而蚁视CEO覃政经常会顺嘴提一句,我们的全景相机,给了用户自主生产内容的工具。

VR创业者大都站在产业发展的起跑线上焦灼,却因为企业的统筹能力不够,而只能选择从局部出发。这个时候,巨头们在整个产业生态上的动作似乎总能给予行业巨大的推力。

将移动业务线卖给微软的诺基亚,如今又站在了VR的风口浪尖,其重金打造的VR视频拍摄设备OZO近日上市发售,配置和功能令人咋舌,而此前谷歌推出了全景视频拍摄方案Google Jump。

然而,对于急需出现一款标杆性的影视内容,推动产品向消费市场普及的VR行业来说,诺基亚这样的巨头们真的是救赎之道么?

OZO和Jump 以及其他

OZO真机照流出的时候,圆圆的脑袋就被很多人称作鱼雷。实际上,这种鱼雷状的全景拍摄设备,国内的酷景网早在2010年已经开始使用,而像莱瑞特这样的厂商也在2013年推出了Gorpo解决方案,最早提供了地面、水下、空中全景拍摄技术,其产品也给出了更亲民的价格,该公司的7目全景拍摄设备在淘宝上含税只卖到29000元。

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对Oculus的收购将VR推向前沿技术的领军地位。今年5月底,谷歌也在I/O大会上发布了环绕矩阵全景视频拍摄设备Google Jump,宣布统摄地位。

这款设备被the verge誉为“完整的虚拟现实录制生态系统”。Goolge的产品副总裁Clay Bavor称Jump由3部分组成:镜头组、自动整合和处理素材的软件、播放平台。

在对比这些设备的优劣之前,我们先来做一个分类。OZO虽然和莱瑞特、酷景网旗下全景拍摄设备在外观上很像,但是实际上有本质差别,Google Jump虽然和酷景们旗下的全景摄像机长相方面相去甚远,但实际上是 一类产品。

“在业内,我们把用Gopro拼接起来的全景拍摄设备称作‘狗笼’,而市面上也大都是这样的产品,有很多是民用消费级的产品,只有两个摄像头,而广告公司则会采用更高级一点的方案。”

一位此前从事游戏行业,如今投入到全景拍摄设备制造和内容拍摄领域的戎姓人士称。

这样的设备主要是由运动相机组合而成的,所以缺点也是相当明显:

1、首先拍摄时间受限于运动相机本身,超过20分钟,画面质量就会不稳定;

2、绑定的多个摄像机都是独立的个体,且没有系统机制,只是物理上的连接,虽然可以用遥控控制,但是发射过去的指令,每台相机的响应时间不一样,同样影响拍摄质量;

3、所拍摄的全景视频文件往往比较大,而运动相机传统的储存方式,SDHC存储卡为存储介质,应对不了全景视频需要的质量标准;

4、拍摄完成之后通过后期处理拼接才能形成全景视频,不能实时合成,及时调整,时间和人力成本增加。

那么Google Jump解决了以上问题么,从现有的报道来看,显然没有,Google Jump同样是通过环装Gopro拍摄视频,然后通过Jump应用进行合成,不管算法如何高明,但是与诺基亚的OZO依然是两代产品。

诺基亚在产品革新上做到了及时拍摄及时处理,能够拍摄360度的全景视频和拾取360度*360度的环绕立体声。

当然,诺基亚的这款OZO被称作专业影视级拍摄设备的原因还有,其提供了可以热插拔的存储介质,支持长达45分钟的视频录制,且能将所有拍摄视频都存储一个文件夹里。

诺基亚从手机产业的阴影中走出后,用OZO向VR领域的进军交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但是,价格却成为掣肘。

不久前因为拍摄出国内第一部VR电影《活到最后》的兰亭数字已经在业内声名鹊起,该公司COO庄继顺说,三个月前诺基亚已经给兰亭发过样片,而兰亭没有打算采用OZO。

因为一来样片显示效果不好,二来价格太贵,仅预售都要6万美元。相比之下,兰亭更倾向于日韩的佳能或者索尼这样的供应商,期待有数码设备制造底蕴的厂商能够出这样的产品。

“我们正在出的全景拍摄设备不会再采用狗笼的方案,而是一套新的系统,这样一款设备不会超过3万元。”戎姓业内人士虽然表示了对诺基亚在定位和定价上的认可,但也同时强调了自家产品的性价比。

诺基亚的尴尬还有这些 

诺基亚这款定位于专业VR影视拍摄的产品,生不逢时的原因还在于VR影视对于传统影视拍摄手法的全面挑战。

兰亭数字从《活到最后》的拍摄中,总结出的经验更多是,VR将用户的视角完全解放,同时更难于控制。传统电影的故事发展可以完全通过屏幕和剪辑演绎,而VR电影中,人的视角能够从前到后从上到下,无限制的审视,每一处都要有故事发生,而故事主线传达却受到了挑战。

戎姓业内人士同样分享了行业经验,VR电影和传统电影的区别,并不是拍摄手法的问题,而是整个影视内容生产机制的问题,传统的方法一概不适用,从剧本到演员表演体系几乎要重新摸索。

这样的拍摄成本是多少呢?Oculus旗下的Story Studio今年推出了其第一部VR影视作品《LOST》,时长仅有10分钟,而成本却超过千万元;时长12分钟的《活到最后》拍摄成本也达到了百万级,当问及是否盈利时,庄继顺表示,兰亭整体是盈利的。

VR影视面临的海水和火焰  

单从全景视频而论,应用领域并不止于VR,广告行业、纪录片、新闻播报、展览领域都会用到,而通过VR头显也只是全景播放的方式之一,还有球幕、环形巨幕、投影等。

只不过近两年随着VR热潮涌起,大部分VR拍摄设备方案商开始侧重于VR领域。

而像莱瑞特这样设备商,也已经不止于提供设备,开始着手整个全景拍摄应用的解决方案,比如将VR直播列入发展计划,对后期处理和应用也开始加强。

而较早从事于全景视频拍摄的酷景网则已经将播放技术也纳入了到了解决方案当中,VR全景视频需要专用播放器才能够播放,酷景网针对用户喜欢借助html5直接查看视频的习惯,开发了播放了控件。

但是莱瑞特的王骁翔也同时透露了VR全景视频遇冷的局面,“除了兰亭数字和互动视界,其他平台基本上都在烧钱,针对VR领域的全景视频,我的好几个客户都反映了,基本没人买,行业还是比较早的,全景行业需要抱团发展。”

不过从行业整体的动作来看,全景团队们似乎仍旧寻找到了突破口,就是对VR直播这个领域产生了一致共识。戎姓人士称,该公司旗下的全景内容平台也会着重投入VR直播,与演唱会和体育现场进行合作。

今年国际冠军杯的运营方乐视体育就在其直播信号中,率先提供了360度全景直播,带上VR头盔去掉视角畸变之后,就能体验到身临其境的现场感。

此外,像暴风也在其暴风魔镜app中尝试过演唱会的直播,是其魔镜app中为数不多的收费项目,而国外的NextVR 公司先后对国外乐队 Cold Play 演唱会及美国民主党总统辩论会进行了 VR 直播,又获得了 NBA 官方的赛事直播及录播合同。

兰亭数字的庄继顺表示:VR 的内容团队进行 VR 直播的门槛不大而且也很容易就受到欢迎。而从消费者角度考虑,在家免费或者花很少的钱即可享受现场 VIP 视角,这对粉丝们的诱惑力很大,要知道,并不是所有演唱会都会有直播。腾讯在直播了Big-Bang VR 演唱会的门票也仅售 30 元,包括免费预览的观众,预览人次能达到 98 万人。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勤
李勤

评论(1

  • 天远 天远 2015-12-14 07:52 via android

    还是看好未来发展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