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艺男遇上传销》(11)率东田突围

摘要: 我又没有钥匙,这样冒然行动,只会惹毛他们,对我更加防范,假设跑出去了,身上没钱和身份证,所有行李家当都在这里,三更半夜,人生地不熟的,又能如何呢?

本文来自【人人都能写电影】项目征稿,小说作者黑小铁,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这是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点击查看小说前一章节:《直销、传销和网络销售的区别》。

本故事属于纪实文学,除了名字是化名外,其他均属真实情节,去年五月份,我从浙江某化工国企辞职,南下广州找工作,因为找的工作跟自己专业跨度很大,缺乏经验,失意连连,意兴阑珊之时,一个高中好友电话我去中山,不想失足陷进了传销,被关十一天……

我一边想自己的事情,一边敷衍鼻毛女。她最后也没了精神,一只手搭在另一只手上,一会挖挖鼻孔,一会摸摸自己手臂上浓厚的毛发。

刚刚李武松跟我说的话,单单一点就十分可疑,就这样的一群人,两年之后能挣到一百八十万?而且,每每问到一些关键性的问题,他总是能找到理由遮遮掩掩,不管这个行业是否如他所说,起码这群人我就不喜欢。

手机被没收了,庆幸一直戴着手表,不然在这昏天暗地的屋子里,连时间的概念都会被模糊。十点半,癞蛤蟆推门对我说:“洗澡了。”

也是两个人一起洗,癞蛤蟆主打监控我,洗澡有时间规定,必须在十分钟之内完成,脱鞋的时候,我想到在白天的时候把身份证和四百块钱放里面了,他们会不会趁机给我翻出来,我正这样想时,癞蛤蟆看着我,对我说:“脱个鞋磨磨唧唧的,快点。”

没办法了,只能听天由命了吧,假如这次没被拿走,下次要藏在一个更安全的地方,我进了洗澡间,开始观察洗手间里有没有可以藏东西的地方。

有了,热水器、镜子与墙之间都有缝隙,塞四百块钱应该没什么问题,洗手间里有个一个放茶杯和洗漱用品的木柜,胶合板制作的,合板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断层,上面的一层可以掀起来,上面本来摆满了茶杯,又可以把胶合板压住,我想,他们都是有经验的人,把东西往自己身上藏,断然会被搜出来,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就藏在他们窝里。

洗好澡后,被带到另一个房间,这时我看到他们搬了几张凳子,坐在那里相互聊天,癞蛤蟆对我说:“现在是睡前交流时间,自由交流。”

我心里一惊,靠,还有这习惯?

洗好澡了不抓紧时间睡觉,交的什么流?也罢,听听他们讲的啥,也许他们会讲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听了半个小时,发现他们谈的跟工作没有任何关系,话语里也透不出一点特色,所以我一句也没有记住。

我想跟东田讲些话,问他一些问题,但也知道这是不现实的,这么多人在这,问他也没用,所以我干脆不说话。聊啊聊,到十二点了,我想这下终于可以睡觉了吧,不想癞蛤蟆说:“踩背时间正是开始。”

我又是一阵凌乱。

他们看上去倒真是挺高兴的,铺开垫子,相互踩背,看上去技术还不错,踩得骨头哗啦啦的响,我站着看他们,鼻毛女走了进来,对我说:“你也躺下,我帮你踩。”

我说:“啊?还是不要了。”

她说:“那你去帮他们踩啊,这是一门技术,你得学会。”

想想还是算了,自己正在恨头上,万一不小心把他们踩死了,得不偿失。我对着鼻毛女说:“我还是看看吧,以后再说。”

到了十二点半,终于可以睡觉了,活受罪的一天,终于过去了。

鼻毛女和额头女睡大厅的沙发,剩下四个女的睡在房间里,我和东田、癞蛤蟆、175睡另一个房间。东田和175打地铺,我和癞蛤蟆睡床上,我说我要睡地下,癞蛤蟆说:“不行。”妈的,不用说我也知道,夹在中间,提防我夜里逃跑。

关灯了,周边一片漆黑,我睁开眼睛,打量着黑暗,躺在床上前思后想。

落得一个这样的结果,大部分原因都是我自作自受的,为什么要这么相信别人?这才第二天,以后会被他们整成什么样,还是个迷。

无依无靠,手机被控制了,人身自由被限制了,跟这么一群变态生活在一起,整天任他们摆布,听他们瞎扯淡,关键还不能发泄,真是生不如死,而且在这鬼地方,求死也不能,总不能趁他们不注意,把头往墙上一幢吧,死了也就罢了,万一没死,他们肯定不会管我,我只会给家里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既然不能死,那就得活下去,可是,他们真的太变态了,要是有一天我成了他们的样子,那还不如死了好。

越想心就越烦,干脆找点积极的吧。

他们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等我了解这个行业了,可以自己做出选择,虽然这种了解的方式很变态,万一是真的呢,那自己现在这样的轻生想法不是太幼稚了。总之还是先别想那么多了,尽量在这里过得好一些,该来的会来。假如他们要使坏,我早已经无力抵抗,昨天晚上就可以对我下药,身份证、手机、钱包也早已经落入他们手中了,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这里的十个人,除了癞蛤蟆和老鼠眼,其他的看上去都还挺面善的,对了,他们也一定被控制了,所以他们说话都那么小心翼翼。

我心里有个想法,一定要找个机会跟东田说清楚,把我所有的疑虑都告诉他,让他清醒过来,假如能够把他说服,那一定可以逃得出去,他是军人出身,身手应该不错,这里男的就四个,我和东田合作了,对付癞蛤蟆和175没有问题,只要把他们两控制住了,女的不在话下,到时候在她们面前裤子一脱,她们也许就含羞转头不敢近前了,哈哈。

门的钥匙肯定在睡大厅的鼻毛女或者额头女那里,东田跟她们大有接触的机会,耍个心眼就骗来了。哎,也许我又想多了,我基本没有机会跟他单独呆在一起,我真是恨自己不是李小龙,踢死这帮狗日的。

镇静镇静,还是要冷静下来啊,这里没有靠得住的人,要是自己崩溃了,那不正如了他们的愿望,不行啊,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喂喂喂,小伙子,振作起来啊!!!”要坚信自己迟早有一天可以出去,必须得有这样坚定的信念才行。

想到这里,睡在我旁边的癞蛤蟆转了一个身,我看了他一眼,恨不能打爆他的头,睡在地上的东田和175,看上去都已经睡着了,吓,是不是可以抓住机会逃跑,这个念头刚起,175那家伙突然坐了起来,说了几句话,我被吓了一跳,他又若无其事的睡下去了,他要么真是在说梦话,要么就是装的,给我红色警告。

他们必然睡得不死,我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惊醒他们,即使走出这个房间,那大厅的鼻毛女也不是吃素的。而且我又没有钥匙,这样冒然行动,只会惹毛他们,对我更加防范,假设跑出去了,身上没钱和身份证,所有行李家当都在这里,三更半夜,人生地不熟的,又能如何呢?

即使找到了公安,把我送回家,这样一身狼狈的回去见父母,跟古代被刺金流放的犯人一样,我又有什么脸面呢?所以,不能逃跑,我不行动,还可以松懈他们的意志,这是一个长久战,眼光必须长远一些,嗯,就应该这样。

啊,糟了糟了,刚刚洗澡出来的时候,我忘记查看鞋里的钱和证件在不在,妈蛋,怎么能这么不小心,靠。

转后一想,事已至此,在不在都已经成事实了,倘若还在,明天自然还在,假如不在,即使刚刚去看了,也一样的不在。所以,心态还是要摆好。

明天自己要准备一个防身用的东西,万一他们来硬的,自己一点能力抵抗都没有。

有了,我包里不是带了一瓶风油精么,明天得想办法弄到自己手上,假如他们对我太无礼,可以抹在他们眼睛里,至少可抵抗一下。

还有,我得想办法靠近大门,弄清楚到底有没有反锁,假如可以,把手机借用一下,争取报警,好了,就这样吧,别想太多,明天早上首要任务就是检查身份证和钱在不在鞋里,假如能够醒来的话。

我不是一个容易失眠的人,这点对我抗压漫长岁月简直太有帮助了,要是容易失眠,这里伙食又不好,天气也热,吃不好,睡不好,住不好,还整天被人洗脑,不崩溃才怪。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逃出来了,外面正哗啦啦的下着大雨。

关系很要好的前同事对我说:“好不容易逃出来了,为什么你还不肯走?走啊!走啊!”

我站在雨里喊:“我怎么可以走?我同学还被困在里面,我一定要回去救他出来啊!你知不知道?他被人洗脑了,我不救他,谁救他?”

他说:“你傻啊,他是自己自愿留在那的,你救他出来,他也许只会恨你!”

我说:“我不管!一定得救,你跟我走吧,快快!我带你去。”

他只得在后面跟我走,我们两冒着大雨,准备把狼窝给端了,我边走边对他喊:“你快点啊!”

他说:“雨大!”

我们跑了一段距离,突然我大喊:“快看!就是那!”

这时“咚”的一声敲门声,把我惊醒,浑身是汗,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未完待续】

“人人都能写电影”是钛媒体影视与华谊新媒体战略合作电影互联化的新产品新玩法,欢迎扫码或加微信号av_bar关注“人人都能写电影”公众账号。

本文系作者 黑小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黑小铁
黑小铁

豆瓣阅读签约作者,90后,化工男,双子座,蹩脚吉他手、电影中毒者,热爱生活、女人以及少部分男人,著有作品《紫霞仙子》《一只特立独行的老鼠》《白玫瑰》等,幽默犀利,温情戏虐。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