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含泪触电,“公子”无奈从良,谁砸了纸媒的盘子?

摘要: 在移动端的浪潮下,报纸、杂志和门户网站,虽然不能等同,但毕竟文化产业中各行业趋势大同小异,规则和转型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在转型路上,必然会有大批沦为冻死骨,而活下的也任重道远,因为他们要面临一个新的时代。

前不久路过报刊亭,冷冷清清,许多时尚杂志已经不见踪影了。在报刊亭显眼的地方看到了《瑞丽时尚先锋》,不过让人遗憾的是,一个多月之后,就再也见不到其纸质版了:明年将停止出版纸质刊物,保留电子版,并发展电商业务。其实不只是时尚杂志,以新闻资讯、女性时尚、鸡汤文等内容为主,甚至偏专业类的报刊杂志也早就青黄不接:文学杂志《天南》、生活新闻类杂志《壹读》、香港56年历史的中文报纸《新报》纷纷宣布宣布停刊;月底,创刊47 年的《计算机世界》也将放弃印刷版,改版后的内容将通过电子杂志、网站呈现……

在纸媒式微的浪潮下,国外纸媒也未能幸免,尤其是“特色”鲜明的杂志品牌。最近,英国老牌男性(色情)杂志《FHM》宣告停刊,走向末路。其集团的解释是,年轻男性越来越趋向关注移动和社交媒体,以及来自女性权益组织的阻力日益增加。

无独有偶,在更早之前,美国老牌色情杂志《花花公子》宣布将停止刊登女性裸照,上线小清新风格的电商网站。如今,《花花公子》们的读者几乎可以随时随地在网络上免费欣赏穿着清凉的性感女郎,并且相对隐私,一本以色情为主题的月刊早就已经若有若无了。世界变化如此之快,连《花花公子》都画风突变,转型“从良”了,还有什么是互联网不能改变的?

纸媒为何穷途末路?

数字化新媒体不断瓜分纸媒的市场和用户,纸媒的盘子越来越小,更多的走向了末路,引起一阵惋惜之声。很多人在感叹,纸媒的寒冬已经来临,大变革开始,一个时代可能即将结束。

纸媒的“不幸”,其实更多地归咎于纸媒本身这种传播形式,在时代的变迁中的落后和局限。

由于移动互联网的覆盖,更多的人将生活的方方面面搬到了移动智能设备上面。从2013年开始,数字化新媒体开始了迅猛增长之势。相比纸媒单一的信息获取及付费方式,网络新媒体的信息获取方式多样化、更廉价和快速。渐渐地,读者对传统纸媒的依赖和阅读习惯被消磨了。互联网不仅改变了内容传播形式,也改变着受众。随着新媒体浪潮的袭来,传统纸媒的销量大幅下跌。一直到现在,自媒体做大做强,层出不穷的微信公众号、APP和博客网站已经最大化地吸引着受众的眼球和时间。

同时,读者对内容属性的需求也悄然发生着转变。快节奏和碎片化的阅读现象已经成为主流。胡野秋说:“互联网以及自媒体的兴盛导致了阅读方式发生改变。因为电子阅读的碎片化,让年轻人几乎无法进行集中阅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手机将必然代替杂志”。对现在的主流读者来说,碎片化的阅读方式能否给他们沉淀下什么,似乎已不再重要。传统纸媒的深度长文被大多数人遗忘在角落。

所以,从传播形式和介质上来说,纸媒式微最直接的原因,简言概之便是大势所趋。

而第二个主要的方面,则是传统纸媒商业变现的艰难。传统纸媒变现有多困难,看看一些杂志满页的广告就明白了。 “杂志靠广告生存。拿瑞丽系列时尚杂志举例,一本杂志中几乎有半本是广告,其他时尚杂志情形也差不多。有哪个读者愿意花钱买杂志看广告呢?”胡野秋的话一针见血。

内容变现本身就是个大难题,就算是新媒体和自媒体也一样。而没有清晰的商业模式,纸媒成本又高,纸媒的正常运营就很难支撑。

此外,不能忽略的一点是,在传统纸媒上用户参与感极低,而新一代的读者则对参与感和基于内容的互动需求甚高。不能维护与读者的互动,产品黏性自然弱,现在的读者缺乏耐心,忠诚度难培养,仅靠内容产出保留用户并不现实,基本会沦为纯粹的内容提供商。这也是纸媒逐渐被读者“打入冷宫”的一个重要原因。

转型没有那么容易,读者都有他们的“脾气”

相比已经倒下的“同僚”,剩下的大多数还在做挣扎和探索,向互联网转型成了几乎所有传统纸媒的选择。

但是转型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整个过程就没那么简单了。要真正从纸媒摇身一变成为数字化新媒体,这一想法要实现还面临着诸多困难和担忧。

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老生常谈的互联网思维。传统纸媒行业向互联网领域转型,不是做个APP、网站、甚至电商平台就能办到的,关键还需要互联网思维。

在传统纸媒中,《读者》转型算是较早的,在向数字出版转型的路上其实已经走了很远。从2010 年 5 月,读者传媒成立子公司读者数码开始,相继推出过“读者”电纸书、“读者”手机和“读者”平板电脑,各终端产品中嵌入了加密的《读者》30 年内容。就在前不久,读者又推出了一款墨水屏双屏手机。但是,尽管努力往数字化媒体靠近,但《读者》的读者并不愿意买账,电子设备并没有为读者传媒带来多少收入,去年还下降了 15.8%。据了解,读者的电子设备销售情况也不甚理想,在整体业务中占比相当低。

再拿报纸来说,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甚至国外的《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就算转型到了线上,也根本无法和纸媒辉煌时期相提并论的。

因此,传统纸媒要转型,思维和技术很重要。

其次,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复杂多变,使传统纸媒难以找准适合自己的清晰的商业模式。电商、新媒体、电子产品是纸媒普遍选择的出路,但却鲜有成功的。不管是《花花公子》,还是《瑞丽》,转型做电商,优势在哪里?现在的电商已经到了相对成熟的地步,是否还有他们的空间,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想到的商业模式,早已经有了领先者,国内明星衣橱、蘑菇街、美丽说,正打得火热,失去了先机的《瑞丽》们情况并不乐观。

而且,《瑞丽》们曾经的读者,有多少是忠诚受众,这些忠诚受众是否还愿意为这个品牌的电商消费,都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像纸媒这样以内容为主的品牌,其商业价值很薄弱,根本经不起鲁莽消耗。

第三,纸媒没有稳定的用户数据库,“不懂”受众。纸媒的运营形式,使其难以形成准确的用户数据。这样在转型中就无法进行准确的受众分析,进而无法进行转型后新形式的用户定位。产品不懂用户,就无法获知用户需求,并适应和优化用户体验。《花花公子》转型做小清新电商,考虑过用户的感受吗?要让奔着性感女郎去的男士们掏钱购买小清新商品的难度,和让普通消费者奔着花花公子的品牌去购买其商品的难度是一样的,甚至更大。或许,企业在转型之前,应该先考虑一下受众的想法。

写在最后

既然纸媒转型这么难,为什么大家还一窝蜂都要转型呢?为了活着,为了挽救一个品牌的商业和文化价值,大多数企业都会选择试一试或一拼到底。

比起放弃,谋求转型勇气可嘉。纸媒虽然式微,但值得庆幸的是,纸媒又大有潜在优势,要是能充分利用并创新,克服行业瓶颈,纸媒转型的未来可观。

如今虽然新媒体和自媒体横行,但传统媒体以优质内容建立起来的品牌影响力仍在,只要诚心为受众带来新的体验,大家还是会接受的。另外,传统纸媒的专业性毋庸置疑,相比新/自媒体的一涌而起下滋生出来的诸多乱象,纸媒转型做数字化新媒体会是很多人期待的。

不过,传统纸媒转型到新媒体,其内容必然要做调整,由深而长转变向短而精,这是当下人们快节奏生活的需求。

当然,那些没有转型,或者并不打算跟风转型的纸媒,也有存在的可能。纸媒不会彻底消失,只是在时代的洗礼下会进行一场大变革,那些最后留下来的纸媒,必然会是小而美,甚至会变得昂贵,充满情怀。

在移动端的浪潮下,报纸、杂志和门户网站,虽然不能等同,但毕竟文化产业中各行业趋势大同小异,规则和转型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在转型路上,必然会有大批沦为冻死骨,而活下的也任重道远,因为他们要面临一个新的时代。

本文系作者 百略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百略网
百略网

新媒体公司“新知百略”旗下自媒体“百略网”(微信ID:wwwbailve),是一家专注于泛互联网商业革新和科技创新的智识型 + 知识型新媒体。网址:www.ibailve.com.

评论(5

  • 天远 天远 2015-12-02 08:33 via android

    变化快于当初的预想

    0
    0
    回复
  • 冷冻消防车 冷冻消防车 2015-11-25 11:13 via weibo

    傻问题。手机啊

    0
    0
    回复
  • 笨之鸟-铭寒 笨之鸟-铭寒 2015-11-25 04:59 via android

    转型也是必走之路,但怎么转,却各有各的不同,在实践中发现问题,继续调整,发现新价值,重新创造

    0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5-11-24 20:21 via pc

    是被社会抛弃了,还是社会抛弃了你

    0
    0
    回复
  • single single 2015-11-24 14:06 via android

    逼良为娼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