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中国电影的传统势力,“三王”分天下

摘要: 中国电影商业化“三王”迅速瓜分大部分市场——王中军以明星资源优势擅长大片巨制;王长田以小博大鼓励新导演成长;王健林斥资收购翻牌互联网IP,在每年过百亿的巨大市场竞争中,“三王”细分出鲜明的商业特色。

中国电影产业有着著名的“三王”,在电影商业化方向上迅速瓜分大部分市场:王中军以明星资源优势擅长大片巨制;王长田以小博大鼓励新导演成长;王健林斥资收购翻牌互联网IP。在每年过百亿的巨大市场竞争中,“三王”细分出鲜明的商业特色:

王中军:资源无敌专注品质

执掌中国娱乐圈半壁江山的华谊老大王中军,知名度相比旗下的耀眼明星有过之而无不及。出现在媒体报道中的他,过着大多数人梦想中的生活:京郊占地300亩的大马场、奢华至极的私家庄园、名贵收藏、豪门夜宴,以及每一次出席公众场合都有美女环绕的迤逦风光。虽然一度遭媒体质疑过于高调,但在王中军看来,作为企业品牌建设的一部分,掌舵人的高调其实也是一种责任。

王中军和弟弟王中磊的分工很明确,弟弟负责的是公司的实质管理,而他负责的是战略上的布局、整合并购、资本运作,只管理着公司不到10位高管人员,对下属公司,他只抓收支两条线,其他的事一概“放手”。别的管理者一天开10个会,他10天才开一次会,每天11点起床,只工作半天。

做广告业起家的王中军,当年投资拍电影的起源,是因为他的很多学美术的朋友都在做影视剧,于是常有人来问他,愿不愿意投点钱来做这件事。

“说实话,进军娱乐产业不是我的主动选择,我的第一步是别人游说我来做的。我觉得华谊能成为一个旗帜性的民营娱乐公司,是因为我们较早地进入到这个产业里,那时候我们都还没有太多的理念和经验,完全就是运气好,找到了感觉。当然,为什么我愿意接受别人的游说,也是因为我看到,在美国,文化娱乐产业是仅次于军工业的第二大产业。有眼光的中国企业家到这个行当来大展拳脚,其实会比做IT、房地产赚钱。”

1998年,王中军投拍了他的第一部电影——冯小刚的《没完没了》,自此正式进军电影市场。此后,包括《手机》、《大腕》、《一声叹息》、《天下无贼》、《夜宴》、《非诚勿扰》、《集结号》、《画皮2》等票房冠军电影均出自华谊。

回顾华谊过去十多年的发展历程,犹如在阅读一部中国影视娱乐产业的编年史。最早开始利用资本,获得融资并上市成功的华谊,正是这个行业里所有民营企业的缩影。

王中军认为,中国的电影公司是时代的宠儿,他刚开始拍电影时,票房冠军是3000万,现在是24亿,80倍的成长,这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它们一直很平稳,最多几个点的成长。华谊上市后一直保持着35%的成长率,这就是中国电影的魅力和最大的特点,它有无限的发展空间,中国的土壤完全可以培育出世界级的娱乐集团。但我们的不足是体量不够,美国有市值几百亿美元的娱乐集团,可以涵盖全世界的市场,跟它们比还是有很大差距。所以我们的短期目标仍然只是在本土,要做到全球化很难,得靠时间。”

华谊的经纪团队,与包括周迅、范冰冰、李冰冰、黄晓明、邓超、佟大为等一线明星,以及冯小刚、张纪中、滕华弢等导演都有过紧密合作,加上入行近二十年积累下的与政府、与产业间根深叶茂的关系网,所以王中军可以很笃定的认为,未来十年不会再有公司能拥有华谊这样的资源,这是华谊的最大优势,也是其他行业大佬想要进军娱乐业,会首选入股华谊的原因。

充足的资金,幕前幕后专业顶尖人才的储备,让华谊出品的电影通常会被上贴上精品和大制作的标签,也是传统大银幕质感的承袭者。2015年下半年最受瞩目的《鬼吹灯》和《老炮儿》便是其中的代表。

而作为最早进军电影市场的民营公司,华谊的品牌认知度和市场占有率无疑是最高的,曾经年度票房的30%都由这一家公司贡献。但随着其他行业精英也将目光瞄准电影市场,王中军的战略也发生了明显变化。

以2015年上半年财报来看,华谊虽然是以超过5亿元的净利润成为影视公司里的盈利王,但其收益超过一半以上是来自于抛售掌趣科技股份的收益、华谊参股的一家数码营销公司超凡网络在香港上市所带来的收益以及政府补助,总共为华谊带来了超过3亿元的利润,占到全部利润的一半以上。这结果是王中军希望看到的,因为按照他的部署,未来电影所占据的比重可能还会进一步降低,而游戏所在的互联网娱乐板块收入,还有包括各类投资的收入回报占比还会更高。

而与此同时,最近还有更值得关注的是华谊股东排名的变动。华谊不久前刚完成了向阿里创投、腾讯、中信建投和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发行14557.22万股的定增预案,此次募集资金总额达36亿元。腾讯持股比例增至8.06%,越过王中磊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阿里创投也首次挤进大股东之列,成为公司第四大股东;平安资管和中信建投紧随马云之后,分别位列大股东排名第五、第六位。

这一次的募集资金中,约31亿元拟用于影视剧项目,包括预计拍摄12部超大型影片、12部大制作影片、7部中小制作影片,以及400集电视剧;另外5亿元拟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在王中军看来,实现全产业链的覆盖,摆脱对电影的依赖,向综合性的娱乐集团转型,是华谊未来的必经之路。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切的基础都是在出品好电影之上,我们无论做什么,电影始终是核心产品。”

王长田:宣发至上以小博大

“他是灰堆里的暗火,他不是明火,但你弄不灭他,他会一直燃烧。”——这是在2011年出版的《光线十年》里,引用的纳博科夫《微暗的火》的一段话,或许可以概括王长田和他的光线在夹缝中艰难生存并慢慢强大的成长史。

当年的民营四公子唯有光线硕果仅存,王长田将其中一部分的原因归结于自己的“小气”和“专注”,在电视行业最景气的那几年,光线每年的税后利润就高达五六千万,公司账上的现金堆积如山,2003 年时,曾有人劝王长田投资房地产项目,3000 万就够了,但他拒绝了。这个牢牢捂住钱袋的“土财主”没有进入任何一个可以赚快钱的行业,而两三年后,当同类型公司正在大规模裁人、砍项目的时候,王长田没有这样做,公司攒着的现金可以让他撑下去。在这个剩者为王的时代,王长田和他的光线终于笑到最后。

2006年,以电视节目起家的光线传媒开始进军电影产业,与保利博纳联合发行寰亚的电影《伤城》,被视为“光线影业的起点”。 如何熬过寒冬,王长田的思路是必须要转变,要带给员工新的希望,“我们不是在这里等死,我们在突围”。

相比起当时的业界老大——1994年创立的华谊兄弟传媒集团、创立于1999年的保利博纳影业集团、创立于1999年有着国资背景的中影集团,光线晚了十年左右的时间。但起步晚的好处在于,光线幸运的避开了中国电影混乱的初创摸索期。而多年来在传媒领域的耕耘,对娱乐新闻的把握,也让光线即便身在外,也对这个行业极其了解,他们熟悉这个行业中每一个有影响力的人,这无疑形成了光线对电影市场独有的判断力。

“我们是新的公司,可以用新的眼光去看市场,我们的思考方式和别人不太一样,老的公司会延续过去的思路,尤其是成功的思路。可现在的电影界的状况,尤其是人才,和过去不一样。比如说美国整个市场都是商业类型片为导向的。但中国的很多电影都是无法说清楚类型的,我们没有经过那个阶段,一上来就瞄准了商业类型片。”

尽管如此,进入电影行业的前五六年,光线出品了不少电影,但没有交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王长田也承认,

“那时我们做出了一些不是特别理想、品质不是那么好的片子,口碑也不好。有时谈的合作条件也不是很好,被人当成傻子。”

王长田在行业里一向以谨慎著称。投资上,他也不介意被人定义为短视和眼前利益至上。“我会经常跟下属说你们要敢想,我自己也是平时有很多大的想法,但是一旦要操作的时候,我必须要考虑我们能够承受的代价,承受不了的我不会去做。这件事情先赔个2000万,可能两年以后就收获,这种事情通常不会做的。你要先告诉我,这些业务我们在初期是不是能比较短的时间打平,或者是少量的亏损,如果不是这样,我不会轻易去做。”

在电影投资上,给王长田最沉重的打击是2012年由光线独家投资的《匹夫》,这也是他在对公司做出重大的战略调整后的第一块试金石。在此前,电影业务一直是交由公司下属的一个事业部独立运行,他自己参与的并不多,2011年,他将这一块的主决权收回,影业不再是一匹自由乱跑着的野马,而成为光线传媒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另一个重要的调整则是,他要增加对新导演的寻找和扶持。在王长田看来,新导演和商业类型片才是中国电影的未来,而《匹夫》就是光线传媒重点扶持的新导演杨树鹏的电影,对这个项目他寄予厚望,但《匹夫》最终却是以 2650 万元左右的惨淡票房下档。

只是这一次的沉重打击,并没有让王长田怀疑自己对市场的判断,更没有放弃对新导演的培养计划,所以才有了徐峥的《泰囧》和赵薇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这两部电影分别创造了12.7亿和7亿的票房纪录。此后,邓超的《分手大师》,苏有朋的《左耳》也都取得了很好的票房成绩。“很多人分析《泰囧》,看到的是运气、是档期、是不错的内容,但从我来讲,这些都有,却不是主要因素,我更倾向于它是我们运作思路结出的果实。电影业务上,先说我们的营销体系,光线有几乎全国惟一的驻地发行系统,70多个城市,员工每天跟影院,其他公司都是跟院线打交道,但现在院线控制不了影院。这个系统配合自身的媒体资源,能以较低成本促进票房提高30%。其实光线一上来就是发行公司,为了增强片源和控制力才进行制作,因为有发行基础,所以我们的信心更强,现在证明这条路是对的。”

擅长“以小博大”的王长田,在喜剧和青春片这一类中小成本的电影中,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路线。当然,电影行业也是一个大的赌博场,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运气的成分占很大比例,撤资《大圣归来》,对王长田来讲就是一次错误判断,但他迅速采取了补救措施,与《大圣归来》的主创设立了合资公司,将《西游记3D》的IP开发权揽入怀中。

尽管身处娱乐行业,但在王长田的身上却看不到丝毫的娱乐性,即便在自己公司举办的颁奖礼上,他身边姹紫嫣红一片,却反倒映衬出他气质里与那环境格格不入的疏离。王长田甚至没有一个明星朋友,包括徐峥、赵薇、邓超这些与他有密切合作的明星,在他看来也就只是合作伙伴而已,他认定跟明星保持距离对生意其实是好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位娱乐圈的幕后推手其实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生意人。“我跟所有的明星都没有私下的接触,跟他们接触对公司没有多大帮助,我不否认,确实有很多人是因为热爱这一行,热爱明星才做的这门生意,我则是因为喜欢这个生意反而使我不能太热爱这些人。不然到后面,你就要考虑,有些关系是不是要照顾?是不是要满足个人心理需求?”

常自比骆驼的王长田最擅长走的是长路,而在这条长路的远方,他最希望看到的愿景是:通过自己创造的产品,可以改变大众对于这个行业的传统定义。娱乐从来都不低级,它值得受人尊重。

王健林:敢闯敢试IP赢家

“创新、胆子大、敢闯敢试”,这是新任亚洲首富王健林的自我定义,他的网上知名度比他还高的小炮筒儿子王思聪身上,明显遗传有他这些基因。但王思聪是表现在喜欢跟人打嘴炮之上,这让王健林很是无奈,骂了很多回,这小子回回口头上都承诺不再犯,转过头又跑去网上大放厥词。

万达集团11万多的员工,被王健林管理的服服帖帖,却愣是拿这个儿子没辙。“我年轻时,性格也冲,但我的冲是你让我干什么事儿,我保证哗哗给你干完,那时候我在军队里,哪敢说怀疑领导啊?到底是时代不同。”

王健林的聪明之处在于,他从不逾越规矩,他的胆大和敢闯敢试,都是在法律的框架里边完成。常将顺势而为挂在嘴边的他,是将政府的势用到极致的人,对政企关系的理解,他有其独到之处,也正是因为他的“亲近政府远离政治”的政策,让万达有了今日的格局。

做房地产起家的王健林,20余年来,一直在自己的商业帝国之上不断的做着加法,开院线、投资文化产业、旅游业,再到投拍电影。2005年,他打算进军电影业时,99%的股东反对,称这样的投资不会获得回报,那个时点正是中国文化产业的最低点,电影票房全国只有8亿元。但独断独行的王健林坚持自己的决定,谁也没想到,院线当年就实现了盈利,而今才不到10年,万达院线已拥有百余家影院,千余块银幕。光一个爆米花,一年就能为万达创造3.9亿的利润,整个院线的净利润率是17%,超过了地产主业,且连续5年保持着40%~50%的环比增长。

王健林在进入所有产业前都有着清晰目标,他不做低附加值的产业下游,而是要占据产业链上游和渠道。对电影产业来说,院线就是上游和渠道。2012年,万达收购了AMC公司后,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电影院线运营商,控制了全球院线的10%以上。今年董事会又批准了收购澳大利亚院线运营商Hoyts集团100%股权的计划。Hoyts是澳洲第二大院线公司,在澳大利亚与新西兰拥有43家影院和400多块荧幕,即意味着在未来,万达将可能掌握全球院线的20%。对发行及放映渠道的控制,使得万达已经拥有对全球电影产业链的话语权。

而随着院线领先地位的确定,万达影业在电影制作和发行业务上也后来居上,2014年,万达影业凭借全年13.2亿的票房佳绩杀入影视行业民营发行公司前四行列,成为与华谊、博纳、光线等影业巨擘并肩同行的行业领头羊。万达出品的电影,都有着极强的互联网基因,尤其是在网络热门IP的开发上更是独具慧眼,《煎饼侠》、《十万个冷笑话》、《滚蛋吧!肿瘤君》在票房上就大获成功,而其主导开发的华语现实奇幻巨制《鬼吹灯之寻龙诀》,也成为2015年全球影坛瞩目的标杆作品。

王健林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勃勃,他说:

“我进入一个行业就一个目标,要么做中国第一,要么做世界第一。”

电影这一块,从布局来看,他显然不满足于只是做中国第一。

2013年9月,在计划斥资500亿元打造的青岛万达东方影都项目启动仪式上,索尼、环球、韦恩斯坦、狮门等好莱坞主流电影公司都悉数到场,莱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妮可·基德曼、泽塔·琼斯等国际巨星,与李连杰、梁朝伟、章子怡等国内一线明星同台助阵,这样的阵容完全不输于任何国际上的大型电影节。事实上,万达也已经与奥斯卡金像奖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以及全球四大艺人经纪公司签署了协议,从2016年起,每年在青岛举办国际电影节,计划用3至5年将其“打造成世界排名前列的国际电影节”。

今年的7月,由万达投拍的电影《左撇子》(Southpaw)在全美上映,这是中国企业首次投拍美国电影。此前,万达在贝弗利山庄(Beverly Hills)购置了土地,计划在那里建设的12亿美元项目,为进军好莱坞迈出重要的第一步。这位作风强悍的万达领航者,正全力打造自己的文化航母。(本文来自BT传媒·《商业价值》10月刊,网络首发钛媒体 文/沈多)

本文系作者 沈多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沈多
沈多

评论(12

  • 钛pmrYP1 钛pmrYP1 2015-10-29 19:30 via pc

    哈哈中国现在有电影?连大导演都是大投资,唯票房轮,浮夸的社会已经将中国电影杀死的差不多了

    0
    0
    回复
  • 钛pmrYP1 钛pmrYP1 2015-10-29 06:43 via pc

    对比好莱坞与中国电影产业的差距,就像是麦当劳和隔壁王小二牛肉面的竞争。实际上,这是一个体系在跟一个人的竞争。

    0
    0
    回复
  • 钛pmrYP1 钛pmrYP1 2015-10-28 20:30 via pc

    电影是拍出来给我们娱乐的。首先请导演记住这一点。

    0
    0
    回复
  • 钛pmrYP1 钛pmrYP1 2015-10-28 15:37 via pc

    有事说事吧。说“中国电影不死真是天下的笑话!”又失风范,像个撒娇的女人。

    0
    0
    回复
  • 钛pmrYP1 钛pmrYP1 2015-10-28 14:09 via pc

    哎,中国电影不能死啊,虽然现在在谷底下,但总会有反弹上来的一天吧,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中国观众唯一能做的就是支持好片,不看烂片。

    0
    0
    回复
  • 静心进小楼 静心进小楼 2015-10-27 11:35 via weibo

    王健林发型挺潮啊

    2
    0
    回复
  • 临风倚竹n 临风倚竹n 2015-10-27 10:44 via weibo

    哈哈哈哈//@超交易:哟,王健林做了新发型[doge]

    2
    0
    回复
  • 申玲玲612 申玲玲612 2015-10-27 10:34 via weibo

    三王两马的天下

    0
    0
    回复
  • 中国网络传播学会 中国网络传播学会 2015-10-27 10:30 via weibo

    #中国电影#的传统势力,王中军、王长田、王健林“三王”分天下。

    1
    0
    回复
  • 创业服务器 创业服务器 2015-10-27 10:26 via weibo

    [good][good][good][good]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