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创新创业时代,如何与硅谷生态打交道?

摘要: 2015年,一波又一波参观团走进硅谷。硅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在全球创新创业时代,究竟如何与硅谷生态打交道?

在Fairchild仙童大街诞生了第一家硅谷公司仙童半导体

硅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作为全球创新和创业的科技之都,硅谷特别吸引着来自中国、韩国和日本等亚洲城市的目光。

2015年,来自中国各省市的政府参观团和民营企业家及创业者走访团,一波又一波走进硅谷的世界,试图去了解这个地方为什么如此极具创新力?在这里,为什么诞生了一个又一个科技巨擘的同时,同时还培育了一批又一批顶尖创业团队和独角兽们?在全球创新创业的大时代背景下,硅谷之外的世界如何与硅谷生态打交道?

硅谷其实并不是一座城市

很多人以为硅谷是一座城市,但其实硅谷并不是一座城市。硅谷实际上指的是泛旧金山南湾区部分,也是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的北部地区,主要包含了隶属于Santa Clara County(县)的众多城市,包括了著名的Mountain View、Palo Alto、Santa Clara等。

在这些城市中坐落着惠普、思科、甲骨文、英特尔、苹果、赛门铁克等著名科技巨擎的总部,也有谷歌、Facebook、雅虎、Salesforce、Twitter、LinkedIn等互联网新贵的总部,还有拥有很多新兴硅谷创新创业公司。

斯坦福大学、加州理工大学、奇点大学、Santa Clara大学、NASA Ames研究中心等,也位于硅谷地区。这些高校和研究机构为硅谷地区输送了大量的科技人才,同时还提供了创业创新孵化器及相关高校和政府基金,保证了硅谷的长期科技繁荣。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中国科技公司和科技移民相继大批抵达硅谷,在硅谷地区出现了大面积的华人社区,Cupertino、Santa Clara、San Jose等硅谷地区的城市里都涌现了规模化的华人商业聚集区和生活社区。

繁衍了三代以上的硅谷公司

1970年的时候,一位美国加州创业者Ralph Vaerst创造了“硅谷”一词,但硅谷的历史远远早于1970年。

早在1957年,8位年轻人来到了今天硅谷地区的一条街,并在那里租下了办公室开始办公。他们创办了后来大名鼎鼎的Fairchild仙童半导体公司,从此开创了硅谷的历史。这条街也被命名为Fairchild仙童大街,至今仍是硅谷核心街区之一。

仙童的大批精英人才纷纷自行创业,大多数创业项目都与半导体有关。8位创始人中就包括了发明摩尔定律的摩尔博士,他后来和8位创始人中的另一位诺依斯带着格鲁夫离开仙童公司自立门户,创办了英特尔公司。8位创始人中的杰里·桑德斯也离开了仙童公司,创办了AMD公司。

苹果公司乔布斯曾说:“仙童半导体公司就象成熟了的蒲公英。你一吹它,这种创业精神的种子就随风四处飘扬。”仙童半导体被誉为硅谷的“西点军校”。现在的很多硅谷公司,都是仙童半导体直接或间接的“后裔”。

这些“后裔”公司们又不断繁荣、互相交叉,所以硅谷的创业者们已经繁衍了三代、四代以上,形成了一个有着强烈核心文化的社区。

盘聚了三代以上的硅谷风投

说到硅谷,不得不提到盘聚在硅谷的VC风险投资家们。特别是位于Sand Hill Road沙丘路上的大大小小百余家VC机构,其中包括著名的红杉资本、Andreessen Horowitz、The Blackstone Group、Draper Fisher Jurvetson(DFJ)、KPCB等。

最早的VC风投也起源于硅谷。1957年的时候,退休美国陆军副部长William H. Draper Jr.将军在西海岸成立了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Draper, Gaither & Anderson。他与几个合伙人创建了今天VC的基本规则,包括管理费以及所投资公司退出后的项目分成(Carry)。

如今,Draper的孙子Tim Draper在硅谷沙丘路上开辟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DFJ,这家成立于1985年的风投公司主要投资早期科技创业公司,曾投过的公司包括Hotmail和Skype。DFJ公司通过其全球网络,管理着约70亿美元的资产。Tim Draper还创建了面向三到四年级小学生的创业游戏,通过游戏给小学生树立创业思维。此外,Tim Draper还在硅谷成立了Draper University,这所寄宿制大学专门给全球21-24岁的青年创业者教授创业学。

由Draper家族的历史,可以了解风险投资已经在硅谷地区盘聚了三代之久。在硅谷地区,风险投资机构和风险投资者之间盘根交错、互相扶持。如果一家硅谷创业公司拿到了某个知名风险投资机构的天使投资,那么这家创业公司的A轮、B轮、C轮、D轮等基本上也相应有了安排。

这是一个有着核心文化的社区

硅谷有着强烈的核心文化,这个文化首先代表了强烈的反叛精神。从仙童半导体的创业以及创始人纷纷出走的经历,就体现了一种不屈服于现有资本和科技势力压制的精神。仙童半导体的8位创始人,就被誉为“8叛逆(traitorous eight)”。从最早离开“晶体管之父”肖克利(W.Shockley)博士的“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到后来离开由母公司控股的仙童公司各自创办半导体公司,“叛逆”之名永远烙印在硅谷文化中。

硅谷文化又带有一定程度的家族文化色彩。由仙童公司和William H. Draper Jr.开创的硅谷公司和硅谷风投都已经在当地繁衍生息了三代以上,而号称“硅谷之父”的斯坦福大学本身就是一个家族性大学。从斯坦福大学又繁衍出诸多硅谷科技公司家族,惠普、思科、谷歌、雅虎、LinkedIn、NVIDIA、Sun Microsystems、VMWare 等公司创始人都出自这所大学,这些科技公司的家族基金又反过来向斯坦福大学捐赠更多的资金与资源。因此,在硅谷的主流文化和社区里,一定程度上的家族色彩让硅谷更加稳定、高效、紧凑。在硅谷里,基本上人与人之间都彼此熟悉。而由于信任成本比较低,在硅谷拿到风投的几率也非常高。

硅谷文化还十分的开放。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硅谷的科技创新和创业需要大量的知识工作者,而本地人才供给则远远满足不了需求。特别是1990年的美国移民和国籍法案,极大鼓励了外来高素质科技人员移民来到像硅谷这样的美国科技高地。于是,在硅谷迅速崛起了印度裔和华裔等计算机工程师与科学家移民群体。这些新到来的外部文化与硅谷原有的核心文化相碰撞、互斥和融合,最终形成了一个开放的文化生态。

当然,毋庸置疑的是,硅谷整体奉行的是精英文化。在硅谷只要有能力,无论家庭背景出身如何,都能得到硅谷的认可。这种英雄不问出身的文化,在历代硅谷创业者身上,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从最早的仙童公司8位联合创始人到后来苹果乔布斯,从惠普创始人的车库到谷歌创始人的学生宿舍,硅谷是一个屡现平民英雄创造奇迹的地方。

硅谷还有着非常独特的商业文化。在《硅谷百年史》作者Piero Scaruffi看来,基本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在硅谷发明的。但硅谷有着极强的商业机器,能够快速把已有的发明创造通过不同程度的创新,“制造”明星创业公司。在硅谷方圆两个小时的车程内,聚集着一条完整的创业“制造”产业链,包括风投、律所、银行、会计、管理咨询等,他们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创业公司的“制造”过程,推进创业公司走过A轮、B轮、C轮直到上市或被收购。

此外,硅谷有着浓厚的创业文化。在硅谷一方面有大批精英为科技大公司打工,但还有一大批精英奉行为自己打工的理念。而这些创业者的亲戚们也大多在创业,多次创业者比比皆是。因此在硅谷很难感受到创业的孤独,通常只能感受到不创业的孤独。

必须扎根才能进入硅谷生态

在硅谷当地一家创客联合办公空间里创业的InterfereX公司CEO及联合创始人Mark Reed告诉记者,如果想要进入硅谷的创业生态,就必须在当地长期扎根,与这里的人们充分地交流、建立互信关系、表达长期投入的诚意。对于想进入硅谷生态或想与硅谷生态打交道的人来说,面对面交流是非常重要的方式。当然,这首先要求有非常好的英文水平,其次要能讲常诸如云计算、大数据、开源技术等常用科技术语。

InterfereX所在的这个创客联合办公空间叫做Hacker Dojo,位于Fairchild仙童大街上,这是一家在当地非常出名的创客空间。Hacker Dojo作为一家非盈利性机构,成立的初衷是为了给附近科技公司工作的工程师一个业余时间交流与创新的空间。与Hacker Dojo类似的创客联合办公空间还有Plug-and-Play以及500 Startups,其中门槛最低Hacker Dojo的主要服务早期创业者,而Plug-and-Play以及500 Startups都服务于相对成熟的创业公司。

在创客联合办公空间里都设有公共休息区域,创业者们在这里非常开放的交流,也非常乐于向外来者介绍自己的项目。在公共休息区域里,经常听到创业者们谈论公有云的优劣势、开源技术的发展趋势、大数据的不同流派等。而这些创客联合办公空间都提供了大教室或会议室,供当地各种社团举办科技活动,诸如硅谷机器人联合会、产品经理大学、Linux系统管理社区等经常为当地人员提供培训、交流和社交的机会,这也是进入当地生态的重要途径。

最近几年,华人风险投资机构也开始在硅谷设立办公点。清华企业家协会TEEC天使基金、NEWGEN Venture Partners、华山资本、PreAngel等十余家华人VC,已经开始在硅谷布局投资优质的科技创业公司。F50是一家由华人主导的创投对接平台,通过与Google Ventures这样的当地知名风投合作,以组织季度Demo Show的形式进入当地的生态圈。而百度、阿里、中移动、中关村、深圳科协等也纷纷在硅谷当地设立办公地点,这些与华人风险投资机构一样,都处于第一代布局阶段。

在2015年11月18日,经历了半个世纪风雨的仙童半导体公司终被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半导体制造商收购,从此终结了这一段硅谷传奇。但是互联网和云计算公司正在领导新一轮的硅谷创新,而来自亚洲市场的资本和商业机会,也在吸引着硅谷的目光。虽然仙童半导体公司的传奇结束了,新一代硅谷的传奇才刚刚开始。(文/ITValue记者吴宁川 )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吴宁川
吴宁川

专注于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计算时代的商业变革。

评论(1

  • 加老师1833942990 加老师1833942990 2015-11-26 14:00 via pc

    我是牛熊兼赢,我为自己代言!有意向合作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