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票插件二三事

摘要: 网传的工信部要求撤下购票插件的流言,最终被证伪,工信部声称只是在电话中“建议”而已,并非强制性叫停。在顺应民众需求的考虑下,希望铁道部最终也能就火车票售卖问题“退一步”。

临近中国春节,互联网上最吸引人眼球的事件之一是“抢票神器”,因为它和大部分中国人踏上返乡路的“火车票”息息相关。

一位名为倪超的工程师,写了名为“12306购票助手”的浏览器插件,以帮助人们进行购票。这个插件的基本原理简单说来就是让机器去模仿人购票的行为,不断向12306发出包括“登陆、查询、购票”的指令。该程序有一段代码寄放在国外技术网站GitHub上,大量涌入的调用请求导致GitHub承载很大,后者一度暂时封禁了该程序请求。这个事件被盛传为“12306拖垮了GitHub”。

倪超在此后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表示,编这个软件只是为了方便自己和他人能买到火车票。全世界只有中国有如此壮观的盛况:在短短几日内的人口大迁徙,这就是春运。过年回家是中国文化中最深邃的基因之一,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绝无改观的可能。

虽然这两年中国民航发展得很快,高速公路修建得也很多,但火车依然是这场人口大迁徙最重要的运输工具。据铁道部预计,2013年春运铁路的客运量预计在2.2亿人次;同样来自铁道部的统计数据,2012年全国铁路累计运送的旅客为18.93亿人。也就是说春节期间短短几天的客运量是一整年的1/9强。

过往人们购买火车票采用的是线下方式(也包括电话);2011年6月,铁道部开通了12306.cn作为网络购票平台;到该年年底,全国铁路票务均可通过该网站完成。也就是这个网站,在2012年春运期间成为当时舆论关注焦点:因为在这个网站上购票是一个痛苦的历程,买不到票不说,甚至出现登陆不了的情况。事实上历年春运火车票购买都是一个难题,只不过在当年由12306集中反映出来;加之微博等社会化媒体的流行将这个问题放置于公众眼下。

购票插件应该确实加大了12306的访问负载,毕竟机器不断地自动发出访问请求,其频率比人为手动操作有云泥之别。这一抢票神器甚至引起了“公平”上的争议。铁道部公开表示,这种行为就像是开车闯红灯,就是强行插队、打乱了正常购票秩序。但反对者却认为,网络购票算不算对线下购票的“强行插队”呢?说到底,这种插件并未非法进入12306网站内部,算不上是黑客行为,而且放在网上公开免费、可以由任何一人获取,并非“不公平”。

然而争论者却很少注意到事实的核心是铁道部火车票售卖只通过12306这家网站独家经营,这是春节购票难的问题所在;而另一个交通运输的主渠道航空机票有大把网站可以出售,从来没有听说民航机票购买有诸如火车票般的诘难。

在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有提案“建议铁道部在加快完善12306网站自身技术和服务的同时,应推动火车票网上销售开放”。对此,全国人大代表、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吴强对媒体回应说,铁道部已形成传统的直接面对购票者的售票模式,目前没有考虑将购票资质放开到商业网站。他还说,民航系统主要靠商业网站购票,但乘客相对较少;火车票春运期间可能每天要出票七八百万张,人多,量大,统一购票便于监管。

本月21日新华社发表文章称,“偌大的铁道部斥资约3亿元建起的平台竟经不起一个小小的网络插件冲击!更让人费解的是,自己不好好修补bug,却忙于约谈和叫停,动用行政权力去阻止市场行为。铁道部、工信部不能‘自己傻就怨别人太聪明’。”看似批评,实则“小骂帮大忙”。在这样的批评下,铁道部是不是还要在原来几亿投入上再追加几亿,让自己变得“聪明”些呢?

其实问题核心并不在于技术,而是在于“集中式、中心化售票”这一理念。在这一理念的指引下,怎么投资才能扛得起中国人集中出行所带来的压力?这不是bug这类流于表面的问题,而是根子思维的问题。这个问题再往下推一步,就是铁路这个公共承运事业是不是就该一家独营?

即便还在独家运营的情况下,售票这件事也没什么道理非要独家出售。在网络时代,连对时效性要求几近苛刻的股票买卖都是天南海北多终端、多公司同时在运作,一个火车票又有什么道理非要在一家网站才有卖?

中国的铁道部为何就不能运用民航总局同样的规则进行管理?具体运营没有什么理由不可以让多家同时运作。机票之所以能够多个网站同时开卖,就在于航空运输不是独家垄断经营的。 以美国铁路为例,虽然全国性铁路运营的客运公司只有一家美国国家铁路客运公司(Amtrak),但全国仍有多家独立的、分散的私有铁路公司。根据美国铁路公司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Railroads) 的统计,2011年美国的一级铁路公司有七家。

实际上12306推出之初,只售卖高铁车票,而且这件事情也并非它一家独有。我曾经在携程上购买过一次京沪高铁票,但要额外加收送票费5元;如果一次性购买来回两张,送票费也要重复算两次。但不知何时起,携程停卖了高铁票。 时至今日,携程网站导航条上依然有“高铁动车”这个选项,但点入后,所有车票的预定按钮均为灰色。

标注为“携程旗下网站”的铁友网(www.tieyou.com),也高挂“您支付成功后,我们帮您从正规火车票销售渠道代购,不保证100%有票”字样,换言之,其实是你在雇人帮你购票,而且对方还并不承诺什么。

互联网本来的核心理念是“分布式”而非“集中式”,是去中心而非中心化。但火车售票一事却被硬生生弄成了一个“单一中心”。全国数以亿计的民众在短短几日内要出行,12306再强悍被堵个水泄不通也是常理。在线竞争情报提供商Hitwise最新的数据显示,目前12306的日均页面浏览量超过1.2亿;高峰时有20万人在线在线,日点击量高达15亿次。

倪超的“订票神器”之后,在庞大的需求和关注度面前,浏览器厂商也趁机出手,比如金山就邀请倪超把这款插件预装在该公司的猎豹浏览器上;此后360、搜狗、火狐等浏览器都先后推出了自己的购票插件,号称能帮助人们轻松购票。这些举动都引来了铁道部的注意,希望它们能够收回。1月18日金山官方证实,铁道部于此前一天约谈了这家公司,要求立刻停止其春运抢票版浏览器。

但网传的工信部要求撤下购票插件的流言,最终被证伪,工信部声称只是在电话中“建议”而已,并非强制性叫停。在顺应民众需求的考虑下,希望铁道部最终也能就火车票售卖问题“退一步”。

(本文首发于《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