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上市的企业是极少数的,把公司卖掉,也是创业者很好的选择

摘要: “并购产生的频率越高,创业者退出的通道越多,投资者的热情越高,就推动了整个社会的进步。原来只有一条路就是上市,上不了市就是失败,这对创业市场来说是非常残酷的。”

【佳音/钛媒体编辑】这一年,并购成为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一个显著特征,很多垂直行业都在谈合并和并购,中国就有四个著名的并购案(滴滴快的,58赶集,美团大众点评,携程去哪儿)。

在11月6日召开的第六届财新峰会“对话创新者”专场上,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和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雷军进行的对话,也谈到了这一点。

在雷军认为是好事,这是中国企业包括创业者、企业家观念的一种进步。因为中国人的特点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每个人都喜欢单挑一摊,所以使并购变得异常困难,过去十五年中国互联网发生的并购案很少。

过去一年突然发生四起大规模的并购案,不管未来遇到什么样的风险,我都觉得值得我们大家拍手叫好。

雷军称,最重要的是合并能够提高效率,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减少恶性的竞争,使市场秩序得以优化。如果这股风潮起来,对大众创业还有帮助。能够真正上市的企业数量是极少数的,做到一个差不多的规模,把公司卖掉,其实也是创业者很好的选择。

并购产生的频率越高,创业者退出的通道越多,投资者的热情越高,就推动了整个社会的进步。原来只有一条路就是上市,上不了市就是失败,这对创业市场来说是非常残酷的。

不过胡舒立说出了很多人的担心,就是本来互联网是一个完全竞争的领域,有无数竞争者,现在好像迟早都会归队BAT的局面,被BAT统治。

雷军认为中国互联网会不会出现寡头经济。今天至少有BAT三家,三家竞争出现绝对寡头的可能性不大。

我倒不觉得寡头是问题,问题是怎么强化对不公平竞争的管控,维持市场的秩序。公司大不是错,错在利用大来进行不公平的竞争,这才是需要管控的对象。

所以,大家对寡头的担心不要担心他大,要担心的是不公平竞争遏制整个社会的创新,这是关注的焦点。

再者,移动互联网还只是第一个阶段。原来只有BAT,现在有独角兽,又出现了四个小巨头,这说明整个市场环境还是越来越活跃。可见的十年内,中国依然是创业的黄金十年,还有无数的机会。

雷军又一次重申了关键应该看未来十年的机会。移动互联网第一轮的跑马圈地已经结束了,要想很容易获得巨大的成功,在中国今天的互联网第一波已经没机会了。

雷军认为,未来五到十年里,农村将会迈过城市经历的二十年的演化,从IT化到互联网化到移动互联网化,三步并一步,跑步进入移动互联网。这十年之内,农村会产生一大批百亿美金市值的农村互联网公司。雷军说,农村互联网是他们未来十年最核心的投资领域,目前大概投了十来家,目标是至少投100家。

未来十年,另一个雷军非常看好的领域是中小企业的管理应用,SaaS和云服务。雷军判断,未来十年,中国企业级应用的春天才刚刚开始。(见钛媒体《雷军:未来10年移动的浪潮将影响两个重要阵地,农村和中小企业》)

此外,雷军提到,智能硬件和IOT(物联网)会是未来5-10年非常主力的方向。现在真正的智能硬件应用量比例还很低,还有无限的空间和可能性。

以下为胡舒立和雷军的对话摘录:

胡舒立:现在大家都在讲互联网季节,有人问你泡沫什么时候破,有人问你冬天什么时候过去,我想问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季节?

雷军:北京今天下雪,今年的冬天来的有一点点早,就中国的私募市场或创业市场而言,现在跟三个月前相比,无疑一个是冬天,一个是夏天。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中国都是资本过热。

胡舒立:持续一年的盛夏。

雷军:对,热到每一个创业者都认为自己的公司值1亿美金、几亿美金、几十亿美金。大家对自己公司的预期很高,都在拿中国A股市场或创业板市场的公司来比,说它一千倍PE,我上市估计也是一千倍PE,每个人都很狂热。但是随着中国二级市场遇到寒冬之后,很快传导到创业市场。今年的创业投资在融资过程中将会面对非常大的困难。三个月前是过热,没有道理的贵得很离谱。我觉得太贵的话,他们的风险很大,使投资者不敢投资。所以价钱需要合理,在合理的情况下推动整个产业的进步。这三个月,我认为是一个回调期,如果准确的表达,我认为应该是一个合理偏保守的状态。可能是秋天快到冬天的时候,还不见得是真正的冬天。

在中国今天的互联网第一波已经没机会了

胡舒立:对于准备融资的企业,是在价格特别高的时候融到钱高兴还是在价格比较合理的时候融到钱高兴?我观察到很多企业对自己能够估到很高的估值很兴奋,行业里一传十、十传百的攀比,这似乎和被投资者的认知有关系。

雷军:总体来说,在资本过热的时候融资的成本会低。股权怎么算都是100%,10%的股权募来100万美金或者1000万美金甚至募1亿美金,对公司的战斗力肯定不一样。所以对于创业者来说,在资本过热的时候快速的完成融资肯定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做法。不要拿资本过热或资本寒冬两种情况下什么时候融资更好,如果在同一个时间点,价钱合适最重要。

很多创业者有一个巨大的误区,觉得价钱越高,成就越大。其实作价高,不表示你把公司卖给别人了,它不是一次性的。投资和融资的过程好像结婚,别人给的嫁妆越高,对结婚后的要求就越高,你的嫁妆要的很离谱,投资人在董事会、公司里就会施加很多的压力。还有,那本融资合同大概四五十页,你只关心那个看起来表面的价钱,后面还有很多很苛刻的条款其实都是你要承受的。融资不是卖公司,双方合适的价钱最好,不是越高越好。越高越好的背后所隐含的风险其实挺高的。

胡舒立:深秋初冬季节其实是北京最好的季节,不过很快就要到冬天了。移动互联网这股暖风还能吹多久,下一步是怎么样的走向?另外垂直领域中哪些领域值得关注?

雷军:五年前移动互联网在中国开始兴起,谁也没想到只用了三年时间就到了巅峰的状态。很多创业者觉得移动互联网没啥可做的了,而我的看法是第一轮的跑马圈地结束了,要想很容易获得巨大的成功,在中国今天的互联网第一波已经没机会了,但真正的移动互联网对全社会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很多人觉得现在创业很困难,巨头林立。关键应该看未来十年的机会。举一个例子,我们两年多前提出来的农村互联网,现在仍有巨大的机会。今天一个500块人民币的手机就可以做到非常好的计算性能,2G的内存,16G的存储,500块钱就可以了,加上过去一年多4G在农村开始普及,这意味着农村将跨过PC互联网,直接进入移动互联网。

胡舒立:农村市场需求有什么新的特点值得关注?

雷军:农村缺了两代,一是缺了早期的IT,二是互联网,今天它会把这两个时代全部迈过去。也就是未来的五到十年里,农村将会迈过城市经历的二十年的演化,从IT化到互联网化到移动互联网化,三步并一步,跑步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从这个角度看,农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每一个角度、每一个维度都可以看。我认为这十年之内,会产生一大批百亿美金市值的农村互联网公司。

胡舒立:企业级市场和消费者市场这块应该怎么区分?比如企业级市场这块像中兴、华为这样的企业做得比较早,现在新兴科技如果也想切进互联网应该怎么切呢?

雷军:中国企业应用市场的规模还非常小,本质是IT化在中国社会的普及度还是不够。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提升,IT化在中国会进入新阶段。现在会看到一个杂货店的老板也在用智能手机,云服务+手机会很快渗透到企业管理层面,未来十年,中国企业应用的春天才刚刚开始,我极其看好中小企业的管理应用,SaaS(软件服务化)和云服务。

原来创业者只有一条路就是上市,上不了市就是失败

胡舒立:并购成为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一个显著特征。今年很多垂直行业都在谈合并和并购。本来互联网是一个完全竞争的领域,有无数竞争者,现在好像迟早都会归队BAT的局面。你怎么看BAT的统治地位,怎么看在BAT框架下中国互联网的产业前景?

雷军:今年中国有四个著名的并购案,我个人认为是好事,这是中国企业包括创业者、企业家观念的一种进步。因为中国人的特点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每个人都喜欢单挑一摊,所以使并购变得异常困难,过去十五年中国互联网发生的并购案很少。 过去一年突然发生四起大规模的并购案,不管未来遇到什么样的风险,我都觉得值得我们大家拍手叫好。

最重要的是,合并能够提高效率,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减少恶性的竞争,使市场秩序得以优化。如果这股风潮起来,对大众创业还有帮助。能够真正上市的企业数量是极少数的,做到一个差不多的规模,把公司卖掉,其实也是创业者很好的选择。并购产生的频率越高,创业者退出的通道越多,投资者的热情越高,就推动了整个社会的进步。原来只有一条路就是上市,上不了市就是失败,这对创业市场来说是非常残酷的。

胡舒立:如果最后都变成BAT,会不会使得竞争变为零,或者寡头竞争局面?我有点担忧这个问题。

雷军:这个问题我从两个方面讲。

第一,中国互联网会不会出现寡头经济。我觉得今天至少有BAT三家,三家竞争出现绝对寡头的可能性不大。我倒不觉得寡头是问题,问题是怎么强化对不公平竞争的管控,维持市场的秩序。公司大不是错,错在利用大来进行不公平的竞争,这才是需要管控的对象。所以,大家对寡头的担心不要担心他大,要担心的是不公平竞争遏制整个社会的创新,这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第二,移动互联网还只是第一个阶段。原来只有BAT,现在有独角兽,又出现了四个小巨头,这说明整个市场环境还是越来越活跃。可见的十年内,中国依然是创业的黄金十年,还有无数的机会。

胡舒立:当巨头进入以后,这个行业的创业企业应该怎么做?是做得比较像样就卖掉,还是继续参与竞争,应该怎么走?他们需要一些具体的建议。

雷军:巨头跟你做同样的生意,你会怎么应对?这是过去十年所有创业者遇到的拷问。包括我做小米,大家也问我BAT做了你会怎么做。我们一定要坦然面对今天的市场格局,不可能在一个没有竞争的环境里长大。一定要回答巨头干了你怎么干,别的创业团队干了你怎么干,你有什么样的预判和什么样的策略,在未来的竞争里生存下去。我认为,你公司要有足够强的竞争力,你是不是动作比人快,你是不是产品比别人做得好,总之你得有超强的竞争力才能胜出。

胡舒立:智能硬件越来越受到关注,但现在感觉市场需求不是那么显著,这块你怎么预估?或者怎么通过创新刺激需求的成长?

雷军:智能硬件的这一波热潮是从去年年初谷歌收购Nest开始的。迄今为止不到两年的时间,智能硬件已经取得了非常疯狂的成长。我认为,智能硬件和IOT(物联网)会是未来5-10年非常主力的方向,这一点跟过去谈IOT不一样。过去的IOT由PC控制,现在的IOT都是由手机控制,这样才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美好。IOT第一个阶段还没有走完,现在真正的智能硬件应用量比例还很低,还有无限的空间和可能性。智能硬件应该是今天市场上最重要的热点。

胡舒立:渠道这块你现在怎么看?很多人都觉得互联网创新的很多项目都是对渠道的改革,包括O2O、电商,你的小米也在硬件和渠道销售上作出了一些革命性的变化。但是也有一些声音认为,中国的互联网还是没有技术的核心竞争力,比如说IT底层的创新,你怎么看创新真正的含义,到底怎么评估,什么样的创新才算是真正的创新?

雷军:创新无外乎是两件事情,一是做别人没有做的事情;二是做别人做过了没有做成的事情,创新的本质是对社会有帮助,甚至很多创新初期来看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比如说,从技术的角度,互联网最核心的创新就是链接,是链接推动了今天的互联网,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技术创新才有了今天的互联网革命。所以每一个伟大的创新,在那个时间点去看,很难说是核心技术。我们既需要基础科技的创新,也需要应用层的创新,需要商业模式的创新,创新是多维度和多层次的。

因为货币贬值很严重,所以现在做国际市场很痛苦

胡舒立:你有一句著名的话,就是在风口上猪也会飞。现在大家都在谈互联网+,这个“+”之后的趋势是什么,下一步的风口在哪儿?

雷军:“互联网+”最关键的两个关键词是用户体验和效率提升,这两三年“互联网+”本质上逃不过这两点的优化。我觉得,“互联网+”在刚刚开始阶段,还没有真正的完成,还有非常多的机会。至于未来十年的风口,我刚才已经讲了两个方向,第一个是农村互联网,第二个是企业应用。农村互联网是我们未来十年最核心的投资领域,目前大概投了十来家,我们的目标是至少投100家。

胡舒立:稍微点一点方向。

雷军:太多了,就像一个很古老的故事,一个卖鞋的人到了一个荒岛上说所有人没穿鞋。一种说法是没有市场,一种是市场前景很大。我认为就是所有人都没有穿鞋,这个市场很大。

胡舒立:请你预测一下,中国互联网市场开放的前景。我们知道现在谷歌、facebook都想进中国,中国互联网国际竞争的情况如何,下一步会什么样?

雷军:经过二十年的成长,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具备非常强的国际竞争力,说我们全面超越还有一点浮夸,但在某些领域、某些方向,中国在领跑世界,我们自己还是有这种自信的。

胡舒立: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角度,从世界范围看,哪些市场你比较看好,哪些是我们的优势,可以走出去,并且走的比较好的?

雷军:只要涉及消费升级的产品,在全球都有巨大的机会。今天中国处在制造业的变革阶段,未来新国货会一步一步升起。什么叫新国货?就是那些不仅仅便宜,更重要的是质量好、用户体验好的产品。在这一步来临的时候,中国产品在世界上的被认可度会大幅度提升,与之伴随也会产生一大批的世界级企业。

在今天的全球经济环境里面,其实印度是一个不错的亮点,印度经济现在表现非常好,相比较中国,印度的基数要低很多,印度也是小米的核心市场,在印度的投入也非常的大。我们现在正在看印度的这些创新的企业,也很愿意在印度市场投资。不过相比较而言,印度公司的估值比中国公司要贵不少。

胡舒立:美国市场呢?

雷军:小米经过五年的高速成长,事情得一步一步来做,我们面临的是在中国市场真正站稳,在新兴市场里面获得相对大的份额。我们会把欧美市场放在小米战略的决胜点,现在时机还没到。

胡舒立:比印度再下一层的市场,非洲市场呢?

雷军:我们在看很多的市场,比如印尼、巴西。国际市场非常不容易,过去一年里面临最大的问题是货币贬值,过去一年货币贬值超过40%的国家一大堆,40%意味着你去了当地的成本提高了80%或者一倍,这样情况下的产品在当地能不能卖出去?因为货币贬值很严重,所以现在做国际市场很痛苦。

胡舒立:你是一步一个脚印,你心里觉得决胜阶段还得有多少年?

雷军:顺势而为,我们不要有太明确的时间表,到了那个势头的时候,这个决战期就开始了。以今天的情况看,小米在夯实基础的阶段,已经取得了第一阶段的成功,需要一个夯实的过程,我们还是希望小米能回到初心。初心是什么?就是把产品做好,让我们的粉丝喜欢,这是最最关键的东西。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10

  • Neil_博辉 Neil_博辉 2015-11-09 22:49 via weibo

    回复@柒贰贰沙龙:阴险阴险

    0
    0
    回复
  • 柒贰贰沙龙 柒贰贰沙龙 2015-11-09 22:29 via weibo

    自蒸汽时代开始,祖宗们的制造业就干不过洋人了。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用了800多年,工业文明到信息文明用了小200年,收音机的普及用了40年,电视机用了10多年,互联网征服全世界用了4年,苹果征服全人类用了1年多,这期间,我们每一秒钟喊俩口号,速度远远超越任何产品,就是牛逼。

    1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5-11-09 11:17 via iphone

    又出来说教了…雷哥…小米2S很成功…可你偏偏走错路…想学乔布斯…太嫩了你…

    0
    1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5-11-08 13:43 via pc

    小米主要是低端手机市场,中端和高端手机市场不行,又没有主要的手机专利技术,在华为和以阿里为中心的魅族的层层挤压下,国内手机市场在快速下滑,海外市场开局不利。又找不见下一个风口,即使知道有占不到先机。申请的专利技术都是些什么,和卖杂货铺一样,现在说不好听的就是小米能卖出价格最贵的时候。可是有人买么。给自己估值450亿美元的时候,乱人笑。

    2
    0
    回复
  • Newworld张律师 Newworld张律师 2015-11-08 11:49 via android

    明天换个工作,做并购法律服务!

    2
    0
    回复
  • zuand zuand 2015-11-07 22:34 via android

    小米向海外发展要解决专利问题。

    0
    0
    回复
  • 威0001 威0001 2015-11-07 16:41 via weibo

    上市的也想卖掉啊。。谁不想要现金

    1
    0
    回复
  • 云OA-云Crm-云Scrum-赵裁 云OA-云Crm-云Scrum-赵裁 2015-11-07 16:11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王勇世界 王勇世界 2015-11-07 15:38 via weibo

    上不了市就失败吗?说明还是项目不健康,我不怎么赞同雷总的看法。

    1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5-11-07 11:12 via pc

    请不要再提粉丝了,现在不是前两年的米粉时代了。想卖公司了么???

    3
    1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