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艺男遇上传销》(4)被带到阴暗的房间

摘要: 原来这就是他所说的一室一厅,一室一厅加起来还没有我原来的单间大,除了洗手间有扇用来排油烟的极小的窗户,没有其他透光的地方,因为房间阴暗到让人压抑得很

本文来自【人人都能写电影】项目征稿,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点击查看小说前一章节:败走姑苏城外小说作者黑小铁,【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这是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本故事属于纪实文学,除了名字是化名外,其他均属真实情节,去年五月份,我从浙江某化工国企辞职,南下广州找工作,因为找的工作跟自己专业跨度很大,缺乏经验,失意连连,意兴阑珊之时,一个高中好友电话我去中山,不想失足陷进了传销,被关十一天……

梁康一直等我检票进站的时候才离开,我上了车,透过玻璃打量这座自己生活了将近的三年的城市。

有时候想想,挺巧合的,2012年的时候我在个人小说代表作《白玫瑰》中写到,主人公在衢州呆了三年,离开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太确切的理由,只是一味的想要离开,当时为了剧情需要,随意这么写的,没想到三年后的今天,我真离开衢州,令我哑然失笑。

我曾经想过,离开这座呆了三年城市是什么样的一个心情,欣喜、悲伤、解脱、抑或难过,现在真要离开了,只感到茫然无措。我觉得挺悲哀的,走过这么多城市,从南到北,我竟然没有爱上任何一座,我是一个很难融入环境的家伙,譬如在衢州这么久了,我的一些同事潜移默化间言语间早已充满了本地口音,而我,一直显得心存芥蒂般。

当火车到达衢州江山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对一个女孩的强烈思念,她是一个牙科医院的护士,江山也是她的家乡。我闭上眼睛努力回想她的发香,我真怕自己有一天再也想不起来,无限伤感,夜色也渐渐的深了,我把头枕在她的发香里,想安然睡上一觉。

在离开前,我在网友的QQ空间里,无意间看到一篇关于传销的日志,主人公是一个女孩子,她在广州的朋友说有一份工作给她,到了广州后,在接待她的过程中,出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说白了,对方正在拖延时间,最后带她到一个屋子里,里面很多人,光线也不好,睡觉的时候打地铺,饭菜猪食一般,她知道自己被传销了。

她说里面有各种各样口才很好的人,简直上知天文地理,下达鸡毛蒜皮,整天给她洗脑,灌输各种思想,但她很会演戏,装作被他们洗脑成功,私自把钱和身份证藏在鞋底里,她想,身上万万不能没有钱,身份证也绝对不能被扣留,有了钱和身份证,一定可以伺机逃跑,看来她的演技确实不错,里面的人竟然没有察觉,第二天带她去外面买生活用品的时候,她伺机逃跑成功了。

我虽然是一个业余小说手,但态度还是挺专业的,我喜欢搜集各种各样的素材,看完这文章后,我脑海里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画面,我觉得可以把这件事情编配到我小说的一个女主人公身上(讽刺的是,现在这传销小说的主人公就是我自己)。

我把文章收藏了,心想留着以后也许有用。

这是我第一次对传销有一个比较确切的概念,以前对传销的概念是,一进去就要被关起来,被人折磨、吊起来打、跺手指,被人用来向亲朋好友勒索钱财,为了洗脑,甚至动用各种化学药品,最后潜意识被人控制,肆意蹂躏践踏、践踏使用。听说我家隔壁有个人就被传销了,好几年不敢回家,枯瘦如柴。

现在看来,传销其实也没有那么恐怖嘛,看上面的文章,还可以带出去买生活用品,至少不会太过限制你的自由。

一间黑屋子,一群被洗脑成功的人,一些口才很好的洗脑者,这是我对传销的新概念。我想,假如被我碰上,我要跟他们好好斗斗,我倒要领教他们是怎么改变别人的思想的,因为我觉得思想这东西是很顽固的,怎么能轻易被人改变。

后来一想,还是别了,万一真被他们洗得连自己名字都忘了,那就完了。

我从来没想过我的朋友会去搞传销,连这个念头我都没有起过,在广州的虽然是网友,我对他这个人本身说不上太喜欢,因为我觉得他对许巍的喜欢简直可以划分到脑残粉那个级别,微博、QQ上,开口闭口都是许巍,这多少是缺少独立思考能力的表现,但我对他绝对信任。

经过十六小时的奔波,我终于再次来到广州,算起来这是我第三次来到广州,我按照他事先给我地铁路线,从广州站坐到了番禺区市桥站,打摩的到市桥医院,他出来接我,热情得很,帮我扛行李箱。

我说:“不用扛的嘛,可以在地上拉着走。”

他笑说:“没事,不是很重。”

他在前面领路。

穿过几个小巷,小巷的墙上贴着各种各样的广告,招工、办证、租房、成人用品......

没一会,我就听到许巍的歌声:“此刻我在远方思念你,桃花已不觉开满了西山。”(许巍《世外桃源》)

他住在三楼,楼梯很窄小,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行李箱运上去,他开了门。

我一看,原来这就是他所说的一室一厅,一室一厅加起来还没有我原来的单间大,除了洗手间有扇用来排油烟的极小的窗户,没有其他透光的地方,因为房间阴暗到让人压抑得很,房间也充满男人固有的乱,地上鞋两双,一个在东一个在西,简直可以用一句情诗来形容,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饭桌上一半的面积被一台电视机给霸占了,剩下的一半,上面有一盘菜,一瓶啤酒,他说:“不要太拘束,坐坐坐。”说完去拿了两碗筷,对我说:“这是我自己做的菜,啤酒鸭,不好意思,时间匆忙,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来来来,喝酒。”

毕竟初来乍到,我有些不好意思,我说:“太客气啦。”

他夹起一块鸭肉,估计有些不好咬,干脆放下筷子,用手捏着,用力一咬,嘴边全是油,让我想到影视上偷吃鸡腿的和尚,我正在想这个问题,一下子没顾得及吃东西,他对我说:“兄弟,吃呀,不要客气。”

我觉得他特别滑稽,心里想笑,又觉得笑出来多少对人有些不尊重,于是端起杯子敬了他一杯酒。

我说:“很喜欢喝酒?”

他说:“哪里呀,我不喜欢喝酒,我以为你喜欢喝,所以才去买的。”

我说:“好吧,其实我几乎滴酒不沾的。”

他说:“反正工作的事你先不要着急,先好好玩两天再说,我下午还要上班,我把钥匙给你,你自己去吃饭,坐了那么久的车,吃完饭好好睡一觉。”

我说:“好的,好的。”

下午朋友就去上班了,我在房间里休息,休息好后,我打开他的电脑,在网上开始投简历,因为我还是想早点找到工作,在外面处处都要花钱,早一天找好工作,心里也落实些。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天色也黑得差不多了,我不大敢下楼出去找饭馆,我深知自己的方向感,出去肯定没问题,但回来就难保了,在一条只走过一遍的小巷里东拐西拐,非迷路不可,中午的菜还剩一些,自己用电饭煲煮了饭,将就着吃完了晚餐。

朋友凌晨才回来,洗漱一番就睡觉了。

如此三两天过去了,我没有接到任何通知面试的电话,心情一下子失落了很多,忍不住长吁短叹,这时候在中山的东田又打电话来了,他问我工作找得怎么样了,要不要直接去他那,虽然还没找到工作,但我还是不想去他那,销售也好,采购也好,不到万不得已,我根本不会去做,还是想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我跟他这么说,他显得有些无奈的说:“那好吧。”

我心里稍微有点愧疚,毕竟三番五次的拒绝了他的美意。

【未完待续】

“人人都能写电影”是钛媒体影视与华谊新媒体战略合作电影互联化的新产品新玩法,欢迎扫码或加微信号av_bar关注“人人都能写电影”公众账号。

本文系作者 黑小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黑小铁
黑小铁

豆瓣阅读签约作者,90后,化工男,双子座,蹩脚吉他手、电影中毒者,热爱生活、女人以及少部分男人,著有作品《紫霞仙子》《一只特立独行的老鼠》《白玫瑰》等,幽默犀利,温情戏虐。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