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媒体实验室伊藤穰一:泡沫很难预测,但硬件与生物领域值得投资

摘要: 面对在硅谷投资市场的“泡沫说”,伊藤表示泡沫很难预测,但硬件领域的潜力很大。“在硅谷,硬件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应该投入更多,中国也是一样。”

“很难预测有什么泡沫,如果你有钱,愿意做风投的话,硬件领域应该是关注投资的,现在在硅谷还没有能够针对硬件做到应该给予的重视,应该给予的投入。”在腾讯we大会的采访室里,这位曾被《商业周刊》评为25位对网络影响最大人物之一的伊藤穰一先生分享了他对投资和创新的想法。

有媒体评价伊藤穰一为“日本版马云”;实际上,和马云不同,伊藤不仅仅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也是连续创业者、风险投资家与社会活动家,现任麻省理工学院(MIT)媒体实验室主任。曾任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组织的主席,该协议影响了人们对创作、版权与分享的看法。也是风险投资公司Neoteny株式会社的创始人和社长。

伊藤是Twitter 、 Kickstarter 等公司的早期投资者。面对当下硅谷投资市场的“泡沫说”,伊藤表示虽然泡沫很难预测,但硬件领域的潜力很大,

在硅谷,硬件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应该投入更多,中国也是一样。

另外,生物学也是他非常看好的方向。英国低成本基因排序领域,是2015年最令伊藤振奋的创新项目。而接受80多个公司资助、年预算6000多万美元的MIT媒体实验室,也正在进行多项生物学和计算机技术相结合的研究项目。

目前该实验室的研究项目有400多个,整个生态系统共有700人参与,作为该实验室的领导者,伊藤穰一却只有高中学历。

“退学三次,没有学位,做过DJ,喜爱游戏《魔兽世界》。”《时代》这样描述他。

对于现在的教育系统,伊藤穰一说:“所谓的标准教育,很多时候是和创意相反的。我们的教育让学生成为一个机器人,能够非常守时,非常乖,非常听话。但在未来,人要发挥人的作用,有创造的部分,机器人来做机器人的事情,这才是未来。”关于学习,更重要的不是学习的内容,而是如何去学习。

深圳是伊藤最熟悉的中国城市。在伊藤眼中,深圳并不只是一个山寨之都。他认为深圳硬件制造的背后有强大的技术力量,这些技术是MIT媒体实验室值得学习的地方。所以近几年伊藤都会和学生一起去深圳工厂参观学习,在一台台设备上研究创新,同时把深圳的技术人员招进MIT媒体实验室。

如何把山寨、专业技术人员转变成真正技术的力量,把最基层的专业人员变成真正的企业家,这才是关键。如何能够把普通制造业变成真正的发明者或者创新者,这才是关键。

以下是伊藤穰一接受钛媒体采访的内容,经编辑:

投资标准:人脉关系和个人兴趣

提问:早期3D打印、碎片化个人媒体、众筹都是被验证了的被广为接受了的商业模式,您是如何在早期做出这样商业模式的判断的?

伊藤穰一:这个问题可能并不是太容易回答的问题,每一个投资者都有不同的方法判断,然后投资。结合两个要素,第一个人脉关系,有这样一个朋友圈子。第二个我个人兴趣,如果我作为用户和使用者对什么感兴趣。

提问:这两年投资领域有新的现象,美国正式开放了股权众筹,像谷歌和腾讯大公司这两年投资金额和投资规模都超越很多风投机构,怎么看这些现象?投资领域会有什么新的趋势?

伊藤穰一:叫做“社交影响”的投资,文化不同的方式,投资类应该是全品种或者全方位的,从纯慈善事业投入一直到大大盈利的方式都有。媒体有新的现象,华盛顿邮报被别家公司收购了,收购不是金融上的投入,可能结合不同的,既有政府角度的意愿,也有包括纯属慈善性的,也有包括盈利的,所以可能看到它应该有可持续发展的模式投入。

提问:中国巨头在美国有很多投资,中国巨头的投资模式和美国巨头投资方式会有什么不同?

伊藤穰一:在硅谷都是大牌专业的风投,可以投资生态系统,这个投资领域竞争性非常高的。中国投资市场是逐步成熟的,美国投资市场有ebay,有谷歌,谷歌面对很多搜索引擎公司的竞争,美国市场已经变得越来越艰难,变得越来越不容易做了。中国市场也有很多成熟的投资公司,不像美国走到这一步变得非常艰难。在美国有很多非常像马云这样的人物。

美国为什么能够快速发展呢?因为他们非常成熟了,有很多专业的风投,都会帮助企业家有非常成功的投资。在中国现在也开始越来越成熟了,中国将来不久也会有非常好的风投家帮助中国企业家在创业上取得非常好得成功。但是如果在硅谷已经建立很多人脉了,都有当地人脉帮他进行投资。日本或者中国想打入硅谷很困难,当地没有人脉去帮助他们。中国也在发展起来,很多美国企业愿意到中国投资了。比如就可以找到腾讯这样的公司,像一个门户一样,通过腾讯帮助他们进入中国市场投资。因为中国现在不管是电商、广告都发展非常成熟,中国有很多机会,日本国家很小,不是这种情况。

资本市场仍然比较温暖

提问:中国资本市场已经进入资本寒冬,美国资本市场变化怎么样?

伊藤穰一:现在我还觉得没有那么寒冷,还是比较温暖的,确实整个美国价格在上升,所以一些风投公司也是比较谨慎了,或多或少也看到了像泡沫一样的东西,所以目前动作都比较谨慎。

提问:美国投资者现在已经变得比较谨慎了,现在泡沫比较集中的哪些领域,哪些领域还是仍然比较有机会?

伊藤穰一:很难预测有什么泡沫,如果你有钱,愿意做风投的话,硬件领域应该是关注投资的,现在在硅谷还没有能够针对硬件做到应该给予的重视,应该给予的投入。在中国也是一样,如果你想进行创业和投资的话,硬件还是有潜力的。 比如一个完美的硬件在中国做得很好,但是中国又不能够在软件或者互联网领域像美国做得那么好,如果能够把两方面结合起来,软件部分跟生产硬件的结合起来,这应该是非常有潜力,非常完美的结合。

提问:为什么日本在IT创新方面没有走到前面?

伊藤穰一:政府角度来说一般支持大企业投资,像对索尼进行投资,对小公司很难这样做。再比如特币等项目,在日本有很严格的法规进行监管,在中国可能比日本宽松一些。日本公司的规模不可能进入美国、中国进行投资。

“好玩儿”是激发创意的关键

提问:MIT媒体实验室有很多特别酷的项目,但是也有一些看起来比较随意的项目。您如何看待创新,什么样的机制下最能够促进创新?

伊藤穰一:像学位一样,既包含了艺术,还包括了科技。每种技术发展都是曲折的路线,学生做乐器,就像大提琴一样,表演乐器当中有一个轻型的传感器加上去。还有著名的魔术师找到我们这里,在他身上戴上传感器表演魔术。还有一些工程师能够设计出汽车里小孩驾驶的座椅,避免气囊发生问题,对孩子造成伤害。很多好玩的东西可以变成严肃的产品。当然也有严肃的产品能变成好玩的东西。我们认为“好玩儿”是对我们创意是非常关键的一点。

提问:MIT媒体实验室是否会和中国科技公司展开合作,比如腾讯。

伊藤穰一:我们现在正在跟腾讯谈这件事,因为我们过去跟中国主要是跟华为、海信,MIT媒体实验室是会员制的机构。

提问:在生命医学领域前期需要进行很大的投入,但是对于资金缺乏的新创公司要怎么样才能够用到MIT提供的技术?

伊藤穰一:我们都是的一些学生毕业之后如果创业,我们能够提供一部分资助,比如深圳小工厂等。但是目前做不到资助中等规模的公司。当然,这种模式可能会有所调整一下。我们的投资暂时都是针对研究者或者个人,这是我们能够做得到的。如果是大的商业化公司,会有很多限制在里。

本文系作者 王玄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王玄
王玄

原钛媒体编辑。

评论(3

  • 那倔强的青春 那倔强的青春 2015-11-18 22:33 via weibo

    站得高度不同看到的东西不同——这就是格局!

    0
    0
    回复
  • 钛Ag8Qk0 钛Ag8Qk0 2015-11-18 15:29 via android

    把基层人员变成企业家这句话太搞笑了。企业家是可以大众化的?企业家是一种精神,是稀缺的。

    0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5-11-18 15:25 via pc

    中国的竞争是一种恶性竞争,一直复制,把要么把对方路堵死,要么把对方用钱烧死,根本就不差异化竞争。竞争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找规则的漏洞,谁敢要你。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