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Dell-EMC并购:Dell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摘要: 关于Dell-EMC的并购,银湖投资的管理合伙人Egon Durban一句话道出天机,“戴尔是一家终极平台公司。”

 

钛媒体注:戴尔为什么要背负巨额债务并购EMC,进入云计算时代后企业级市场的新秩序又是什么?戴尔此举似乎正在为这个新秩序做储备。

 

这个世界好像特别喜欢搞“平衡”。在10月初的同一个周,AWS亚马逊云在拉斯维加斯欢庆云计算让企业摆脱了传统IT的束缚、CIO们可以按需自建IT系统,而Gartner则在奥兰多聚集了全球8500多名CIO、CTO、IT主管们探讨是否需要一个真正自由的IT世界。“企业的CIO们其实并不想要一个完全由自己构建的IT世界,他们只是想要那种‘自由’的感觉。” Cumulus Networks联合创始人兼CEO JR Rivers如是评价道。

Dell与EMC的并购就是发生在IT世界“自我平衡”下的大事件,这个高达670亿美金的并购案创造了科技史上最大私有化案例,也是今年北美地区最大的并购案,还是最大的债务类科技并购案。作为一家只有42.5亿美元现金流的公司,Dell为此次并购背负了近500亿美金债务,可以说是蛇吞牛之举。惠普CEO Meg Whitman说,戴尔今后每年需要偿还的利息就高达25亿美金之多。

那么,Dell为什么要花如此巨大的代价并购EMC?其中到底有何深意?新的Dell又将如何找到出路呢?

终极企业级IT:软件为王、硬件DIY

这个IT世界的“自我平衡”大趋势是这样的:以云计算为代表的开源软件与商用硬件体系和以IOE为代表的传统专有软件与硬件之间的战争。自从出现了云计算以及类似云计算的互联网IT后,CIO们和企业IT世界就一直处在这两种观点的分裂和斗争中。

以云计算和互联网IT为代表的观点,推崇开源软件和以x86服务器为核心的IT系统,通过强大的软件能力调度海量的廉价服务器,造出高可用、高可靠、高效率的规模化IT系统。以IOE为代表的传统势力,则相信专有软件和专有硬件的价值,通过高度集成的一体机式的“盒子”提供给企业,企业要花费高价购买这些“盒子”,但好处在于省时、省心、省力。

如果企业想要云计算和互联网那种高自由度的IT,那么就要花费大量时间和人力自己动手构建这样的系统,或称为DIY式企业级IT。因为基于开源技术的云计算或互联网IT其实还不成熟或不稳定,需要企业自己有相应的高水平技术人员不停地去维护这样的系统。有人说,这就是夏利车要开出奔驰的感觉,那“技师”的手艺自然就要高超。

而传统的“盒子”式企业级IT,IOE等厂商都已经把相应的软件、硬件和应用进行了打包,平常只需要很少量的维护,还贴心地提供了咨询顾问不停的解答使用中的问题。最为重要的是一旦这样的系统出了问题,企业的IT人员就有了十足的理由,“如果IOE们都做不了的事情,还有谁能做?”

但互联网公司的崛起确实不容小觑,互联网公司的IT架构和IT管理也随之风声水起。而且随着“互联网+”的推进,传统企业也越来越需要上线自己的互联网应用,这在某种程度上也需要类似互联网公司IT的系统。

因此,对于企业用户来说,云计算和互联网IT架构对决传统企业级IT架构的最终结果,将是一个达到了某种平衡状态的混合式IT,或大家称之为混合云的世界。在这个新的世界里,软件的能力与作用无比强大,可以横跨云计算和传统企业IT两种架构。而对于硬件来说,不论是商用化的x86服务还是专有服务器,都沦为软件可支配的硬件资源。在这个时候,企业级IT就进入了硬件DIY的时代。

企业级硬件DIY时代的终极平台

关于Dell-EMC的并购,银湖投资的管理合伙人Egon Durban一句话道出天机,“戴尔是一家终极平台公司。”这个终极平台,就是企业级硬件DIY时代的企业硬件超级平台。

A16Z是硅谷最顶尖的VC,投资了多家著名的创业公司。在A16Z最近一次关于Dell-EMC并购的访谈中,大数据治理平台公司Actifio创始人及CEO Ash Ashutosh表示,随着云计算和互联网IT对于企业级IT世界的进一步入侵,企业级硬件将进一步商品化,Dell在这个时候并购EMC,将推动Dell成为沃尔玛式的企业硬件超级平台。

没错,成为沃尔玛式和沃尔玛规模的企业硬件超级平台,这就是Dell的终极目标。在这个超级平台上,企业CIO们能够一站式采购到任何想要购买的企业级硬件产品,这就是企业级硬件DIY时代。而并购EMC是Dell向这个目标迈进的一大步,也是这次并购能够得到投资人支持的重要原因。

所有的商业逻辑其实归根结底都非常简单,只有简单的商业逻辑才能真正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而且只有简单的商业逻辑才能得到众人的认同和跟随。Dell要成为新时代的企业级硬件之王,这个逻辑与30年前Dell要成为消费级硬件的PC之王如出一辙,可以说是一脉相承、有始有终。

Dell归根到底是一家硬件公司,这是Dell的DNA。这家总部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Austin的公司,可以说继承了德克萨斯州淳朴的民风和对工匠精神的执着追求。打开任何一台Dell硬件设备,都可以看到里面精良而细致的工艺,每一根走线、每一个焊接点、每一块金属的摆放,都堪称工业艺术。不论PC、服务器,还是网络交换机,Dell的硬件工艺都叹为观止。

相对而言,Dell一直想进入的企业级软件却没什么起色。Dell的软件业务一直处于从属于硬件的地位,即便后来收购了毕马威中国的咨询业务,Dell也仍以硬件销售为主体业务。在某种程度上说,这确实表现出了不同业务和不同文化之间的排斥性。明白这个逻辑,自然也就能明了VMWare的命运:作为独立的软件公司存在,而不是并入Dell。

建立世界一流的企业级销售能力

当然,Dell并购EMC还有另一层深意,这就是EMC强大的企业级销售能力。在A16Z的访谈中,JR Rivers谈到他曾是思科统一计算系统(UCS)的系统架构VP。那个时候思科刚开始做UCS,第一个就找到了EMC合作,期望EMC帮助销售UCS。原因很简单,“因为思科的销售做不到”。

全球一共只有几家IT公司建立了强大的企业级销售能力,EMC就是其中的一家。成立于1979年的EMC,是一家信息存储及管理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供应商,1989年开始进入企业数据储存市场,在全球超过50个国家有100个以上的分公司及经销伙伴,拥有全球最大且专业的储存销售与服务团队。与Dell半路转向企业级市场不同,EMC从一开始就是一家企业级IT系统供应商,在这个领域已经耕耘了近40年之久。

EMC有非常强大的企业级销售能力,这将帮助Dell进一步拓展企业级市场,与现有的Dell企业级销售能力形成互补。实际上,半道转向企业级市场的Dell在最近几年才建立了自己的企业级销售渠道。2007年,Dell成立了企业级渠道销售部门,与原来的直销业务部门并行,开始探索通过行业渠道销售企业硬件。2014年初,戴尔把企业级渠道事业部与直销业务部门合并,试图进一步强化企业级硬件与PC直销业务的协同。

然而,直到2014年底,Dell 60%以上的营收仍然来自于PC业务,服务和企业解决方案业务只占总营收的30%多。虽然Dell强调服务和企业解决方案业务的利润贡献率超过了50%,但依然没有改变PC业务占据大头的局面。2014年,笔者曾参加了Dell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企业级解决方案展会,惊讶的发现几个诺大的演讲分会场几乎空无一人,只有Dell的演讲者和台下不到十几个观众,估计也是Dell员工在捧场。

扩展企业级业务的销售能力,对Dell来说是生与死的抉择,恐怕也是Dell此次孤注一掷、以小博大吞下EMC的迫切原因。

Oracle公司创始人Larry Ellison最近就Dell-EMC并购评价说,这个举动“棒极了!”“如果不是怕给公司员工、管理层和市场造成错误的印象,我其实一直想收购EMC。”Larry说他不得不集中精力于公司的云战略上。

IBM CEO Ginni Rometty就此并购评价说,“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战略选择”。她说,IBM正在全力跳出Dell和EMC所在的业务领域。IBM目前只有10%的硬件业务,显然IBM正在走向一个不同的未来。

不论企业选择了哪个方向,到最后其实还是要看执行能力。正如Google不是第一个发明了搜索,Facebook也不是第一个发明了社交网络,但强大的执行能力是所有成功公司的根本原因。从这点上来说,作为一个还在管理公司业务的硅谷创始人来说,现年50岁的Michael Dell还有足够的时间再创造一段新的历史。(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吴宁川
吴宁川

专注于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计算时代的商业变革。

评论(2

  • sam6 sam6 2015-11-12 02:22 via android

    好文章,有见地

    0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5-11-10 17:02 via android

    类似于苹果,软件是战略核心,即灵魂。但是利润的主要来源确是硬件,没有硬件只能在中.底层。这也是谷歌现在才发现的问题,所以谷歌现在要设计硬件核心芯片的所在。谷歌的战略永远都慢半拍,DELL怎么也成这样了。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