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艺男遇上传销》(5)当晚我吞下了整瓶安眠药

摘要: 那个收留我的朋友,讲述了自己这么多年在外闯荡的日子……

本文来自【人人都能写电影】项目征稿,小说作者黑小铁,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这是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点击查看小说前一章节:被带到阴暗的房间

本故事属于纪实文学,除了名字是化名外,其他均属真实情节,去年五月份,我从浙江某化工国企辞职,南下广州找工作,因为找的工作跟自己专业跨度很大,缺乏经验,失意连连,意兴阑珊之时,一个高中好友电话我去中山,不想失足陷进了传销,被关十一天……

我在广州的这个朋友见我如此失落,对我说:“真不好意思,我当初以为你要找的工作是进工厂的,工厂这里当然一大把又一大把的,现在你说要找自己的喜欢的工作,编剧、编辑、文案策划......这些东西离我平时的生活太遥远了,我还真帮不上忙,但我可以带你去面试,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年了,是广州的一张活地图,你不用担心。”

我说:“嗯,没关系,我自己会努力的找。”

我这朋友小学毕业,工作是在路边收停车费,他说的我当然可以理解,心里对他很感激,毕竟我和他素昧平生,他没有义务收留我。

他跟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我是四川的,家里五个姐姐,就我一个儿子,而且我不是我爸妈的亲生儿子,我的亲生父亲是我舅舅。”

顿时感觉话里的信息量略大,我理了好一会的思绪才反应过来他的身世,确实够传奇的,我想。

“小学毕业就出来了,没钱嘛,我自己也读不进去,成绩非常的差,读完就去打工了。”

我说:“小学就出去,会不会太小了点?”

他说:“我进学晚嘛,十六岁才小学毕业。”

我说:“好吧。”

“小学刚毕业的时候,我没想过去打工,在家里打猪草,当我在田里打猪草的时候,看见别人背着书包去上学,心里特别的羡慕,但是没办法,自己家里供不起,经过别人介绍,到处打工。有个小插曲,当时我心里暗恋一个女孩子,她老爸是某制衣厂的老板,我为了走得和她近一些,特意去她老爸那个厂工作,那会吊儿郎当的,工作几个月之后,发现那女的其实对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我那会还整天跟别人打架,你看。”他说完指着额头上的一个疤痕给我看。

“后来他们就把我遣送回家了,辗转了好几个地方,除了浪费了时间和经历,什么都没有学会,钱也挣不到,在亲戚的推荐下,我来了广州,记得当时从四川到广州的火车,要五十多个小时。”

“像我这种要学历没学历,论能力没能力的人,在广州几乎找不到事情做,自己心态也不好,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了,不想干了,又回四川,来来回回,我几个姐姐虽然在这里,但她们都有自己的家庭,没工夫管我。如此辗转波折,直到我在宾馆里看见一个女孩子,她是我同事,当时我在那做服务员,觉得她特别漂亮,那种感觉说不出来,有一次大胆的约她出去吃饭,这也是我觉得自己做过最浪漫的事情。宾馆里要求服务员要会说粤语,我也努力的学会了,我每天的每天,都会给她带早餐,我见她欣然接受了,心里特别高兴,可是到最后,我发现又是我想多了,我太天真了。”

确实,我这朋友能说一口流利的粤语,跟当地人交谈没有任何问题,他说自己来自四川的时候,当地人都惊讶他何以能把粤语说得这么顺口,丝毫看不出破绽。

“当听说她跟一个有钱人跑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但事实上就是如此,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也没辞职,直接就走了,带上所有的积蓄,几千块钱吧,我一个人去了北京,我想换一个地方工作。当我来到北京,在一家餐厅做过几天的服务员,发现根本做不下去,想着好好的放纵一下自己,整天到处玩,长城、故宫、天安门等等,迷失在KTV、酒吧等娱乐场所,几乎把钱都花光了,最后我买了一瓶安眠药回到了旅馆。当然现在不能轻易买到,必须开证明,以前是允许的,我把身份证藏起来,即便我死了,我也想死得无声无息的,那晚我吞下了全部的安眠药。”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在医院,当时刚好在北京有个什么会议来着,需要各个区派代表去参加,我被我们那个区的代表保释出来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医院的,直到现在我也记不清楚,但是可以推测得出来,住旅馆嘛,一天一天的租,大概第二天房东见我没去退房,查房的时候发现了我,于是送到医院,把我抢救过来,区代表付了医药费吧,大概。”

“特别的丢脸,你知道吧?我在北京服安眠药自杀的消息,一下子就在村里传开了,所以我不可能回去。当时我一个人走出了医院,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迷迷糊糊的,走都走不稳,我刚走出医院不久,就倒在马路上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身上还有一点钱,不多,顶多只够在旅馆住一晚,当晚我在旅馆里,解开自己的皮带,想上吊,最后还是没死成。没办法,最后我还是想回广州,身上的钱只够买一张月台票了,我混进车站,偷偷上了去广州的火车,睡在卧铺的下面,怕别人发现,动也不敢动,看见他们走来走去的脚,放进床底的行李箱,我闻到了行李箱里食物的味道,但终究没敢拿。到了凌晨的时候(我没表,但我估计是那时候),一阵尿急,实在憋不住了,我猜他们也睡着了,于是溜了出来,结果被列车员发现了,他问我,你怎么在这里,我说迷迷糊糊的上错车厢了,他就问,那你在哪个车厢,我说,八号车厢,他说,八号车厢是硬座,你怎么跑卧铺来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啊,他就把我带到八号车厢,问哪个座位是我的,我就继续装傻,说不记得了,行李也忘记在哪里了。当时好几天没洗澡了,浑身脏兮兮的又发臭,又见我说话稀里糊涂,就怀疑我是精神病,他们把我关在物流的车厢里,不过倒还不错,他们会给我送吃的,我继续装傻,说胡话,等到了广州,他们让我下车,出站不是要检票嘛,当时工作人员拉住我不让我走,瞬间我彻底火了,我红眼怒睁向他们咆哮,我有本事进站就一定有本事出站,估计他们也认为我是一个疯子,又看我的形象,跟一个要饭的毫无两样,也就让我走了,我趁人多,跳上公交车,也没交钱,到了我姐姐的住处,我不敢敲门,坐在门口,我姐出来的时候,看见了我。”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真是太傻了,那样践踏自己,后来经过朋友介绍,我找到了这份工作,一干就是六年,中途去学过做包子,但没做成,这工作一直到现在,我觉得我过得还挺好的,就是有时候少一个女人,前两年有过一个,家里介绍的,没结婚,有个女儿在家里给父母抚养,去年分了,我提出的,因为她实在是懒,我在这里工作,她天天呆家里看电视,活也不干,又胖又懒,我觉得我养不起,就送回他爸妈那里了。”

他是边做午饭,边给我讲的,我听完后,主动下楼去买了一瓶酒,我说,敬你一杯。

“我看你这几天非常的忧郁,简直不敢跟你说话,人还是要想开一些的,有些事情,回过头来看,我们自己都会嘲笑自己。”

我继续找工作,终于获得了一些面试的机会,他有空就陪我去,顺便找找租房,他用一辆单车载我到地铁口,见他身材矮小,我有些不忍,提出让我来骑,他说:“咳,你骑不惯的,上来吧。”

我跳上车,他在前面一边骑一边大声的唱歌,唱歌水平除了分贝挺大,其他都不敢恭维,然而他无所顾忌的唱着,惹不少路人回眸张望,他说:“我他妈的就要唱,我才不怕,我就要让他们看看我。我以前经常会去一个公园跑步,那有个大爷爱听我唱,夸我比原唱都唱得好听。”

我不知道说什么,看着路人的张望,那眼神里透出的,交织着嘲笑、讽刺、不屑、欣赏,我也试着不去在乎,我安安静静的坐在后面,那样子,让我想起校园爱情电影里经常出现的一幕,男主角载着女主角,穿梭在熹微的晨光里。

到了地铁口,他把那单车锁在地铁口的栏杆上,我说,这会不会不安全,他爽朗的笑道:“哈哈,就这辆车破车,谁要呢,我经常锁在这里的,从没丢过。”讽刺的是,当我们回来的时候,车子已经被偷了,他说:“他妈的,好好一辆车就没了。”

他陪我到天河区一家电影公司面试,他在楼下等我,他对我说:“加油,加油!”

经过近十次面试,电影公司都以我没有经验而婉拒了我,有一家虽然没有明说,只是要我等上一段时间,但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渐渐的,我开始向生活妥协,最后成了一家广告公司的销售员,上了几天班之后,向来就不喜欢做销售的我感觉到其巨大的压力,发现自己性格终究不适合,只得又辞了。

眼看半个月要过去了,这时候在中山的东田又打来电话。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我觉得他是不是有点太关注我了,同时又认为也许是他真的想帮我,我辞了销售又在网上投简历,第二天又有一个电影公司面试的机会。

我说:“东田,再看吧,我明天还有家公司面要面试,假如实在不行,我就来找你,成不?因为本质上来说,我还是希望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但是呢,我也知道,有时候为了生活,总得去改变一下自己。”

他说:“不要老叹气的,男人嘛,应该振作一点,我感觉你想找的工作不太有发展,要不,你还是直接到我这里来吧。”

我说:“不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现在有机会了,我得抓住,实在不行,我一定厚着脸皮来找你,但现在绝对不行。”

他说:“我们佳能是个大公司,每年招人都是有规定的,也就这两天招人,我能进来,都是通过我表哥的关系才进来的,他是人事部的,所以说,你得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我好跟我表哥说清楚,给你留个位置。”

我说:“那就算了,反正我得再去尝试一次,要是错过了你公司面试的机会,那也只能遗憾了,但我认了。”

他听我这么说,也就挂了。

面试还是失败了,失落也挺淡定的,我想虽然失败了,但是方向更加明确了,失败的原因主要是我专业不对口,又没有经验,我能获得面试的机会,已经很不错了,我也只能这样阿Q式的安慰自己,努力让自己有点向阳花的样子。

那就算了吧,不一定非要在一颗树上吊死,先找份工作稳定下来,在业余慢慢的发展自己,等我下次出来的时候,我会让自己更加优秀的,反正不管怎么样,我的大方向还是找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今后多多努力就是了。

我主动联系了东田,当时是上午,我跟他说了我的想法,我问,你那还招人不?他说,还招,我心里暗自庆幸,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他说:“你是今天下午过来呢,还是明天早上。”

我说:“自然明天早上啊,现在好像来不及了吧,到了你那估计都晚上了,不太方便吧。”

他说:“广州离中山很近的,没事。”

我终究觉得不太妥当,答应他第二天早上出发,他说可以,明天他在中山汽车总站接我。

当晚,我在QQ上跟朋友聊天,告诉他我转战中山了,希望是最后一站,他说:“宝树,你别那么急,找工作这种事情真急不来,何况,到处跑是找工作的大忌啊。”

看到这里,相信你已经闻到了陷阱的味道了,可那时候,因为对友谊的高度信任,我丝毫疑心都没有起过。

【未完待续】

“人人都能写电影”是钛媒体影视与华谊新媒体战略合作电影互联化的新产品新玩法,欢迎扫码或加微信号av_bar关注“人人都能写电影”公众账号。

本文系作者 黑小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黑小铁
黑小铁

豆瓣阅读签约作者,90后,化工男,双子座,蹩脚吉他手、电影中毒者,热爱生活、女人以及少部分男人,著有作品《紫霞仙子》《一只特立独行的老鼠》《白玫瑰》等,幽默犀利,温情戏虐。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评论(1

  • 史涛 史涛 2015-10-26 08:39 via android

    文艺男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