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艺男遇上传销》(一)狂野辞职后的孤独

摘要: 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本故事属于纪实文学,除了名字是化名外,其他均属真实情节,去年五月份,我从浙江某化工国企辞职,南下广州找工作,因为找的工作跟自己专业跨度很大,缺乏经验,失意连连,意兴阑珊之时,一个高中好友电话我去中山,不想失足陷进了传销,被关十一天……

 本文来自【人人都能写电影】项目征稿,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小说作者黑小铁,【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今年五月,我从一家化工国企辞职,原因很简单,受不了国企的安逸,我在辞职申请书上这么写到。

“这里待遇适中,日子稳定,生活井然有序,但终究觉得这里不适合一颗正年轻的心,外面的世界必然风雨飘摇,但既然选择了前方,便只能风雨兼程,趁着年轻也应该多历练一些,我想只有风雨过后的安定才是真正的安定,现在的安定,让我不安,让我惶恐,让我衰老。”

虽然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不拿出点破釜沉舟的勇气,前怕狼后怕虎,那永远也离不开温泉一般的国企。于是在一个充满阳光的晌午,我伏在桌子上写下了这封辞职书,当时正值五一,打印店不开门,我怕自己软弱,干脆趁热打铁,用笔写在纸上,一鼓作气,第二天就托在办公室值班的同事交给车间主任了。

当时车间正缺人,到了第三天,车间主任看见我,问我为什么不想干了,我略笑笑,算是表态,他面无表情的对我说,自己的路,要想清楚。

国企辞职,特别麻烦,辞职申请书递上去之后,经过一级级的领导签字批准,要一个月才能批下来。本想直接一走了之,但又听说个人档案在公司那里,假如一走了之,估计以后会更麻烦,上网查了查,发现档案这回事好比男女交欢时,为图一时快感,忽略安全措施,落得陪护女友去医院堕胎的后果。分析其利弊,还真是严肃得有点那么郑重其事,所以也只好等了。

差不多上了一轮班之后,我干脆不去上了。

我们这车间主任是新来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一把火把我当月的奖金烧得比以往少了四五百,还有他对我一些权利内假期批得扭扭捏捏。

补个小插曲,在四月份的时候我请了探亲假,探亲假的车费、住宿费是可以报销的,当时我是把辞职报告和报销单一起给他的,他借故不批,不接我电话,我发了一条特别的短信给他,他才批了。后来领班跟我说,当时车间主任对他说了一句“你们班的某某某也太傻了吧,辞职报告和报销单一起交,哪有这么交的”,我想当他看到我的短信,心里也许对我这个平时不善言辞的人咯噔过一下子。

这些都使我对他印象不是很好,我想我马上就要走了,我上了班,也许他下个月奖金也不会给我,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即使给也是要刁钻一些,为了不受这口恶气,索性不去上班,所谓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在宿舍坐等辞职报告书批下来,然后滚好自己的蛋。

把短信内容给补上吧。

主任,打扰您了,我就问下那探亲假报销的单子帮我批下来没?

跟你讲这么一个故事,在我把辞职信和报销单交给您之前,有人自以为是、愤愤不平的对我说,你傻逼啊,你应该先把报销单交给他,等他签完字后再交辞职信,我说为什么,他说,擦,这还有什么为什么,你要交了辞职信,他还会帮你批?即使要批也不干脆,跟你死磕。

我说,不用,你想多了。

第一,探亲假是我在辞职前尽了相应的义务得来的相应权利,跟我交不交辞职报告没有任何关系,严格来说,即使辞了,公司也应该追加补偿。

第二,一个探亲假报销单而已,如果这么一个小东西就要死磕,那领导的办事效率也太低了吧,这是小事,况于大事乎?

第三,辞职信和报销单本来一趟就可以交完的,非要分做两趟,即使领导大度不嫌麻烦,我自己都嫌麻烦。

本来我也想回骂他一句傻逼,想想算了,我本来不大喜欢说脏话,何况他也许不是真骂,只是一时心切的口头禅吧。

主任,再一次为打搅您深感歉意,没接我电话,肯定您又在为车间操劳,希望你百忙之中注意休息,忙里偷闲,劳逸结合,我的不情之请,冒昧请主任您在茶余饭后,高抬贵手,举手之劳,再次拜谢。

假如领导一怒之下,算我旷工,直接开除我,那再好不过,我还可以不用交违约金(当时合同是签了三年的,我只做了两年),假如算我请假,那我至少还有基本工资,当然我没敢这样得陇望蜀,公司发给我,我知道也是要退回去的,但如果一切都按法律的话,事实就应该这样。

在国企呆了这么久,我知道领导说话不二的风格,说辞职报告要一个月才能批下来绝对不会早一天,稳稳当当一个月,在我之前已经有两个朋友辞职了,都是刚好一个月才批下来。说扣你钱没有不扣的道理,说可能会拖延一天发工资,也绝对会拖延。

我觉得也无所谓,好像从小到大,也没有认认真真把自己交给一段时光,小的时候忙着农活,再是忙着学业、经常打寒暑假工,学业结束后,又是工作,工作本身需要是倒班的,所以连个像样的假都没有过,这时正好可以给自己一段放松的时间。

我在等辞职报告批下来的日子里,自认为过得还算可以,把自己以前写的长篇小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认真的修改了一遍,定了稿,投给了几家出版社,同时全新创作了同性恋小说《柴可夫斯基》,旧小说《白玫瑰》投给了一家新兴的文学社,获得了在上面连载的资格,空闲弹弹琴,叹叹气,那时候正是雨季,连绵的雨下个不停,也难免忧生伤世,夜阑卧听风吹雨,墙上的时钟在夜里格外清醒似的滴答着。

要是平时的话,实在无聊了还可以找同栋宿舍的雷、廖两个朋友玩玩,但他们这时已经辞职走了,我平时不大喜欢交友,在这差不多三年了,玩得好的还是以前从一起学校过来的那几个,有几个也玩得还可以,但不跟我住同栋楼,我还是宁愿自己宅着。一天除了吃喝拉撒要出门(苦逼,单身公寓竟然是公厕),其他时间都在自己房间里,自己跟自己玩耍,弹琴唱歌写作看书听音乐,有时候来了创作灵感,在兴头上,还发神经似的蹦蹦跳跳,给自己跳个乱七八糟的舞,对着镜子挤眉弄眼,做做鬼脸,竟然发现做鬼脸倒比原来的脸合适多了,我就这样在孤独中狂欢。

一个人久了,大概是一种会上瘾的东西,我想。

我偏爱的依然是静静的民谣,它总能唱到我的内心深处,或欣喜,或忧伤,勾起一幕幕的过往,我愿意用我最喜欢的歌手许巍《情人》里的一句歌词来形容:“像丛林深处静静流淌的溪水”,我太喜欢这样的形容了,喜欢到巴不得狠狠的亲上一口。那些日子,我总重复的听《武汉这些天一直在下雨》、《卡拉巴比的海》、《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大概真是太狂野又孤独了。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跟朋友讲,我说我在大学最幸运的一件事就是碰到了吉他,因吉他邂逅了民谣,民谣使我的思想被深深的震撼了,相比于民谣,文凭、专业之类的,我简直没当一回事。民谣让我真正的喜欢上了写作,写作让我更加喜欢民谣,虽然写了这么三两年,除了在朋友圈中博得一些虚名外,一无是处,但我依然冥顽不化、乐此不疲,大概是出于骨子里真正的热爱吧。

有时候想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活着总算还有那么点意思,甚至很美好,心情好得像漫步在宽阔无垠的沙滩上,不经意捡到一个自己百分百满意的贝壳。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看似漫不经心的东西,都在深深的影响着我,能承受孤独,也是我和传销斗争的利器之一。

【未完待续】

“人人都能写电影”是钛媒体影视与华谊新媒体战略合作电影互联化的新产品新玩法,欢迎扫码或加微信号av_bar关注“人人都能写电影”公众账号。

本文系作者 黑小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黑小铁
黑小铁

豆瓣阅读签约作者,90后,化工男,双子座,蹩脚吉他手、电影中毒者,热爱生活、女人以及少部分男人,著有作品《紫霞仙子》《一只特立独行的老鼠》《白玫瑰》等,幽默犀利,温情戏虐。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评论(1

  • 徒步登疯 徒步登疯 2015-10-22 19:34 via android

    文笔流畅,关注一下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