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艺男遇上传销》(15)第一次都这样

摘要: 罪过罪过,又在洗脑和反洗脑之间熬过了一天。

本文来自【人人都能写电影】项目征稿,小说作者黑小铁,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这是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点击查看小说前一章节:《这个美女不太冷》

本故事属于纪实文学,除了名字是化名外,其他均属真实情节,去年五月份,我从浙江某化工国企辞职,南下广州找工作,因为找的工作跟自己专业跨度很大,缺乏经验,失意连连,意兴阑珊之时,一个高中好友电话我去中山,不想失足陷进了传销,被关十一天……

美女出去之后,鼻毛女关上房间门,在桌子对面坐了下来。

我装作无所事事的靠在门边,实际上在认真听门外大厅里的动静,大概过了五分钟,我听见大厅里大门打开关上的声音,我猜美女跟要把跟我交流的具体情况跟他们交接一下,以便对我安排下一个洗脑者,对症下药。

对了,一定是这样,昨天那眼睛鼻子眉毛全难以分辨的所谓王经理,对我大吼大叫,当晚我就跟鼻毛女说,我很不喜欢一个人对我大吼大叫,所以,今天,他们就派来两个还算温和的角色过来,尼玛,鼻毛女,看上去还挺面善的,原来这么阴险,今后跟她说话得注意一些。

鼻毛女今天倒显得没那么烦人,进来之后坐那一直玩她的手指甲,我当然巴不得她是哑巴,永远开不了口,省得心烦。

我在那也有些无所事事,我问:“我书包里有一本小说,钱钟书的《围城》,我可以去拿过来看看么?”

她说:“你是来了解行业的呢,还是来看小说的。”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么,都他妈了解一天了,看个小说放松一下也不行?

我说:“好吧,来了解行业的。”毕竟早一天了解早一天滚蛋。

她傲慢的向上一仰头,又露出她那象征性的浓厚鼻毛,她说:“那不就是了?”

我内心里觉得一阵恶心又愤怒,真是想问问她:“你多久修一次鼻毛?”

又是在那无聊了半个小时,期间我走至窗户边,她警惕的问到:“你跑到窗户边做什么?”

我说:“这儿凉快呀。”

她说:“回来回来,坐这。”

我没有听她话,而是站在离窗户不远的地方,打量着窗外,我说:“我就站这透透气,没什么多大的关系吧?”

那时候窗帘基本上是拉上的,她也就没强制我。

我问:“大家自我推销的时候,有一句话‘同时来自尼罗河’什么意思?”

她说:“尼罗河就是这个家的名字啊。”

我说:“嗷,谁取的,这么难听,我刚开始听,一直以为是阎罗河,怪吓人的。”

她说:“你不是文学功底好嘛,索性你来取一个呗?”

我说:“不敢不敢,已经有名字了,我要真取了,你们还不群起攻击我。”

她说:“这是我们以前住这的一个总裁取的,现在挣大钱退出啦,名字一直沿用至今。”

我透过窗户,看见窗外不远处一栋粉红色的建筑大楼,对面的房子,跟这栋差不多,都显得陈旧破烂,周边几乎没什么行人,楼栋里的窗户也大都是关着的,狗日的,果然会选地方,够偏僻啊。

我在想,假如我此刻把门反锁上,迅速制服鼻毛女,向窗外大喊:“救命啊!救命啊!”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结果,在他们把门撬开之前,有没有人会听见,听见了的人会不会相信我相信了的人,又会不会报警,报警了,警察会不会迅速赶过来,这么一想,心里就拔凉拔凉的,所有的环节,只要一个断了,整条线索就断了。首先,我就没见到一个人,这门锁脆弱的狠,估计踹一脚就开了,如此一算,最后吃亏的又是自己,这帮混蛋,一切都精打细算过。

咚的一声,又有人敲门,通知吃饭了。

我想还是尽快入戏比较好,所以这次我主动站了起来,推销自己,唱了两首歌,我知道在他们面前唱民谣,完全就是对牛弹琴,我选的是刘德华的《今天》和汪峰的《春天里》,期间我还给坐在旁边的鼻毛女夹菜,尽管心里觉得恶心,但还是这么做了,没办法,为了早点脱离苦海,只能这样身不由己了,这餐饭倒没有谈论国家大事,他们这帮人,估计知道的东西也就那么多,谈完就也就没有了,依旧相互开玩笑,说相声一样,相互配合。

举个例子。

癞蛤蟆李武松说:“我来给大家讲个故事,在很久以前,山上有座庙。”还没说完,胖女就补充说:“庙里有个和尚,他的名字叫李武松。”然后其他人就哈哈大笑。

癞蛤蟆狡辩到:“我怎么会是和尚,和尚的名字叫东田。”

我真想反驳一句,妈的,和尚哪里有名字,都是法号,好不好,但我不屑一顾,低头吃自己的饭。

东田笑到:“啊哈,我什么时候还成和尚啦,阿弥陀佛。”说完双手合十。

其他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癞蛤蟆接着讲:“一天,东田和尚带着小和尚,咦,这个小和尚是谁呢?”

175这时适时补充到:“不会是我吧?”

癞蛤蟆哈哈大笑到:“没错,没错,小和尚正是你胡文。”

其他人听到这里,又哈哈大笑,我一瞥,刚好看见老鼠眼牙齿上沾着一片青菜叶子,顿时心里冒冷汗。

癞蛤蟆接着讲:“老和尚小和尚正要下山化缘去。”

这时东田唱到:“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代,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我发现胸大腰细笑起来还是非常好看的,白里透红的脸,直直的秀发,尤其两颗可爱的兔牙,大概因为自己十分喜欢83版《射雕英雄传》里黄蓉的扮演者翁美玲,一向对女生的兔牙情有独钟,她那眼神也是非常的妩媚。

我这样打量她的时候,她突然一回过头来,我赶忙低头扒饭。

癞蛤蟆继续讲:“这老和尚和小和尚来到山下,山下有一条河,河的对头站着一个女子。”

胡文说:“这时候我师傅东田起色心了不成?”

旁人又是哈哈大笑。

癞蛤蟆说:“哈哈,这时老和尚二话不说背起女子就过河了。”

其他人说:“嗷嗷嗷。”

“老和尚背女子过河后,放下女子就走了,这样走了三两天,一天小和尚再也按捺不住了,于是就问,师傅,你怎么能背女人过河呢?老和尚说,徒儿,我早已经放下了,你却没有。”

旁人听完后,又是醍醐灌顶似的点点头,这故事确实还不错,可是我早已经听过了,在他说到一个女子站在河边的时候,我猜到是这故事。

接着就是其他人,相互说说大话,又是嘻嘻哈哈的,鼻毛女中途出去接了几个电话,再没进来,一会这个出去,一会那个出去,我知道她们又在商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吃完饭后,把桌子撤走,窗户关上,开了一盏小灯,凳子的摆法却又是另样,像是讲座,排头摆了两张凳子,我心里想,倒要看看他们又有什么新花样。

过了一会,额头女穿着一条黑色短裙,把头发盘得整齐,徐徐从门口走了进来,众人鼓掌欢迎。

她是今晚的主持人,噼里啪啦的讲了一大堆,口齿不清,我听不大清楚,也没什么兴趣,最后话锋一转:“下面有请我们的第一位嘉宾李武松李先生给我讲讲,他初次了解这个行业的过程。”

稀拉拉的一阵掌声,我心里一惊,这?是要搞访谈节目么?下一个肯定会是我。

癞蛤蟆李武松上去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开始讲起了他的故事。

“我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是一名房地产销售人员,一天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打电话。一天我一个要好朋友打电话过来,我心里高兴了一下,咦,难不成他要买房,结果他告诉我在中山有一份工作,比房地产销售要好多了。因为是好朋友,我没多考虑,那时候业绩也不好,正有换工作的想法,跟老板请了一个星期假,我说家里有事。”

“就这样,我来到了中山,一下中山汽车站,心里想,这鬼地方,比赣州好不了多少啊,不一会,我打电话给我的朋友,我说我到了,怎么没看见你人,他说他在中山协和医院里,我当时想,出什么事了,怎么跑医院去了,他告诉我,他在体检,叫我也过去体检,我心想,我好好的,为什么要体检?他就说他们公司首要的要求就是身体健康,我说,那好吧,体检可以,你得过来接我啊,他就说他正在医院,一时走不开,叫我自己打的过去,中山协和医院,不要说错了,说完就挂电话了,他跟我是初中同学,我当时想,嘿,你小子有出息了,敢随便挂我电话了,等下见到你,我非要整你一下。”

“没办法,我打的到了医院门口,我跟他说到了,他又说他在二楼,叫我上去,我说不上去,你不下来我就不上去,最后他妥协了,我挂电话后,就躲在医院那柱子后面,他出来后,没看见我人,打我电话,说怎么不见我人,是不是走错了,听他那焦急的口气,我高兴得要死,这时突然蹦出去,吓他们一大跳。”

“我一看,果然是我好几年没见的初中同学,身边还站了一个女孩,我当时想,啊啊,可以啊,好几年不见,都有女朋友了,而且长得还不错,他就说,不是的,是他一个同事。我就跟着他们去体检,还好,身体健康,接着他们就带我去公园玩,我说,公园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去网吧,他没同意,于是我们在公园转啊转,一直转到天黑,他说带我去他同事家住一晚,我说,那也行,还可以省点住宿费。到了住的地方,还挺宽敞的嘛,结果到了第二天,说一个主任会来私底下面试我,他一进来,我看见我同学坐的端端正正,我虽然很奇怪,但是我想,不能给我同学丢脸,于是我也坐得笔直笔直,当他告诉我原先的工作没有了,我同学从事的网络销售,接下来我有七到九天的时间去了解这个行业,期间手机必须没收,我一摸口袋,手机刚刚被人借走,我一下子明白了,不好,进贼窝了!!!当时我就火了,我跟他们打了两架,吃饭的时候,我心里想,妈的,吃穷你们,一口气吃了三大碗,吃得他们目瞪口呆,我肯定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传销,当时我身上带了四千块现金,全部藏在鞋子里,感觉像在穿高跟鞋,过了两天,我发现没人要我钱,也没人愿意跟我打架,不时有人来开导我,帮我走出误区,最后我加盟了这个行业。”

他说的还可以,我忍不住笑了几次,大概每个人都是有这么一个过程吧,接下去,额头女果然叫我上去,采访我到这里的整个过程,问我一些想法什么的,我也就照实说了,听上去他们还比较满意,最后我说:“以后我会认真的去了解这个行业,谢谢。”

她们又叫胖女上去讲,故事情节基本差不多,结果,他们都加盟了。

十点半,晚会开完了,开始洗澡,洗澡之前,癞蛤蟆脱鞋后在那抠脚,我一看他脚浮肿,脱皮很很重,到处死皮,甚至有被抓烂的地方,我说:“你脚怎么回事?”

他说:“脚气嘛。”

顿时觉得身上一阵痒,我问:“这个不是会传染的么?”

他略微一笑,露出参差不齐的狗牙齿,说:“你不要穿我鞋,不就好了?”

我去,说得这么轻松,知道自己脚气,还在别人面前抠,什么素质,脚气不是你的错,脱下袜子到处抠就是你的不对了。

洗澡完后,又是什么睡前自由交流时间,接着踩背,我躺了下去,癞蛤蟆说:“我帮你踩。”想到他有脚气,顿时吓得跳了起来,我说:“不用不用,还是我来帮你踩吧。”

十二点半,终于可以睡觉了,罪过罪过,又熬过了一天。

【未完待续】

“人人都能写电影”是钛媒体影视与华谊新媒体战略合作电影互联化的新产品新玩法,欢迎扫码或加微信号av_bar关注“人人都能写电影”公众账号。

本文系作者 黑小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黑小铁
黑小铁

豆瓣阅读签约作者,90后,化工男,双子座,蹩脚吉他手、电影中毒者,热爱生活、女人以及少部分男人,著有作品《紫霞仙子》《一只特立独行的老鼠》《白玫瑰》等,幽默犀利,温情戏虐。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