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艺男遇上传销》(16)一巴掌十万

摘要: 在四五天里,他们一天到晚变着各种花样,请来各种货色给我洗脑,其实就为了说明一件事,这里不是传销,这里像传销吗?真是传销的话你还能活着吗?

本文来自【人人都能写电影】项目征稿,小说作者黑小铁,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这是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点击查看小说前一章节:《第一次都这样》

本故事属于纪实文学,除了名字是化名外,其他均属真实情节,去年五月份,我从浙江某化工国企辞职,南下广州找工作,因为找的工作跟自己专业跨度很大,缺乏经验,失意连连,意兴阑珊之时,一个高中好友电话我去中山,不想失足陷进了传销,被关十一天……

我躺在床上,再次面对这黑暗,想到顾城的一句诗:“黑色给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来寻找光明。”

床头电风扇呼呼的在打转,东田、175、癞蛤蟆的呼噜声此起彼伏,他们是否真的能如此安然入睡?

今天过得还不算坏,总算彻底的见识了一下这帮人的作息时间。

假如真如他们说的,只要了解这个行业,就可以自我做出选择,要么加盟,要么离开,谁也不会干涉,天下真的有这等好事,一大帮人整天给我洗脑,配合着演戏,真是免费的?我在这吃住,天下有这等免费的午餐?虽然这样的饭菜平时即使是免费的也还需要谨慎考虑,但他们终究是花了钱的,在外漂泊,很大程度上都是为了挣钱?所以无论如何,不会这么简单,他们一定会有向我要钱的时候,自己一定得谨慎,我身上有两千三,万一被问了,不能告诉他们实际情况,要把自己说得很穷。

严格说来,我也确实应该抛下自己情绪,客观的去了解这个行业,这里看上去是传销,仔细一看,却又不像。以前就听过传销里面什么人都有,老人小孩之类的,这里确实全是年轻人,素质嘛,马马虎虎,不像坏人,他们看上去非常享受这里的一切,也坚信自己未来的前途。

想着想着,我也渐渐入睡了,第二天照例有人敲门,我看手表,6点50整。

接下来的几天里,当然是重复的生活,上午下午分别洗脑三小时左右,晚上临睡前每人发一张纸,写个每日感悟上交,想想真是奇葩,我也只好敷衍着,说些堂皇的话,譬如觉得他们很有斗志啦,自己逐渐的融入环境了啦之类的。

洗脑的时候最难熬了,听他妈的乱七八糟胡扯,还得一本正经的坐着,一动不能动,要配合回答他们的狗屁问题,有时候还得面带微笑,明明巴不得往他们脸上吐口水的,却偏偏要配合着演戏,这太考验人的忍耐限度了,简直是世界末日。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发现内裤的后面竟然有个洞,不禁暗暗惊叹,第一次把内裤坐出一个洞来,跟那凳面的凹凸不平很有关系,由于坐得时间实在太长,不得不移动身体略微调整重心,内裤在这调整之中就被磨破了,虽然内裤质量确实不咋的,好像是几块钱三条来着,但被坐破了,还是让我感慨良久。

接下来见到的人物,令我有些麻木,我不能一一记得了,我发现,当搬来一张太师椅,倒上一杯水,这时候就是主任以上的大人物出场。进来时还要推销自己,唱一首歌,就是小人物,跟东田他们是一个级别的。

洗脑者来自其他各大家庭,什么野狼战队、西伯利亚、西门吹雪、大风车、名字千奇百怪,大部分都是江西的,大概想让我产生一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情感,可是抱歉,虽然同是江西人,但我对他们没有丝毫好感。加盟之前,各种行业都有,什么研究生、军人、服务员、老师。说话的方式各异,大部分是那种前一秒还温和的,后一秒就像出门前忘记吃药一样大发雷霆,大吼大叫的,装腔作势,撕心裂肺,吹胡子瞪眼、拍桌叫板,龇牙咧嘴,想起来,真是一群疯子。

他们靠的就是钻牛角尖,大发淫威,我真想对他们说,来来来,我们换一个环境,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辩论一下,我敢肯定,他们没一个人辩论得过我,原因很简单,他们是把白说黑,矫饰的东西太多,而我只要一门心思坚持白就是白就够了,所谓事实胜于雄辩。虽然我方向感不好,高中数学几何证明是个渣,但自认为在讲道理这方面还是有一定逻辑思维的,像那种太文过饰非的东西,我不用费多大劲,就可以捅他个稀巴烂。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的偶尔反驳只会助长他们的越发嚣张的拍桌叫板。大多时候,我都心平气和的对他们表示默认,有时候也要装得醍醐灌顶,恍然大悟,面对他们没完没了的啰嗦,有时候真是恨不能把桌子一掀,搬起凳子,敲死他们,幻想像武侠小说里一样,来个葵花点穴手,定死他们。但我终究选择了平静,好比在路上遇到一只向你龇牙咧嘴咆哮的疯狗,你若较真,与他对视,它会近乎得意的向你变本加厉,假如你选择漠视,说不定它会“犬吠深巷中”自觉无趣的离去。

在四五天里,他们一天到晚变着各种花样,请来各种货色给我洗脑,其实就为了说明一件事,这里不是传销,这里像传销吗?真是传销的话你还能活着吗?

下面我举一个最具有代表性的例子。

第五天下午(靠,我是怎么熬到第五天的?),和往常一下,他们一伙出去了,这次癞蛤蟆李武松也出去了、只剩东田、鼻毛女、额头女。但我依然没有机会去摸清楚大门的情况,不敢轻举妄动。

过一会,东田搬来一张太师椅,倒上一杯水,看见这架势,我心里简直有点害怕了,因为那些大角色,实在是太啰嗦了,前天的一个家伙,竟然跟我啰嗦了五个小时,想想真是造孽啊。天气炎热,窗户紧闭,那家伙还非常自私,摇头的电风扇,就定着他那方向,但依然大汗淋漓,最关键他浑身狐臭,熏得我真是差点要和他同归于尽,现在想起来我还觉得犯恶心。

进来的是个三十上下的男子,头发估计好几天没洗,牛角一般向上翘起,两只耳朵大得出奇,我怀疑他出生的时候是不是没有耳朵,家人买了两只猪耳朵安装上去的,身材矮小,肚子倒挺大,也是一件粉红的衬衫,皮带系得死紧,真替他担心衬衫会不会被撑破,最吓人的是那吃人的眼神,一进门,板着个脸,那样子好比面对杀入仇人,简直要把我吃了,过一会,用力握了握拳头,指关节哗啦啦的响,用力在我面前一扬。

东田站起来介绍他,我略微听了一下,原来这魔鬼姓赖,也是经理,还是武术世家,那魔鬼一听东田介绍他是武术世家,为了证明自己,又举起拳头,瞪着眼睛在我面前挥舞了两下,以证明自己名副其实,真想学周星驰在《功夫》里对火云邪神说的那句话:“沙包大的拳头,怎么练的?”

介绍完后,东田照旧坐在我右后侧,这魔鬼一直看着我,以前的洗脑者顶多也就看我五分钟,这家伙看了五分钟后,没有罢手意念,真是看得我心里直发怵,又狠狠盯了我五分钟,依旧一言不发,把桌子往我这边推,直到桌脚压住我腿,妈蛋,还挺痛的,我说:“我能不能把脚伸一下?”

他依旧瞪着我,没有说话,而是把桌子再用力的往我身上压,好吧,遇见一个这样的魔鬼、吃人王,我也只能忍着了,又看了我将近十分钟,眼睛都没眨几下,我想到我口袋里的风油精,心想,你要太过分了,我也不会客气的,管你什么武术世家不世家,先弄瞎你的狗眼。

这时我注意到电风扇用的排插,那线很细,万一他对我生命构成威胁,我就拔断接线,电死他去,虽然房屋里装了保险,会自动跳闸,但至少能电到他,我以前被电过,虽然没什么事,但浑身抽搐,感觉自己打了一个冷战,好些秒钟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在他失去意识的这些时间里,我可以把他制服,我觉得那时候东田也可能会帮我,假使他不会帮我,至少也应该不会害我,毕竟是同学,还是有感情的吧。假如他明白过来,协助我,跟我一起走,那时候一定没有问题,至于大门,如果没有反锁,自然好,反之,钥匙一定在鼻毛女或者额头女那里,魔鬼已经被制服了,其他人都已经出去了,这两个娘们,我和东田各对付一个,用力掐住她们的喉咙,让她们不能打电话,不能喊,没有不把钥匙交出来的道理。

这是他突然用力一拍桌子,吓我一跳,用那种阴阳怪气的口气跟我说:“你知道我是来干嘛的?”

我说:“来让我更好了解行业的。”

他说:“错!”

“你再仔细想想,我到底是来干嘛的?”

我说:“那我就不知道了。”

“你听好了,我今天是来索命的。”那阴阳怪气的口吻,配上他吃人的眼神,在我面前挥舞的拳头,确实还挺吓人,我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是,还好他没有把舌头也伸出来在唇上舔一遍。

“你知道吧,我是代表阎王爷来的。”说完又握了握拳头,然后厉声说道:“我现在给你五分钟的说话时间,只能实话吧,不然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我告诉你,我一巴掌可以扇死你。”

“说什么?”我有点颤抖的问到,我知道必须装得像一点。

“我们现在来签一个协议,我给你二十万,你让我扇两巴掌,你看怎么样?”

我没有说话,喉咙里咽了一口水。

“来嘛来嘛,你看多划算,两巴掌就二十万,二十万,多少人求之不得啊。”

我说:“刚刚你不是说,你是武术世家,一巴掌能把人扇死,我人都死了,要钱有什么用?”我心里想,这个魔鬼果然变态,既然一巴掌把人扇死了,人都死了,还要补上一巴掌。

他说:“哈哈,还挺聪明的嘛,我告诉你,有的时候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你还是老实点,你老实了,我也就老实,你不老实,我比你更不老实,说吧。”

我问:“说什么?”

他又用力在桌子上一捶,桌子上的水杯吓得跳了起来,跌落在地上,清水渲染了一片,他若无其事的说:“随便说。”

【未完待续】

“人人都能写电影”是钛媒体影视与华谊新媒体战略合作电影互联化的新产品新玩法,欢迎扫码或加微信号av_bar关注“人人都能写电影”公众账号。

本文系作者 黑小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黑小铁
黑小铁

豆瓣阅读签约作者,90后,化工男,双子座,蹩脚吉他手、电影中毒者,热爱生活、女人以及少部分男人,著有作品《紫霞仙子》《一只特立独行的老鼠》《白玫瑰》等,幽默犀利,温情戏虐。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