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艺男遇上传销》(20)本性侧漏

摘要: 当他知道我做了决定以后,我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变了,仿佛如释重负,终于我还是羊入虎口了

本文来自【人人都能写电影】项目征稿,小说作者黑小铁,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这是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点击查看小说前一章节:《忍者》

本故事属于纪实文学,除了名字是化名外,其他均属真实情节,去年五月份,我从浙江某化工国企辞职,南下广州找工作,因为找的工作跟自己专业跨度很大,缺乏经验,失意连连,意兴阑珊之时,一个高中好友电话我去中山,不想失足陷进了传销,被关十一天……

下午两个军人的洗脑比起上午三那个恶毒女人的血口喷人要轻松一些,他们在我面前一方面装作有素养,伸张正义,一方面挥舞拳头,大放阙词,我心里禁不住冷笑,以前对军人的那种油然而生的敬佩,现在更多的只能是呵呵了。

当天晚上自由交流时间的时候,鼻毛女又叫我去大厅谈话,说想听听我的真话。

“你们常常自夸你们的素质有多么好,你看看今天上午龚观凤,张秋婷,李武松是怎么对我的,口口声声声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会说脏话,现在呢,具体骂我什么,我就不说了,你们自己肯定心知肚明,说白了你们还是不相信我,我要是逃跑,早就逃跑了,比如说现在,他们全部的人,都在房间里踩背,大厅就剩我们两个人,请问,假如我现在要逃跑,你觉得你能拦住我吗?”

事实上,晚饭后,他们叫我扫地,顺便把大厅也扫一下,我借故扫到门口,知道门已经被反锁了。

说到这里我略微顿了顿,给她反省的时间。

“还有,前几天,他们一伙人都出去了,只剩下你一个人,我要逃跑,你拦得住吗,你们晚上不睡觉吗,我趁你们睡觉的时候也可以逃跑,但我都没有,为什么,还是因为看在我推荐人东田的份上,他千苦万苦把我接过来,既然我已经知道这里不是传销,还是直接这样走了,丢的是他的脸,你们从此会看不起他,因为他有我这么一个不明白事理的朋友,你说是不是?当然他们骂我这件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过去了就过去了,我无所谓,希望他们好自为之,损失更多的是他们自己,他们暴漏了自己的形象,我无所谓。”

她说:“好好,我以后会叫她们注意一些的。”

躺在床上想,这帮混蛋终于露出本来面目来了,说白了,其实就是为了钱。

第九天,来洗脑的人,也是第三天那位来自山东的所谓陈经理,他讲,既然把行业了解清楚了,也觉得这个行业好,那为什么不加盟,一下子又说了三个小时,我终于熬不住了,我说:“我加盟。”

他忍不住说:“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说:“真的。”

他说:“我希望你不是为了加盟而加盟,你要认真考虑清楚,没人逼你做什么。”

我笑着说:“当然,我是真觉得这个行业对我有好处,所以我才加的,但是呢,现在我有点担心,因为照你们的说法,加盟不是必须得到这里每一个人的同意吗?”

他说:“是啊,你给他们道个歉嘛,放心,只要你态度诚恳,我们这里的合作伙伴不会那么小气的。”

我知道他其实是说:“你给他们钱,他们怎么可能不会要?”

靠,以前不是摆的很高姿态嘛,说什么有钱也不稀罕,这时候又跟我说一定会得到他们的许可。

我说:“那好,我吃饭的时候给他们道歉。”

他说:“你既然做出决定了,肯定要让大家知道,你告诉了我,我当然知道,但这个家所有的人都不知道。”

我说:“那好,那我等下在饭桌上推销自己的时候,告诉他们。”

那时候,真是没有办法了,感觉自己耗不下去了,我其实不想干这个行业,但我想,只要我加盟了,我就可以像他们一样有外出的机会,只要可以外出,我就可以逃跑,事到如今,不交钱给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的,退一步讲,假如这是一份正经工作,销售皮具,我也可以试试看,假如好卖,那就做下去,反之,就走。现在最关键是,我直到如今还不知道这皮具的具体卖法,晚上得问清楚,实在不行,交了加盟费,趁机溜走,就当3800打水漂了就是,不必在这浪费时间。

当他知道我做了决定以后,我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变了,仿佛如释重负,终于我还是羊入虎口了,他走出去之后,癞蛤蟆进来,过了十分钟的样子,鼻毛女替换癞蛤蟆,问我的决定,她这一问,我知道那出去的陈经理跟她交流过了,要不然无缘无故问我的决定干什么,她怎么知道我做了决定。

我说:“你还不知道?”

她说:“我怎么会知道,你又没有跟我说。”

我说:“我跟陈经理说过了啊。”

她说:“他知道关我什么事,我们从来不讨论这个的。”

装你妈装,操。我心里暗骂。

我说:“嗷,这样啊,我决定留下来。”

她说:“你告诉我,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啊。”

我说:“嗯,等下我会在饭桌上告诉他们的。”

在吃饭的时候,我站起来推销自己,但是我想,事情不能这么鲁莽,还是要好想一想,我要是说了,估计就没有退路,最后我还是没告诉他们我的决定。

鼻毛女说:“野狼军团向大家问好!”

其余人异口同声的说:“好!”

鼻毛女继续说:“网络销售笔记本经理向大家问好!”

“谢谢!”其余人继续说。

“下面向大家宣布几个更好的消息,西门吹雪家庭有新添了两个合作伙伴!”

“欧耶!”下面的人相互击掌,简直是弹冠相庆!

我越来越感觉到他们的虚伪和做作。

下午鼻毛女问我:“你中午吃饭的时候怎么没说?”

我说:“中午顾着推销,一下子忘记了,晚饭的时候再说吧。”

当然晚上我依旧没说。

晚饭过后,当初跟东田去接我的所谓邱燕花邱经理也来了,她还是穿着那套脏兮兮的裙子,看见她我真是显得火冒三丈,就是这个娘们把带进来,害我受了这等罪,她来到房间,对我说:“现在了解得怎么样了?”

我强作笑容说:“还好,我选择加盟。”

她说:“哎呦,怎么一下子变得这样了,我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刚开始不都是带着强烈的反抗心理的吗?”

我说:“哎,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好吧,每个人不都是这样过来的,确实,我这人比较顽固,现在才了解,我为自己都感到有点惭愧,好歹终于了解了。”

她说:“你也知道你自己多顽固了吧,你知道你推荐人东田多久就了解这个行业了吧?”

我说:“至少也得三四天吧?”

她说:“我告诉你,人家第二天就完完全全的接受了这个行业。”

我说:“好吧,那他现在怎么还是最低级别?”

她说:“谁告诉你他是最低级别的,我们这里每个级别都是吃住在一起的,你就没想过,人家至少是个主任或者经理级别的?”

我说:“好吧,看来我今后也只有好好努力了,也争取早日退出。”

她说:“做我们这行,机会很大的,大家都会帮你,我告诉你,你现在虽然选择了加盟,但是不代表我们会选择你,所谓考察和选择都是双向的,当你在考察和选择行业的时候,行业也在考察和选择你,你在这里这些天里,非常的清高,接下去你怎么打算?”

我说:“还能怎么办,向他们道个歉么,原不原谅是他们的事,我无所谓。”

她说:“首先,你看看,你这态度就不对。”

我说:“我态度很诚恳,只是我原则就这样,不原谅的话,难道我还得跪下去求他们原谅。”

她说:“我告诉你,以前不少人就真下跪过,别人不答应就不起来,放心好了,他们不会那么小气的。”

这是我相信的,到如今,即使她告诉我有人为了干这个甚至吃屎喝尿,我也深信不疑,这帮混蛋,变态的程度超乎想象。

我说:“现在我算了解清楚了,我想问一下,假如我等到第九天都没有了解清楚,那怎么办?”

她说:“还能怎么办?你以为我们很稀罕你,九天是我们给一个初中生设置的时间期限,还是没了解清楚,那就是说连一个初中生都不如,这样的人,我们要他干嘛?”

“这么说,就是说,假如九天后没有了解清楚,就是直接滚蛋了。”

“肯定啊,不然你以为咩?你有了打算,除了告诉过我,你推荐人知道吗?”

对她们的虚伪,我真是佩服到极点,王八蛋,事实上你们每个人都已经知道了。

“不知道,我只告诉罗丹和陈经理了。”

“你不说出来,谁会知道?”

“你不是知道了,你和陈经理都是经理,你们知道不就行了?”

“我和陈经理知道有什么用,我又不是你们这个家的,我同意了不代表他们同意,你能否留下来,是他们说了算。”

“好,那我找机会会跟他们说的。”

当晚睡前自由交流的时候,鼻毛女依旧叫我谈话,我说:“我有个疑问,我们这皮具究竟推销给谁,而且这皮具的卖法也不合情理。”

她说:“我问你,你买这个皮具加盟,是看重这个皮具的吗?反正我买的时候,我不是看重这个,我用不着,寄回去给我家人用了。”

我当时心里一惊,靠,什么意思,我买它当然不是看重本身,只是为了获得加盟资格,照她那样说来,皮具只是卖给加盟的人,加盟的人?加盟的人?!这么看来,也就是说,我接下去的任务,也像东田一样去拉人,拉我的亲朋好友进来!不行!这种事情,我绝对不会去做,首先,既然是朋友,而且是好朋友,一个皮具3800,照他们的意思,除去百分之五十五的利润,进价就是一千多,既然是朋友,那我肯定会给朋友优惠,假设我开了一个店,我好朋友来我这里买,自然会给他出厂价的嘛,抛开这个不说,让朋友进来受这七到九天的罪,想想就觉得可怕,我已经要崩溃了,朋友受得了么,这种事情,我肯定不会做,尼玛,还好没有当众宣布加盟。

但我没有表露出来,我让她继续遮掩,我说:“好吧,既然加盟了,我也就不那么讲究了,到时候一切都会明白的,既然选择了,也就坚定的走下去。”

第二天来给我洗脑的,是那个魔鬼赖经理,不过这次他平和多了,他估计也看得出来,其实我压根不怕他,我说:“我加盟后,主要的任务就是推荐我朋友进来吧。”

他说:“切,你朋友,你这个鬼样子,你朋友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我相信你,两年之内,三五个朋友总是可以拉过来的吧。”

他说的,刚好验证了我昨晚的想法,我在心里坚定的说,不加盟,不加盟,打死不加盟,要我去欺骗朋友,拉朋友进来受这种罪,这种事情,打死不干。

我跟他说我不加盟,他瞬间阴着个脸问,为什么?我说,昨天说加盟是因为我不知道我们的销售方式,我先前以为销售皮具跟传统一样,以上门推销或者实体店的零售方式,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卖给拉进来的亲朋好友,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我才算真正的了解了这个行业,所以,我现在正式做出选择,我还是希望走自己的路。

他厉声问我,走什么路,我说找一份工作,坚持写作,他当时发飚了,着癞蛤蟆拿了一沓纸和一支笔,我无奈的笑笑,他说,笑什么,突然一拍大腿,哦,我知道了,你笑是因为纸笔不够是吧,武松,再给他拿一点过来,我瞬间无语,愣着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说,这......他看了看我,又说,看你这样子,似乎还是不够,武松,再那些来,转而对我说,大作家,你放心好了,纸笔要多少有多少,最后这两混蛋在我面前摆了十沓纸和几十支笔。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深深的悲哀和无奈,一直沉默着,魔鬼经理最后也没了招,出门前对癞蛤蟆说:“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让他走,一个字不能少。”

当然,一直到最后我也没写,其实我很想写些骂人的话,譬如,变态,混蛋,猪狗不如等等,最终一个字也没有写,当晚李武松继续挑逗我,用手肘在我头上敲了一下,我当时很想用电把他电倒,最终还是忍住了。

鼻毛女为此也发火,指着我鼻子说我太善变,一天一个样。

【未完待续】

“人人都能写电影”是钛媒体影视与华谊新媒体战略合作电影互联化的新产品新玩法,欢迎扫码或加微信号av_bar关注“人人都能写电影”公众账号。

本文系作者 黑小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黑小铁
黑小铁

豆瓣阅读签约作者,90后,化工男,双子座,蹩脚吉他手、电影中毒者,热爱生活、女人以及少部分男人,著有作品《紫霞仙子》《一只特立独行的老鼠》《白玫瑰》等,幽默犀利,温情戏虐。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