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一加手机氢OS设计:终于有一款不像苹果的产品了!

摘要: 出色的产品,没有所谓的原创性,它更像是从大量其他不相关或类似领域中提取出来局部特征,重新组合。

这些年手机成了一个大家相继涌入的热门行业,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一个新品牌出来,你总能从这些不同品牌的身上听到它们的呼声——要颠覆什么、有什么革命性的功能,但往往不是每款手机都能做到跟别人不一样。手机革命性的发展从iPhone的一块虚拟键盘开始,就很难再找到另一个革命性的功能了。

今天几乎所有的手机设备都不差,硬件功能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分,软件功能也可以通过技术解决,所以最后没有几个人能从众多的佼佼者里看到有一个“不一样”。

在这样众多人模仿或者复制行业第一成果的大背景下,如果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不按照你的路数来”会怎样?这种带着批判性的对立思考之下诞生的产品,往往带给你的第一印象是“我怎么没想到这样做”。这两年,锤子的OS和T1相继推出,你发现终于有一个和iPhone长得不一样的产品出来,会有种从山洞里憋了很多年突然重见天日的畅快。

当笔者还在欣赏T1的九宫格和它的三个物理按键时,今年5月份又有一个令人惊喜的OS出来,那就是一加和eico design一起合作重新设计的ROM——氢OS。

一加手机·氢OS

一加手机·氢OS

提取

每个人对OS的定义不同,但不管外界有多少种定义OS的说法,从笔者的立场来看标准只有一个:你有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

例如,OS里的icon指引图案是否高明、背景色是否协调、界面切换之间流畅速度前后是否一致等等问题,要在偏感性认知的基础上,再用一套理性的逻辑来解决,而这正是今天所有手机OS做不好、界面都差别不大,只有少数几家做得不一样的重要原因。

因为非技术性的问题,没有一套科学的依据可以拿出来做衡量标准,需要在美学概念上有强烈的敏感,工程和艺术的左右脑同时兼顾。

出色的产品,没有所谓的原创性,它更像是从大量其他不相关或类似领域中提取出来局部特征,重新组合。氢OS里从1/3视窗壁纸里提取颜色覆盖到App的背景桌面,这个原型可以在iTunes(PC端)音乐封面里找到;一加手机2 的关机键往下拉逐渐变暗的视觉特效,原型最早是在iOS 7里面,桌面模糊然后圆形按钮随手指向右滑动背景逐渐变暗到关机。

氢OS其实没有多少基础的原创性设计,但它把一些最出色的局部体验和规则重新提取出来再排列组合成为一套完整的产品。

在Apple Design体系里待久了的人,再看Mateial Design,你会觉得这世界上并不只有Apple懂设计。为什么Google这套设计语言就不一样呢?

在Mateial Design之前,没有任何一家科技企业能够像A

pple一样,很早就建立了一套设计标准用在所有产品上面,你在各个终端看到的都是同一种规则和秩序,这套规则逐渐成为了一种潜移默化的产品标准。Mateial Design也想制定一个出色的产品设计规则,在新的语言指导下,Google产品被统一得井井有序,从基本的三原色和其他颜色里逐渐创建500多种完整的颜色选择,统一用在web、iOS、Android等界面,它的浮动按钮(Floating Action Button)成了在编辑按钮状态下一个识别性很强的Tag,卡片的有序分割不会使界面凌乱……在此之前,笔者没有想过一个手机的OS按照这种规则走会是什么样子。

从系统自带的App来看,氢OS很完善地遵守了Mateial Design的设计规则——状态工具栏隐藏打开的编辑列表被统一的悬浮右对齐,用浮动按钮统一替代编辑添加键,如拨号键、新建短信

、添加日历、时间地区,然后再用卡片的方式展示呈现所有的消息提醒等。一加从Mateial Design规则里提炼出卡片、纵深、有序等几个重要标签,让氢OS在众多同质化的品牌ROM中独树一帜。

再创造

任何非基础研究性的创作形式都绕不开从别处借鉴经验。手机的计算器在模拟真实的计算器,iOS天气App模拟现实真实的打雷、闪电、下雨的变化,Smartisan T1 模仿过去老唱片机的指针来显示音乐的播放时间,这些将真实世界的动作反馈放在手机里用拟物或者二维来表现,成了设计一款OS常见的风格。而在氢OS里,一加在Mateial Design之上用了另外一种从建筑几何图形里提取出了一套自己的HCI的做法和理念,如果用氢OS的官方定位就是“艺术家的生活”。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氢OS从故宫太和殿40度斜角里抽取一个多边形,然后在局部变形截取一个N字形图案,再从柯布西耶色卡里提取八种颜色的基础上再添加八种状色并设计出一套用在手机通讯录头像名片的 26 个英文字母的平面字体(扁平/二维),每个字母分别再用八种颜色区分,这些字母的设计灵感都能在生活里找到对应它的参考原型,如巴黎的卢浮宫 、罗马竞技场等。

通讯录在智能手机App丰富的年代,它本身的功能意义已经慢慢退去,没有人会在意通讯录的表现形式。就像Mail 存在了十几年,而只有 Google 会去用 Inbox by Gmail 重新设计我们对收发 mail 的逻辑。存在太久的意识会僵住我们对常规的认知而失去对它重新思考的能力。

氢OS不仅从几何建筑里重新定义了一个好看又好用的通讯录,在天气功能App里,你还会进入到另一种场景,它更抽象、更在意线与线、面与面之间错综有序的组合。点、线、面,这三个最基础的图形,你可以在大脑里将它们组合成无数种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图案,这种没有源头的基础图形可以拿来塑造无限多的实物。当你把它放在一个经常需要与人保持密切互动的场景中时,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组合。在氢OS天气App里,线与线的交错、面与面的层层叠加分别很形象地替代了自然四季的阴雨和明媚变化。在重力感应下,图形与图形之间缓缓而动给这组被几何抽象化的生活添加一种乐趣。

跟氢OS天气一样用几何抽象化实物特征的另一个例子,就是时钟。时钟在各个手机OS里是一个很典型的App,每个人对它的风格定义很有意思:iOS对它的态度就是按照生活的样子来,没有用设计与艺术的手法改动时针与数字之间的图形变形;而Smartisan OS则用更现实的手法,把时针、秒针的每一个由自然光打在表面的那层阴影画出来,在Stowatch、Timer上不留余地的往更“真实”的时间动作靠拢。

在氢OS时钟上,它没有用像素过度的重现“真实”,指针与时间的关系被简化成一“点”,把所有具象的指向浓缩成一个我们很熟悉的图形符号。在创作表现手法上,简化一件东西的结构建立在把每一个完整的局部功能分解再重组,就像毕加索很有名的那幅简化公牛的过程。

每个独立存在的OS都有它的定位和风格,在iOS之外的世界,还有人会去用常识的对立面思考做大家并不常见的东西,笔者会为Smartisan OS表现每一个真实的效果不漏掉一个像素而鼓掌,也会为氢OS立足在Mateial Design之上用抽象的逻辑做出另一种OS的风格而兴奋。(本文来自BT传媒·《商业价值》杂志10月刊,网络独家首发钛媒体,文/周鑫磊)

本文系作者 周鑫磊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周鑫磊
周鑫磊

数字艺术家

评论(1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5-10-29 10:22 via android

    不像苹果像什么。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