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艺男遇上传销》(19)忍者

摘要: 下午来了两个洗脑者,我真是有点害怕了,我担心自己会崩溃,他们两都是退伍军人,我内心里告诉自己,现在最要不得的就是失控,一定要继续平心静气啊。

本文来自【人人都能写电影】项目征稿,小说作者黑小铁,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这是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点击查看小说前一章节:《其实我是拒绝的》

本故事属于纪实文学,除了名字是化名外,其他均属真实情节,去年五月份,我从浙江某化工国企辞职,南下广州找工作,因为找的工作跟自己专业跨度很大,缺乏经验,失意连连,意兴阑珊之时,一个高中好友电话我去中山,不想失足陷进了传销,被关十一天……

当晚没有什么新花样,还是那么无聊。我想着,日子日子,你赶快过吧,让我在这少受点罪,有时候想想,真是觉得特别的憋屈,整天面对这样一帮人,简直要崩溃。

好歹第六天了,又让我看到了希望,这帮混蛋究竟是好是坏,终究有一天会露出他们的真面目。这样转念一想,我心里觉得安慰多了,同时也有些担心,要是坚持到最后都不加盟,这帮混蛋到底会怎么对我?

第七天,吃过早饭后,再次把我关进房间,搬来太师椅和倒了一杯水,我心里想,靠,昨天我不是已经了解清楚了,还来?!

当我看到进来的人是第一次面试我的人,我心里有点笑了,混蛋,你们压根就没想到我会顽固到第七天吧,现在好了,黔驴技穷,开始打循环了。

那狗日的再次见到我,我觉得我要占主动:“想不到能再次见到你,通过这些天的了解,我总算知道网络销售是怎么一回事。”然后把我对网络销售的理解大致跟他说了一遍,比如终于可以抛开个人情绪带着客观的态度认真的去了解,网络销售的精髓是人脉网络,等等,我说了一大堆。

我说完后,他看了一下手表,笑到:“不错啊,一口气说了二十分钟,比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强多了。”

我说:“是吗?我都感觉才说了几分钟,想不到一口气说了这么久,看来,在这几天里,我还是改善了一下自己的。”

他问:“怎么样,还喜欢这里吧?”

我说:“还可以吧,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到外面去,我觉得外面更适合我,何况我这种性格真的不适合做销售,我辞职前,我跟我朋友说去做销售,赢得了我朋友的一致反对,我有些不服气,所以到广州后,特意去选了一份销售的工作,做了两天,发现自己真的不合适,所以就辞职了。”

他说:“东田刚开始不就跟你说,佳能公司的销售嘛,那你不也来了?”

我说:“不是,东田跟我说的是佳能公司的采购,他要是告诉我是销售的话,我就不会来了。”

他说:“采购和销售不都差不多嘛?”

我说:“在我看来不一样啊,我认为采购是买东西,而销售是卖东西,我去买别人的东西和让别人买我的东西,很不一样吧。开个玩笑,希望不要介意,别人说,顾客是上帝,采购的话,我是上帝,销售的话,我要把人当上帝,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当然现在我知道,其实远远没有当初想的那么简单,两个都需要太多的技巧,不是像我当初所想的那么肤浅。”

他笑到:“确实,那你到外面后,有什么打算?”

我说:“我想最主要的,就是先找一份工作,安定下来,利用业余时间去写作。”

他问:“你写多久了?”

我说:“从11年开始,一直到现在吧?”

他问:“发表过吗?”

我说:“发表过一中篇小说,不过不值得一提。但我会继续努力。”

他说:“我告诉你,你这人太理想化了,你要是写作能成功,应该早就成功了。我没有看过你文章,但我可以猜得到,你现在也没有什么特殊的阅历,要想写出有深度的东西,几乎不太可能,你所规划的,也太过理想了,首先,在外面,你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一份工作,找到了你还不能确定那工作的业余时间是多少,要是进了一些私企,整天加班,你累得半死,哪里会有时间和精力去写,偶尔有个空闲时间,你也只会感到力不从心,那时候你该怎么办?而且,据你说,你以前在国企,国企应该还挺正规的,你的业余时间也应该挺多,相信你本身也就是那么规划的吧,但你这还不是辞职了?”

我说:“那不一样,现在叫我再进国企,我会进去,但心态跟出来之前会不一样,我在外边这么漂泊了一两个月,碰了这么多壁,心里感触很多,也让我明白了许多,同时也更加明确了自己的方向,我说的是实话,在我没出来之前,我虽然也在写作,但没找到方向,继续写的话,我会添加一些商业元素,说白了,会写一些比较迎合大众口味的东西,而不再是像以前一样弄纯文学,我想,只要商业上成功了,我可以更有精力和时间,创造更好的条件去写纯文学,还有,我出来面试了好几家影视公司,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以后我也会更有方向的提高我自己啊。”

他说:“你在这里,又没有人可以阻止你写作,我们从来不干涉任何人的兴趣爱好。”

我说:“嗯,这点我也知道,但是这里的时间,到底排得太满了,几乎就没有自主时间,每天都得这样集体生活,根本没有时间去创作。”

他说:“我们每天也有自由的时间,中午和晚上各有半小时,那时候,你想干嘛就干嘛,可以看书,可以写作,可以弹琴,随便你。”

我说:“哪有,上次我说要看书,他们都不让。”

他说:“那是因为你还不是我们的合作伙伴,等你加盟了,你就可以跟他们一样了,我们这里有很多书,各种文学、小说、百科都有。”

我说:“是吗?我还以为你们只看《羊皮卷》呢。”

他说:“哈哈,我们的书可多了,都放在柜子里,你加入了我们,你就会发现的。我们的家也不是固定的,这个家庭住一个月,那个家庭住一个月,你想,每个人给你讲一个故事,你也会有写不完的素材吧?”

我说:“那倒是,但是写作这种东西,很多时候跟素材没有太大的关系,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内心世界。好吧,我跟你说我的一个想法,我现在脑海里就在构思一篇关于网络销售的文章,我想写成一篇小说,因为,不管怎么样,这个地方让我学会了坚强,有时候想想,这的确是一群很特殊的人。”

他说:“网络销售不需要别人称功颂德。”

我说:“没有,我向来不写那种称功颂德的文章,我想写,只是想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写出来,客观一些,仅此而已,你不要误会。”

他说:“你的想法,很不错,可是你会不会觉得你太自私了点。”

我说:“愿闻其详。”

他说:“你因为不喜欢这份工作,所以不想干。”

我说:“不是,前面我说过,我对这份工作没有偏见,不存在喜欢不喜欢,本质上来说,我还是挺羡慕这里的人的斗志的,这种吃苦精神,只是觉得这份工作不适合我。”

他说:“好,那我问你,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父母,你父母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在家种田,你觉得他们天生就适合种田吗?”

我说:“唉唉,这就有点牵强了啊。”

这时他说话语气越来越重了,我知道他的药性要慢慢发作了,索性噤若寒蝉,让你一次性说个够。

“我告诉你,我也有自己的梦想,我也来自农村,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带父母出去全国旅游一次。在这之前,我的梦想是做一个驴友,走遍全中国,但是我发现,那样太自私了。我父母年纪也大了,他们还有几年的时间可以享受呢,假如我非要去做驴友,谁也干涉不了我,可是想到我的父母,最终还是选择了工作。我需要努力的挣钱,因为得到朋友的信任加入了网络销售。网络销售最长也就两年零三个月,我想这两年时间我还是花得起的,两年之后,我有钱了,带着父母去旅行,那感觉恐怕完全不一样吧,你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两年时间,两年之后,你有钱了,可以安顿你的父母,也可以安心写作了,不是吗?”他说的远远比我写的好。

来来回回跟我说了五个小时,差点又把我说吐,主题就一句话,当你做坚持自己爱好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想想你的父母。

我好几次差点被他说动了,但心里依旧顽固,仍然坚持自己的选择。

由于他说的时间实在太长了,午饭时间都过了,直接进入下午,那个下午没有人来给我洗脑,我也相对自由一些,坐得累了,我还可以在床上平躺一下,我猜,他们也已经被我拖得有些精疲力尽了,当然我也是,我恨不能马上走,操他大爷的。

无论这个行业再好,再怎么挣钱,这群罗里吧嗦的混蛋,我不屑与他们为伍,还有,钱,真的是这么好挣的?我运气有这么好?现在二十三岁?二十五的时候,成了百万富翁?凭什么?没有相应的付出不可能得到相应的回报,就靠我天天跟他们在一起聊天,侃大山,做早操?书没得看,网没得上,连电视都不让看,世界杯都不知道?这不是有点大清朝闭关守国的感觉么,消息这么闭塞,会错过多少商机?简直与这个社会已经脱轨。要说靠运气,我就更不敢恭维了,别人官网上买个小米3,第二天就到了,我TM用了八天,刚收到货的第二天,官网上又特么直接降价三百,别人的小米手机用了一两年没坏,我用了不到一个月,电容屏报废,别人小米手机坏了,一到客服部,客服人员热情周到,我一去,我跟他讲了两三个小时,才愤怒的跟我修了,现在跟我说运气,还是天上掉下一百八十万,你给我滚远点,别说不可能,假如真往我头上掉下来一百八十万,也早被砸死了,便宜了你们这帮旁观者,王八蛋,我真是显得非常愤怒,真想出去跟他们干上一架!

但我终究忍住了,都忍了这么七天了,要是冲动,前面的就全部白费了啊,他们这帮混蛋就是故意再激我,挑衅我,我要做出傻事来,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好吧,那我就来给你们比耐性。

当晚晚会首先是做游戏,我抽了一张纸条,叫学猪拱田,在地上放一小片纸,趴在地上,用鼻子在房间拱一个轮回,我十分不情愿,觉得这游戏实在太他妈下贱了,而且地班上也脏,他们就一边鼓励一边怂恿,东田也劝我,不过是游戏而已,我想也就最后几天了,忍忍就过去了,只得趴在地上,把纸片滚了来回,这看似简单,做起来还真不容易,拱完后,我浑身都是汗,也觉得羞愧难当,有请看官们自己脑补一下那个画面,现在想起来我还是觉得很赧颜。紧接着老鼠眼抽了一张纸条,学的黄狗撒尿,首先在地上放一碗水,用舌头舔干,注意我说的是用舌头舔,她跪趴在地上,伸出舌头,啪啪啪快速把碗里的水舔干了,一滴不剩,再爬到每一个人面前,先汪汪叫几声,然后抬起另一只腿,装作黄狗撒尿,同时嘴巴要发出尿打在地上的声音,撒完后,把抬起的腿抖两下,其他人都哈哈大笑,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丝毫不觉得有趣,只觉得她此刻特别的可怜和可恨。

游戏后玩的是真心话大冒险,想都不用想,肯定拿我说事。游戏规则是,一个人唱歌,大家围成一个圈,把一只小熊传来传去,等歌声停止了,小熊在谁手上,大家就都问他问题,必须说真话。

妈蛋,又来套我话!

游戏开始前,每个人发誓,自己所说的必须是真话,轮到我发誓的时候,我真想说:“我发誓,我今晚所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否则你们这帮王八蛋统统变成植物人。”

果然,小熊传到我隔壁癞蛤蟆那里的时候,他抓住不放,等歌声停了,往我这里一塞,好吧,早在我意料之中,你们这群王八蛋有什么尽管问吧。

癞蛤蟆说:“我先来,我先来,请问你总共恋爱了多少次,暗恋了多少次?”

草泥马,早知道会问这种无聊的问题,想想也无所谓,我就据实说了,其中我讲到了衢州的牙科护士。

他说:“你们打过Kiss没有?”

心里一阵反感,但是没办法,真心话大冒险,我头也懒得抬,说:“要不要问这么屌丝的问题啊,当然有过。”

下面的人一阵无耻的哄堂大笑。

癞蛤蟆继续说:“是舌吻呢,还是唇吻呢?”

我服了,我说:“不记得了,都有过吧。”

“那kiss的时候,你把手放哪里了?”

我简直要爆粗,我说:“啊啊,这么久的事情,我怎么会记得?大概就放在应该放的地方吧。”

“什么叫应该放的地方,比如?”

“比如,腰部,行了吧?”

“好好,容我再问一下,你们是先拥抱的呢,还是先KISS的。”

“我觉得这两种动作可以同时进行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下面又是一阵无耻的笑声。

“你们那个过没有?”

“哪个?”我指望可以敷衍。

“就那什么什么来着的?”

“什么什么来着,我哪知道你说什么?”

“比如滚滚床单什么的。”

靠,无耻的混蛋,真想过去踹上几脚,还是尽快打发吧,我说:“滚过,大家都是成年人,总之情侣间该做的事情,都做过,这总可以了吧,这个事情到此结束。”

估计我要不这么说,他会无耻到问采取什么体位,多久来一次,有没有在例假的时候搞过,等等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最后问我分手的原因,我大致说了一下,之后又问了我的家庭情况,跟这帮混蛋玩真心话大冒险,哪里需要说什么真话,于是我略微说了一些谎,比如我哥的工作,年龄都做了修改等等。

睡前我回顾了一下刚刚的过程,他们其实也没怎么套我话,就是无聊、性饥渴。管你大爷的,睡觉,还有几天,我就可以看清楚你们的真面目。

第二天早会的时候,那帮王八蛋竟然根据我昨天说的家庭情况演了一个话剧,客观的来说,还是演得不错的,但他们的目的性太强了,很简单,劝我加盟。

演完话剧后,我被关在房间里,突然老鼠眼冲进门来,抓住我的衣领,对我的额头指指点点,大吼大叫。

“你以为我矮小,就好欺负是吧?”然后站在凳子上,对我破口大骂。

“亏你还自以为优秀,说白了你就是一个畜生,把别人女孩子上了之后,就把人给甩了,你说你他妈是个人不?”

靠,原来昨晚是套我话的。

总之各种难听的话,脏话,把我家人全部骂我了一顿,第一次给人这样侮辱,我简直火冒三丈,青筋暴露,握紧了拳头,真想往打烂这个婆娘的嘴脸,他抓起我的手,对我说:“有种你打我啊,咬我啊。”

操,早知道你这个婆娘不是好货色。

但我终究还是忍了,我想,一定要忍住啊,他们这是看时间差不多到期了,故意激我的,要真想骂我,完全可以挑一个大汉来,这一个臭婆娘过来,不是明显送死吗,她小得就像条狗一样,只有六十斤,我要一脚踢过去,够她跌上好几跤,一拳打过去,鼻子不知道哪里找,她肯定有自知自明的,但是为什么依然这么有恃无恐,说白了,就是想挑衅我。她继续骂,额头女推门而入,对她说:“小不点,你干嘛发这么大火,我可是很少见你发这么大火啊。”装作劝她的样子,不一会,开始两个人围攻我,露出她那爆牙,对我推推搡搡,一会抓我衣领,一会在我胸膛上点两下,过了一会又一个陌生女的进来了,身高也是只到我肩部,大概是从另外家庭请来的帮手

“诶哟,新朋友,你做什么事情了,让人家两位平时温柔贤淑的美女,如此生气啊?”陌生女说到。

我依旧不说话,妈的,这一唱一和,还真是彩排过的,来吧,想骂就骂吧,老子绝不动你这三个臭婆娘,不要脏了我的手,果然,她沉不住气了,开骂起来,简直要命,真是人小鬼大,对我步步紧逼,嘴巴臭得就像刚刚吃过屎,一个人的声音把那老鼠眼和额头女的都给压下去了,我简直听得耳朵痛,而且说话特别刺耳,无所不用其极,什么变态,败类,社会渣滓,全骂出来了,看见她狮子大开口,我真想往她嘴巴里吐一口痰。她们一直骂,光她一个人就骂了我一个多小时,声音丝毫没有变沙哑。我现在回想起来,我能忍住不动手,出乎自己的意料,也许也超乎了他们的意料。

一直骂到吃午饭,李武松端来饭装作安慰我,最后也在我面前摔盆掷碗。依旧想挑衅我跟他干一架,最后我还是忍了。

下午来了两个洗脑者,我真是有点害怕了,我担心自己会崩溃,他们两都是退伍军人,我内心里告诉自己,现在最要不得的就是失控,一定要继续平心静气啊。

【未完待续】

“人人都能写电影”是钛媒体影视与华谊新媒体战略合作电影互联化的新产品新玩法,欢迎扫码或加微信号av_bar关注“人人都能写电影”公众账号。

本文系作者 黑小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黑小铁
黑小铁

豆瓣阅读签约作者,90后,化工男,双子座,蹩脚吉他手、电影中毒者,热爱生活、女人以及少部分男人,著有作品《紫霞仙子》《一只特立独行的老鼠》《白玫瑰》等,幽默犀利,温情戏虐。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评论(1

  • 钛AnZe3O 钛AnZe3O 2015-11-08 14:36 via android

    兄弟可以拍成电影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